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五十六章 突破口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事实证明,梁老伉俪并不是去补货,而是去寻求售后服务。

    李明和李副院长的关系处的好,和孤儿院的门卫、清洁工们也非常熟悉,进出这里就跟自己家一样,他充分利用条件,在贵宾室装了窃听器和摄像头,虽然贵宾室人来人往,天天打扫,但清洁工大妈只管表面干净,绝不会把沙发翻起来擦拭,更不会撬开路由器检查,摄像头就藏在路由器里面,供电问题和网络传输问题一并解决了。

    梁老坐在沙发上,保持着尊严,负责吵闹的是夫人,夫人姓孟,比梁老年轻二十岁,但也有六十多了,她情绪激动,说话像机关枪,配上专业女高音的嗓子,谁也招架不住。

    “你们当初怎么说的啊,怎么这会儿不认账了,三个亿我们也给了,怎么就出了这档子事儿呢,答应我们的你们的做到啊。”孟大姐接连质问,负责接待的李副院长陪着笑脸。

    “大姐,这事儿也不能怨我们啊,孩子他有自己的独立思维,我们又不能遥控他,您说对不,再说三个亿,那些钱可没给我们啊,我们拢共就拿了您五百万,这还是您和您先生赞助的捐款。”

    孟大姐说:“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儿子,你们答应过的,今年给我儿子。”

    李副院长说:“那您的找他们去啊,我们这儿只提供幼儿。”

    孟大姐说:“你们是一家子,我当然找你们的后账,我要是买一个冰箱不好用,我肯定要去找商店,找平台,我一个消费者不可能去找冰箱的生产厂家不是。”

    李副院长似乎理屈词穷,想了想说:“我大姐出国访问去了,不在家,要不这样,我带您去宿舍看看,你挑中哪个,领走。”

    不说这个还好,提起来孟大姐就更加暴怒了:“再养十八年是吧,人生能有几个十八年,我这个岁数,还有梁老的身体,还能有几个十八年!”

    梁老干咳一声:“小孟。”

    孟大姐气哼哼的,但声调不再提高。

    梁老终于说话了:“我们也不是来找后账的,事情总要给个解决方案不是?你们承诺过的事情,就要兑现,我知道你们有这个能力。”

    李副院长点头哈腰:“是是是。”

    孟大姐帮腔道:“这事儿我们也不能去找消费者协会,三个亿我们也认了,我们只求儿子能回来。”

    远在千里之外的北京,监听者们一头雾水,孟大姐口口声声还我儿子,十八年,好像说的并不是梁维翰,难道说是她前面那个儿子?有人承诺三个亿让他们的儿子复活,老实说这价钱可不算贵,人命这东西,说不值钱那是真不值钱,乱世时人命像草芥一般,但更多的时候对于亲人来说,命也是无价的,拿任何珍贵的东西去换,都是值得的。

    梁老夫妻舔犊情深,拿出三个亿对他们来说不算倾家荡产,也是竭尽所能了,当然不会只为了延年益寿,那么换回死去的儿子,确实是极有可能的。

    “稳了。”老苗一拍大腿,对于刑警来说,最怕的就是没有侦破方向,现在突破口已经有了,就是梁老两口子,一切谜团皆可从这二人身上打开,但是这事儿已经结案,老苗只是一个普通警察,社会地位和梁老差距很大,不可能传唤他,所以只能想别的办法。

    “恐怕得民间人士出手了。”老苗说,斜了一眼刘昆仑,后者心领神会,立刻着手安排。

    ……

    梁老和孟大姐在孤儿院发了一通怒火,拒绝了李副院长的宴请,连夜返回近江,毕竟平川是个县级市,住宿条件很差,饮食也不够卫生,还是回省会城市比较安全。

    他们乘坐的是一辆纯电动商务车,是梁老的一个学生帮着雇佣的,司机全天候待命,冬天黑的早,从平川出来已经是傍晚,好在这段路不算远,高速路也顺,一个钟头就能赶到。

    一到晚上,赶夜路的载货卡车就多了,所以速度上不去,一路上司机聚精会神,两位老人坐在舒适的座椅上打着盹,中途有一个服务区,梁老前列腺不好,需要经常上洗手间,在服务区停车休息,梁老自己上洗手间,过了老半天也没出来,孟大姐等的不耐烦,忽然里面出来一个人,说里面有个老人家昏倒了,孟大姐情急之下冲了进去,就觉得腰眼一麻,人事不省了。

    两个人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头上蒙着黑头套啥也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这里四处漏风,梁老吓坏了,他虽然穿过军装,但只是文工团出身,没打过仗见过血,胆子并不大,还是孟大姐胆子更大一些,喊了两嗓子,但是没人搭理他们。

    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有人来了,是两个男人,低声用平川口音商量着什么。

    “剁碎喂狗吧,老六家养了十几条狼狗,能吃的干干净净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还是用硫酸化了的好,利索,啥也查不出,狗吃了得屙屎,狗屎里查出DNA咋办?”

    梁老听明白了,这是要灭口啊,他一哆嗦,下面一暖,尿了,平时站在小便池前憋不出来,现在尿的倒是利索。

    孟大姐战战兢兢道:“别杀,别杀,我们给钱,要多少钱都行。”

    “俺们有职业道德,拿了人家的好处,就得给人家消灾,对不住了二位。”一个人说。

    “大娘,不是我们心狠,确实有难处啊,俺家孩子去年得白血病没了,人家答应过俺,料理了你们,还俺一个新儿子,所以二位忍忍吧,不疼,一会就好。”另一个人说。

    孟大姐急道:“你们被人骗了,他们根本没这个能耐,我们就是被他们骗的,骗了好多钱,我儿就是二十年前死的,他们说有办法保存灵魂,天天在家放着,就等着义体长到同样的岁数装进去就行,那都是骗人的啊,你家孩子是不是也这样,做成人骨碗装自己的魂,可别信了,我们就是来要说法不成,他们急眼了买凶杀人啊,大兄弟你把我们放了,我给你钱,给你五百万,干啥都够了……”

    “我凭啥信你?”

    “我2008年就是修罗会的会员,这能有假?”

    “修罗会,干啥的?”

    “是个俱乐部,会员都是各界名人……”孟大姐为了证明真实性,说出好几个会员的名字,确实每个名字都极具分量,全是政界军界商界艺术界的顶尖人物,不过孟大姐即便危在旦夕,心里也很有数,说出来的名字都是双规判刑的大佬,在位的她一个没提。

    “年轻人,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啊。”梁老缓过劲来,也劝了一句。

    “给我说清楚点咋回事,我一高兴,兴许就把你们放了。”凶手的立场似乎有所松动。

    两口子你一言我一句说了半天,问的差不多了,俩杀手对视一眼,点点头,将两人松绑,拉出去走了一段路,说就这儿了,数到一百再把头套摘下来,敢提前摘,我一枪打死你。

    两人点头如捣蒜,数到一百摘下头套,发现就在服务区加油站后面的空地上,互相搀扶着来到服务区,找工作人员报警。

    司机已经报警了,梁老的学生们正在赶来的路上,梁老和孟大姐披着毛毯,捧着热茶,心有余悸,两人这才回过味来,不该报警,这事儿八成不是孤儿院做的,给他们八个胆子也不敢这么乱来,也不会是修罗会干的,因为他们不会这么业余,不管是谁,这事儿都不宜宣扬。

    刑警赶到现场,梁老却改了口风,只说自己走迷了路,刑警虽然纳闷,也不能强求,毕竟没死人没伤人的,只是失踪了个把小时。

    梁老回到近江,惊魂未定,在酒店住了一天,次日一早就搭乘火车回北京了。

    回到北京家里,梁老坐在躺椅上,习惯性的看博古架上的儿子,却发现那个碗不见了。

    一刹那,梁老从躺椅上弹了起来,哆嗦道:“小孟,小孟!”

    夫人闻言跑来,见梁老捂住胸口要犯病,赶紧拿速效救心丸给他服用,吃药后缓了过来,梁老指着博古架说:“儿子,儿子没了。”

    这回轮到孟大姐吃速效救心丸了,两口子觉得天都塌了,在服务区被人绑架时都没这么绝望过,儿子的肉体已经在二十年前死掉,现在魂也没了,那这些年来的努力岂不是全都付之东流,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活得再久也不过是把痛苦延续的更长而已。

    梁老老泪纵横,说小孟啊,我们的儿子没了。

    梁维翰跳楼后,两人都表现的非常理智,没有过多的伤心,收养的毕竟是收养的,而且这是为亲儿子预备的义体,所以两人刻意和养子保持距离,梁维翰一直是保姆带大的,从幼儿园开始就住校,小学初中高中都是寄宿,偶尔有休息日也花在各种辅导班上,这孩子越有素质,越听话乖巧,两口子就越难受,亲儿子怎么就这么顽劣呢,他们等了十八年,等来的不是亲儿子归来,而是义体自杀,三个亿打了水漂,这种绝望,普通人无法体会。

    “药,药。”梁老说。

    孟大姐去拿速效救心丸。

    “是那个药。”

    孟大姐忙去卧室床头柜里取了一瓶药来,拿了一粒胶囊出来,梁老含进嘴里,端水喝了一口,一仰脖,这才恢复了红润的脸色。

    三个亿也不算白花,光是每年供应的特殊药物也能值回不少。

    梁老不但镇定了情绪,思维也敏锐起来:“你看看别的东西丢了么?”

    孟大姐检查一番,家里的名画,自己的首饰,还有梁老的名贵哈苏相机和一些镜头都没丢,唯一少的就是这么嘎巴拉碗。

    “儿子是被人绑票了。”梁老说,“稍安勿躁,等着他们开价吧,别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