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一章 毒枭的末日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镇康县街头,狼狈不堪的昆仑团队被沮丧的情绪包围,这一局的胜负基本决出,费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把命都差点搭上,就换来这么一个结局,几乎每个人都无法接受,除了刘昆仑和韦康。

    什么大冒险,什么选秀,对他俩来说都没有抓到张彦斌来的实在,他俩先把张彦斌送到县医院抢救,虽然没伤到要害,依然算是严重的枪伤,伤者被紧急推入手术室,好在镇康县毗邻果敢,经常接收枪伤患者,外科医生比较有经验,应该问题不大。

    刘昆仑和韦康坐在手术室外面的长椅上抽烟,天瓦蓝瓦蓝的,从生死奔命中出来的人,此刻才感觉到活着的珍贵,虽然这种场面他俩都经历过无数次。

    不知不觉,屋顶上出现了狙击手的枪口,一队特警封锁了出口,电喇叭在喊话,让他俩举手投降。

    韦康苦笑:“县公安局的来了。”扔了烟,站起来,双手抱头投降。

    得到医院报警赶过来的是镇康县刑警队和特警队的伙计,韦康提了几个人名,很快就得到验证,十分钟后,刑警大队长就和他俩坐在一起眉飞色舞的谈论抓捕毒枭的过程了。

    张彦斌这个名字,全中国的老一辈缉毒警都熟知,但此人金盆洗手也有不少年了,各种江湖传闻都有,有说他被人灭口的,有说他隐居山林,有说他移民南美的,总之是没有落网。

    “我师父是带着遗憾走的。”刑警队长说,“我替他老人家谢谢你们了。”

    “人就交给你们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韦康拍拍身上的灰尘,伸出手来,“再见啦战友。”

    刑警队长却不和他握手,而是退后一步,将右手抬到额角,向缉毒战线的前辈敬礼。

    本以为事情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但并不是这样,张彦斌手术苏醒后,刑警立刻提审,但他坚决否认自己是什么大毒枭,他是缅甸籍的华人杨家义,在果敢开手机店的普通人,一辈子没和毒品枪支打过交道,莫名其妙就被人绑架到了此处,非常冤枉。

    当地警方一筹莫展,因为他们并不掌握张彦斌的情报,无法验证这个人究竟是不是当年的毒枭,但是就凭此人三言两句想蒙混过关也不可能,县公安局向上级汇报,云南省厅在第一时间派来一个工作组核实身份。

    最大的难题依然是没人见过张彦斌真身,警方查阅资料后,发现当年江东省有个犯人曾经见过张,于是拍摄嫌疑人的3D照片发送给江东警方请求配合,江东省厅找到苏容茂查证,古稀之年的苏容茂看了这张整过容的照片,摇摇头说不认识。

    这难不倒警方,还有一招叫做DNA监测,许多悬疑案件都通过这种技术侦破,比如罪犯的某位远亲因为聚赌醉驾之类小案子被捕,抽血检测,发现DNA样本和多年前的某悬案对的上,就查他祖宗三代,远近亲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这一招必灵。

    多年以前,缉毒口有个说法,叫北有张彦斌,南有刘招华,南刘已经伏法多年,北张却依然逍遥法外,此人的父母近亲都不在了,亲戚们也多年未有往来,但基因这个东西是变不了的,警方提取了张彦斌老家亲戚的DNA,与羁押在镇康县的所谓“杨家义”进行比对,结果出人意料。

    杨家义和张彦斌的亲戚DNA之间不存在交叉关系,也就是说,这个人真的不是张彦斌。

    同时缅甸方面也打来电话,说是果敢本地有一个守法商人被绑架,请中国警方协助调查。

    跨境绑架是严重犯罪,但此事比较特殊,双边关系也不是那么一丝不苟,果敢方面再三保证,杨家义真的是无辜市民,家里还有娇妻幼子,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把人抓走也就罢了,老扣着不放总要给个说法不是。

    在高层压力下,警方决定放人,此时昆仑团队还没离开镇康,刘昆仑和韦康亲眼目睹了双方交接。

    南伞口岸有陆军驻守,这边是迷彩的士兵和藏青色的警察,那边是草绿的兵,双方要签署一些交接文件,镇康县医院的救护车把杨家义送来,果敢的救护车就等在口岸的另一侧,只等手续走完放人。

    作为大冒险的后续,虽然已经没什么意思,但刘昆仑还在坚持拍摄,警方没有干涉他们的摄录,因为本地记者也举着摄像机在旁拍摄。

    刘昆仑和韦康并肩站在一起,这个结局让他有些失落,但无力扭转,他扭头看向救护车,当年多次试图暗杀自己的罪魁祸首就在那里,再过十分钟,这家伙就会重获自由,逍遥法外。

    救护车里的张彦斌低调而平静,  表现的和他的人设很符合,在镇康警方的审讯中他数次精神崩溃,那都得益于精湛的演技。

    这回是露相了,等回去之后要立刻搬家,换个地方,换个身份,张彦斌抬头看去,透过车窗和刘昆仑的目光对上了,他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冷笑,宛如隐藏起毒牙的眼镜王蛇。

    手续办完了,中缅双方的警官握手,医护人员推着轮椅把张彦斌送过去,缅方的医生进行了检查,证明身体无恙,接过了轮椅。

    就在轮椅即将跨过国境线的一刹那,忽然中方远处有人喊道:“停下!停下!拦住他,证实了他就是张彦斌!”

    所有人回头望去,张彦斌大惊失色,顾不上腿伤站起来就往对面跑,一个果敢士兵上来抓他,推挡之间枪支走火了,一阵枪声响过,张彦斌倒在地上抽搐了十几秒,再也不动了。

    在余生仅有的几秒钟里,张彦斌仰面朝天看着蔚蓝的天空,这辈子的记忆走马灯一样闪过,一切都结束了,他慢慢闭上了眼睛。

    医生就在现场,进行了急救,但是子弹击中了心脏,已经没救了,刘昆仑和韦康眼睁睁看着缅方人员将张彦斌的尸体装进尸袋,抬上了救护车,地上依然残留着大片的血迹。

    韦康嘴角浮起冷笑。

    刘昆仑纳闷:“救护车为什么带着尸袋?”

    韦康没说话,转身走了。

    刘昆仑挠挠头,回忆着刚才的站位,张彦斌身后没有任何人,而那名阻拦他的士兵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兵,经验丰富,这种场合枪支也应该上了保险不会走火的,那支走火的枪是一支不常见的79轻冲,穿透力比自动步枪弱多了,而且走火之后,现场的人并没表现出对突发事件的失措神态,每个人似乎都若无其事。

    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对所有人来说,这都是最好的结局。

    ……

    昆仑团队最后的直播也结束了,以一个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结局画上了句号,我秀上的数据显示,大比分落后于徐徐,咸鱼翻生的最后机会也没了。

    关于昆仑和徐徐的这场比赛,作为我秀的大老板,姬宇乾有话说,他个人认为昆仑团队呈现出来的作品更加硬核,更具专业精神和冒险特质。

    但是我秀平台是有自己的管理团队的,管理层一致反对大老板,说规则就是规则,绝对不可以变。

    “算了,当我没说。”姬宇乾并不是霸道总裁,既然他授权给团队,就不会临阵换将,在某些专业问题上,自己也并不是行家。

    但是他放弃以官方身份干涉,并不代表自己不发声,实际上在我秀平台上,关于昆仑和徐徐之争一直非常激烈,根据后台数据显示,支持昆仑的以青年男性居多,而且是钢铁直男类型,而徐徐的粉丝则兼顾了中青*性,汹涌澎湃,战斗力很强,可以做到控评,就是关于徐徐正面的评论用转发和点赞炒热,负面的评论用举报和水军攻击辱骂的形式消灭掉。

    姬宇乾写了一篇文章用自己的大号发出,他的大号叫宇宙乾坤,简介是未来科技资深员工,文章写的很用心,有理有据,八千多字,核心思想是昆仑和徐徐放在一个舞台上比拼对谁都是不公平的,字里行间对昆仑多有溢美之词,对徐徐则是客观评价。

    老实说姬宇乾写出这篇文章还挺得意的,他博士毕业后就没写过这么长的文字,本来以为会引发思考,结果却引来了徐徐的水军。

    这条文章下,第一条是个笑话:有一天@宇宙乾坤在家里抹桌子,抹着抹着,就看到一只蚂蚁,于是他问那只蚂蚁,你家人呢?蚂蚁说:你抹死了。

    下面五百多个回复,都是统一的,NMSL。

    然后其他评论的花样是这样的:

    你算老几,你也配评价我们家徐徐么?

    我并不是徐徐的粉丝,只是看不过眼了,我秀是你家开的么?

    你知道我们家徐徐有多努力么?

    类似评论比比皆是,而且在迅速增长中,评论还算是能看下去,除了脑残就是幼稚,私信可就让人不舒服了,全部是歇斯底里的辱骂和威胁,杀你全家这种威胁就有三百多个。

    我秀平台还收到了一千多条举报,举报用户宇宙乾坤涉黑、威胁国家安全、有不良信息,卖国、反党,还有人声称如果不将该用户永久封闭,则号召天下徐粉封杀我秀,转投其他平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