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三章 陌上人如玉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四分之一决赛开始了,刘昆仑需要战胜对手才能进入决赛,获得一亿元大奖并赢得对赌,在准备时期,团队对对手的背景进行了详尽的了解和分析。

    梁维翰,北京人,年仅十八岁,父亲是知名的老艺术家,家学深厚,低调不张扬,可以搜寻到的资料很少,有弹钢琴的和声乐表演,自幼学习舞蹈,探戈跳的很棒,仅凭这些,已经堪称实力派,当然这是和徐徐这种货色相比,距离刘昆仑还差得很远。

    团队迅速制定出针对梁维翰的战术,不管主办方给出什么样的自选题,依然是突出昆仑的硬汉钢铁直男人设,显现出对方幼稚的高中生面目,这样就赢了。

    竞赛还有三天开始,团队开始猜题,就像每年的高考老师猜题一样,但让大家都没猜到的是,这回竟然是最简单的方式,同台献技。

    所有的方案都只能作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刘昆仑带着团队来到了位于北京大兴的我秀直播场馆,按照娱乐圈的风气,明星出动一定要前呼后拥,保镖一大群,一来是保障安全,二来是为了气派,刘昆仑虽然不喜欢,但也不能免俗,除了核心成员之外,还有三个生活助理,四个保镖,他们乘坐四辆车抵达,直播场门前已经聚拢了大批记者,长枪短炮乌央乌央的。

    车到门前,记者们簇拥过来,七嘴八舌的堵住车头提问,无非是有没有信心战胜对手之类,刘昆仑懒得回答,但冯媛提醒他注意公众形象,于是他只能下车,装作很亲民的样子,回答了几个问题,都是公式一样的回答,没什么新意。

    记者们聒噪声中,刘昆仑眼角瞥见一个穿运动服的少年骑着自行车来到,在门口和门卫交涉,但转眼他的注意力就被一个女记者刁钻的问题吸引过去,忘了运动服的少年,直到在化妆室再次遇到。

    作为大明星,刘昆仑有自己的化妆室,刚才看到的少年竟然推门进来,在保镖没反应过来之前,拿出一个笔记本来,眼巴巴道:“昆仑老师,我是你的粉丝,能不能给我签个名?”

    刘昆仑说没问题,给他签了个名,还让对方拿出手机来拍了一张合影。

    少年激动地脸通红,说昆仑老师我有一个想法,您拍摄大冒险的那些素材,可以剪辑成一个电影,绝对好看。

    保镖过来撵人了,少年很知趣的离开,临走前还给刘昆仑鞠了个躬:“谢谢老师。”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小插曲,粉丝混进来求签名这种事情司空见惯,刘昆仑没往心里去,他简单化了舞台妆,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走进直播间。

    直播间是一个很大的演播大厅,现场上千名观众已经就位,聚光灯打在昆仑身上,疯狂的尖叫声响起来。

    大厅中央摆着三张沙发,主持人坐中间,两个选手分坐两旁,刘昆仑这才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就是刚才跑来索要签名的少年。

    少年换下了运动服,穿了一件镶红边的藏青色西装,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主动站起来打招呼:“昆仑老师好。”

    “你好。”刘昆仑上前握手,两人的风度赢得一阵掌声,全民偶像的竞争激烈,竞争对手之间明争暗斗,幺蛾子多了去了,徐徐团队就擅长这一手,多次给对手下绊子造谣言,只是因为刘昆仑没什么历史所以没有黑料可挖,所以没在这方面吃亏而已。

    主持人出现了,这是一张生面孔,长袖黑T恤和牛仔裤打扮,英俊帅气,不明就里的观众会以为他才是选手之一。

    “首先,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昆仑,这位是梁维翰,我呢,你们想必比较陌生……”主持人侃侃而言,看做派不像是专业主持人。

    下面一阵山呼海啸:“不陌生~~”

    主持人笑了:“没想到我的粉丝也挺多,但是照顾到还有些不认识我的人,必须要介绍一下,我是姬宇乾,对,我秀就是我家开的。”

    下面哄堂大笑,大家都想起了徐粉闹得笑话。

    刘昆仑恍然大悟,怪不得采取这种形式,原来是姬总要参与。

    姬宇乾招呼二人落座,开始对话,就跟拉家常一样:“首先欢迎二位到来,昆仑老师怎么来的?”

    “坐车来的。”刘昆仑答道,心里嘀咕要坏事,这种问法明显是倾向于梁维翰啊。

    果然,姬宇乾问梁维翰同样的问题,得到的回答是骑单车来的。

    “你家住二环,骑单车过来,不嫌远么?”姬宇乾做惊讶状。

    “早起一会就可以了。”梁维翰说,“我本来想跑步来的,可是那样要更早起床,想想还是算了。”

    “你家没汽车么?”姬宇乾像个捧哏一样。

    “有的,可是我父亲年纪大了,眼睛不好,我不想麻烦他,我自己还没考驾照,所以就骑车来了,反正平时训练也骑这么远。”

    “小梁同学还是高三学生,其实你会开车对不对?”

    梁维翰想了想,还是点头。

    姬宇乾大笑:“是个乖孩子,那么昆仑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您今天为什么是坐车,而不是开飞机来?”

    这种看似废话的问题,其实也是一种捧哏,但被问话的需要良好的随机应变能力,能接话茬,能发挥才行。

    刘昆仑答道:“本来是打算开飞机来的,但是你们直播厅门前的道路太宽阔平坦了,显示不出我的水平。”

    “您驾驶飞机的技术我们都知道,非常精湛,只是不知道能精湛到什么地步?能不能给我们表演一下。”姬宇乾眨眨眼,目光中带笑,这是善意的微笑。

    “我很想答应,可是手头没飞机啊。”刘昆仑两手一摊。

    “没关系,我给您预备了一架小飞机。”姬宇乾道。

    刘昆仑猜到了这一手,但是依然很配合地做出惊讶的表情来。

    这是一架塞斯纳172小型螺旋桨飞机,刘昆仑当年学飞行用的就是这一款,时隔多年,操控界面没什么大的变化,这一刻他想到了许英。

    “这一片的空域你都可以飞,我们申请过低空航行权了。”姬宇乾说,“这是我的私人飞机,昆仑老师手下留情哦。”

    直播在进行中,主持人带着摄影师跟着上了飞机,刘昆仑现场表演开飞机,以此证明他的飞行驾照并不是伪造的。

    这个环节毫无悬念,刘昆仑开塞斯纳就像是大人开童车一样简单,他飞了几个简单的特技觉得不大过瘾,目力所及范围内,有两座相距很近的楼宇,高层互通,形成一个拱门,目测三十米左右,而塞斯纳的翼展是十一米,飞过去没有问题。

    于是刘昆仑即兴表演了洞穿拱门的特技飞行,虽然他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姬宇乾大呼小叫,搞得观众们也紧张兮兮。

    飞机降落后,摄影师跌跌撞撞下了,吐了,叫的最凶的姬宇乾反而没事,回到直播大厅,他向大家讲解了飞行的难度,然后问梁维翰:“昆仑老师已经展现了他的硬核才艺,你准备给我们表演什么呢?”

    梁维翰很羞涩的说:“我的才艺和昆仑老师比起来就太简单了,我会说相声算么?”

    姬宇乾鼓掌道:“欢迎梁同学给我们来一段。”

    梁维翰下台,再上来的时候已经穿了大褂,他表演的是单口相声《珍珠翡翠白玉汤》,抑扬顿挫,口风细腻,着实有功夫。

    掌声过后,姬宇乾问道:“你什么时候学的相声?”

    梁维翰说:“我八岁开始跟师父学艺,算起来是云字辈的,郭麒麟是我师兄。”

    “你这可藏得够深啊。”姬宇乾带头鼓掌,下面再次掌声雷动,没想到梁维翰竟然是郭德纲的徒弟,这辈分也是够高的,但是更惊人的还在后面,他把大褂一脱,露出里面的晨礼服来,直播厅中央升起一架斯坦威三角钢琴。

    梁维翰的气质一变,从伶牙俐齿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变成了钢琴大师,年纪小小的他弹奏了一首《致爱丽丝》,懂行的人能听出造诣相当深厚,不懂行的人也被这孩子的台风所折服。

    “大家可能不知道,梁维翰是著名钢琴大师郎朗的学生,他十二岁的时候就达到钢琴十级,现在已经是专业水平。”姬宇乾煽情的介绍道,“同时,他又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我们看一下大屏幕。”

    大屏幕上呈现出学校场景,梁维翰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他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还是学校棒球队的投手,但更让人震撼的是他竟然是一名被收养的孤儿。

    直播大厅的灯光暗淡下来,映衬着此刻大家的心情,在想象中,梁维翰的家境应该非常优越,但事实并非如此,他的父亲虽然是著名老艺术家,但亲生儿子是个败家子,输光了家底子不说,还因为毒驾把命送掉了,老爷子古稀之年才收养了这个孩子,却没有多少遗产留给他,家里只有一套早年单位分配的福利房而已,连电梯都没有。

    场外数据显示,梁维翰的支持率迅速攀升,已经追平了昆仑。

    姬宇乾用遥控器点亮屏幕,显示出两人的比分,胶着激烈,互相领先,一个是纯真无邪的优秀少年,一个是才华横溢的硬核青年,观众们迷茫了,不知道该支持谁。

    别说这些外围观众,就连树人中学高一七班的昆仑铁粉们,此刻都陷入了困境,作为同龄人,他们非常想支持梁维翰,但又舍不得昆仑哥落选,左右为难,难以选择。

    姬宇乾说话了:“今天我们必须决出胜负,这是非常残酷的一件事,所以我想把决定权交给现场两位选手,你们俩商议一下,谁继续,谁退出。”

    梁维翰不假思索的举手道:“我退出。”

    “为什么?”姬宇乾很惊讶,刘昆仑也非常纳闷的看着这位小对手。

    “我还是学生,参加全民偶像并不是精心筹划之后的决定,而是同学们撺掇的,就当是玩了,但比起来学业更加重要,我也不想过早的涉足娱乐圈,当然,这都是次要的,主要的是我觉得昆仑老师更适合走下去,他能展现给大家的比我更精彩。”

    梁维翰心平气和的态度令人震惊,这不像是十八岁孩子都说出的话。

    “难道一亿元你不稀罕?”姬宇乾还想说服他。

    “钱,我可以上了大学之后去赚。”梁维翰说,“我的志向是当一名IT工程师,还希望姬总到时候能给我机会。”

    “那么好吧,梁维翰退出,昆仑晋级!”姬宇乾当场宣布,音乐响起,两位选手握手致意。

    “能不能拥抱一下?”梁维翰说。

    刘昆仑一笑,抱住了少年,就听到耳畔他低声道:“昆仑,对付老妖怪就靠你了。”

    刘昆仑身体僵住了,这是他前世的哥哥王海聪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