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七章 对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很是震惊,但旋即释然,自己把别人想的太幼稚了,实际上每个人都有独立思考能力,都能接受超自然现象,搞不好李明比自己知道的还多呢。

    他接着问:“那老李哥你知道被夺舍的刘昆仑去哪儿了?”

    李明直勾勾的看着刘昆仑说道:“死了,变成孤魂野鬼,然后转世投胎成了另一个人,现在这个人来报仇了。”

    冯媛和简艾齐刷刷将脸转向刘昆仑,等不到回答,又转向李明。

    “明哥,不会是真的吧?”简艾问,她越想越觉得离奇,再结合李明的分析,简直是细思极恐。

    “太离谱了吧。”冯媛也一脑门雾水。

    “我猜的。”李明一摊手,“要不然你们给我编一个更合理的。”

    “哪儿合理呢,神话故事也要有科学依据啊。”冯媛明显更相信现有的科学,见神神叨叨的氛围笼罩办公室,忍不住提出质疑。

    “我给你们唠唠啊,咱们的前老板的爹,就是王化云,他以前叫什么知道么?南裴晨!”李明开始科普,“南裴晨是王蹇散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六十岁才认祖归宗,按说他是最不亲的一脉,连庶子都算不上,更别说嫡长子了,可是人家却继承了王家的遗产,成为一代富豪,后来改名叫王化云,时间过去二十年,老王家又有一个散养在外面的私生子认祖归宗,这个孩子叫刘昆仑,短短几年后,这个野孩子成为王化云唯一的男性继承人,继承了王家的财产,更名为王海昆,转眼又是二十年过去,历史在重演,这回散养在外面的私生子叫昆仑,就是咱们面前这位,你们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简艾嚷道:“昆仑会继承王海昆的遗产!”

    李明手扶额头:“傻啊你,那不叫继承遗产,叫换一个身份继续享受人生,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这一切都是老王安排的局啊,从王蹇开始就一直在为自己培养义体,南裴晨、刘昆仑还有昆仑,都是他的备份而已,昆仑,你说是不是这样?”

    刘昆仑缓缓点头:“老李哥,你猜得对。”

    李明说:“那就说说你的身世吧,别藏着掖着,要干大事咱们就不能互相隐瞒,咱们是一体的,是一个团队。”

    刘昆仑说:“我的身世是另一个故事了,但我的灵魂确实是刘昆仑,那年我杀了克里斯之后,就陷入王化云的圈套,他给我量身定做了一个死刑,有关押,有起诉,有庭审,甚至还有辩护,最终我被判处死刑,在刑场上他完成了躯体置换,我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寄宿在一棵树上,一直等到这具躯体到来,我要拿回失去的东西,就这样。”

    匪夷所思的故事,但是有了李明的铺垫,就显得顺理成章多了,一阵沉默之后,三人同时问他,打算怎么办。

    “这个问题我想了十八年。”刘昆仑说,“老实说,没想出来,但此时王海昆给了我一条明路,为什么不接受他的收购呢,我正愁不能接近他呢。”

    李明打了个响指:“没错,接近他,干掉他,不但要拿回属于你的东西,还要加倍,十倍,百倍的赔偿。”

    刘昆仑会意:“对,我拿回身体,钱归你们。”

    说着伸出手,其余三人也伸出手来击掌为誓。

    “开香槟!”冯媛叫道,“为了我们每个人的财务自由。”

    ……

    李明联系了张倩,答应了商业合作,王氏财团看中的是昆仑商业上的价值,这不是一次简单的收购,而是签署对赌协议,在约定时间内,昆仑团队能够达到一定业绩,王氏财团拿出五亿来兑现奖励,反之,昆仑团队就要输掉自己的股份,变成王氏财团旗下娱乐公司的打工仔。

    新闻爆出来之后,关于昆仑是王海昆私生子的谣言似乎被坐实,因为自始至终昆仑工作室以及一炮问话和王氏财团都没发表辟谣声明,反而高度配合媒体造势,故事已经很明了:离经叛道的逆子梦想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在最需要助力的时候,亲生父亲伸出了援手。

    昆仑团队确实急需资金,参加“全民偶像”可不是靠着才艺表演和刷票就能得冠军的,这是个烧钱的活儿,团队天南海北飞来飞去,住高级酒店,租赁车辆飞机,雇佣向导翻译保镖,每天流水一样花钱,没有大资金支持维持不下来。

    此前也曾有人提出投资,条件也比较优厚,但都被刘昆仑否了,一度搞得内部不团结,现在求仁得仁,一炮文化获得王氏财团首期五千万投资,大家手头都宽裕了,刘昆仑也距离目标更近了一步。

    全民偶像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这已经成为一项跨越了国界、种族、信仰的风靡全球的娱乐活动,刘昆仑属于半路杀出来的黑马,省略了海选和小组赛,直接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两两厮杀,非常残酷。

    刘昆仑的竞争对手很有背景,出身娱乐圈世家,名义上他的同胞哥哥是十年前当红的娘炮小生,但实际上大家心知肚明,这个只有十九岁的少年实际上他“哥哥”的私生子,因为容貌出众而一路胜出,被粉丝们誉为鲜花美少男。

    北京,一炮文化会议室,3D投影仪放出来的是鲜花美少男徐徐最近的作品,载歌载舞,声情并茂,精美的妆容,蓬松的中分头,镶蕾丝边的紧身小西装,看的两个老娘们简直双眼放光。

    “两位姐姐,麻烦把口水擦一下。”刘昆仑提醒道。

    “这一仗很危险。”冯媛说,“徐徐的实力太强,粉丝量超多,他在我秀上随便发一个表情都有一百万的转发,五百万的点赞,遇到这样的对手,只能说我们流年不利。”

    简艾接着道:“在必选项目的才艺比拼中,我们的胜算不高,但是在自选项目中,我们还能扳回一局。”

    自选项目并不是完全自选,而是平台给出一个命题,每位选手的团队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节目,题材不限,内容不限,比的是口碑和下载量。

    再过五分钟,平台就要出命题了,李明按下结束键,搔首弄姿的徐徐立刻消失,换成我秀平台的界面,稍等片刻后,命题作文公布了,三个字:大冒险。

    这就像是高考作文,只给你一个题目,随你自由发挥,

    从选题策划到现场直播,需要在一周内完成,对于团队的统筹执行能力要求极高,而且最怕的就是撞车,如果两位选手选择了同样的题材,那么就会面临双输的局面,但刘昆仑和徐徐不会雷同,因为两人属于完全相反的类型。

    经过短暂的选题讨论,昆仑团队搭乘私人飞机飞往昆明,而徐徐团队则消息全无,似乎在酝酿一个大招。

    昆仑团队在昆明下飞机后转乘汽车继续向南,从南伞口岸出境,对面就是果敢,虽然属于异域他乡,但使用的是中国移动的信号,街头招牌也都是汉字,如果不看车牌,还以为是国内。

    这次大冒险的选题是刘昆仑亲自拟定的,而且钦点了韦康加入,他们要找一个人,来了结多年前的宿怨,这个人的名字叫做张彦斌,曾是国内最大的毒枭之一,虽然多年前退出江湖,但据称依然遥控指挥着地下贩毒,刘昆仑的任务就是抓捕他归案,并且安全押送回国。

    老实说,这个任务的难度极高,一来没有正当合法的手续抓捕他,二来毒枭身边保镖云集,想动他得先问问十几条枪答不答应。

    这里是韦康曾经战斗过的地方,回到这片热土,他如鱼得水,游刃有余,大家都换上了符合当地特色的热带服装,摄影机无时无刻不在拍摄,后期剪辑就靠这些素材了,韦康需要先找一个人,才能寻到张彦斌的线索。

    这个人的名字叫做詹子羽,就是当年和刘昆仑一起玩摩托的小伙伴,他的父亲是韦康的上级领导詹树森,后来詹树森晋升局长,詹子羽也跟着水涨船高,再后来詹树森出事落马,詹子羽也因为犯罪而被通缉,在一场枪战中他被人打中了脑袋,重伤差点挂了,虽然侥幸活过来,但留下了后遗症,典型特征就是流清水鼻涕,以至于被人称作“鼻涕虫”,但实际上那不是鼻涕,而是脑脊液。

    鼻涕虫也是通缉犯,但刘昆仑并不打算抓他,全靠他扒出张彦斌的下落呢,在一家赌场的后巷里,韦康堵住了詹子羽的去路……

    韦康花了些功夫才让詹子羽开口,但他只能提供一些外围线索,如果这么轻易就被人寻到踪迹,张彦斌就不配叫做毒枭。

    找到张彦斌最终靠的是韦康的缜密分析和推理,金盆洗手的毒枭想要隐藏的极深,绝不会靠深墙大院和大批保镖,他必须像一粒沙子藏在沙堆里那样。

    果敢街上有一家手机店,老板六十岁左右,娶了个当地华裔女子为妻,生了三个孩子,大的八岁,小的刚满月,一家人其乐融融,和和美美,和其他做小生意的华侨一样,勤勉低调的活着。

    昆仑团队的皮卡车停在手机店对面,长焦镜头对准店内,无人机蓄势待发,刘昆仑和韦康身上装满了微型摄像头和无线信号发射器,这是一次现场直播,我秀平台上所有人都能看到他们抓捕毒枭的经过,而且是第一视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