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夺冠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丁家骏博士的课题就是消失的象雄文明,对于一个科学家来说,朝闻道夕死可矣,既然已经发现了水底遗迹,现在不让他去看,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但这个天气情况,在没有足够的支援下贸然下水,就等于找死,季宇梵的身体素质比丁家骏好很多,那可是优秀棒球运动员的底子,他都严重冻伤接近死亡了,文弱书生丁家骏就不能胜任,所以他就算再冲动好奇,也要控制着自己不去做冒险的事情。

  不能立刻前往,至少能从刘昆仑的描述下了解一二,丁家骏听他讲了雪人的体貌特征后说:“所谓大脚怪并不符合实际,因为对它的体型来说,脚并不算特别大,这可能是现存的体型最大的灵长类动物了,之前体型最大的是大猩猩,最大的能达到两米身高,五百斤体重,不过在雪人面前也是小兄弟了,按照你的说法,雪人具备一定智商,挨打之后懂得服软,这很有意思……我不解的是它吃什么,大猩猩是杂食动物,吃植物、肉类和昆虫,一只成年大猩猩一天的食量要十五公斤以上,按照体型比例分析,雪人维持一天的活动,至少需要二十五公斤食物,可是根据卫星云图来看,以这个不知名的湖泊为中心,方圆一百公里内都无法提供足够的食物,无人区倒是有藏羚羊,现在不比以前了,还有偷猎的存在,现在羊群是在卫星监控下,明显的数量增减是会被发现的,所以我很纳闷,这个雪人是靠什么维持每天的热量摄入。”

  到底是科学家,一针见血,刘昆仑也迷惑起来,丁家骏说得对,无人区地处高寒,动植物稀少,雪人靠吃什么为生?这么庞大的体型,每天不得吃一头藏羚羊才够。

  不做实地考察,闭门造车的胡思乱想是永远找不到正确答案的,丁博士的话让刘昆仑也有些蠢蠢欲动,正当他考虑是不是再去探一次险的时候,姬宇乾打来了电话。

  神秘的电磁干扰如同来时一样,走的时候也悄无踪迹,通讯恢复,姬宇乾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向大家表示慰问之后带来一个新的通知,根据天气预报,下一场暴雪很快降临,这场雪灾受到全国关注,在总理的亲自关怀下,西部战区陆航部队增派直升机,力争在下一场大雪来临前将全部受困群众救出。

  有舍才有得,这个节骨眼上只能救人了,所有的车辆、装备都要留下,包括那些昂贵的拍摄设备,其他地区也一样,只救人,不救牲口物资,该损失的就让它损失,人才是最宝贵的财富。

  第二批次的救援直升机立刻就到,所有人员整装待发,现场乱糟糟一片,季宇梵出了事,他的助理们人心惶惶,啥也顾不上了,反正丢在这里也不怕,无人区是不会丢东西的,刘昆仑从狼藉中捡起一个始祖鸟的包,包上有季宇梵的名字,这是他装私人物品的包。

  外面引擎轰鸣声响起,两架军绿色的直升机飞抵,降低高度,舱门打开,一具软梯垂下来,形势紧急,直升机连降落都省了,装了人员即刻就走。

  坐在陆航的机舱里,刘昆仑打开了季宇梵的包,里面有两本护照,一本是联合国护照,另一本是绛红色封皮的中国护照,两本护照的照片和名字都是季宇梵,刘昆仑忽然想起,此前调查得来的资料显示,季宇梵在十八岁的时候选择了中国国籍,严格来说他应该算作拿中国护照在美国居留的华侨,那么为什么他要在进入无人区时出示联合国护照呢?

  也许是在暗示,自己的联合国护照和他有关联。

  季宇梵的GOPRO也在刘昆仑手中,但是电量已经耗尽了,他闲来无事,用充电宝给电池充了电,再打开,从头看起。

  月光下,一头庞大的白色人形巨兽踏雪飞来,紧跟着就是错乱颠簸的画面。

  胜负已分,季宇梵拍到了雪人,他是全民偶像的胜利者。

  刘昆仑虽败犹荣,因为没有他,季宇梵即使赢了也活不成,这个秘密也不会公之于众,换句话说,刘昆仑才是真正的赢家。

  但是此时,所谓的输赢,早已不重要了。

  直升机降落在阿里昆莎机场,一架成都航空的ARJ21等候在这里,等人到齐了立刻起飞,在机场上刘昆仑得到消息,季宇梵的情况不妙,狮泉河镇无法处理这样严重的冻伤,现在人已经搭乘前一班飞机飞往成都,轻则截肢,重则有生命危险,就看他的造化了。

  这架飞机的目的地也是成都,兰州大学科考队的人员虽然最终目的地是兰州,但也搭乘同一班飞机,到了成都再转机。

  丁家骏博士和刘昆仑坐在一起,两人聊了一路,刘昆仑惊讶的发现,这个留着络腮胡子的,敢一个人徒步进无人区的猛人科学家,其实非常年轻,比木孜塔格也就是大了几岁而已,在别人还在读研的时候,他已经拿到了博士学位和副教授职称,当真神人也。

  对此丁博士是这样解释的,他的父母都是江东大学毕业,家庭学术氛围很好,而且家境不错,在教育上不遗余力,从小就能接触到别的孩子接触不到的东西,比如他对航天感兴趣,父亲就会带着他去西昌卫星基地现场观摩卫星发射,他喜欢打乒乓球,母亲就把拿过几届世界冠军的前国家队员请来当私人教练。

  “对了,我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启蒙老师,他是咱们江东的大儒邵文渊。”丁家骏说。

  刘昆仑笑道:“那巧了,邵文渊老师也是我的老师。”

  丁家骏说:“那我得喊你一声师兄了。”

  飞机上的电视屏幕开始播放新闻,青藏多地遭受雪灾袭击,驻军出动直升机救援,成功救出若干受困群众,但也有大量牲畜冻死,物资损失严重。

  第二场大雪在他们起飞不久后就再度降临阿里地区,为无人区铺上一层厚厚的雪衣,刘昆仑想起水下洞穴里的雪人,这个天气它如何觅食,如何保暖?

  飞抵成都后,丁家骏并未跟着队伍转机回兰州,他选择去医院探望季宇梵。

  刘昆仑问他,你不是队长么,怎么好丢下自己的队伍。

  丁家骏说:“我现在不是队长了,科考队解散了,学校也不再批经费,接下来的事情就得靠我自己了。”

  “算我一份。”刘昆仑说。

  ……

  季宇梵住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当年刘昆仑从藏地出来之后的第一站也是这里,这里是中国西部疑难危急重症诊疗的国家级中心,在狮泉河镇上让医生们束手无策的问题在这里就是小毛病,此时季宇梵已经度过了危险期,可以会见朋友了。

  特护病房里,季宇梵被冻伤的两只手还不能动,他向刘昆仑和丁家骏描述了发生的一切,和刘昆仑掌握的差不多,作为一个艺术家,季宇梵最关注的还是音乐,他以口技的形式模仿了水下洞穴中听到的乐曲,以及城堡上大号演奏的军乐。

  丁家骏也是个全才,他拿出随身平板电脑,当场就把曲子给谱了出来,只是乐器不太对应得上,只能以编钟加长笛小号架子鼓来代替,

  当乐曲从平板电脑里飘出来的时候,三个人的表情各不一样,季宇梵是失望失落难过,刘昆仑是费解沉思,丁家骏是无动于衷。

  “我记得比这个好听一百倍。”季宇梵说。

  “很正常。”丁家骏说,“首先,远古时期的音乐并不会比现代人高级,你觉得好听,是因为身处那种氛围中,有环境的衬托,是心灵上的震撼,这些震撼触动并不单单是音乐带来的;还有第二种可能,我们经常会有这种经验,在梦里发现一个灵感,或者写了一首诗,会觉得精彩绝伦,恨不得立刻记下来,但当我们醒来之后回味,会觉得那简直就是垃圾,就是儿童级的作品。”

  季宇梵醒悟过来:“你是说,我们当时处在幻觉中。”

  “不然怎么解释?”丁家骏反问道。

  季宇梵的心情很低落,刘昆仑为了安抚他,打开了病房里的电视机,调到我秀平台直播节目,此时正在播放这次阿里无人区之行的花絮片段,并且预报说今天晚上就揭晓冠军。

  “恭喜你。”季宇梵更加的黯然神伤了。

  “同喜。”刘昆仑并不解释。

  花絮片段里,先是狮泉河镇上的厉兵秣马,然后考察队挺进无人区,一队越野车加皮卡呼啸而过,烟尘滚滚,颇有兵车行的感觉,无人区的荒漠却有着绝世美景,随之而来的是一场暴雪,大家如何在灾难中团结起来自救,重头戏是合力建造爱斯基摩人的雪屋,还有黑暗中的恐怖故事会。

  季宇梵的脸色好看了许多,花絮勾起了他的回忆,若不是刘昆仑搭救,此时自己冰冷的尸体还躺在水下洞穴中,不,或许已经被雪人当点心吃了,变成一堆粪便,与之相比,还能活着已经很幸运,区区冠军头衔还算什么。

  三人又就山坡上的城堡谈了一会儿,丁家骏现场用平板将他们描述的场景绘制下来,作为科考的辅助材料。

  又过了一会,护士来撵人了,病人需要充足的休息,临走时刘昆仑提醒季宇梵,记得看颁奖。

  季宇梵笑笑,挥挥手。

  期待着看最终结果的不止是在成都的这帮人,全世界的观众都在翘首以待,最热心的莫过于两位明星的粉丝,还有利益相关群体,比如签了对赌协议的王海昆,还有季宇梵背后的圣殿骑士团。

  最为惆怅的人,是这场活动的裁判者,未来科技的总裁姬宇乾。

  冠军究竟该给谁呢,所谓雪人只是他炮制的噱头,没想到季宇梵真的拍到了,但是在整哥探险活动中,刘昆仑的作用更大,最为珍贵的是,季宇梵夺冠的资料是刘昆仑提供的,他大可以将这一段视频删除,但他并未那样做,他的品格更符合冠军的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