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三章 官方背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一边向记者们挥手致意,一边低声问简艾:“联合国秘书长,他是我的粉丝么?”

    “你知道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姓什么嘛?”简艾嘲讽地反问。

    “还真不太清楚。”刘昆仑并没有回答记者们的提问,一边低语一边钻进汽车,来接他的专车是一辆尼桑碧莲,纯电动商务车,八九十年代留下的老传统,高级领导视察地方都爱坐这个。

    简艾打开车载屏幕,开始给刘昆仑科普现任联合国秘书长。

    “默罕默德.本.赛义夫.哈米德,科林王国人,哈佛大学毕业,曾任美联社中东记者站记者,卡塔尔半岛电视台高级记者、科林驻美国大使,外交大臣,首相,联合国难民署高级专员,去年接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出任第十任联合国,这个人是*,又有西方教育背景和外交经验,风格温和,左中右都能接受,是第一个来自中东的联合国秘书长。”

    屏幕上是一张标准的闪米特人面孔,但没有白袍头箍大胡子,而是西装革履,风度翩翩,花白的头发表明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睿智老人。

    “我和他到底有什么交情?”刘昆仑再次发问,“值得他老人家动用联合国的资源捞我,我猜一定不是因为我的才华。”

    冯媛接过话题解释道:“哈米德是个精明的政客,他本人几乎没有立场,这个人上任以来做了一些事情,在国际政治方面处理的八面玲珑,滴水不漏,他经常会给影响力大的明星、运动员颁发联合国护照作为一种殊荣,你并不是特例,只是时机选的好罢了。”

    刘昆仑一点就透:“这么说,是有人借联合国秘书长的手救我的,这个人究竟是谁?姬总?”

    “姬总有这个实力,但是他的实力尚且不至于能在几个小时内打通所有关节,顺利的办下来,要知道联合国可是个出了名的官僚机构,效率低下,正常流程,需要至少一年时间……”

    冯媛正说着,忽然简艾一声惊呼:“我靠!”

    “怎么了?”所有目光转向她。

    正在刷手机新闻的简艾有些尴尬:“没事没事,昨天新闻爆出来一个中国留学生在美国被人绑架,今天突然就获释了,我觉得挺奇葩的。”

    刘昆仑隐隐觉得这两件事之间似乎有什么牵扯,便问她细节,简艾说这个留学生在斯坦福读书,家里很有背景,超级跑车直升机豪宅什么都有,被绑架也很正常,勒索巨额财富嘛,中国富二代一向是目标,这个案子其实并不复杂,美国警方也开始调查了,但是这么快就放了,也不知道是绑匪拿到赎金了,还是背后另有什么交易。

    “这孩子家里什么背景?”

    “还真不知道,保密工作做得特别好,一点风声都没流传出来。”

    刘昆仑说:“我想见姬总。”

    姬总对刘昆仑也是望眼欲穿,他设宴为老朋友压惊,顺便探讨一下当前的局势。

    “季宇梵有事回美国去了,决赛也延期了。”姬宇乾说。

    “他很忙么?”刘昆仑对这位对手的神秘背景很感兴趣,心说这位千万别和梁维翰一样出什么幺蛾子。

    姬宇乾多通透的人,立刻听出刘昆仑的心声,于是说道:“季宇梵的背景很神秘,并不像表面上那么单纯,他的交通工具是私人飞机,这架飞机的所属公司我查了一下,是一家高级服务公司,从事私人包机、游艇租赁以及安保服务,顶级富豪和政要是他们的服务对象,而这家公司的投资人……我给你看一个东西。”

    虚拟屏幕上呈现出一枚徽章,画面上是两名持盾和矛的小人骑在一匹马上,盾牌上是红色的十字,圆形徽章外圈的字母非常古朴。

    “什么意思?搞基?”刘昆仑问。

    姬宇乾沉默了一下,说:“这是圣殿骑士团的徽章,不搞基。”

    “圣殿骑士团,很厉害么?”

    刘昆仑不懂的东西很多,不像姬宇乾这样的博古通今,这是可以谅解的,姬总耐心向他解释,圣殿骑士团是十字军东征时的产物,是一个天主教军事组织,  四个字可以概括,能打,有钱,尤其是后者,圣殿骑士团在当时的资产堪称富可敌国,也正是太有钱了,导致在数百年前就被取缔。

    “虽然十四世纪就不存在这个组织了,但后来冒出来很多以圣殿骑士团自居的团体,这个名称也一直和宗教、宝藏联系在一起,很多艺术作品中都有过表现,季宇梵有可能就是圣殿骑士团的某个角色,虽然他是亚裔,但是任何组织都要与时俱进嘛,照顾亚洲市场嘛。”

    “市场?”刘昆仑不解。

    “兜售一些东西,卖给那些什么都不缺的人。”

    “什么人?”

    “比如李嘉诚,你觉得他缺什么?”

    刘昆仑秒懂,李嘉诚的财富是天文数字,但是他已经是百岁老人,时日无多,缺什么不言自明,看来这个圣殿骑士团和修罗会的性质是一样的,或者说,他们原本就和修罗会是一丘之貉。

    自己的猜测没错,季宇梵和克里斯有关系,那么梁维翰又是怎么一回事,他的背后又是谁,牺牲一条性命陷害自己,这个阴谋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

    “刑侦总队在查,估计很快就会有答案。”姬宇乾翻开这个话题,进入他最感兴趣的内容,“说说你吧,你是怎么转世的,怎么制造出的这具躯体。”

    刘昆仑说:“这事儿吧,你不该问哪吒,你该问太乙真人。”

    ……

    林建东在向他的领导述职,正局级的战略信息局副局长沈弘毅比林建东年轻十岁,警察出身,做过公安厅长的秘书,地级市的市委副书记,公安局长,也是调查部重启后的第一批调查处长,前途不可限量。

    “他被捕后,我们第一时间获取了DNA样本,这是化验报告。”林建东神情古怪,将一份报告放在沈弘毅案头。

    沈弘毅看了一眼,难掩狐疑之色:“老林,你确定没搞错?”

    “我确定。”林建东说。

    报告上显示,样本中不含染色体和基因成分,而是超氧化物歧化酶和氨基酸、电解质。”

    “你去吧。”沈弘毅说。

    林建东走到门口,沈弘毅又补充了一句:“干得不错,辛苦了。”

    下属报以感激的笑容,默默退下,沈弘毅重新拿起报告仔细阅读,林建东这个人很能干,虽然历史有污点,但党的用人原则是治病救人的,所以给了他新的身份,重头做起,要知道林建东二十年前就是副厅级,现在却是个正处级,一般人可承受不了这样的心理落差。

    这份沉甸甸的报告,若是拿在别人手中,肯定会觉得搞错了,简直无稽之谈,人类的细胞样本中怎么会有氨基酸,但是沈弘毅毕竟是战略信息局的主要负责人,这个单位的职责就是搜集整理全球范围内的最新的战略级信息,供国家领导人决策参考。

    战略信息局对所有不起眼的事情感兴趣,昆仑也是他们的重点观察目标,此认身份可疑,来历不明,属于重点监控对象,前日突发状况,目标被卷入谋杀案,林建东的行动报告上说,他主动出击,对目标进行保护性拘留,没想到目标身手敏捷,具备很强的反侦察能力,居然逃脱。

    沈弘毅思索良久,拿起电话接通刑侦总队,问他们梁维翰案子查的怎么样了。

    “在查,这孩子底子挺干净的,学习好,又乖,除了有点太招女孩子喜欢,别的真没什么,沈局,有什么内幕吱一声啊,别让我们闷头瞎撞。”对方很客气的回应,调查部的人力有限,很多时候会用到公安的力量,双方关系其实很融洽,毕竟沈局当年也是穿警服的。

    “放开想象力的翅膀翱翔吧,这个少年没那么简单。”沈弘毅提点了一句。

    ……

    放在沈弘毅桌上的报告并不是一份,林建东又复制了一份揣在西装口袋里,当天晚上他参加了一个高端饭局,参与者非富即贵,组织者是黄副市长。

    黄副市长是从延庆基层一步步走上来的干部,年轻时还有过援藏的经历,是那种真抓实干型的好干部,口碑很好,人缘不错,酒过三巡,黄副市长出去接个电话,顺便上个洗手间,林建东跟了过去,在公共洗手间里将口袋里的东西递过去。

    “最近挺忙的吧。”黄副市长*接过报告,顺手塞兜里。

    这年头监控无处不在,只有洗手间里是安全的,对于手机网络邮件的监控更是密不透风,所以很多情报工作都回归了传统,使用死信箱,密写药水之类,林建东将报告私自拿给黄勇肯定是违规的,但并没那么敏感,所以直接打印了一份拿过来,回头把打印记录删掉就行。

    “忙啊,天天忙的  脚不沾地,为人民服务嘛。”林建东抖了两下,提上裤子跟着大腹便便的黄副市长慢慢踱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