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八章 直播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坐在副驾驶位置,透过贴膜玻璃,他甚至能看到店老板在热情的向顾客介绍着新款手机,小店门头上挂着华为手机的广告,一个小女孩在门口跳绳,时不时有三轮摩托轰鸣着经过,没人会相信这个胖乎乎的,慈眉善目的秃顶老板就是当年叱咤风云,杀人如麻的大毒枭。

    但刘昆仑可以确信这个人就是张彦斌,虽然他老了,还整了容,洗了身份,但眼神不会变。

    上次和张彦斌交手还是在菲律宾,因为大敌当前,情况特殊,所以互相放了一马,但这次不同了,所有的旧账必须一笔勾销,刘昆仑打好了腹稿,要和张彦斌唠个嗑,这场对话注定载入史册,呈现在广大观众面前一定是非常震撼人心的。

    他把手轻轻放在门把手上,准备下车了,这时候坐在后排的韦康说话了:“等一下,这么进去会不会太冒失,万一他不是张彦斌怎么办,但又和张彦斌又千丝万缕的牵扯,咱们毕竟不是当地军警,没有执法权,不能抓人不能审讯,打草惊蛇了就没有下一步了。”

    刘昆仑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我看得出他整容了,但那双眼睛错不了。”

    韦康说:“你太自信了,假如真的是他,也一定取得了安全保障,他换了身份,而且这个身份一定是真的,咱们抓他就是非法绑架,而且是越境绑架,这个罪名可不轻,再说了,哪怕是隐居的毒枭也是极度危险的,没牙的老虎也不能轻视,我们连家伙都没带,未必制得住他。”

    团队内部发生了意见分歧,如果处理不好行动就要叫停,车内的摄像机没有停止拍摄,将争论记录下来。

    “那就去*。”刘昆仑说,“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

    行动暂时中止,韦康去*,其他人继续监视店老板,所谓监视可不是在门口端着相机守候,而是采用高科技手段,放一只间谍甲虫进去,热带地区天气炎热,房间都装有纱窗,间谍甲虫要靠人带进去放飞才行,简艾装作顾客进去溜达了一圈,成功放置了三只间谍甲虫,可以同步传递图像声音。

    皮卡车撤离到一个街区外,通过平板电脑监控店老板,正值中午,顾客稀少,老板媳妇在炒菜,小孩在写字,老板一手抱着二娃,一手拿着苍蝇拍在店里溜达,饭做好之后,一家人坐下吃饭,夫妻两人用云南方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生意和孩子上学的事情。

    与此同时,韦康在黑市*,果敢枪支泛滥,只要钱到位什么枪都能买到,很多国内的黑枪都是从这儿流出的,在西南边陲混了二十年的韦康熟门熟路,很快就搭上了卖家,在僻静处交易,双方沟通用的也是云南官话,对方拿出一个帆布包打开,里面是几把手枪,韦康拿起一支枪,熟练地拉动套筒,对着阳光看里面的膛线:“起码打过八千发,磨秃了都。”

    烈日下,矮小黑瘦的枪贩子用缅甸话咕哝着什么,他穿一件国内仿版07迷彩,有些不耐烦,但韦康强大的气场让他不敢废话,只能任由对方仔细挑选,最终韦康选了三把枪,一把中国仿CZ75的北方工业NZ75手枪,一把GLOCK17,还有一把九毫米口径的PPK。

    接下来是试枪,韦康每把枪都打了一夹子弹来熟悉手感,然后付款,又买了一百发中国造的九毫米手枪子弹。

    枪贩子在站着唾沫数钱,虽然电子支付已经高度普及,但在低端黑市领域依然是现金为王,一沓沓红色钞票进入枪贩的帆布包,三把枪别在了韦康腰间,这一切全部都被他身上的摄像头记录下来。

    经过一天一夜的监视,看不出店老板有任何反常,正如韦康所说,张彦斌敢于名正言顺的隐居于闹市,肯定是和某方面达成了共识,得到了安全保障,但这里面的秘密没时间就深究,刘昆仑一来需要报仇,二来大冒险需要张彦斌这个投名状。

    第二天上午,日子依旧,街上车水马龙,监视器屏幕上,店老板开始了一天的营业,拉开卷帘门,把昨天傍晚收起来的手机样品放进柜台,他媳妇有事要出门,打扮的花枝招展,店老板上前来了个吻别,媳妇有些扭捏,笑着打了他一下,絮絮叨叨说了几句,意思是照看好孩子,我去去就回。

    媳妇打了一辆摩托车走了,小女孩在门口玩耍,忽然回去向爸爸要了一点零钱,跑去对面买了个冰淇淋吃,回到店里,还给爸爸吃了一口,老爸满脸的慈爱,让监控前的冯媛和简艾不免动容。

    “也许我们真搞错了。”冯媛说,“他不像是那个罪大恶极的毒枭。”

    “任何人都有两面性,恶魔也可以是慈父,不冲突。”韦康检查着枪械,将成色更新一些的GLOCK递给了刘昆仑,“用这个,指哪儿打哪儿,有扳机保险,不会走火。”

    “那咱们现在就进去?”刘昆仑接了枪,退出弹匣看了看,压满了实弹。

    “开始直播。”简艾接通了6G信号,我秀平台上的昆仑直播间进入倒计时,开始播放前情花絮,关注者陆续进入直播间,三分钟之内就聚集了三千多人。

    “状态不理想,徐徐一开直播,立刻就有五万人以上。”冯媛叹了口气说。

    简艾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开始直播了,一切声音影像都会被观众看见,不能乱说乱动了。

    在镜头前,刘昆仑再次检查枪械,拉动套筒上膛,将枪别在牛仔裤后腰上,他上身只穿了件白色背心,松松垮垮还有油污,配上黝黑健美的肌肉和不羁的长发,看起来就像个修车工人。

    韦康也子弹上膛,对于谁打头阵,他和刘昆仑还有一番争执。

    “小弟,我来吧,你去后门策应。”韦康恢复了当年的称呼,发福的中年人,眼神依旧犀利,一如2004年那个除夕夜。

    “不行,他认识你,我正面强攻,你后门策应。”刘昆仑很坚决,“康哥,这是我冒险,不是你。”

    “那你穿上防弹衣。”韦康不放心。

    “这么热的天,穿个防弹衣立马露馅。”刘昆仑说,“放心,用不着开枪我就能搞定他。”

    韦康点点头,下车。

    刘昆仑也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走向手机店。

    直播在进行,近江,树人中学高一七班,正好是课间休息,有同学将教室里的大屏幕投影调成了我秀*。

    赤日炎炎,街上尘土飞扬,远处是郁郁葱葱的热带树木,镜头仰拍,刘昆仑高大的身躯站在异域他乡的街头,后腰上别着手枪,眼神坚定锐利,一辆辆摩托车从面前驶过,轰鸣阵阵,前方就是华为手机广告牌下的店面。

    文字背景进行着介绍,昆仑将要进去抓捕毒枭,而这个毒枭正是《近江往事》里的原型人物,毒枭改头换面,但依然凶险,这次任务危险度极高,稍有不慎就会血洒果敢。

    王锡之和木孜塔格以及高一七班的同学们静静聚拢在屏幕前,虽然有些家境优越的同学买了3D眼镜,但此时此刻,还是共同观看更有感觉。

    木孜塔格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手心里全是汗,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直播啊,发生任何意外都是可能的。

    直播室进入的用户和游客越来越多,很快突破了一万人,弹幕几乎挡住了画面,但距离徐徐高峰时期的流量还是差了许多。

    刘昆仑掀开门帘,走进了手机店,店面不大,L形柜台,摆满模型和真机,货架上很多崭新的盒子,这家店不光卖华为手机,还买各种外设和虚拟手机卡。

    老板拿着苍蝇拍,笑容可掬,店里事先安置的间谍甲虫以三个不同的视角俯拍着店里的情形,再加上刘昆仑身上的摄像头,几乎全方位记录一切,观众也可以挑选自己最喜欢的视角进行观影。

    “想买什么?”老板问道。

    “张彦斌!”刘昆仑一声断喝。

    在高清镜头下,店老板的瞳孔迅速收缩,尽管他隐藏的很好,但这个细节立刻暴露他的真实身份,刘昆仑迅速掏枪,手指搭在扳机上:“不许动!”

    老板动作很快,一把将站在旁边的女儿拽到自己面前当做挡箭牌,如此近的距离,刘昆仑有把握一枪击中他的脑袋,但是他不能这样做,第一他没有执法权,在未查清对方身份且没有遭遇致命抵抗前,他开枪就等于谋杀,第二,他不想让父亲的*溅女儿一身,这不仅仅是人道问题,在全球观众面前开枪杀人,等于自断职业生涯。

    张彦斌有恃无恐,拖着女儿往后退,他身后就是通往内室的门,刘昆仑步步紧逼,但不敢开枪,他也无需开枪,因为康哥会在后面策应。

    小女孩吓得哇哇大哭,张彦斌面无表情,后退到门内,关门上锁,然后是急匆匆上楼的脚步声,刘昆仑一脚踹开门,小女孩蹲在地上哇哇大哭,他来不及等韦康支援,单枪匹马追上楼去。

    张彦斌家有三层带阁楼,典型的东南亚建筑,通风凉爽,但也狭窄逼仄,刘昆仑身上的摄像头传递着视频,类似于手持摄影机的拍摄,抖动得厉害,但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

    当刘昆仑追上楼才知道张彦斌为什么从上面逃走,这毒枭确实狡诈,他判断地面上一定会有埋伏,后门走不通,只能从空中通道,张家的楼和隔壁挨得很近,完全可以跳过去,张彦斌跑了,卧室里的摇篮也空了。

    刘昆仑追了出去,同时以对讲机通知康哥在下面围堵,张彦斌腿脚不如刘昆仑利落,而且不知道何故,他怀抱婴儿逃跑,在屋顶上快速跑动,一点不像是六十多岁的人。

    大概是张彦斌昏头了吧,他很快意识到不该抱着婴儿跑路,于是匆忙将婴儿放在屋檐上继续逃跑,刘昆仑追上去发现婴儿躺在屋顶边缘,稍微一动就会掉下去摔死,他顾不上追击,赶紧把婴儿抱起来。

    全球一万多看直播的观众,在同一时间都看到了婴儿拿起来之后露出的物体,  那是一颗橄榄绿色的美制M67延时杀伤*,保险销已经拉掉,随着婴儿被抱起来,弹簧握把一声脆响弹开。

    用自己的亲生骨肉做*,果然是毒枭风范。

    高一七班,上课铃已经响了,但没人回到座位上去,连刚进来的刘璐也被大屏幕上的景象吸引住,最扣人心弦的时刻惊现*,所有人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