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无处安放的灵魂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梁老话音刚落,一个陌生的声音响起:“碗在我这。”

    孟大姐吓得杯子落地,摔了个稀碎,她四下张望,看不见人影,不禁毛骨悚然。

    “别找了,咱们就这样对话吧。”那个声音说。

    还是梁老淡定,声乐专家对于声音总是敏感的,这声音不是正常人在说话,而是经过电信号传输,麦克风里传出来的。

    “你开价吧。”梁老说道,声音依旧华丽,和童年记忆中春晚上那个领唱的声音没什么差别。

    “我需要知道所有的秘密。”那个声音说,“让我满意了,碗就还给你。”

    孟大姐急道:“那个碗你千万别乱动,那里面有东西!”

    “开始说吧,从头说。”那声音根本不搭理孟大姐。

    两口子没办法,就这样互相补充着,回忆着,将二十年前发生的事情叙述出来。

    他们的儿子梁维一是个无恶不作的纨绔恶少,仗着父亲的正军职地位,小小年纪在外面花天酒地,肆意妄为,可是北京是个藏龙卧虎之处,梁大少几次耍横都不幸遇上了硬茬子,以至于当年政法机关铁了心要办成铁案,本来还能运作成有期徒刑的,却判了个实打实的死刑,连死缓的机会都没有。

    梁老老来得子,溺爱到不行,终于尝到了苦果,两口子痛不欲生,到处找门路,只为保儿子一命,和那些癌症病人一样,当所有路子都走不通的时候就会寻找偏方,梁老的一个学生不忍心老师这么痛苦,冒着风险给他推荐了修罗会。

    修罗会是个半秘密组织,会费高昂,门槛极高,提供的服务也很高端,比那些马会、高尔夫球会高端多了,他们提供的是“生命服务”。

    简单来说,修罗会收取费用,为会员提供各种方案来达到长寿乃至永生的服务,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老干部,梁老本不该相信,但是爱子之心让他病急乱投医,当场就交了五百万会费,修罗会也特事特办,给他出了个方案,儿子该怎么枪毙还怎么枪毙,这个是扭转不了的,但是枪毙完了可以把灵魂留住,然后收养一个孩子,养到和梁唯一差不多的岁数就可以夺舍了。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只是令人不解的是,修罗会储存魂灵的容器是颅骨碗,而不是植物,这应该怎么解释。

    那个声音问道,在梁唯一被枪毙与颅骨碗做好的这段时间内,如何安放魂魄。

    “我不知道,他们操作的。”梁老说。

    发问的是刘昆仑,他心心念念想的都是春韭的病,按照目前的趋势,春韭怕是活不了太久了,自己的寿命也有限,难道要让两个孩子当孤儿不成,为此事他夜不能寐,调查也总是找不到方向,如今终于有了突破口,当然要乘胜追击,扩大战果。

    现在情报掌握的差不多了,嘎巴拉碗也在手上,万万没想到这个碗竟然是用梁老大儿子的头盖骨做的,这故事听起来非常之惊悚,但是和修罗会的风格如出一辙,刘昆仑等到梁老回家,他通过装在梁家吊灯上的摄像头了解到梁老夫妇的态度后,就有了刚才的对话。

    “我早就知道这些,全告诉你了,领养孤儿是在江东省平川的好大姐孤儿院,领我们进修罗会的介绍人是XX,他已经不在了,我们也在找人,可是找不到啊。”梁老说的XX正是他的学生,也是一位著名音乐人,十年前因为吸毒过量意外死亡了,死无对证。

    “什么时候把儿子还给我?”梁老见对方不答,继续问道。

    那个声音没有再回复。

    ……

    刘昆仑需要验证一下,嘎巴拉碗里究竟有没有魂魄,有能力验证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四姐,可四姐是闲不住的人,她已经再次踏上云游之路,连个手机都不带,好在康哥陪伴作用,康哥还是凡人,是用手机的。

    联系上之后,刘昆仑迅速赶到山西某处,见到了云游至此的四姐,将嘎巴拉碗拿给她看。

    刘沂蒙掀开纯金盖子瞄了一眼,说:“空的。”

    “空的?”刘昆仑大惊,四姐肯定不会骗自己,梁老的表现也不像是说谎,那真相只有一个,修罗会骗了梁老。

    “那么嘎巴拉碗到底能不能装灵魂?”刘昆仑趁机询问四姐,要知道四姐现在可是佛母级别的修行者,对于藏传佛教这一块很有修为。

    “不知道。”四姐两手一摊,直截了当。

    刘昆仑感觉自己和梁老一样绝望,春韭时日无多,苏晴的灵魂不知道在何处游荡,想救她们,似乎也看到一线光明,但这光明却遥不可及,就像地平线的落日,怎么追也追不上。

    “也许能,也许不能。”刘沂蒙解释道,“所谓藏传佛教,是这几十年才有的叫法,以前就叫喇嘛教,是西藏本地的宗教和印度来的佛教融合的产物,我看了很多典籍,越来越觉得,这不是一种宗教,而是一种系统的科学。”

    刘昆仑静等下文。

    “修佛法,可以成佛,可以不死,可以转世,可以御风飞行,可以行走于四维空间,这一切都有着详尽的说明,只是缺失了关键部分,世人不得要领罢了。”

    “那四姐您的理想是什么呢?”

    “普度众生。”

    ……

    刘昆仑无功而返,嘎巴拉碗里并没有灵魂,但他并不打算告诉梁老夫妇,虽然这家人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舔犊情深总是让人同情的。

    嘎巴拉碗交由韦生文送回梁家,老贼背着包进了电梯,想起上回来取碗的时候,就在这个电梯里遇到另一个牵着狗的住户,那条狗似乎对自己很有成见,扑上来就干,格挡中包都落在了地上,幸亏颅骨碗够硬,如果是瓷器肯定就碎了。

    孟大姐听到门铃过去开门,只看到嘎巴拉碗静静放在门口,她看看周围, 没人,小心翼翼端起碗,进门告诉梁老,夫妇俩喜极而泣,儿子又回来了,希望又有了。

    电视里正播放着八卦新闻,但两口子根本没心思看,播音员提到在西藏阿里地区,科考队发现了“雪人”。

    ……

    “全民偶像”决赛终于拉开帷幕,而竞赛项目更是牵动万千人的心,姬总力排众议,力推阳刚文化,不再将歌曲项目纳入比赛,此次决赛的拼的是体能、智慧、毅力和耐力,本来定的是攀登珠穆朗玛峰,但是在科考队发现雪人踪迹后,姬总临时改为“寻找雪人。”

    这个“雪人”可不是堆雪人的意思,而是传说在喜马拉雅地区的史前野人,雪人的传说自古有之,很多人目击过雪人,1951年,英国登山家在喜马拉雅山上发现了长达33厘米的脚印,所以又被称作大脚怪,在尼泊尔语里,雪人叫做夜帝,藏语叫做刚拉仓母。

    与之前的发现不同的是,这次发现地点是在阿里无人区,是一支科考队用无人机拍到的脚印,长达四十厘米,以此推断雪人的高度起码三米,学界认为,雪人有可能是人和猿人之间的一环,如果能成功捕获雪人,对于人类学研究的贡献将会留名史册,当然我秀没那么黑心,谁先拍到雪人的清晰照片就算赢。

    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社会舆论非常关注,众说纷纭,有人说不过是个选秀栏目而已,没必要搞得这么硬核,穿越无人区那是超级驴友干的事,不是明星的分内事,也有人说明星硬核化对于全民素养、社会风气的提高是有益处的,至于粉丝们,经过几轮角逐,我秀平台已经成功扭转审美风向标,除了年轻女性,大量直男也加入关注人群,他们乐得看偶像在无人区里尽显男人本色,而不是在舞台上搔首弄姿。

    两支队伍秣马厉兵,开始进藏前的准备工作,在藏区作业是李明的长项,没开始进行呢,昆仑团队就占了先机,季宇梵团队也不示弱,拟请全球顶尖的生存专家、退役SAS特种兵之类跟团保护,至于无人机、卫星电话、乌尼莫克越野车之类,更是配备齐全。

    全民的目光都集中在两支队伍身上,其他流量明星不免受到影响,其中就包括在横店影视城正拍一部网剧的徐徐,这部剧是玄幻题材,徐徐演一个大陆武道世家的废材公子,倒是很符合他的人设。

    片场没有多少粉丝围观,南方的冬天没有暖气,人都冻成狗,徐徐的众多助理之中,就有上回预谋炸飞机的李菊,她捂着羽绒服哆哆嗦嗦蹲在角落,拍摄中断了,因为徐徐的干爹来探班。

    徐徐的干爹也是他的投资人,是一个枯瘦的老头,喜欢穿白西装,围红围巾,他坐一辆保姆车来到片场,人没下车,徐徐上车去和干爹唠嗑,车上的司机助理保镖都下来休息,

    李菊看到保姆车在轻微晃动,她知道徐徐和干爹在车上干什么,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是距离产生美,原本王子一般的偶像,走近了看才知道如此龌龊,不过也无所谓了,自己早就脱粉,现在只是打份工而已,现在李菊粉的是季宇梵。

    她拿出手机,上我秀,帮季宇梵刷票。

    与此同时,姬宇乾的办公室内,一位元老忧心忡忡道:“姬总,他们发现雪人是假的怎么办?我们会被骂死的。”

    姬宇乾说:“他们永远也发现不了雪人的踪迹,分出胜负的标准也不在于能不能拍到雪人,而在于他们的表现谁更强,这个世界,终究是属于强者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