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一章 消失的文明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既然不是幻觉,难道说穿越了?刘昆仑伸手去触摸金盘子里的水果,手指穿过水果摸了个空,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都是虚幻的,再看季宇梵,也在到处试探着触摸这些突然出现的奇景,他的手从一个美艳的舞者身上穿过,但令人费解的是,那舞者从队列中出来,单独围绕着季宇梵扭动身躯,身姿曼妙,舞蹈动人。

    这是幻觉,又不是幻觉,刘昆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种现象,但他可以确定的是这美轮美奂的一幕就像是水月镜花,转瞬即逝,也许是几千年前的景象通过某种不可知的自然现象得以重现,这是不可复制的,如果能记录下来,将会是极其宝贵的考古资料。

    刘昆仑指了指季宇梵胸前的运动相机,后者会意,再次试着开机,也许是温度升高的缘故,GOPRO终于开机了,将这一幕忠实的记录下来。

    水下洞府变成了人间天堂,美酒佳肴,俊男靓女,音乐宛如天籁,舞姿美妙绝伦,墙上的壁画充满古朴的艺术气息,桌椅、餐具、饰物、一切的一切,都是任何艺术作品里未曾见过的,刘昆仑和季宇梵站在舞池中央,似乎整个世界都围着他俩在转动,眼睛都不够用了。

    季宇梵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材生,尤其对艺术颇有造诣,他已经完全沉醉进去,刘昆仑却保持着冷静,他的关注点和季宇梵不同,他看的是洞府和此前那个阴森的洞穴的相似之处,二者虽然给人的感觉天渊之别,但大体构造一致,此处就是彼处,舞池的角落里有一池碧水,汉白玉的台阶深入水中,看起来就像是泳池的入口,但刘昆仑记得,那里是水路进口。

    刘昆仑打了个手势,示意季宇梵跟自己走,两人走到汉白玉台阶前,舞池里继续载歌载舞,没人管这两位不速之客的离开。

    “潜泳会吧。”刘昆仑问了一句,季宇梵会意,深吸一口气,拉着刘昆仑的手下水,此时的湖水依然清澈透明,水温适宜,水下通道两侧砌着整齐的墙砖,每隔一段距离会有一块夜光石照明,引导前进方向。

    刘昆仑拉着季宇梵潜泳向前,他很担心洞口会有坚固的栏杆阻挡,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洞口豁然开朗,两人潜在湖水中能看到各种各样的鱼类在眼前游动,下方是五彩缤纷的水藻和珊瑚,抬头,上方光明无比。

    两人迅速上浮,冲出水面的一瞬间更加震惊,外面的世界全变了,没有白雪皑皑,没有寸草不生,有的是茂密葱绿的原始森林,藏羚羊在林间吃草,听到动静机警的跑开,随着一声长鸣,一头大象从容地踱着步子在岸边走过。

    “看!”季宇梵激动地指着远处,山巅一座雄城,建筑风格是前所未见的,整体以红色粉刷为基调,有城墙城堡和高塔,旗帜飘扬,似乎还有骑兵在山间巡弋。

    两人浮在水面上,触手可及的地方就是向上攀爬的悬梯,可是这悬梯只是影像,触摸不到,但峭壁确实真实存在的,刘昆仑将五指插在岩壁中,先行爬了上去,然后来个倒挂金钩,将季宇梵拽上去,两人躺在岸上,先平复了一下情绪,让后开始爬山,他们要去城堡一探究竟。

    路很难走,虽然看起来是鸟语花香茵茵绿草,但每一步都跋涉的相当艰难,就像一个体弱多病背负着行囊的旅行者在高原徒步了三天三夜后的疲惫,只是好奇心驱使着两人亦步亦趋,缓慢前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爬到半山腰,城堡近在咫尺,整座城的体量远超布达拉宫,城堞和旌旗历历在目,旗帜上的文字不是汉字也不是藏文,一阵雄浑的音乐声传来,紧跟着雷鸣雨点般的鼓声,听的人心为之颤抖,金戈铁马、惨烈厮杀仿佛就在耳畔。

    城门大开,一队身穿猩红色战袍的骑士呼啸而出,金色的长柄兵器形如镰刀,背后插弓,腰间配刀,战马嘶鸣,铁蹄铿锵,牲口的腥臊味道直冲鼻子,两人下意识的躲在路边,以免被骑士的幻影冲撞到。

    城门是敞开的,市民络绎不绝,刘昆仑和季宇梵漫步进城,走马观花,城里有市集,有茶馆旅店,有王宫军营,有野狗和乞丐,牦牛和驼队,妖艳的舞姬、精明的商人。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原汁原味的历史,即便是最顶级的好莱坞道具师,花费一百亿美元也造不出这样的实景,能目睹这一切,是机缘巧合,更是上苍恩赐,两人目不暇接,贪婪的看着每一个细微的点滴。

    忽然刘昆仑感觉有人在猛烈摇晃自己,转瞬醒来,身边的一切全部消失无踪,变成荒凉的山坡,脚下依旧是白雪覆盖,寸草不生,哪有什么茂密的森林,潺潺的河流,哪有什么远古的城市,热闹的市场,温度也随之下降,寒风彻骨。

    季宇梵也紧跟着醒来,但是看他的眼神,依旧沉迷在幻觉中,久久不能自拔。

    晃醒他们的是科考队的丁家骏博士,他穿着厚厚的防寒服,脚上穿着一双自制的雪鞋,鞋子面积巨大,可以行走在积雪之上,远处还有两名同样打扮的科考队员。

    “终于找到你们了。”丁家骏说,“你俩失踪很久了,大家都很着急。”

    回到真实的时空,刘昆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喃喃道“我看到了,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丁家骏问道。

    “我看到古城,就在这儿,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市集,这儿是拍卖奴隶的台子,那儿是城墙,那边是个茶馆,这里还有一大堆骆驼粪。”

    丁家骏回头对同伴说:“这是典型的癔症。”

    季宇梵低声道:“我也看到,骆驼粪的味道还在我鼻腔里,对了,我全部拍下来了,不信你可以看。”

    “集体癔症。”丁家骏对同伴说,但还是接过季宇梵递上来的gopro,翻开拍摄记录。

    相机屏幕上一团漆黑,过了许久才有光亮,能看出他们浮出水面,爬上岸来,但外界依然是雪山荒原,并没有森林河流,大象小鹿,也没有城堡集市,只能看出两个人在深深的积雪中艰难跋涉,几乎是手脚并用爬着走,一路往山上爬,在荒凉无比的山坡上逗留驻足,评头论足,仿佛置身繁华都市。

    “回去再说。”丁家骏博士说,他虽然是科考队中最年轻的一个,但也是领队和学术带头人,科考队同样遭遇暴雪被困当地,但他们的经验更加丰富,不但可以自救,还能腾出力量来救援两支明星队。

    丁家骏联系不上明星队,于是亲自带人过来查看,两支队伍相距不远,但走过来也花了几个小时,找到营地后,得知两位明星前后脚消失不见,据说还发现了大脚怪的踪迹,于是丁家骏又带人前来营救,这已经是一天前的事情了,所以刘昆仑和季宇梵在水底呆的时间和他们以为的时间是有出入的。

    下一步是回营地修整,又是一番艰苦跋涉,到了地方之后才知道后怕,刘昆仑倒没什么,季宇梵严重冻伤,急需救治,他全身的体液都快结冰了,能坚持这么久也是个奇迹。

    李明告诉他们,神秘的电磁干扰消失了,现在已经联系上大后方,直升机马上就来,我们得救了。

    说话间,引擎轰鸣声就由远及近,一架黑鹰直升机从噶尔县方向飞来,这是西部战区特地调来救援的,飞近了才发现并不是黑鹰,而是国产直20。

    季宇梵和几位女队员先行撤离,其他人等待后续救援,至于找没找到雪人已经没人在乎。

    刘昆仑找到丁家骏,拿了纸笔写了一些文字递给他。

    丁家骏傻眼了:“你在哪儿学的?”

    “我看到的。”

    “在哪看到的?”

    “在那座城里,旌旗上,牌匾上,石刻上。”

    “你认识么?”

    “不认识。”

    丁家骏博士严肃起来,正色道:“这是已经消失的远古象雄文字,全世界都没有人会写会读,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我看到了雪人,还打了它一拳,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古代文明在我眼前出现,当时的自然环境很好,有森林河流和城市,我们在城市里徜徉的时候,被你叫醒了,就这样。”刘昆仑说。

    “根据你所说的天气情况,这可能是公元前五百年,象雄文明是已经消亡的远古时期的西藏文明,几乎没什么遗迹留存,但在当时,这儿是东西方文明的交汇点,文明程度很高。”丁家骏道,“你是怎么看到的这些景象呢,是什么触发的?”

    “在湖底的一个洞穴里,那里藏着很多宝贝。”刘昆仑掀开外套,露出里面的红色军装,丁家骏一眼就认出这是十九世纪的英国陆军上衣,而且是一个军官的制服。

    军官的制服并不是军队发的,而是自己找裁缝定做的,衣服里子上会有标记和名字,丁家骏掀开这件红色军服,看到了刺绣的花体字姓氏:麦克唐纳

    “曾经在西藏出现过的,姓麦克唐纳的军官,这个一查就知道是谁。”丁家骏说,“不过这事儿不急,我迫切的想看看那个水下洞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