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四章 公子世无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聪的声音牢牢的刻在刘昆仑记忆深处,无法磨灭,但梁维翰的声线和王改从截然不同,一时之间刘昆仑以为自己幻听了,拥抱过后,少年的表情依然是面对偶像的那种兴奋激动,并没有任何异样。

    现场容不得刘昆仑发问,大批粉丝涌上来和他们俩合影留念,梁维翰的受欢迎程度丝毫不比刘昆仑差,更因为他放弃比赛的无私精神赢得了大家的尊重,连姬宇乾都认定这个孩子前途无量。

    由于粉丝众多,挨个签名合影下来,恐怕明天都搞不完,在姬宇乾的建议下,  大家合拍了一张堪比朝鲜式的千人大合影,用的当然是未来科技最新研发的相机,合影结束,大家心愿满足,终于陆续离场,而两位主角则被保安护送到了另一个出口。

    梁维翰跨在自行车上,双手系着头盔,昆仑团队的汽车缓缓驶来,刘昆仑邀请少年上车,但却被婉拒。

    “我还是喜欢骑车,再见啦~”梁维翰摆摆手,蹬车走远。

    “要不是咱们家昆仑,我还真有点喜欢这孩子了。”简艾啧啧赞道,“当他的亲妈粉,一定很骄傲。”

    再看刘昆仑的表情,简艾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我怀疑他是王海聪转世。”刘昆仑坐回车里,轻声说道,但在其他人听来却如同惊雷。

    简艾立刻上网查询梁维翰的生日,王海聪的死亡日期是月26日,而梁维翰的生日则是2009年1月,可以说高度吻合。

    而且梁维翰是被收养的孤儿,联系到当年王海聪诡异离奇的死亡,让人细思极恐。

    他们的汽车追出去,一路上也没看到梁维翰骑单车的身影,回去后试图联系,少年懵懂不知,什么也问不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装傻还是真傻。

    “也许他一直在积蓄力量,参加全民偶像就是其中一个环节,但是中途看到更强的队友出现,就把机会让给我了。”这是刘昆仑的分析,也是最合理的分析。

    ……

    季宇梵顺利战胜了他的对手而晋级,他将和昆仑争夺冠军,双方团队都在研究对方,发现彼此有很多相似之处,例如身份都很模糊不清,身世经不起严格的推敲。

    网络上的任何资料都可以屏蔽或者修改,关于刘昆仑的身世,官方宣传口径依然是在昆仑山长大的藏民和汉人的后裔,是大自然的儿子;而季宇梵则是出生在中国的残疾儿童,幼年时被一对美国夫妇收养,但是好景不长,这对黑人夫妇中的丈夫车祸身亡,妻子改嫁,搬家到了纽约布鲁克林区,年少的季宇梵混迹在一群黑人少年中,酗酒打架,无所不为,也造成他桀骜不驯的性格,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让他幡然醒悟,奋发图强,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哥伦比亚大学,简直是人生逆袭的典范,美国梦的亚裔版。

    更酷炫的还在后面,十八岁时的季宇梵选择放弃自己的美国身份,在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申请了中国护照,仅凭这一条他就赢得了中国市场,同时美国市场也没耽误。

    决赛时间未定,起码要放在半年之后,这个时间刘昆仑忙着自己的事情,他听从梁维翰的建议,将大冒险的素材重新剪辑成一部电影,命名为《赏金猎人》,小范围放映效果极好,同时他的处女作《近江往事》斩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蒙特利尔国际电影节处女座竞赛单元金天顶奖。

    每个人都能看到,一颗巨星正在冉冉升起,人家是演而优则导,他是从开始就是导演主演一肩挑,还是优秀的编剧和制片人。

    事实上刘昆仑已经成为偶像级天王巨星,他的服装发型都被人模仿,他接了几个广告,立竿见影,销量猛增,电影近江往事中的拍摄地点成了粉丝们朝圣的地方,新作算是近江往事的续篇,豆瓣评分同样高达9.0。

    全民偶像简直就是为他设立的个人奖项。

    虽然季宇梵同样优秀,但是古语云,既生瑜何生亮,在昆仑面前他只能避其锋芒,退而据其次,虽然比赛还没开始,根据民调胜负已经分出。

    ……

    瑞士,王海昆隐居的庄园迎来一位客人,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穿考究的西装,法式袖扣上镶嵌着钻石,手杖纯金头上的钻石更大,他的助理奉上名片,上面只印着红色十字架和姓名:费尔南德斯.伯纳德.亚历山大。

    王海昆正在壁炉前欣赏自己的藏品,一柄十六世纪索林根出产的手半剑,听侍从的通禀,他接过名片看了看,眼睛眯缝起来,一挥手,投影在墙壁上展开,客人红光满面,腰杆笔直,站在雪地上如同一杆标枪。

    “不愧是圣殿骑士团的人。”王海昆点点头,让人把亚历山大带到客厅等候自己。

    圣殿骑士团是中世纪时期法国的天主教军事组织,和医院骑士团、条顿骑士团并称三大骑士团,但是后者依然存在,圣殿骑士团在几百年前就被取缔了,依然存在的这个圣殿骑士团属于地下组织。

    费尔南德斯.亚历山大是圣殿骑士团的军团长,这是沿用至今的古代职位,原意是负责武器和战马的高阶人员,冲锋时必定身先士卒,在现代军团长依然负责骑士团的安保,属于组织的四号人物,他来见王海昆,算是给足了面子。

    王海昆拿出珍藏的威士忌请客人品尝,而贵客也坦诚的道明来意,并且奉上礼单,骑士团的意思是请王海昆放弃竞争,因为全民偶像这个头衔对季宇梵和圣殿骑士团来说更加需要。

    礼单上都是王海昆喜欢的物件,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十字军东征时的铠甲和武器,拍卖行里见不到的珍宝,对于圣殿骑士团来说不过是仓库里的九牛一毛,毕竟这个组织在七百年前曾经富可敌国。

    老谋深算的王海昆并未一口答应对方,更没有说明真相,既然对方认定昆仑是自己的私生子,那就让他们这么认为好了,他觉得这笔生意可以做,但还得再涨涨价。

    ……

    美国,纽约曼哈顿,刘昆仑在结束他的《赏金猎人》纽约公映第一场后,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正不厌其烦的用牛津口音的英语应付着记者,忽然发现后排的记者一哄而散,涌向另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站着的是季宇梵,决赛的竞争对手,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刘昆仑正在犯嘀咕,只见季宇梵迈步向自己走来,众目睽睽之下两个竞争对手提前见面了。

    记者们一阵交头接耳,因为这两个人的外形非常接近,都是亚裔,都是身高近一米九的九头身帅哥,面部线条清晰,英俊帅气,符合全球绝大多数人的审美标准,昆仑更加英武粗糙一些,季宇梵更潇洒不羁,简直是一对金童。

    季宇梵是来祝贺昆仑新片公映的,他带着善意而来,刘昆仑当然要以礼相待,两人先摆出各种姿势让记者们拍了个够,然后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单聊,聊电影,聊各自的人生,相比上一个对手梁维翰,季宇梵更让刘昆仑生出惺惺相惜之意,两人意气相投,若在古代,肯定就要烧黄纸斩鸡头,当场结为异性兄弟了。

    两人相谈到深夜才分开,相约拍一部以季宇梵的人生经历为题材的电影,昆仑执导,凭此片来冲击奥斯卡。

    第二天的纽约时报刊登了昆仑与季宇梵的合影,配词是这个星球上最帅的两个男人碰面了,还用了一句中国诗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意思是二人打破了这句诗的定义,如玉的公子明明是成双的啊。

    这一系列照片同时在各大网站刊登,引发流量爆表,最激动的并不是他们的粉丝,而是那些腐女们,恨不得大喊在一起,全球最大的几个博彩巨头开出赌局,赌两人什么时候宣布出柜。

    刘昆仑结束纽约行程,乘坐国航班机返回中国,他的座位在头等舱,客人的姓名机组是掌握的,不免又引来一波空姐粉丝,签名合影忙个不停。

    纽约肯尼迪机场到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程十四个小时,漫长的旅程都在夜间,刘昆仑在座位上睡得迷迷糊糊,半夜里突然醒来,飞机在颠簸,空姐在广播气流影响,请大家不要走动,但是出于一个飞行员的敏感,他认为有些不正常。

    头等舱位于飞机前部,是最靠近驾驶舱的位置,刘昆仑离开座位,走到前面,只见乘务长脸色焦虑,正低声和一个空少商量着什么,机舱内灯光昏暗,其他客人都睡的昏昏沉沉。

    “先生,请回到您的座位上去。”乘务长发现了刘昆仑。

    “发生了什么事,我有飞行驾照,或许可以帮忙。”刘昆仑说。

    “恐怕您帮不上忙,这是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乘务长说,这个三十来岁的少妇也是昆仑的粉丝之一,对于爱豆的擅长了如指掌,昆仑能驾驶小型螺旋桨飞机,但这并不等于可以驾驶这种双引擎喷气式大型商用客机,就像小艇的船长开不了航空母舰一样。

    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我有空客A380的驾驶资格和航线运输驾驶执照。”

    刘昆仑回头看去,原来是头等舱的另一位客人,四十来岁的干练短发女子,她身边还有个女孩,一看就是助理。

    “这是我们江东航空的总裁许总。”助理紧张兮兮道,“她是资深机长,可以解决咱们遇到的问题。”

    乘务长如释重负,道:“内部通话系统里联系不上机长和副机长,我们谁也进不去驾驶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