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咸鱼翻生大逆转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以姬宇乾的涵养,当然不会和这些一看就是脑残的家伙们置气,搭理他们一下都算是输了,但他身为堂堂一个我秀的创始人,被这么骂到狗血淋头不做一点反应也不合适,于是他给网络安全主管发了个封邮件,让对方解释发生的一切。

    网络安全主管,顾名思义,是个技术型岗位,但身为我秀平台的高层,对这一套玩意还是很明白的,触怒了大老板,这事儿相当严重,安全主管调查一番后面见姬总,告诉他整件事的逻辑关系。

    徐徐是核心关键人物,他只是一个十九岁的男孩,并没有这么复杂的心机,一切都是他背后的黑手在操控,黑手有两只,左手是粉丝团队,右手是资本,二者属一丘之貉,各取一瓢饮,从爱豆身上赚取利益。

    首先,资本在民间寻找一个形象过得去的男孩或者女孩,做各种包装炒作,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参加选秀,出道之后就成为流量明星,不需要有作品,随便拍些搔首弄姿的短片即可,卖的是人设和流量,过气之后抛弃,再炒作下一个明星。

    这个过程,资本方需要粉丝来配合,粉丝们的带头人叫做站姐,也叫粉头,负责组织粉丝们接机送机应援刷榜,包括给爱豆买热搜头条小行星命名时代广场的大屏幕,这里面的猫腻和油水都很大,正是如此,才有无数人趋之若鹜,哪怕知道自己的爱豆是个什么货色,也要睁着眼睛装瞎,因为牵扯的全是利益。

    在平台上攻击他人,维护爱豆形象,叫做控评,有花钱买来的水军,也有真实的粉丝,简单鉴别就能区分出来。

    姬宇乾一听就明白了,他立刻做出批示,为了保证公平性,我秀平台上不允许出现水军,对于辱骂他人的行为也要严加惩处,诉之于法律。

    安全主管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姬宇乾注意到这一点,问他还有什么想说的。

    “这会影响到我们自己的利益。”安全主管说,“狂热的粉丝虽然不是消费的支柱,但却是流量的保证,没了他们,我秀就像是……”

    “就像是没了黑鱼精的池塘么?”姬宇乾说,“这不是利益的问题,更不是个人好恶的问题,而是是与非的问题,虚假的,伪装的,自私的,我为什么要维护?”

    安全主管理解姬总的意思,其实绝大多数人也都明白,只是为了某些原因选择无视和纵容,但姬总不一样,他是全球最富的人之一,他不需要绩效考核,不需要对赌,不需要上市,用不着讨好任何人,也只有做人做到姬总这个份上,才有底气对任何自己看不惯的说不。

    经查,徐徐的千万粉丝中有八百万属于水军,这个数据让姬宇乾很吃惊,居然还有两百万真粉,这说明娘炮的市场确实不小,这下即便自信如姬宇乾,也不敢擅作主张了,封杀一个人容易,扭转这么大体量群体的审美可是极为困难的,他找来一个心理学家对这种情况进行了一番分析。

    心理学家说,广大年轻女性受众追星,和以前的追星已经不同了,现在是一种养宠的心理,爱豆往往是年轻的,俊美的,性别含混不具有强烈攻击性的,有些男星甚至连胡子和喉结都没有,这类爱豆可以带来安全感和欣赏美好事物的愉悦心情,说白了,和女孩子花钱给洋娃娃买小衣服差不多。

    姬宇乾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存在即合理,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好恶而粗暴的干涉别人啊。

    他决定低调处理此事,可就在姬总注意力即将转移之际,新情况出现了,大概是徐徐团队发觉不对劲,脑残粉们招惹了不该招惹的大佬,于是采取了补救措施,由徐徐的大号亲自出马,发了一条文@宇宙乾坤:  姬老师,我们都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请老师不要放在心上。话没啥大问题,但是姬宇乾忙起来没及时回应,这回又戳了马蜂窝,无数人扑上来,谩骂撕咬,甚至侮辱姬宇乾的家人。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姬宇乾的火蹭的上来,下令永禁所有徐粉中的水军账号,对留言和私信侮辱自己的实体账号,做三个月封禁处理,其中情节严重的,报警抓人。

    警察真抓了一个日发一千条私信辱骂姬宇乾的人,是个二十一岁的女孩,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家境一般,平时节衣缩食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生活费中一大半都捐献给了站姐,小女孩在网上张牙舞爪的,见到警察就怂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认错服软,痛改前非。

    姬宇乾是个善良的大叔,见此情形也就消气了,撤回起诉,用事实真相来教育她。

    事情已经闹大,徐徐背后的资本是娱乐圈小有名气的“天皇互娱”公司,他们的体量和未来科技比起来,就像是舢板和航母的反差,天皇互娱的老板急忙通过各种管道向姬总赔礼道歉,姬宇乾大人有大量,表示无所谓,误会解除就好。

    小女生名字叫李菊,属于外围屏幕粉,喜欢的是徐徐的人设和美颜,当一叠徐徐的真实资料摆在面前的时候,她坚称这不是真的,徐徐不可能是私生子,不可能有狐臭,也不可能连大学都没上过,这一切都是伪造的黑料。

    “我承认骂人是不对的,但请你们不要再黑徐徐了,你们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了。”李菊坚贞不屈的如同革命者。

    “好吧,对你的惩罚是去给徐徐当私人助理。”

    “真的?”李菊破涕为笑,这简直是因祸得福,美梦成真。

    ……

    在永封八百万水军后,徐徐大冒险的数据也做了相应的扣除,同时昆仑团队的数据却后来居上,在未做任何宣传推广的情况下,硬是靠着粉丝们之间的口口相传,数据呈直线上升趋势,此消彼长,昆仑胜出,赢得八分之一决赛,进入四强。

    姬总和徐粉之间的冲突反而成就了刘昆仑,他的流量与日俱增,再加上咸鱼翻生、绝地逆袭的光环笼罩,一度成为年轻人心目中才华与运气的双重象征,转发一个昆仑,比转发锦鲤还管用。

    这一轮险胜,昆仑团队上下欢欣鼓舞,为了庆贺胜利,刘昆仑给大家放了假,李明跑去东南亚度假,冯媛简艾跑去日本消费高级牛郎,韦康回家和四姐团聚,而刘昆仑则悄悄来到医院探望春韭。

    春韭的病情愈加严重,现在已经无法行走,出入都需要轮椅,医生说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尽量减少病人的心理压力,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尽量帮病人完成吧。

    刘昆仑懂得这背后的含义,这就是临终关怀,可怜春韭这一辈子,只坐过一次飞机,没出过国,山珍海味别说品尝了,让她点她都叫不出菜名。

    病房楼下的草坪上,春韭一身白色病号服,安详的坐在轮椅上,看鸽子吃食,刘昆仑坐在她旁边,就这样一直静静地坐着,等太阳落山。

    “从来没这么闲过。”春韭说,“一天不干活,浑身还真不得劲。”

    “等你好了,每天给我下面条吃。”刘昆仑说,“咱们一家四口每天一起吃饭。”

    “孩子马上就该上大学了,怎么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也差不多该走了。”春韭笑了笑,知道刘昆仑是在安慰自己。

    远处,两个护士盯着刘昆仑窃窃私语。

    “那不是全民偶像里的昆仑么?”

    “是啊,真的是他,好帅啊,真人比3D帅多了。”

    哪知道大帅哥似乎听到了她俩的对话,竟然走了过来,俩护士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不是想要签名?”刘昆仑展颜一笑,俩护士点头如捣蒜:“对对对,签名,签衣服上好了。”

    刘昆仑已经有了偶像的觉悟,随身携带记号笔,在俩护士袖子上签了个名,签完之后嘱托她们,一定要照顾好那位病人。

    “她是你什么人?”护士大着胆子问道。

    “是我最重要的人。”刘昆仑说。

    三人望过去,轮椅上的春韭微笑着向他们打招呼,可她的胳膊已经抬不起来了。

    ……

    瑞士,王海昆看了昆仑大冒险的剪辑精华版,忍不住拍案叫绝,虽然趋势看起来对自己不利,这样发展下去,对赌就输了,但王海昆觉得值,这个人设太棒了,简直爱不释手,唯一的缺点是年龄偏大,只比自己的表面岁数小了二十岁。

    全民偶像进入了四分之一决赛,昆仑的下一个对手叫梁维翰,出身京圈影视世家,是个实力不俗的家伙,战胜他会费一番功夫,接下来争夺冠军的对手应该是季宇梵。

    季宇梵是另一个黑马选手,颜值高,才艺爆棚,他自小在美国长大,英语流利,汉语也说的很棒,会弹吉他,会rap,会篮球,而且球技还不错,他的大冒险是在美国布鲁克林区一个黑人社区篮球场上拍的,虽然是录播,但也是花了心思的。

    镜头上是涂鸦的墙壁,穿着松垮运动服歪戴洋基队棒球帽的黑人少年三三俩俩坐在长椅上,头顶城铁呼啸而过,季宇梵出场,踏着节奏分明的音乐,篮球落在他脚下,亚裔青年忍不住展现球技,一个大盖帽下去,被惹怒的黑人混混从裤腰带上拔出亮银色的手枪对准季宇梵的后脑勺,但是却被他精湛的球技所折服,弃了手枪,扔了毒-品,忍不住跟着音乐晃动起来。

    最后一幕是数十名黑人青年在季宇梵背后劲舞,清一色的白色运动鞋,一口白牙,而季宇梵的太空舞步让人想起了逝去多年的麦克杰克逊。

    这个人才是昆仑真正的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