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大冒险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全球一万人齐齐发出惊呼,包括高一七班的同学们和班主任,直播车里的李明冯媛简艾,时刻关注竞争对手动态的徐徐团队,以及我秀平台幕后公司未来科技的创始人兼CEO姬宇乾。

    我秀平台是姬总用来玩的,他的主营业务是IT硬件,比如手机和3D眼镜,全息投影和穿戴式模拟器,但是她越来越发现,这个玩玩的平台反而越来越重要,随着科技的进步,我秀已经超越了微信、,成为全球影响力最大的社交软件。

    姬宇乾并不担任我秀的职务,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观众,实际上他平日也不玩这个,只是因为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昆仑的跑酷,才觉得眼前一亮,这个小子可以啊,于是便成为刘昆仑一千万粉丝中的默默一员。

    “硬核”是姬宇乾给昆仑的评价,他挺喜欢这种硬汉风格,但他并不打算利用自身影响力干涉比赛,只想做一个普通观众。

    姬总使用的是3D眼镜,以第一视角观看,他身上还穿着最高级的穿戴式模拟器,能感受到亚热带的酷暑以及各种噪音,现在他有些后悔了,因为四秒钟后他将感受到被*炸死的痛觉。

    四秒钟是M67型*延时信管引爆*的时间。

    “卧槽!”姬宇乾说,他已经准备摘眼镜了。

    我秀平台上的浸入式体验很丰富,死亡体验也有,比如带着设备跳楼自杀,让万千观众跟自己一样体验从高处坠落的失重感,但被*炸死的这还是头一个哩。

    同一时刻,刘昆仑也发出同样的惊叹,他的大脑反应极快,但手比脑子还快,没等大脑发出指令已经抓到了*,握片已经弹飞,爆炸不可阻挡,他只有零点一秒的时间判断如何处置。

    这里是临街的房子屋顶,不管往哪个方向投掷,都会导致群死群伤的严重后果,那都是无辜的生命,不应该为张彦斌的罪恶买单,两害取其轻,罪恶的源头应该收到惩罚,刘昆仑一甩手,M67如同流星赶月,直追张彦斌的后背。

    在观众们看来,这是转瞬之间发生的,似乎没经过思量,但刘昆仑却是短暂考虑过后果,*在屋顶上爆炸,炸死张彦斌之外的声誉杀伤力也能控制在最小范围,总而言之,这是最不坏的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

    “好!”姬宇乾忍不住叫好,这个以牙还牙的举动符合他的三观,现世报当场就来。

    *追上了张彦斌,落在他脚前,刘昆仑爆发力强,投掷的又准又远,张彦斌惊的三魂出窍,登时扑倒,但是*没炸,咕噜噜滚到了房檐下,落在马路上,四秒钟早就过去了,依然没炸。

    张彦斌爬起来就跑,刘昆仑左手抱着婴儿,他不放心把这么小的婴儿放在房顶,右手握枪,紧追不舍,他是专业级别的跑酷选手,张彦斌毕竟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虽然熟悉地形,但还是被追了上来,他听到身后脚步声就知道不妙,慌忙下楼,楼下四个人正在打麻将,被他撞翻了桌子,鸡飞狗跳,紧跟着又看到拿枪的人追下来,打麻将的群众不明所以,靠墙站着目瞪口呆。

    大毒枭一路奔逃,还不忘把鸡笼子水桶之类杂物推在地上作为障碍,但刘昆仑身高腿长,犹如跨栏一般一跃而过,动作利落潇洒。

    屋顶追击这一幕,直播车通过无人机进行跟踪拍摄,以第三视角呈现给大家,还配上了紧张的音乐,跳动观众的神经,直播间的人数在迅速攀升,已经涨到了十万人。

    张彦斌终于还是跑了,他把刘昆仑关在一扇铁栅门后,自己夺路而走,可是刚冲出大门,没留神被绊倒了,一秒钟后刘昆仑出现,就看到张彦斌趴在地上,张着嘴喘粗气,一旁韦康扶着腰,气喘吁吁道:“能不能慢点,照顾一下老人。”

    刘昆仑恨极张彦斌,上前踩住他,把枪关了保险插回腰后,挥拳要打。

    张彦斌咧嘴笑了:“后生仔,追的这么急,咱们有仇么?我是杀过你爸爸,还是日过你妈妈。”

    “揍他!”姬宇乾忍不住嚷道,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投入的看节目,真人浸入式我秀实在精彩。

    观众们也都怒不可遏,对于这种能把婴儿当*的人渣,当场打死才是最好的结局,弹幕滚动着群众的心声怒吼,全是让昆仑动手的话,甚至有人建议直接枪毙这货。

    但刘昆仑看不到弹幕,他考虑到这是直播,当着这么多人殴打嫌犯恐怕对小朋友的教育不利,硬生生收了拳头,只是将张彦斌双手反简,用塑料手铐系上。

    “虎毒不食子,你比老虎还狠。”刘昆仑将他从地上提起来,面对自己,确认了眼神,确实是张彦斌。

    “不是没炸么,我和你逗闷子呢。”张彦斌依旧笑嘻嘻,这种淡定的笑容让人毛骨悚然,总觉得哪里不对。

    刘昆仑知道这枚*绝对不是假的,否则张彦斌不会就地卧倒,只有一个可能,这是一枚哑弹,每个人都撞了大运,否则*一响,惊动当地军警可就麻烦了。

    无人机在头顶悬停,刘昆仑做了个ok的手势,半分钟后,急刹车声音响起,李明驾驶的支援车辆到了,昔日的朝阳区仁波切现在是东南亚军阀打扮,奔尼帽、大墨镜、汗渍斑驳的短袖猎装,他打了个响指:“上车!”

    韦康将张彦斌塞进车里,刘昆仑持枪掩护,抱着孩子上了车,让李明先回去一趟。

    李明迅速倒车,调头,风驰电掣开回手机店,此时直播间人物已经达到二十万,他在二十万双眼睛注视下,将孩子放回摇篮里,还拿了个奶嘴给婴儿叼上,婴儿终于不哭了,摇篮上方的风铃叮咚作响,气氛瞬间温馨起来。

    刘昆仑匆匆下楼,已经不见大女儿,这孩子到底岁数大了些,知道危险,想必是去找妈妈了。

    成功捕获张彦斌,大功告成,此地不宜久留,刘昆仑上车拍拍前座:“走!”

    李明一踩油门,皮卡车向北进发,无人机在上空持续拍摄,冯媛简艾和拍摄团队依然在忙碌着,节目还在进行,不回到国内就不算结束,只是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可以进行背景介绍和前情铺垫,没来得及看直播的人也可以倒回去从头看起了。

    最精彩激烈的剧情终于结束,所有人都放松下来,刘璐宣布上课,姬宇乾摘下了眼镜,广大观众开始倒回去从头开始重温。

    皮卡车后座,张彦斌说话了:“你们三位,我看着眼生,给我提个醒,咱们啥时候结的梁子?”

    李明说:“废什么话,为什么抓你心里没点数么?”

    张彦斌说:“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你们是中国警察?我看不像啊,也不像是求财的,倒像是寻仇。”

    刘昆仑说:“最近有一部电影特别火,你看过没有?”

    “哦?什么电影,我这个人很喜欢看电影的,你一说我肯定知道。”

    “近江往事。”

    “抱歉,我只知道美国往事,不过近江这个地名有些熟悉,很多年前,我在那儿有个朋友,想必他也应该出狱了。”张彦斌眨眨眼,沉浸在回忆中,“时间过得太快了,三十年有了吧。”

    李明瞥一眼后视镜,烟尘滚滚,有车辆快速追来。

    “有追兵。”他深踩油门,加快了车速,同时耳机里也传来后方支援车辆里的呼叫:“淮江淮江,有武装车辆过去了,车速很快,注意安全。”

    冯媛简艾坐在一辆中国牌照的旅行车里,她俩和团队聘请的技术人员都是持中国护照的旅游者,车里没有任何违禁品,果敢方面不敢动他们,但是对于持枪绑架犯却是可以直接开枪击毙的,但是追过去的车辆和人员看起来并不像是当地军警。

    这是两辆丰田越野车,没挂车牌,超车的时候简艾看到车里坐着头戴宽檐帽的彪悍男子,虽然没看到枪械,但这股驾车的狂野劲头就说明了一切。

    李明驾驶的皮卡是中国产中兴皮卡,速度不够快,早晚会被追上,一场火并不可避免,三个人三把手枪,用膝盖想也知道结果是什么。

    “别硬来,可能是冲我来的。”韦康说,“军警反应速度不会那么快,这两天我大概露相了,这是寻仇的。”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出门前没看黄历?”张彦斌还有闲空冷嘲热讽。

    “有胶带么?”刘昆仑问。

    “交代什么?”李明反问,随机意识到听错了,打开手套箱拿出一卷黄色封箱胶带丢过来。

    刘昆仑扯下一截胶带,把张彦斌的嘴封上了。

    “还在直播么?”他对着耳麦问道。

    “在直播,但人数比刚才少了很多。”简艾回答。

    “打个头条广告,待会儿有枪战大戏。”刘昆仑抽出手枪,开保险。

    简艾快速操作着,我秀上可以打广告发头条,但是需要花钱买,这笔预算是有的,但此时此刻却无法购买,因为这个时段的头条全被徐徐团队买下了。

    整个我秀平台首页上全是徐徐的精致淡妆,忧郁眼神,高领毛衣,漫天飘落的杏花雨和黑夜中的流星,徐徐的“大冒险”徐徐拉开帷幕。

    一瞬间,一百万人涌入了徐徐的直播间,各种礼物蹭蹭的刷,屏幕上是北海道的雪,济州岛的浪,维多利亚湾的夜景,还有徐徐的内心独白:爱她,却不知如何表白,这对十九岁的我来说,是一种冒险……

    弹幕伴随着尖叫,几乎遮盖了这个屏幕。

    昆仑直播间里,只有寥寥几千人了,屏幕上的三个糙老爷们汗流浃背,奋力逃命,追兵越来越近,云南味道普通话的警告声传来:“停车,不然老子开枪了!”而皮卡的车载收音机来放着云南特色歌曲《现打斑鸠现钳毛》,非常出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