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一章 新的人类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昆派马君健去办这件事是有考量的,  马管家和苏家有旧,处理起事情来对度的把握会比较精准,不会使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的程度。

    两日后,马君健飞抵国内,备了礼物登门拜访,当年他和韦康刘昆仑同在苏老板门下做事,受过苏容茂的恩惠,这个情走到哪里是不能忘的。

    苏晴避而不见,马君健和苏容茂在客厅叙话,说来说去都是当年的旧事,苏容茂说小马你家里怎么样,孩子上大学了吧?马君健说全家都搬到国外了,孩子成绩很好,上的是名牌大学。苏容茂赞许的点点头,说跟对了人,改变命运啊。

    这话说到马君健心里去了,按照他原先的人生轨迹,无非是两个结局,一是被仇家砍死,二是被政府枪决,哪会像现在这样,西装革履,出入豪车飞机,全家鸡犬升天,子孙后代都跟着提升阶层,改变命运,这全是因为跟对了人。

    “老板想孩子了。”马君健转到正题,“再说孩子也大了,国内的环境比起外面来还是差了一点,咱家的孩子又不需要走高考的独木桥,还是在更开放包容的环境下接受教育比较好,开阔视野,锻炼能力,国内的高中哪怕是私立贵族学校,也不能和伊顿公学比啊,老板打算让锡之上伊顿,都联系好了,我这回就是来带侄子过去的。”

    苏容茂说:“这个事儿还是要尊重孩子个人的意见,锡之不是小孩子了,可以自己做决定了,再说苏晴和海昆也已经离婚了。”

    “所以老爷子您得帮着讲道理啊,您是明事理的人……”马君健打算以苏容茂为突破口,争取到他的支持就成功一半了。

    忽然头顶传来苏晴的怒喝:“我们不稀罕什么伊顿公学,他自己一个垃圾场出身的盲流,还没洗干净脚上的你吧就敢冒充贵族了,马君健你这个狗腿子,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锡之是我的孩子,我只要活着,就不许王海昆碰他一根指头。”

    “你咋骂人呢?”马君健道,看向苏容茂,希望得到他的支持,但后者却慢吞吞起身,嘀咕着该浇花了,踱到院子里去了。

    苏晴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对马君健怒目而视,机关枪一样开了腔,全是王海昆的不是,说他可曾尽到丈夫和父亲的义务了,现在想要儿子了,没门,绝对不可能!

    马君健被连珠炮轰晕了,急不择言道:“老板都不能动了,想见儿子一面有什么错,这是人之常情啊。”

    苏晴是故意的,她猜到王海昆不会随随便便召见儿子,事出必有因,马君健这个人虽然比年轻时稳健了许多,但性子还是急躁,只有打乱的阵脚才能得到真正的答案。

    果不其然,  马君健上当了,临来之前,王海昆交代过务必保密,但是在苏晴的逼迫下他还是忍不住说出真相。

    “他怎么了?”苏晴一脸关切。

    事到如今,再隐瞒也没有意义了,马君健叹口气说:“旧伤复发,老板锻炼的时候摔倒了,脊髓神经受损,站不起来了。”

    “要紧么?”苏晴继续装作无比关心的样子,心中却咬牙切齿,暗道怎么不摔死你。

    “嫂子,我建议你也去一趟,离婚归离婚,毕竟还是亲人嘛。”马君健说。

    “我想和他通个视频。”苏晴想确认事实,但马君健说最好别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老板的脾气,他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残疾了。

    “好吧,我心里很乱,你先回去,我想静静。”苏晴演技很好,六神无主的样子让马君健信以为真,先行告辞,经过院子的时候还和苏容茂打了个招呼:“老板,我走了。”

    苏容茂放下喷壶,回到客厅,苏晴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表达了自己的忧虑。

    “爸,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锡之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但却不是我的孩子,他是王海昆这个混账搞的克隆。”苏晴流着眼泪痛苦万分,。

    “你慢点说,到底怎么回事?”苏容茂知道女儿女婿已经离婚,但不清楚还有这个梗,克隆人的概念他是知道的,电影电视小说里铺天盖地都是,但这仅存在艺术作品中,现实中是不可能出现的啊。

    苏晴整理一下情绪,将发现儿子是克隆人的经过叙述出来,还上楼拿了一叠鉴定报告来给父亲看。

    姜还是老的辣,苏容茂虽然已过古稀之年,但思维依然敏捷,他分析道:“王海昆为什么要让你生他的复制人,首先我们要找到他的动机,才能对付他。”

    苏晴说:“和电影里演的那样,拆器官续命呗。”

    苏容茂说:“那也不需要让自己老婆生啊,在外面找一大堆女人代孕生不就得了,你是他的妻子,至少曾经是,他明明可以和你生一个你们共同的子女,这才是一个正常人该做的事情,作为合法妻子都成了代孕妈妈,那只说明一件事,他根本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他不想延续后代。”

    苏晴说:“对,他就是想长生不老,用一个个克隆人帮自己续命,真是邪恶!变态!”

    苏容茂叹道:“他年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人,我还记得那次他来咱们家吃饭,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头青,怎么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你还别说,锡之和他是真像,他也是像极了他爹……”

    苏晴说:“人是会变的,等等,你刚才说什么,他像他爹,你这样一说我想起来了,我看过前公公年轻时的照片,和王海昆真的酷似,难道……”

    苏容茂说:“你妈当年有个同学叫林蕊,林蕊和老师谈恋爱,闹得满城风雨,这个老师就是你的前公公,那时候他还不叫王化云,而是叫南裴晨,你妈有一张合影,上面就有南裴晨,那时候他已经六十多岁了,又是劳改农场吃过苦受过罪的人,保养的却极好,看起来和现在的王海昆完全就是一个人。”

    苏晴打了个寒颤,前公公和前夫长得一样,前夫和儿子长得一样,前公公曾经叫南裴晨,后来改名王化云,前夫曾经叫刘昆仑,后来改名王海昆,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玄机,她搞不懂,也不想搞懂,她只知道一点,自己的儿子面临生命危险。

    “爸爸,我们一定要救救锡之。”苏晴说,“我不想他被人当零件用了”。

    “那只有一个办法。”苏容茂沉吟道,“给锡之制造一个假车祸,让他不堪使用”。

    ……

    应平川市政府要求,好大姐孤儿院实行无纸化管理,所有档案资料录入电脑,存在服务器中,按理说原始资料存在一定保留价值,但孤儿院的管理毕竟粗放,高层都是收废品起家的,本能的觉得这么多废纸不卖个好价可惜了,所以才便宜了刘昆仑。

    这堆废纸实在没什么用,因为不够全面,季宇梵和梁维翰的资料都不在其中,还有其他一些被收养的孩子的资料,大概都随同孩子交给收养家庭了,类似于出厂证明的文件,但是刘昆仑总觉得这堆破烂还有剩余价值,于是雇了辆卡车拉回近江,这么多东西没地方放,还得专门租了间仓库存放,钥匙交给四姐保管。

    母亲听四姐说小五拉回来满满一库房的废纸,顿时兴奋起来,说要不咱去帮着收拾收拾,规整规整,刘沂蒙明白母亲的心思,她闲不住,没活儿也要找点活干,于是带着母亲去了仓库,母女俩将这些档案分门别类的整理一遍,以便日后卖废纸的时候不用再分拣。

    刘沂蒙是护理专业毕业,还一度梦想去儿科医院工作,她看到这么多的儿童体检报告,忍不住看起来,拿着一张张的X光片对着光源看,心中嘀咕这帮人真是愚昧,X光是有辐射的,给这么小的孩子拍片,还是拍脑部,造成伤害怎么办。

    看了几十张下来,她觉得有些枯燥,拿起最后一张对着灯看,瞟一眼放下,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再拿起来仔细看,终于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学医的都知道,人的颅骨一共有二十三块,分为脑颅和面颅。脑颅位于头方,有额骨、顶骨、蝶、枕骨等八块骨构成颅腔,容纳并保护着脑。面颅位于头的前下方,由十五块鼻骨、颧骨、泪骨、上颌骨和下颌骨构成口腔。

    但是人类婴儿出生之际,一共有四十四块颅骨,这些原件随着婴儿的生长,慢慢融合成坚固的整体,部分颅骨之间通过锯齿状的骨缝或者软骨牢牢的结合在一起,彼此间不能活动,最终会变成二十三块。

    这些孩子的头骨看起来千篇一律,唯有最后一张不同,这个孩子的枕骨呈现处异于常人的形态,是由四块而非一块组成。

    刘沂蒙立刻给弟弟打电话,说我发现了。

    “发现什么了?”刘昆仑不明就里。

    “我可能发现了一种新的人类。”刘沂蒙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