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章 水底遗迹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七十码的大脚,身高起码三米以上,这从脚印的兼具也能分析出来,脚印的主人不但身材高大,而且弹跳力很强,两个脚印之间的距离长达六米,并且只有超级大脚印,没有季宇梵的鞋印,说明很有可能人是被大脚怪抓走的。

    刘昆仑瞥见地上有个亮闪闪的东西,拿起来观察,是一个铜制的盒子,上面刻着藏族文字,也许是大脚怪留下的,他将盒子拿给藏族司机看,但司机却摇头否认,说这并不是藏文。

    恐慌的气氛笼罩在每个人头顶,虽然此行就是为了寻找雪人,但当雪人真正出现的时候,就没有惊喜了,只有惊吓,在各种传闻中雪人并不主动袭击人类,反而会远远躲避着人类,没想到他们遇到的大脚怪不但攻击,还绑架,说不定还没走远,就在附近徘徊,等待着抓下一个人。

    队伍中不乏孔武有力的男子汉,但是身体素质好的人在高原上反而发挥不开,以为耗氧量高,走几步就得喘,几个藏族司机身体倒也强壮,但他们迷信,雪人的出现让他们吓得脸色都变了。

    无人区内是没有歹徒和野兽的,所以并未配备太多的自卫武器,只有一支国产***和十几发子弹,掌握在噶尔县雇来的藏族保安手里,此刻保安正紧握着猎枪,虚汗直流。

    刘昆仑没惊动任何人,再次爬出雪屋,从皮卡的车厢里拿出一副滑雪板和滑雪杖,将GO PRO 相机固定在身上,就这样踏上寻找雪人,营救季宇梵的征途。

    积雪能阻挡越野车的轮胎,但阻碍不了滑雪板的前进,刘昆仑没学过滑雪,他用了几分钟就掌握了滑雪的技巧,在厚厚的积雪上滑行如飞,追踪着大脚怪的脚印,得亏这会儿没有继续降雪,否则脚印被雪花掩盖就无从跟踪了,寻着脚印滑出去不知道多远,忽见前方脚印消失,一汪碧水拦在眼前。

    这是一个不知名的小湖泊,青藏高原的水资源极其丰富,成千上万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在藏地,湖泊被称作措,大的湖泊会有名字,很多小湖泊无人命名,甚至在地图上也找不到,这个小湖泊就是此类,方圆不过三百米,只能算是个池塘,严寒天气下,湖水竟然没有结冰,而是保护着深蓝的颜色,深不见底,刘昆仑想起姬宇乾的话,这种不结冰的湖水酸碱度超标,水中不可能有生物存活。

    大脚怪的脚印消失在湖边,难不成跳进湖水去了?在这片充满神秘的高原上,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刘昆仑摘了滑雪板,脱了外套和鞋帽,想了想把里面的连体式保暖内衬也脱了,赤条条跃入水中。

    他没有告诉别人,他的体质根本不惧寒冷,在寒冷的湖水中丝毫无感,这个小湖泊的边缘陡峭,山壁垂直,湖水清澈但不见底,夜晚能见度又底,只能看到黑咕隆咚的一片,刘昆仑一个猛子扎下去,沿着山壁下潜,在十米左右深度发现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洞口在山壁上,平行深入山体,刘昆仑潜泳进去,他体内氧含量足以应付半小时以上潜水,洞中一片漆黑,饶是他这样天赋异禀的人都不免心中打鼓,有些幽闭恐惧症的先兆了。

    好在这段路程没有多远,再前行数米,头顶有出口,冒出来观察,这是一处山体内部的岩洞,空间巨大,黑暗阴森,刘昆仑的视网膜是可以在黑暗中视物的,洞里的一切让他震惊无比。

    洞里并不是空荡荡的,而是堆积了很多杂物,佛像、骷髅、法器、黄金、丝绸裘皮、铠甲兵器,应有尽有,几乎全部器物都带着浓厚的藏地特征,刀剑铠甲的式样和图册中唐代吐蕃武士装备的差不多,当然也有例外,刘昆仑就看到了几件红色的呢料军装和马提尼亨利步枪这是十九世纪末英国陆军的标准装备。

    东西实在太多,每一样拿出去都是极有价值的宝物,刘昆仑的目光慢慢移动着,落在一个纹丝不动的人形物体身上,橙黄色的醒目登山外套,这是季宇梵的衣服,他大概已经死了,蜷缩在一堆乱糟糟的羊皮经卷上毫无生气。

    刘昆仑心中一阵难过,他和季宇梵不熟,甚至怀疑他就是克里斯的转世,是自己的死敌,但是看到他挂了,竟然会悲伤,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这儿是大脚怪的巢穴,那么大脚怪在哪儿,刘昆仑忽然觉得危险在迫近,他慢慢转身,一张硕大的面孔就在十厘米之外。

    这张脸是倒悬的,大脚怪倒挂在石壁上,早已悄悄潜在他背后,一张巨脸丑恶狰狞,面貌像是放大版本的黑猩猩,但是通体白毛,健壮匀称,这怪物一把就将刘昆仑从水里捞出来,巨躯在空中一个利索的跟头,稳稳落在地上。

    大脚怪将手中的猎物抖了抖水,再次提到面前,刘昆仑惊惧不已,以为对方现在就要活吃了自己,他看到大脚怪软趴趴的鼻子就在跟前,想到狗熊是最怕鼻子被攻击的,于是扭转腰身,一记直拳打出,正中大脚怪的鼻子。

    这一记直拳的力量相当强劲,是刘昆仑在生命受到威胁的紧急关头,潜藏的力量成倍增长,爆发力和出拳速度都远超正常人类,不夸张的说,这一拳下去,重量级拳击选手会被当场打死,就算是成年雄性大猩猩也能一拳KO。

    大脚怪的身高体重比大猩猩还要庞大,它身高超过三米,体重起码在三百公斤以上,这种体型加上敏捷的反应速度,几乎是地球上最强的生物,但在刘昆仑的突袭之下还是中招了,一拳下去,轰然倒地。

    刘昆仑落在地上,没管大脚怪,先去查看季宇梵的生死,他是被大脚怪挟持进来的,外套全湿透了,但人还有一点气息,这种气温下衣服湿透就等于宣判死刑,刘昆仑三下五除二将季宇梵的外套扒掉,找了一卷丝绸和一张巨大的牦牛皮将他包裹起来,按压胸口,拍打脸庞。

    季宇梵终于睁开了眼睛,他发出一声惊叫,是那种恐惧到了极点的哀鸣,通常人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别怕,是我。”刘昆仑低声说。

    季宇梵听出他的声音,惊魂初定,问这是哪里,大脚怪在哪。

    刘昆仑没急着回答他,四下寻找一番,找到火刀火镰和几只牛油大蜡,费了一番功夫打出火星引燃纸媒,点亮了牛油大蜡,小臂一般粗细的大蜡烛照亮了整个洞穴,季宇梵完全惊呆了。

    这里就像是恶龙的宝藏,烛光照耀下,琳琅满目,处处光彩夺目,光是金币就数不胜数,随便拿起一枚来,上面的文字根本不认识,还有大量的绿松石、琥珀蜜蜡、羊脂白玉,锦缎丝绸名贵裘皮,如果不是累累白骨掺杂其中,简直令人心旷神怡。

    刘昆仑捡了一件华丽的皮里缎面藏袍披在身上,又在外面套了件英军的红军装,转了一圈,自我感觉良好,这儿与其说是宝藏,还不如说是博物馆,因为除了宝物之外,还有大量的古代生活器具,包括金质和青铜的食器酒器法器,如果被考古学家看到,一定会开心的发疯。

    “我们发达了,这次发现一定会震惊全球。”季宇梵惊喜的转向刘昆仑,忽然脸色骤变,刘昆仑迅速回身,发现大脚怪正在身后,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醒过来,但看架势并不像是要拼命,反而倒退着发出一阵阵呜咽悲鸣,像极了被揍了一顿的狗。

    刘昆仑挥了挥拳头,大脚怪慌忙又后退了几步,证明了他的猜想,这个动物并不是野性十足,反而具备一定智商,很记打,那一拳头肯定让它永世难忘。

    “这就是雪人。”季宇梵拿起了运动相机,可是怎么也开不了机,不知道是进水了还是没电了。

    洞穴里的温度比外面要高上一些,起码没有风,两个人和一个大脚怪六目相对,不知道说什么好。

    大概是为了缓解尴尬气氛,大脚怪继续往后退,退到石壁边缘。

    “有古怪,它想干什么?”姬宇乾低声道,捡起一把镶嵌着绿松石的宝剑抛给刘昆仑,自己拿起一支一百五十年历史的马提尼亨利步枪,拉动杠杆露出枪膛,膛里有一发未击发的子弹,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打响,只能用来壮胆。

    忽然一阵音乐响起,气温迅速升高,出暖花开,一支支牛油大蜡次第燃烧,洞穴里变得光亮无比,墙上布满颜色鲜艳的壁画,一张张镶嵌着黄金和绿松石的宝座上铺着绸缎,击打乐器的音乐声中,一群群身穿碧绿桃红绸缎长袍的男女围着刘昆仑和季宇梵欢笑着载歌载舞,他们一个个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面容俊美,宛如仙子下凡。

    一秒钟前还阴森可怖的水下洞穴忽然变成天堂,除了俊男美女,还有许多美味佳肴摆放在精美的金质盘子里,叫不出名字但颜色鲜美的水果,插着金匕首的金灿灿的烤牛肉,涂了蜜的烤鸡堆成山,还又络绎不绝的只穿着白色围腰的佣人继续奉上美食。

    刘昆仑和季宇梵对视一眼,彼此从对方的瞳孔倒影中看到这光怪陆离的一幕,这似乎并不是幻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