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五章 亲妈粉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江东航空并未开通中美航线,所以总裁乘坐国航的班机出差,这也在情理之中,而这位许总更是航空界的传奇人物,她是江航首批女机长,飞行员世家出身,在父亲因贪腐被双规后,不但没有因此引起事业危机,反而因化解了一次危在旦夕的潜在空难而闻名全国,加上强悍的个人作风和高层赏识,居然四十多岁就当上了国内排行前五的航司总裁。

    有这样一个传奇人物在场,空少空姐安全员们镇定了许多,但形势依旧非常不乐观,这扇门能不能打开,关系到整架飞机五百多人的生命安全。

    许英对A380客机的构造很熟悉,她径直走到门前,按下舱门密码器上的#键,这是在向飞行员发出进舱请求,舱内会有提示音响起,机舱内会有一个屏幕显示出舱外的视频图像,供机长参考是否可以开门。

    门依然没有打开。

    “暴力拆解吧。”刘昆仑建议道。

    许英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防弹舱门,用任何手段强行破坏舱门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紧急代码是多少?”许英问乘务长。

    到底是国际航线的乘务长,素质极高,临危不乱,背出了紧急代码。

    许英又在密码器上输入了紧急代码,舱内的提示音会联系鸣响,指示灯保持闪烁状态,如果飞行员依然没有反应,舱门会自动打开。

    这个过程,需要三十秒钟。

    刘昆仑可以看到许英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机舱里的温度适宜,不可能出汗,这是因为高度紧张而出的冷汗,如果机舱内拒绝紧急进舱指令,这扇门依然不会打开,自从著名的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民航客机的驾驶舱门就成了重中之重,建造的非常坚固,且不说机场安检严格,就算能带上来斧头大锤之类,也无法暴力破门。

    换句话说,如果舱门打不开,飞机就会坠毁,机长五百多人必死无疑,而空难原因大概会和当年的马航事件一样成为难解之谜。

    这半分钟是许英生命中最漫长的三十秒,幸运的是,三十秒后,舱门开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但是驾驶舱里的情形让大家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又瞬间绷紧。

    机长和副机长都昏迷在座位上,人事不省。

    许英经验丰富,处变不惊,她先不去管飞行员,而是观察仪表,看飞机的高度、速度和油量是否正常,此时飞机正处在自动驾驶状态,数据正常,她的心就放了下来。

    乘务长上前摸机长的脉搏,脉搏心跳都在,只是比较微弱,刘昆仑也上前帮忙,翻开副机长的眼皮,瞳孔发散,再嗅一下他的嘴,有一股酸苦味道。

    “极有可能是中毒,先把人放下来。”刘昆仑说,帮着解开安全带,将两个飞行员抬下座位,许英当仁不让的坐上机长位置,下令道:“我是江航许英,现在正式接管本次航班,现在的时间是……飞行高度是……”

    刘昆仑不理解她为什么字正腔圆的念叨这些,后来才明白这是念给飞机的黑匣子听的,机场内的录音被保存在黑匣子内,即使坠机黑匣子也会保存完好,有助于调查空难原因。

    “你,帮着把他俩抬到头等舱积极救治,我联系最近的机场,我们需要紧急降落。”许英对刘昆仑发号施令,“干完了回来,当我的副机长。”

    “好的。”刘昆仑立刻答应,和安全员一道将两个昏迷的飞行员抬到头等舱,顿时引起一片惊惶,好在头等舱和其他舱室是隔离的,没有引起整架飞机的恐慌,否则就不好安抚了。

    “大家不要惊慌,我们已经换上新机长,将会保障大家的安全。”刘昆仑个子高,形象好,全民偶像的影响力不可小觑,他迅速将恐慌情绪压制下去,组织了几个人帮忙救护昏迷的机长,可是飞机上没有医生,虽然空姐接受过简单的急救训练,但也只限于人工呼吸之类,对付这种情况完全没招。

    “灌水,洗胃。”刘昆仑说。

    洗胃需要肥皂水和橡胶管,这两样东西飞机上都没有,但是替代品可以找到,头等舱的客人们翻箱倒柜,把随身行李都打开,果然找到一条不知道做什么用途的软管(后来才知道是灌肠用的)和一些酒店赠品小香皂,化水灌进飞行员的胃里催吐。

    看着他们操作起来,刘昆仑回到驾驶舱,许英依然在用娴熟的英语联系航空管理部门,刘昆仑坐下,系上安全带,面对空客A380的八个液晶显示屏不免懵圈。

    “没飞过空客吧?”许英目不斜视的说道,“别怕,你有飞小型机的基础,学起来不难。”

    她镇定自若的态度让刘昆仑的心也安定下来,飞机油量充足,又有经验丰富的资深机长,就算继续航程飞回北京都是可以的,但是紧急事态可不能这样处理,他们必须在最近的机场备降。

    飞机窗外漆黑一片,只有繁星点点。

    “这是北极的极夜,很美吧。”许英突然说道,这种时候她还有心思谈论美景,这份心大的也是可以。

    “我们在北极上空?那备降机场是不是在阿拉斯加。”刘昆仑问道。

    “答对了,我们将会降落在北美防空司令部下属的一个备用机场,可以起降C5运输机的那种。”说话间,窗外有一架F35战机掠过,这是前来领航的美国空军。

    大势已定,许英这才通过机内广播告知全体乘客,飞机发生了紧急事件,不过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一小时后飞机将会降落在阿拉斯加。

    飞机起降的时候是最容易出事的,许英驾驶着陌生的飞机在陌生的机场降落,本身危险程度就很高,但她举重若轻,稳稳地落地,滑行,停稳,整个过程其实刘昆仑没做什么,只是陪着捏了一把汗,但许英关闭引擎后还是向他伸出手:“合作愉快。”

    “很荣幸。”刘昆仑说,和许英握了个手,瞥见她腕子上赫然是那块蓝色表盘的纵横四海,这还是二十年前刘昆仑送给她的那块。

    而许英也看到刘昆仑腕子上的万国飞行员,这似乎触动了她一些往事。

    军用机场没有廊桥,舷梯车的高度也不够,许英依然代理机长职务,她下令放充气舷梯,虽然这东西放一次的成本要几十万,但紧急时刻不就是指的现在么。

    机场周边黑洞洞,探照灯雪亮,能看见铁丝网、警戒哨塔,机场警卫部队的悍马车上架着机枪,救护车的蓝色警示灯闪烁不停,旅客们在阿拉斯加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不明就里。

    “中美关系本来就紧张,这下……唉”许英嘀咕了一句。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刘昆仑跟了一句。

    十辆大巴车轮流运送,将客机上的旅客送往附近一处军营附属的室内棒球场安置,军方提供了毛毯和热咖啡,两名昏迷的飞行员送往医院接受专业治疗。

    棒球场内乱哄哄一片,这里没有网络,也没有手机信号,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向家人报平安,不安的气氛在蔓延,既然已经落地,许英就不再多管闲事,她裹着毛毯,端着咖啡,和刘昆仑唠家常。

    “你爸爸还好么。”许英说。

    “他不是我爸爸。”刘昆仑硬邦邦回答,怎么是个人都以为自己是王海昆的私生子,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戈培尔诚不我欺。

    许英淡淡一笑,摇摇头道:“等你失去的时候再想珍惜可就来不及了。”

    刘昆仑无言以对,这位阿姨对当年的自己余情未了啊,或者说用情太深,他搜肠刮肚的想说点什么的时候,简艾过来了,一脸兴奋:“老板,你又火了,这回火大了。”

    飞机上爆发危机的时刻,简艾立刻拿出设备来拍摄,这是职业性的条件反射,后来想到如果坠机视频也能当做线索,就拍摄的更起劲了,飞机上覆盖无线信号,航班出事的视频她在我秀上进行了现场直播,下机后没了网络,看不到效果,刚才她用卫星电话打回去,得知刘昆仑成为我秀第二大热门。

    第一大热门当然是这场差点发生的空难,全民关注,最热焦点。

    ……

    此次事件非但没有在中美恶劣的双边关系中雪上加霜,反而起到了一定的化解和回暖功效,双方外交部门借此契机开展了一系列以人道主义救援为主题的行动,在民间层面上加强了友谊。

    美国空军派了一架运输机将乘客送往西雅图转机,出问题的A380交由国航派来的飞行员在全面检测后飞回国内,两名出问题的飞行员也随同回国接受进一步检查。

    经初步检查,飞行员确系被人下毒,这是一种慢性扩散的*,不会致人死亡,但会出现幻觉以及昏睡现象,据分析下毒者的目的是想制造一起国际空难事件来破坏中美关系。

    由于飞行员是在美国地面上中毒,联邦调查局宣布立案调查。

    在回国的航班上,作为挽救了国家财产和五百名同胞生命的大功臣,刘昆仑和许英被免费安排在头等舱落座,经过这场风波,大侄子和许阿姨的感情突飞猛进。

    “其实我也是你的粉丝。”许英饶有兴致的说道,“你的节目我都看了,我还给你刷票打赏呢,算得上是妥妥的亲妈粉了。”

    刘昆仑注意到许总裁的女助理看着自己的目光都是带着酸味的,想必这位男女通吃的当年江航第一裤装美人这些年来一直是处于T的状态,直到看见自己,这是想老牛吃嫩草么。

    “其实,他可能真是我爸爸。”刘昆仑言不由衷道,希望一次吓退许阿姨,这棵嫩草不好吃,吃了就涉嫌*。

    “我就知道,我和你爸挺熟的,干脆我认你当干儿子吧。”许英说,“以后干妈赞助你,请你当代言人,你乘坐江航的任何航班都可以免费升舱,想开打飞机么,干妈教你。”

    刘昆仑心说干妈你是想让我开你这架老飞机吧。

    其实许英一点都不老,她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方式和充足的运动,美容养颜上花钱更是不惜血本,皮肤紧致,眼角没有鱼尾纹,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少妇而已。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