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章 故伎重演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追过去,凭栏往下看,梁维翰已经落在楼下绿化带中的石板路上,面朝下肢体扭曲趴着,怕是已经不行了。

    远处的窗内,长焦镜头瞄准刘昆仑焦灼的面孔,快门声接连不断。

    简艾和冯媛听到呼唤开门进来,走到阳台看到梁维翰的尸体,探寻的目光看向刘昆仑。

    “阴谋。”刘昆仑说,“但是没关系,我身上带摄像头的。”

    处于安全考虑,刘昆仑平时身上会佩戴GPS定位装置和摄像头,就像车辆标配的行车记录仪一样,尤其是在他会见客人的时候,记录仪器一定开启状态,就是怕出现一些说不清楚的情况发生。

    “简艾,报警,冯媛,马上帮我把刚才的视频上传到云空间,再尽量多备份,不,直接发出去。”刘昆仑从容发出指令。

    此时楼下绿化带修剪枝叶的工人已经发现了有人跳楼,拿出手机报警了。

    简艾也打了110报警称有人在酒店房间跳楼,同时通知了相熟的媒体记者,把视频传给他们,这叫先下手为强,不等幕后黑手造谣构陷就把真相公开。

    五分钟后,在附近巡逻的警察抵达现场,因为跳楼者已经没有生命体征,便没有急着叫救护车过来拉人,只是从酒店拿了条白床单把人盖上,一群人围着旁观,都叹息这个年轻人死的太可惜。

    紧跟着派出所的后续人马以及分局刑警队的人也到了,在酒店保安部门的配合下,来到刘昆仑所在楼层,封存现场,把相关人等带回去协助调查。

    虽然昆仑身为明星,但在重大刑事案件面前,他并不享有任何特权,好在警察们也上网,也看电影,有几个年轻警察还是他的粉丝,所以没个他上手铐,只是单纯的请回去问话做个笔录而已。

    简艾提出一点要求,介于昆仑的明星身份和即将举行的全民偶像决赛,这很可能是一起针对我们的阴谋,希望警方能扩大调查范围,并且为昆仑保密。

    “我们有数。”警察说,他们特意选择了酒店员工电梯下楼,把警车开到停车场带人,刘昆仑也特地戴上帽子和口罩墨镜,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他还在离开之前,向简艾要了一管唇油,北京天气干燥,对自己形象要求高的人总是身上带着唇油。

    一行人下到空荡荡的地库,没有闲杂人等拍照围堵,但地下停车库的高清摄像头还是对准了他们,一连拍了几十张照片。

    刘昆仑还没到派出所,这些照片就在网上流传开了,选的是最丑的一张,配的文字是“昆仑深陷疑案被警方逮捕”。

    如果点开这个新闻,不会看到详细内容,但会引导到其他链接,“一少年从昆仑酒店房间跃下,疑似为情自杀!”

    不到一个小时,网络已经炸了,各种消息满天飞,死者的身份也出来了,正是在半决赛中和昆仑惺惺相惜的天才少年梁维翰,此前就有八卦媒体猜测过两人是一对CP,现在突然爆出这个大新闻,不免引得人们浮想联翩。

    倒是辟谣的视频被一删再删,现如今的网络已经不是法外之地,有关部门权限极大,随着科技的进步,想封禁什么内容也不再需要一一和平台打招呼,而是输入关键要素,直接全网封杀,所以酒店房间内的视频,除了极少数记者在第一时间看到之外,广大网民点开链接,只能看到404的字样。

    刘昆仑在派出所做笔录,警察以礼相待,客客气气,还给他倒了茶,说做完笔录就可以走,但是当刘昆仑叙述完真相并且再次出示了现场视频证据后,警察却并没有放他回去,只是说抱歉,还需要再等等。

    “我只是配合你们调查,又不是凶手。”刘昆仑说。

    “等一下分局的同事会过来再问一遍的。”派出所警察将他晾在屋里,门在外面锁上了。

    刘昆仑的手机已经被收走,联系不到外界,他走到窗边,看到一辆黑色奔驰越野车驶入派出所大院,车上下来几个干练男子,黑夹克,墨镜,看起来并不像是一线刑警。

    想必这些人就是来审问自己的人,刘昆仑做好了准备,但是过了十分钟还没有人开门。

    又等了十五分钟,终于有了动静,两个警察进了门,手里拿着亮闪闪的手铐,面无表情的给刘昆仑戴上。

    “怎么回事?”刘昆仑平静地问道,他并没有感到惊诧,只是觉得幕后黑手太过猖獗。

    “你涉嫌故意杀人,被依法刑事拘留。”警察出示了相关手续,让刘昆仑签了字,把他往外押。

    “这是把我往哪儿送?”刘昆仑问。

    “到地方就知道了。”警察这样回答,可见目的地并不是看守所。

    刘昆仑被带到院子里,那几个黑衣男子靠在车前抽烟,为首的中年男子看起来有些眼熟,他打个手势,让手下在警方的交接文件上签字,把人接过来。

    这不是押解犯人的囚车,而是高档越野车,民用牌照,刑警队用不起这个车,这些人的衣装太干净整洁,气色太好,北京地面上的刑警都是风尘仆仆过度疲劳的样子,哪有这么养尊处优的刑警。

    有古怪。

    但刘昆仑还是很配合的上了车,两个大汉夹着他在后座坐定,中年男子上了副驾位置,手下们喊他林主任,刘昆仑忽然想起,二十年前自己跟着王化云去海里那位正国级处拜访时,这位林主任就在现场。

    那位正国级还在大牢里蹲着,他的马仔却在外面呼风唤雨,似乎还继续干着强力部门的差使,这只能说明一件事,这家伙是个见风使舵的墙头草,蝇营狗苟之辈,他的出现,绝对是设计的一环。

    “林主任是吧。”  刘昆仑说话了,“你不是警察吧?”

    “让你说话了么。”旁边的黑夹克恶狠狠瞪他一眼。

    “有你说话的时候,到时候你想说都不行。”林主任头也不回道。

    “我想什么说就什么时候说。”刘昆仑道,“路边停车,咱们就在这儿唠唠。”

    林主任仿佛听到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他笑道:“你以为大明星就能搞特殊化了,我告诉你,王子犯法……”话说到一半他把头转了过来,刘昆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狠狠一记头锤砸在林主任脸上,当场满脸开花。

    左右两边的黑夹克试图控制刘昆仑,但他们的反应速度和力量都远远不及对方,两人直觉的肋下刺痛,就像是被人用铁棍狠狠捣了一下那么痛,司机抬头看后视镜,后座打成一团,囚徒居然将两只脚抬起来绞住了自己的脖子。

    奔驰车失控了,在路上扭起了麻花,撞上护栏后侧翻,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下。

    路人慢慢围过去,只见一只拳头打破玻璃伸出来,然后扭曲的车门被人从里面一把拽开,刘昆仑站了出来。

    路人中有认识他的,不急着救人,居然先拿出手机来拍照,还嚷嚷着要和偶像拍合影。

    “帮我报警好么。”刘昆仑说,“顺便帮他们叫救护车。”

    等警察和救护车赶到,刘昆仑已经离开了,同车是四个人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他们的车牌是警务通里查不到的,伤员身上倒是带了警官证,看起来也不像是假的。

    ……

    刘昆仑猜出林主任是王海昆的人,这回怕是又想故伎重演,给自己扣一个杀人的罪名,秘密囚禁,秘密审判,秘密处决,但是对外界又是另一种说法,公众只会看到案子澄清,昆仑认祖归宗,老王隐退,继承人上位,一切圆满。

    老妖怪就是用这样的手段,第一次骗了南裴晨,第二次骗了当年的刘昆仑,但今天的昆仑已经脱胎换骨,岂能再次上当,昆仑山上日月精华的化身,可不是寻常的凡夫俗子,这回不管对方多大来头,刘昆仑都要和他们硬刚一波。

    他摸出口袋里的唇油,对着路边停放汽车的后视镜在脸上画了画,这并不是真的唇油,而是特制的对付天网人脸识别系统的特殊道具,在脸上的几个关键部位涂上油彩,系统的算法就会被误导,所以满街的摄像头此刻对他形同虚设。

    警方的动作没那么麻利,刘昆仑名下挂着的信用卡还可以使用,他找了家华为体验店,刷脸买了一部手机,登录自己的通讯软件,联系上了姬宇乾。

    王海昆仰仗的不过是政商关系,巨额财富,这些姬宇乾作为新贵都有,而且风头更劲,人又急公好义,找他帮忙,准没错。

    电话接通,刘昆仑直截了当道:“我被人陷害了,你能帮我么?”

    姬宇乾戏谑道:“网上说你把梁维翰日死了,是不是真的?”

    “什么?”刘昆仑气笑了,谣言散播的太快了,这都什么事儿啊,自杀变成了这个。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肛裂。”姬宇乾说,“还有你俩的暧昧聊天记录,都被人公布到网上了,伙计,罪证确凿,我爱莫能助啊。”

    “我公布的视频你看了么?”刘昆仑说。

    姬宇乾说:“都404了,不过我还是搞到了一份,这证明不了什么啊,掐头去尾的,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再说现在换脸技术那么先进,连我秀平台上都充斥着合成视频,真假莫辨啊,想让我帮忙可以,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