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章 中国西部片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李明驶出浑身解数,把这辆老掉牙的中兴皮卡开的快要飞起来了,水温指针指向红区,为了保证车速,本来也不怎么好用的空调也关上了,热风从车窗灌进来,燥热无比,身后枪声响起,是AK系步枪的短点射声。

    忽然耳机里传来简艾的提醒:“你们前方一公里处有辆军车拦在路上。”

    李明猛打方向盘,皮卡冲下路基,夺路而逃,果敢自治区的公路就已经很差了,野地更是坑洼难行,这辆皮卡为了适应烂路还特地调高了悬挂,底盘高,重心就高,道路颠簸,人更是颠来荡去,时不时在座位上原地弹起,脑袋装在车顶。

    后面两辆越野车跟了上来,在非铺装路面上,这种换装越野轮胎的日本车性能更好,眼瞅着后视镜中敌人越来越近,李明深踩油门,恰好前面有一道沟,前轮卡在沟里,一声轰响,车的前桥断裂,再也开不动了。

    敌人追了上来,一辆越野车别在皮卡头前,车上下来四个人,都是面孔黝黑的当地人,一个穿草绿色军装的汉子,腰间皮套里装着镀镍的PPK手枪,另外三人便装打扮,裤脚晚起,皮凉鞋上满是红泥,看起来就像是中国西南小镇上的乡干部和民兵连长。

    但他们和中国干部不同的是,身上都带着枪,后一辆车距离四十米停着,那是一辆丰田皮卡,车顶上架着五六式班用机枪,黑洞洞的枪口瞄着这边。

    事到如今,只能下车,否则只有站在外面被打成马蜂窝和坐在车里被打成筛子的细微差别,至少出来交涉还能有点回旋余地。

    在下车前,为了防止张彦斌捣乱,韦康一记手刀砍在毒枭颈部,把他打昏,又把身上的另一把枪递给李明:“会用么?”

    “打的比你准。”李明接了枪查看一下,子弹是上膛的,保险是打开的,随手插在腰前,刘昆仑也把枪从后腰转移到前腰,三人开门下车,和对方面对面。

    看到他们下车,对面四个人并未拔枪,只是右手不经意的伸到腰间,开了保险。

    双方距离五六米站定,剑拔弩张,开始对话,用的是此地的通用语言,中国西南官话,对方为首的便装汉子满脸沟壑,像个忠厚长者,但是说出来的话就没那么慈祥了:“这地方你不该来,上次我说的话你忘了么。”

    韦康回道:“没忘,你说过,我再来,你一定杀我。”

    “那就别怪我手黑了,你这几个伙计也回不去了。”汉子冷冷道。

    “那就动手吧。”刘昆仑道,他目光炯炯盯着对方,此时求饶没用,又不是手无寸铁,拼死一搏或许还能逃出生天。

    没人敢轻举妄动,包括四十米外的机枪射手,因为他们知道对方点子硬,这和身手没有太大关系,重要的是这些人身后的背景。

    白花花的太阳当头照,耳畔是嗡嗡的飞虫鸣叫和没熄火的皮卡音响里传出的反复播放的山歌:阎王要你哟哟一,命一条来么哟一哟……

    无人机在头顶全方位拍摄,这幅场景就如同西部片里的决战,正邪双方终于正面刚,狭路相逢勇者胜,胜负只在一瞬间。

    远在万里之外的姬宇乾已经改用大屏幕来观影,精彩刺激的剧情让他的肾上腺素都跟着急剧分泌,这现实版的中国式西部片,纯爷们的故事,每一个细节都在刺激着荷尔蒙,让人血脉贲张。

    助理悄悄上前提醒:“姬总,五分钟有个会议。”

    “让他们在会议室开大冒险的直播。”姬宇乾眼睛都不眨的回道,“看完给我意见。”

    助理回到会议室,转达姬总的话,高管们打开了全息屏幕,整个会议室瞬间全黑,然后变换场景,变成落英缤纷的校园,穿着绛红色镶边天鹅绒西装的徐徐手捧一束玫瑰花走向天台,一个美艳而高傲的女孩正等在那里,歌声响起,徐徐向女孩表白,但玫瑰花丢在地上,还踩上一只脚,女孩背影远去,天旋地转,徐徐的世界变了颜色,音乐陡然改变,一群俊男靓女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围着徐徐开始跳舞,而一脸便秘表情的徐徐也开始跳舞。

    未来科技的大佬们表情严肃的欣赏着这一出MV,有些人还细心的做了笔录,老大既然让看这个,一定有他的道理。

    荒野中,对峙还在继续,刘昆仑斜眼瞟着四十米外的机枪手,下车时他就站好了位置,只要打起来,第一枪必须把威胁最大的机枪手干掉,这个距离上手枪的命中率非常堪忧,他也没把握第一枪就命中。

    韦康则盯着仇人的眼睛,杀机首先在目光里显现,只要对方一动,他相信自己出枪的速度没落下。

    酷热,汗水从额头上滴下,流进眼睛里,火辣辣的疼,但没人敢动,空气仿佛凝滞,枪战随时爆发,生与死也在转瞬之间。

    忽然,李明说话了:“你果敢哪个单位的?云南省厅的人你也敢动?”

    对方冷笑:“省厅的怎么了,把你们办了谁知道。”

    刘昆仑灵机一动,老实说打起来真没胜算,光是那挺机枪就把他们吃的死死的,四十米外除了班用机枪,至少还有三支自动步枪,这个距离上手枪威胁不到人家,却是步枪发挥火力的最佳区域,所以,只能智取。

    “谁说没人知道。”刘昆仑指了指天上,“无人机盯着呢。”

    这里的一举一动,都在简艾的监视之下,她立刻明白刘昆仑的意思,指挥无人机操作员降低高度,让这些人看到无人机的存在。

    昆仑团队使用的无人机有好几种,主力机型是大疆的专业大型机,滞空时间长,体型也很大,当然价格也很感人,有些武装组织甚至在这种级别的无人机上加装小口径自动枪械和*挂架,当成战斗无人机使用。

    空中出现了四架大型无人机,高度刚刚好,那几位爷们听见轰鸣声,抬头看去,谁也辨别不清无人机上有没有枪械和*。

    “你一动手就没命。”刘昆仑说,“不信就试试。”

    谁也不敢试,四架无人机,等于四架低配版的武装直升机,空中优势无人可挡,皮卡车和班用机枪就是砧板上的肉。

    再者说了,无人机上都会用拍摄装置,不管是谁,不管在哪里,谁动了中国官方的人,而且被抓到真凭实据,天涯海角也逃不了的。

    空气中的杀意渐渐淡了,领头人的语气也和缓了许多:“我给黄厅长面子,这次就算了……”

    忽然一声响,皮卡车的后车门猛然弹开,精神崩到极限的人们下意识的掏枪,枪战猝不及防的爆发,真打起来才知道任何事先计划都没用,计划赶不上变化,西部片的经典镜头也没出现,没人敢对面面驳火,他们各自拔枪,朝着敌人的方向胡乱开枪,迅速奔到自己的车辆后面躲起来。

    远处的机枪开火了,子弹在皮卡车上穿了十几个窟窿,刘昆仑他们躲在汽车的轮胎和发动机位置,子弹无法穿透这里,各自寻找机会朝对面开枪。

    “卧槽卧槽卧槽!打起来了。”屏幕前的姬宇乾兴奋无比,现场观摩枪战,太爽了,这他妈才叫冒险啊,任务失败率高达50%以上,稍有不慎就会挂掉。

    但是枪战很快结束,对方带头的大声叫停,机枪声戛然而止。

    一场误会,原来是车里的张彦斌苏醒了,他在故意制造事端,引发枪战以便浑水摸鱼,但鱼没摸到,他却中了两枪,还好没伤到要害处。

    穿得像乡长的家伙收起枪,冷着脸说:“这次就算了,别让我下次看见你。”说完上车离去,远处的武装皮卡也离开了。

    无人机降低高度,拍摄着战场,满地都是黄澄澄的子弹壳,可惜空气中呛人的硝烟味无法虚拟,屏幕前的姬总闻不到。

    会议室里,徐徐还在载歌载舞,他的所谓大冒险就是一个录播的音乐短片,画面唯美,简单的剧情也称得上凄美绝伦,徐徐表白失败,但是另一个纯洁的女孩爱上了他,在约会的路上,女孩遇到车祸眼睛瞎了,徐徐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献给了她,最后一幕是女孩推着轮椅,两人海誓山盟,山无棱天地和,此情不渝。

    音乐剧谢幕,高管们鼓起掌来,因为收视效果确实不错,虽然是狗血老梗,但年轻少女们依然很吃这一套,浏览量和下载量以及道具使用数据都创了新高。

    姬宇乾兴冲冲进来:“各位,看了么,觉得怎么样?”

    高管们纷纷叫好,从各个层面剖析起来,总之是各种好,但是姬宇乾听着听着不对劲了,似乎说的不是一个事儿啊。

    ……

    皮卡彻底报废了,幸亏简艾的支援车辆及时赶到,车上带有急救包,韦康帮张彦斌包扎起来,一路疾驰来到南伞口岸,通关前他们把枪全都扔了,终于安全抵达国内,昆仑的大冒险也结束了。

    在我秀的数据上,昆仑的数据只相当于徐徐的十分之一不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