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诱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赶到现场,拿着X光片左看右看,煞有介事,但根本看不出所以然来,直到四姐拿出另一张来进行比对才发现差异所在。

    四姐说:“我们人类叫做智人,不管是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都是智人,我们的外形不同,但骨骼的构造是相同的,彼此间不存在生殖隔离,和人类骨骼构造的不同的就是其他人种,2019年发现的吕宋人就是从骨头化石的形态上确定的。”

    刘昆仑拿着X光片说:“你说这个孤儿和我们不是一样的人类?”

    刘沂蒙说:“纠正一下,是和我不一样,你又是单独的另一种人,怎么定义还不好说,嗯……你和哪吒一样是人造人,只不过哪吒是莲藕做的,你是太岁做的,全世界独一号。”

    x光片上没有姓名,只有编号,和体检报告书上的编号对应,可以找到所属人的名字,这个长着四块枕骨的孩子叫王振,片子拍摄于2008年,也就是说王振现在二十出头正当年。

    于是便寻找王振,孤儿院对于孤儿们的去处都是有记载的,哪怕是最没出息的那种,所以很轻松就找到了人,王振离开孤儿院后先去南方打工,存了点钱回到故里开了家小照相馆维持生计,单身未婚状态。

    刘昆仑刻意制造了一起车祸,派李明将驾驶电动车的王振撞倒,虽然只是轻微擦碰,但肇事一方非常仁义厚道,主动带伤者去医院做了个全面体检。

    体检报告中包含头部的MRI,刘昆仑找了有医学背景的人分析王振的颅骨,鉴定与常人无异,不过倒是发现另外一个问题,王振的右臂是假肢。

    这很正常,因为在孤儿院四肢健全的男孩很抢手,送不出去的大都是女儿或者有残疾的男孩,王振就是其中之一,他虽残疾,但是相貌清秀,比例匀称,头脑也很灵光,如果不是残疾,还是个很抢手的帅哥呢。

    查到这里就查不下去了,毕竟刘昆仑的团队不是万能的,专业的事情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做,通过朋友介绍,刘昆仑见到了一位骨科专家,这位专家并不是普通医生,而是一位资深法医,江东省公安厅法医鉴证中心主任,兼医科大法医学教授宋欣欣。

    刘昆仑记得这个宋欣欣,当年罗小巧案件沸沸扬扬时,宋法医还是个新人实习生,没想到时隔多年已经走到了行业的顶端。

    宋欣欣不怎么上网,不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炙手可热的大明星,她只当是慕名而来的法医学爱好者,但是当刘昆仑拿出那张X光片的时候,宋欣欣的神情明显专注起来。

    “我见过这样的颅骨。”宋欣欣将X光片翻来覆去看了很多遍,“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见到类似的颅骨,这个人在哪里,多大岁数了?”

    刘昆仑据实以告,当然把初始动机规避不谈,宋欣欣也不在乎他们为什么对孤儿这么感兴趣,她只对颅骨着迷。

    宋欣欣带刘昆仑姐弟来到自己的陈列室,先拿出一个树脂的颅骨模型来给他们科普了一番,她信手拈来,将模型拆的七零八落又组合起来,每一个部位都能精准的叫出名头来,但两位客人完全没心思听,已经被满屋子的颅骨给震慑住了。

    这些颅骨全是真的,而且大部分是无主的,死于意外的人的颅骨,一个女人在上千个骷髅头的注视下泰然自若的工作,这得多大条的神经。

    “很多人不敢靠近我的办公室,他们以为这里比凶宅的煞气还强。”宋欣欣笑道。“其实我一点没觉得阴森,你们俩以为呢?”

    刘沂蒙说:“很安宁祥和,我没有看到一个冤魂。”

    宋欣欣认真的看了她一会儿,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她爬上梯子,从顶层架子上取下一个盒子,盒子上嵌着透明有机玻璃,写着编号和注释,里面是一个小孩的颅骨,刘昆仑看了不由得一惊,因为这颅骨有四排牙齿,上下各两排叠加的,看起来非常诡异。

    “这是正常现象,换牙年纪的孩子都这样,下面是乳牙,上面是恒牙,其实恒牙已经长出来了,慢慢将乳牙顶出来的。”宋欣欣介绍道。

    换牙的年纪被死去的儿童,不知道藏着多么凄惨的故事,但宋欣欣只是一句话带过:“这个死者是全家被杀的,没人收尸,所以都在我这儿放着了,也算是一家人齐齐整整,你们注意看他的枕骨。”

    枕骨是后脑勺的那块骨,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上面有纵横交错的隆起,被称为枕外隆凸,枕外嵴,但这块枕骨却有着明显的矢状缝,是四块小骨片对接起来的。

    “和X光片上的一样,只是这个颅骨的年纪更大一些,骨缝在渐渐闭合,也许等到发育成熟,骨缝就彻底消失了。”宋欣欣自言自语,“他的父母就不存在这种现象。”

    刘昆仑问道:“这到底应该怎么解释呢?”

    宋欣欣说:“这得问人类学专家了,我只是法医,无法给出权威的解释,我尝试着分析一下,这是一种病理现象,随着年纪的增大会慢慢消失。”

    这个解释显然不能让刘昆仑满意。

    他看到盒子上写着颅骨主人的名字“芈继宗”,嗯,这是个古老的姓氏。

    忽然宋欣欣的手机响了,她看一眼来电显示,无奈道:“又来了,没完没了。”

    刘昆仑随口一问:“什么人啊,能让您都头大。”

    宋欣欣说:“是个发疯的母亲,整天搞亲子鉴定,要不是她给鉴证中心捐了一百万,我都懒得搭理她。”

    ……

    马君健已经不是当年的热血打手了,跟着老板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他已经成长为成熟睿智的复合型人才,他当然知道苏晴对老板的态度,也知道前老板苏容茂是个垂暮枭雄,苏家父女俩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挠王海昆和王锡之的父子团聚,强行带人并不是好办法,上上策是让王锡之自愿跟自己走。

    他来到树人中学外等候,快到放学时间,一辆丰田埃尔法驶来,这是苏家的保姆车,司机保镖都是马君健的老部下,虽然现在拿的是苏家的薪水,但实际上是王家安插的内线。

    马君健挥手拦停,上车,埃尔法停了片刻,接到了少爷,王锡之上车之后发现马君健坐在里面,不由大喜:“老马你来了,我爸呢?”

    “你爸还在瑞士,他让我来接你。”马君健开门见山。

    “我妈知道么,她也一起去么?”王锡之快十八岁了,是个懂事的男孩,他在心里是期盼有个完整家庭的,父母离婚,奔波转学,这都给少年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创伤。

    “你妈和你爸之间的误会很深,暂时解不开,所以只能你一个人去。”

    “那我还是不去了,除非我妈同意。”王锡之摇摇头,比起让父亲失望,他更不想看到母亲难过,这些年来父亲是怎么对待他们母子的,每个人心里都有杆秤。

    “你爸瘫痪了,他需要你,王家需要你,你是唯一的继承人,现在这个帝国需要你来支撑。”这些话马君健练了很久,可谓苦口婆心,真情实意,少年听说父亲瘫痪,不禁埋怨起母亲的不近人情,他说我回去就劝我妈,让她跟我一起回瑞士。

    “别这样,孩子,你妈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马君健急忙劝阻,“你只需要拿了你的护照,等上了飞机再给她打个电话报备就可以了,你十八岁了,已经是大人了,可以自己做主了。”

    王锡之考虑了片刻,问道:“什么时候走?”

    “飞机二十四小时待命,中间不停直飞瑞士。”

    “好,我回家拿护照。”

    “只要你愿意走,随时可以。”马君健拿出三本护照来,分别是美国护照、英国护照和台湾护照,每一本都是真的,证件的名字和照片都是王锡之的。

    王锡之知道父亲的能量,想到满油待发的湾流私人飞机在机场等候自己,他就忍不住心潮澎湃,虽然母亲离婚后依然能给自己提供最好的教育和生活水平,但距离私人飞机还很遥远,父亲突发意外,正是需要儿子的时候,说不定自己执掌这个庞大的帝国之后,会做出一番令世人眼花缭乱的成绩来,比如投资一部巨制电影,让昆仑哥执导,嗯,就这么定了。

    “我跟你走。”王锡之做出了决定。

    但是司机和保镖并不支持这个决定,他们毕竟是拿苏晴工资的。

    “马哥,别让我们难做。”保镖说。

    “放心,你们就说没接到少爷,上了飞机后,少爷会给家里打电话。”马君健早有准备,塞给司机保镖每人一个厚厚的信封,虽然这年头已经不流行现金,但是在某些领域还是现金为王,捏着厚实的感觉比手机里冰凉的数字有温度多了。

    丰田埃尔法停在路边,王锡之转乘一辆红杉SUV,直接奔往机场,在私人候机楼前,一架最新款的湾流G750喷气机正静静等待着主人,王锡之也是一个飞机爱好者,他一眼就认出这不是以前那架G650.

    “是的,这是新买的,你们家一直是湾流的坚定支持者。”马君健说。

    “我可以开一会么?”王锡之流露出迫不及待的神色。

    “飞机是您的,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怎么支配都行。”马君健毕恭毕敬,宛如太子已经登基。

    ……

    来找宋欣欣的是苏晴,她这回拿来比对的是王锡之和婆婆崔素娥的基因样本,如果结果如同所料,那么就能证实一件事,她的前夫也不过是个克隆人而已,为什么婚后丈夫性情大变,甚至懒得碰自己,这一切都会得到解答,只是答案会让人不寒而栗。

    宋欣欣把工作安排好就离开了,苏晴一个人等在化验室门口,忽然手机响了,是儿子打来的。

    “妈妈,我去瑞士了。”王锡之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