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四十八章 青毛狮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面对众人期盼的目光,王锡之说:“算了,我还是不说了。”

    他立刻被苏颜揪住痛打,话到嘴边还敢卖关子,不想活了么。

    “好吧我说,你们看过西游记么?”王锡之又提出一个问题,这是一个设问句,因为不可能有人没看过西游记,“西游记里面有一集是师徒四人西行来到了乌鸡国……”

    这个典故大家耳熟能详,顿时都沉默起来。

    乌鸡国的国王被一个青毛狮子精冒名顶替,真身落入井里淹死,若不是唐僧师徒,这一起冤案怕是永远也无法解开了。

    “我们真正的父亲,在他正式改名叫王海昆之时,就已经死了。”王锡之说,“你们想一下,刘昆仑和王海昆名义上是一个人,但是行事作风大相径庭,是不是这样一回事?”

    众人继续沉默,都陷入了思索。

    木孜塔格是没爹的孩子,从小最盼望的就是能有个爸爸,但是实际上春韭连他们的爸爸是谁都一直语焉不详,这是俩孩子最大的困惑,到底难言之隐在何处,今天似乎得到了答案。

    对王海昆最感兴趣的莫过于苏颜,这是一种超越继父和女儿之间的感情,正是因为这样,她对继父的研究才最深入彻底,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行政命令下达的删除只能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关于王海昆的历史在外网上还存留一部分,暗网上的资料就更齐全了,苏颜付费购买,全部拷贝下来,存在自己的个人云空间里。

    此刻苏颜默默拿出手机,连上家里的3D投影仪,将自己的存货发在虚拟屏幕上,有文字有图像有短视频。

    大家安静的看着,资料里的刘昆仑和现在的王海昆真的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刘昆仑的生命充满传奇色彩,爱恨情仇、大起大落,身世跌宕起伏,杀过人,坐过牢,甚至残疾过一段时间,而当他正式更名为王海昆后,就变得四平八稳,死气沉沉,消失在公众视线中,当然只是消失在普通公众眼中,在权贵圈子王海昆依然风生水起。

    尤其在个人感情方面,刘昆仑就是一个典型的花丛浪子千人斩,而王海昆的个人感情生活异常低调,没有任何狗仔队能拍到他的情人。

    这分明就是两个人,再迟钝也能看出来,但这是站在二十年后的角度回头看,站在当时的立场,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渐变,只会让身边人觉得这个人浪子回头。

    姐姐的资料证实了王锡之的看法,他深吸一口气,说出自己的论断:“我们的父亲是刘昆仑,并不是王海昆。”

    “那王海昆究竟是谁,昆仑又是谁?”木孜塔格异口同声问道。

    “王海昆是冒名顶替者,他杀害了我们的父亲,昆仑是复仇者,是类似孙悟空一样的角色,他是来帮我们报仇的。”王锡之郑重的点点头,“一定是的。”

    “我总觉得,他在血缘上和我们有关系,他是我们的亲人。”木孜若有所思道。

    “有什么好猜的,直接问他不就得了,问不出就薅他一根头发做基因鉴定。”塔格满不在乎道。

    ……

    刘昆仑一有空就去陪伴春韭,春韭的渐冻人症已经到了晚期,失去了语言功能,两人在病房内对视无言,享受着宁静的时光,忽然敲门声传来,门开了,站在外面的是木孜塔格两个孩子。

    “我们有事和你说。”塔格说。

    “我去和孩子们聊聊,去去就来。”刘昆仑对春韭说。

    木孜觉得很奇怪,如果说昆仑是孙悟空,为什么妈妈看他的眼神充满深情。

    医院走廊里,四个孩子围着昆仑,探究真相。

    “我们已经知道真相了,王海昆鸠占鹊巢。”王锡之说。

    刘昆仑一惊,现在的年轻人真厉害,这都被他们分析出来了。

    “他就是一个青毛狮子精,我们真正的父亲刘昆仑被他害死了,他占据了这个身份,他是假的,我们要揭穿他。”王锡之顿了顿,“需要你的帮助,但你要告诉我们,你究竟是谁。”

    刘昆仑很想说我就是刘昆仑,但觉得还是时候,笑一笑,挥挥手:“如果说他说青毛狮子,那我就是……”

    大家满心以为会听到孙悟空三个字,结果听的却是“哪吒。”

    忽然刘昆仑觉得头皮发痒,回头看,见苏颜*道:“没事,我帮你拔了一根白头发。”

    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王锡之及时抛出一个信息,他在瑞士见到的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弟弟。

    刘昆仑如获至宝,看来香港是要去一趟了,千头万绪,要调查的线索太多,梁维翰和季宇梵出自同一家孤儿院,他们和常人有何异同,陆振宇的外公费天来去向何处,他是如何做到穿越时间,改变历史,这些谜团,似乎和王海昆王化云王蹇三世为人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

    与此同时,身在瑞士的王海昆大发雷霆,他把怒火倾泻在没有严格遵从指令的首席管家马君健身上,但也只是训斥一番,并没有责令他将王锡之抓回来。

    马君健被斥退后,王海昆又接见了另一个人,两人擦肩而过,行色匆匆,马君健没有看清楚这张面孔。

    ……

    苏颜取了一根刘昆仑的头发,用来和所有人进行基因比对,但是样本送到鉴证中心后却被退回,说样本无效,这不是人类毛发。

    昆仑不是人类?这个消息让孩子们大为惊诧,难道说昆仑才是妖怪,联想到他说的哪吒,似乎另有深意。

    此时刘昆仑已经和他的团队抵达香港,他是名声鹊起的文化圈名人,港岛名流纷纷以能邀请昆仑导演吃一顿饭为荣,有这些大佬帮忙,很多事情办起来相当便利,比如采访香港警务处的高阶警官。

    刘昆仑计划以导演的身份采访一位老友,此人当年是警察总部情报科的一名见习督察,现在已经升级为宪委级高官,她就是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李胜男,现任资讯系统部门主管。

    香港,湾仔军器厂街一号,警察总部大楼,刘昆仑通过安检门,在前台登记之后上楼,电梯直上高层,叮咚一声,电梯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身穿浅蓝色制服的高级女警官,肩膀上是交叉的权杖,锃亮的漆皮武装带天地线,袖子卷起,干练利落。

    “欢迎昆仑导演,我是你的粉丝哦。”李胜男助理处长英姿飒爽,伸手和刘昆仑握手,引他到会客室,让手下去倒咖啡,刘昆仑俯瞰窗外景色,道:“香港变化不大。”

    “您对香港很熟悉么?”李胜男的容颜不改,只是胶原蛋白比当年减少许多。

    “很久以前,我和一个女生在避风港一号梯台坐了半个晚上。”刘昆仑说。

    李胜男的动作一僵。

    “她骗我说是个女古惑仔,其实她是一个警察。”刘昆仑继续说,“她为了查一个案子靠近我,后来,她*因为这个案子被人杀害了。”

    手下送咖啡进来,李胜男接过咖啡,低声吩咐没事不要打扰,然后将一杯咖啡送到刘昆仑面前,笑道:“这是你的下一部戏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刘昆仑拿出手机,调出一张照片,“我想找一个人,你可以帮忙。”

    屏幕上是一个十一二岁的男性学童。

    “找人,打999就可以。”李胜男的笑容已经带着戒备,“昆仑先生,你到底是谁?”

    “这个世界有很多秘密,你不想知道么?”

    “我只想知道你是谁?”

    “你不想为加拿大骑警报仇么?”

    李胜男的笑容凝固了,面前这个人对自己做过调查,鬼主意打到香港警界高层身上,这人到底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

    不过话又说回来,庄尼为何被害,修罗会什么背景,王锡爵为何隐姓埋名至今不敢露面,这一切都像是梦魇一样困惑着李胜男,二十年来不曾改变。

    虽然已经身为警界高层,但她深知自己距离真正的高层圈子还有距离,那是特首、财政司长和保安局长们的圈子。

    李胜男至今未婚,她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事业,相对于那些政客,她是一个单纯的人,一个真正的警察,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警察,忽然有人来解疑答惑,她求之不得。

    “好,我帮你查。”李胜男将刘昆仑带到自己的办公室,通过照片查一个人,在二十年前还不现实,但在当下就是最普通的技术,即便是低级警员也有这个权限。

    照片输入之后,电脑上出现的资料是香港籍华裔学童王锡珩,家住浅水湾某个单位,在一所很有名的小学读书,单亲家庭,母亲是一个设计师,但她的收入似乎并不能支撑这样的生活水准,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她居然还有一辆车。

    “有什么不对么?”李胜男问。

    “实际上,我给你的照片是另一个人,他叫王锡之,是王海昆的儿子,这个王锡珩比王锡之小五岁,名义上是他弟弟。”刘昆仑说。

    “王海昆的儿子……”李胜男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熟,王家后代,锡字辈,和王锡爵属于远堂兄弟。

    可是同父异母,不应该长得如此酷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