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三十九章 真凶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在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刘昆仑在江东省安全厅见到了嫌疑人的实时图像,隔全息屏幕上能看到两个年轻女孩,彷徨无助的坐在那儿,面容姣好,年纪很小,眼神中还带着幼稚。

    “您认识这两个人么?”安全人员问。

    刘昆仑摇摇头,他确实不认识。

    “谢谢您。”安全人员表示认人程序走完,可以离开了。

    刘昆仑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两个看起来还在读书的女孩怎么可能是阴谋制造空难的疑凶?是不是哪儿搞错了。

    虽然他不清楚原委,但有一点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案件已经告破,但是等了两天,也不见网上公布真相,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这时候就显出记者的厉害了,古文讷出马,用了一天时间就搞到了内幕消息,大家又约在上海私房菜馆见面,八一八这个案子。

    “案子确实破了,但是因为太无厘头,上面还没想好怎么办,保密措施也不是很严格,所以咱们可以先睹为快。”古文讷用这段话作为开场白。

    “有多无厘头?”陆振宇已经急不可耐,“快说快说。”

    “这两个女孩家境不错,咱们就用小红和小白作为代号吧,小红的爸爸是一个地级市的财政局长,正处级领导,小白的爸爸是做生意的,亿万身家,她们俩都是在加拿大留学的学生,学校嘛就不说了,反正也没啥存在感,另外这两个女生还都同属一个秘密组织,有一天,她们俩接到了组织的通知,有任务要她们执行。”

    果然是惊天大阴谋,刘昆仑已经猜到了修罗会。

    古文讷点了支烟,继续讲故事:“这两个女孩是自愿执行任务的,甚至连她俩去美国的机票和住宿都是自己负担,她俩背后是一个庞大精密的团队出谋划策,提供所需的武器装备和情报,这趟航班的飞行员在若干天之前就被锁定了,航班抵达纽约之后,正副机长去赴了个约会,你们知道,国际航班的机组人员工作压力很大,一有机会就纵情声色,尤其是国际航班,飞行员和空姐有很多不得不说的故事,为了减压,他们经常集体那什么……”

    “什么?”陆振宇明知故问。

    古文讷白他一眼:“反正呢,这次正副机长联系俩女留学生同胞,就没和空姐在一起瞎搞,他们开了一个酒店套间,胡天胡地的一晚上,这都是有证据的,FBI已经拿到了房间消费的账单,酒店大堂的视频录像,铁证如山,四个人喝了一瓶香槟,两瓶轩尼诗XO,点了很多寿司和刺身,一晚上消费不菲。”

    刘昆仑冷笑:“居然是美人计。”

    “对,美人计。”古文讷说,“两个女孩和正副机长双飞了一夜,就回加拿大去了。”

    “那叫4P。”陆振宇说。

    “信不信我抽你。”古文讷作势要打人。

    “飞行员是怎么中招的?”刘昆仑问,讲到现在,也听不懂阴谋在哪儿,不过是一起跨国约炮事件而已。

    “问题出在飞行员的烟上,我们知道,飞机上是禁烟的,但是你在飞机上洗手间里又能见到烟灰缸,这真是一个悖论,扯远了,其实很多飞行员抽烟,烟瘾还不小,反正驾驶舱是独立空间,只要烟味不飘到客舱就没事,这两个正副机长就是抽烟的,起飞之后,他们把驾驶模式改成自动驾驶,然后就拿出烟来抽,可是这个烟是加了料的,抽了就会昏迷。”

    刘昆仑想起冲进驾驶舱的时候确实有淡淡的烟味,没想到问题就出在这里。

    “飞行员昏迷,导致飞机处于无人驾驶状态,其实问题也不大,因为这种毒烟并不女致死,有效时间也没那么久,最多三四个小时,纽约到北京的航程是十四个小时,也就是说,在降落之前飞行员就会醒过来,当然,飞机处于无人控制的状态毕竟是危险的,万一有个意外,谁也承担不起。”

    “那么到底动机何在,凶手如此业余,到底是什么组织?”刘昆仑也懵圈了。

    “他们的目标是你。”古文讷说,“为了杀你,不惜献身,不惜让整架飞机的人陪葬。”

    一股邪火从刘昆仑心底升起,没想到修罗会发展壮大到这个地步了,连留学加拿大的小女生都成了他们的炮灰。

    “她们俩都是徐徐粉丝后援会的人,你把徐徐的脸打的太痛了,所以她们恨不得杀了你,有关部门调取了她们的群聊记录,发起人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以开玩笑的语气说‘如果我是男的就好了,一定把昆仑杀死为爱豆出气’,就是这句话引发了后续一系列事件,这群平均年龄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制定了整个计划,有人出谋划策,有人提供情报,别小看这些孩子,她们家境普遍优渥,很善于利用自身优势,加入香烟的*还有航班信息,飞行员个人信息,都是通过男人搞到的,因为没有男人会拒绝一个青春貌美的女孩子撒娇,居然险些制造了一起惊天大空难。”

    “她们想让飞机坠毁来达到弄死我的效果。”刘昆仑说,“不觉得这计谋太迂回了么。”

    古文讷耸耸肩:“符合她们的脑回路,能想出真正无懈可击的计谋的人就不会去粉徐徐了。”

    陆振宇笑道:“我想到一个故事,一个小男孩跑到洗浴中心要*,还要找有病的那种,经理问他为什么,答案是因为他家的司机踩死了他的小青蛙,他要通过一个复杂的传染链来报复司机,具体逻辑关系你们想不想听?”

    “不想。”古文讷一口回绝他,继续讲案子,“俩女孩本以为天衣无缝,飞机坠毁一般都会起火燃烧,烧的什么证据都找不到,可是事与愿违,越闹越大,她俩害怕露馅,赶忙买了飞机票从加拿大飞回来,落地的时候案子已经告破,没出机场就被安全局带走了,至今她俩的家人不知道孩子去哪儿了,只知道失联。”

    说到这,古文讷两手一摊,“所以,国家暂时不想公开真相,因为牵扯到人太多,更因为怕国民接受不了。”

    有些尴尬的陆振宇愤愤不平道:“总要有人付出代价,尤其那个徐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这回国家一定封杀他。”

    古文讷说:“这个案子上,徐徐还真是无辜,他本身也只是一个毫无思想的傀儡娃娃,说什么做什么演什么都是按照剧本演的,资本虽然无良,但也不会给自己招惹祸事。”

    空难未遂案告一段落,国家始终没有向社会公布真相,但私下里的处理力度很大,案件被定性为恐怖袭击,涉嫌贿赂航司获取飞行员信息的站姐被判了重刑,参与制造此次事件的所有人都被严惩,接受法律的制裁。

    ……

    刘昆仑再赴平川孤儿院,亲自探访了季宇梵的亲生父母家,这是在平川下面一个乡镇的农民家庭,和老刘家的情况比较接近,父母一心想着传宗接代,非要生个男孩不可,生了一个还不罢休,还想再生一个带把的,结果生出一个先天性心脏病的娃娃来,手术治疗需要几十万,权衡之下还是送到了孤儿院,没成想这娃娃二十年后成了才,全家人都跟着开心,只盼着小儿子认祖归宗,光宗耀祖。

    李明带着刘昆仑来到蔺家庄,村里人看到豪华保姆车驶入村口,就嚷嚷着说什么美籍华人来认亲了,刘昆仑还不知道咋回事,当车刚停稳,就见院子里冲出来一个妇女,刘昆仑下了车,妇女就扑了上来,哭天喊地说我的儿你可回来了。

    李明说:“大姐,认错了,这不是你儿,这是别人。”

    院子里跟出来的小伙子也劝:“妈,这不是小弟,是昆仑。”

    妇女的哭声戛然而止,原来她就是季宇梵的生母,还以为儿子回来认亲了呢,其实儿子长啥样她早不记得,手机上看到的季宇梵又高又帅,和昆仑有几分相似,所以才闹出这个乌龙。

    刘昆仑说大姨别着急,我带了记者过来,可以帮你联系美国那边,让你们一家团聚。

    妇女喜笑颜开,招呼客人进家,奉茶,大倒苦水,说当年多么迫不得已,后来多么后悔,从他们的言谈中里李明听出一件事,蔺家人一直掌握小儿子的下落,知道他是被美国人收养的,并且对此非常自豪,经常炫耀自家有美国亲戚,这是乡下人尽皆知的事情,而自己竟然为了买情报花了好几万块钱。

    “玩了一辈子鹰,被小家巧啄了眼。”李明哭笑不得,一笔写不出两个李字的副院长面目忠厚,心思狡黠,自己被他耍了。

    刘昆仑真带了记者来的,古文讷是货真价实的记者,只不过是自由撰稿人,并没有什么单位背景,但蔺家人自动代入她是央视记者,又是一番声泪俱下,感人肺腑的思念之词,希望记者转达给美国的亲人。

    古文讷说:“我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你们,但毕竟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程序上需要再核实一下。”

    妇女说:“核实啥?要证明是吧,村长可以证明,村里会计也可以证明。”

    刘昆仑说:“真正能证明血缘关系的是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