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章 又瘫了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为了认亲,蔺家人非常配合的让随行的医生提取了他们的口腔上皮细胞,用于DNA亲子鉴定,临走的时候,季宇梵的亲娘还临时去地里摘了些新鲜豆角和冬瓜让他们带回去品尝。

    望着后视镜里不断挥手的蔺家老少,刘昆仑哭笑不得,网上有许多类似的案例,被遗弃的女婴漂洋过海成了美国人,回来寻根却只能看到丑恶贪婪的嘴脸,他可以想象季宇梵认祖归宗之后面临的境遇,哥哥姐姐们的房子车子,父母的养老,甚至村里的公路,都会成为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李明很不开心,因为被副院长摆了一道,这种人叫憨脸刁,看着忠厚,其实最精明狡诈,要不然好大姐也不会让这个小叔子当副手的。

    虽说强龙不压地头蛇,但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李明找到副院长,嬉笑怒骂一通吓唬,  副院长陪着笑脸说好话,反正是退钱不可能了这钱已经给你大侄子交了学费了,要不这样吧,院里你看中啥,拿!

    “我可真拿了。”李明瞪他一眼,“我看好大姐的奥迪车不错。”

    “那个可不中。”副院长哭丧着脸,“别和恁弟弟逗闷子了,要不这样,我带你去档案室看看,那有一批东西老有价值了。”

    说是档案室,还不如说是孤儿院的废品仓库,这里堆着许多孤儿的档案,包括成绩册和体检报告,陈年故纸上挤满了灰尘,李明随手拿起一张来,弹弹灰,看到2007的字样,这是二十年前的档案了。

    “俺哥,你要是能看中,我帮你叫车,全部拉走。”副院长殷勤备至。

    “行吧,那这玩意兴许能交差。”李明拍拍巴掌,依旧是满脸不高兴,“梁维翰的亲爹娘在哪儿,你别告诉我不知道。”

    副院长说:“咦!俺哥来,这个我是真不知道,我要是哄你天打雷劈,小孩啥来历,这上面都有记载,你拿回去慢慢翻,肯定能找到,哄你一句我不是人养的。”

    李明当真雇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把这堆档案全部拉走了,副院长望着他的背影得意的笑了,心说大城市的人就是好忽悠,这些废纸本来也是打算处理掉的,权当卖了高价了。

    副院长没撒谎,所有婴儿的来历都记录在案,梁维翰的身世和季宇梵类似,都是遗弃的孤儿,区别在于季宇梵是父母送到孤儿院来的,而梁维翰则是在一个深夜出现在孤儿院门口的保温箱里,襁褓里并没有生辰八字,也没留下任何线索。

    除了孤儿的来历,还有一大摞体检报告,包含X光片,刘昆仑拿出一张X光片看了看,发现这是一张幼儿颅骨透视片,这就奇怪了,通常X光都是拍胸透,为什么要给小孩子检查颅脑,也许是这孩子顽皮,在打闹时摔破了脑袋吧。

    刘昆仑没有继续拿下一张,自然看不到其他上百张X光片全是颅骨透视。

    ……

    瑞士,阿尔卑斯山,王海昆一身鲜艳的滑雪服,脚踩滑雪板,手拿雪杖,眼前是白雪皑皑的群山,最近几年他迷上了滑雪,所以在瑞士置业,买了一座滑雪场和一家酒店,便于自己娱乐。

    得益于这具运动细胞发达的躯体,王海昆现在已经是专业级别的滑雪运动员,他甚至可以玩高台滑雪这种项目,但是为了安全起见,他并不经常这样做,这只是一次平常的热身运动。

    阿尔卑斯山的雪景极美,在高速运动中欣赏美景别有一番情趣,王海昆左摇右摆,娴熟的滑行着,一边享受着滑雪的快感,一边思考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前面一个雪坡,王海昆一跃而起,在空中飞行了几秒钟,稳稳落地,就在落地的一刹那,他脑子里咔嚓一声,紧跟着就麻木无知觉了,眼睁睁看着自己摔倒在地,一个跟头一个跟头往下翻。

    看台上的保镖们用望远镜看到老板栽倒,急忙驾驶雪地摩托冲过来救援,王海昆躺在雪地上,表情痛苦,话都说不出了。

    酒店备有直升机,十分钟后赶到,将王海昆送往最近城市的医院救治,初步诊断是第三结胸椎骨髓损伤,导致的下肢无知觉,也就是说,王海昆先生瘫痪了。

    瑞士的医疗条件是全球最好的,瑞士的顶尖医生说这个病治不好,基本上就等于最终论断了,王海昆的助理们不信这个邪,要找更好的医生去看,但被王海昆阻止,他让医生把MRI片给自己看,果然有些眼熟。

    “医生,这是不是旧伤?”王海昆问。

    医生戴上眼镜看了看,连说奇怪,这确实是二十年前的旧伤,也就是说病人的脊椎曾经受过损伤,但痊愈了,这是复发。

    王海昆下肢不能动,否则一定会捶胸顿足,千挑万选,他给自己找了个有隐患的躯壳。

    无论如何,医生也治不好王海昆的瘫痪,从今以后他只能坐轮椅了,至于王家一直以来赞助的生命科学研究所对这个病状也无能为力,毕竟研究方向不同。

    王海昆坐上了轮椅,虽然是高科技电动轮椅,甚至可以上下楼梯,但毕竟不是自己的腿,他的脾气变得极差,摔了好几件古董瓷器也没平复心情。

    这一切都未向外界公开,处于严格保密状态,知情者只有身边几个核心骨干,王海昆庆幸自己不是真正的高位截瘫,如果连手都动不了,一切依赖他人照料,那更是他不可接受的。

    镇定下来之后,他做出几个决定,首先是为自己定做一具外骨骼,力争用科技力量实现行动自由,哪怕是打了折扣的;第二是投入巨资研究骨髓损伤修复术,医疗科研往往需要十几年甚至更久,临时抱佛脚怕是来不及。

    第三个决定,是让儿子王锡之回到自己身边。

    王海昆开始后悔当初的决定,他本以为刘昆仑的躯体历经考验,性能优越,用起来肯定巨爽,没想到是个残次品,这还不满五十岁就瘫痪了,即便这次可以修复也不堪大用了,换躯体就意味着换身份,必须提前布局了。

    ……

    近江,苏晴正处于崩溃中,她本着闲着也是闲着的精神,和基因检测机构较上了劲,一口气找了好多份样本匿名检测,结果让她近乎发疯。

    鉴定结果显示,王锡之不是自己的儿子!不存在亲缘关系,

    苏晴拿着鉴定报告,拉着王锡之,找到检测机构的负责人投诉,说你们简直就是假冒伪劣,招摇撞骗,我儿子明明摆在这里,我自己生的还能有假?

    鉴证中心的主任是个女的,她非常冷静的当场提取苏晴母子的基因样本,让苏晴全程旁边,一边给她讲解鉴定原理,一边现场化验分析,得出结果是相同的,苏晴并不是王锡之生物学上的母亲。

    苏晴觉得天旋地转,世界都崩塌了,这孩子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这一切难道都是假的不成?

    主任告诉她,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性,孩子确实是你生的,但你只是代孕妈妈而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生母。

    “荒唐,我怎么可能是代孕妈妈,我是他的正室,他身体机能正常,没有不孕不育,我也一切正常,我自己能生,不需要找代孕,我更不可能出租自己的肚子帮别人生!”盛怒的苏晴依然保持着理智,但她想不出缘由,没有任何人存在任何动机搞代孕。

    “那我们就不知道了。”主任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苏晴失魂落魄的回家去,拿着一叠鉴定报告翻来覆去的看,忽然她想起上次鉴定出的乌龙,王锡之竟然是木孜塔格的父亲,她猛然惊醒,木孜塔格的父亲是王海昆,也就是说,王锡之和王海昆的基因是相同的。

    这就像一个炸雷在苏晴脑海里炸开,有很多科幻电影表现过这一题材,全球观众都不陌生,只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就觉得匪夷所思了。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事实,王锡之就是王海昆的克隆体,怪不得十七岁的儿子和当年的刘昆仑如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相貌上一点点苏家的痕迹都没有,可是,王海昆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百思不得其解。

    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绝无好事,深陷恐惧的苏晴抱着儿子无助的哭了,搞得王锡之稀里糊涂,妈妈这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电话响了,苏晴根本不搭理,可是来电之人很有耐心,不达目的不罢休,还是王锡之过去接了电话,  说了一句就惊喜道:“是爸爸!”

    苏晴止住哭声,接了电话,果然是王海昆的声音:“我想儿子了,让他到瑞士来吧,我带他滑雪。”

    “你想都别想。”苏晴直接挂了电话,然后关机。

    ……

    瑞士,医疗中心,王海昆的笑容还僵在脸上,没想到苏晴这个女人如此绝情,父亲见儿子的理由她都不接受,这是吃了枪药了还是咋地。

    王海昆按了下呼叫器:“叫马君健进来。”

    马君健进屋,站在面前听候吩咐。

    “去把我儿子接来。”王海昆说。“如果苏晴阻挠,你知道该怎么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