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三章 雪野湖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晚上七点半,这是我秀平台开始播放全民偶像节目的时刻,以往季宇梵总是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或者手机,但是此刻他却意兴阑珊,懒得动弹。

    可是病房里的电视机却突然自动开机,熟悉的全民偶像背景音乐响起,姬宇乾走到舞台中央,宣布即将宣布期待已久的全民偶像总冠军花落谁家,这一次竞赛和以往不同,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两队并成一队,在对抗大自然的过程中,我们看到了人性中最闪光的部分。

    “请看大屏幕。”姬宇乾说。

    现场是360度球幕试听感受系统,观众身临其境,感受着风洞一样大的风机吹出来的刺骨寒风和低温,这当然是打了折扣的,仅仅是为了让人体会一下现场的感觉。

    全球观众都戴上了VR眼镜,与两支队伍一起来到阿里雪原探险,看到大雪一夜之间就比汽车还高,而因电磁风暴任何联络方式都中断时,每个人都捏了一把汗,即便他们知道这是录播。

    **点在于建造爱斯基摩人的雪屋,季宇梵亲自担纲,别人只能给他打辅助,看到这里观众其实已经有些明白了,所谓寻找雪人只是一个噱头而已,考察得其实是极端环境下人的素质和品格。

    雪屋夜话之后,视频结束,姬宇乾现身。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在这之后,我们的一位选手走出了雪屋,拍到了传说中的雪人。”

    大屏幕上出现了雪人狰狞的嘴脸,此时使用VR眼镜的人都吓得差点撞墙。

    视频转瞬即逝,姬宇乾再次出现:“我曾经问过中科院的朋友,这一场离奇的电磁风暴是怎么回事,他没有给我解释,我又问另一个生物研究所的朋友,雪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他也没给我答案。或许这个世界上注定会有些谜团永远无法解开,我们就把他留给后人去解吧,我现在要宣布的是,拍到这张清晰照片的人,获得了全民偶像赛事总冠军,他就是……”

    音乐响起,屏幕前的每个人都激动起来,等着这个名字出现,这其中也包括坐在轮椅上的王海昆。

    “他就是……季-宇-梵!”随着姬宇乾的大声宣布,屏幕上出现了总冠军的大照片,激昂的音乐响起,彩弹漫天。

    华西医院病房里,季宇梵被意外惊喜搞得不知所措,紧跟着病房的门打开了,他的队友们扛着摄影机进来,撒花,祝贺,这是现场直播,季宇梵立刻调整状态,又是那个自信、阳光的大男孩了。

    姬宇乾现场连线总冠军得主,进行采访,首先恭喜他得到总冠军荣誉和一亿元奖金,然后问他有什么话想对什么人说。

    “此时此刻,我想对我的对手,也是好朋友昆仑说。”季宇梵面对着镜头,诚恳无比道,“谢谢你。”

    虽然只有简简单单三个字,但却包含了无限的意义,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解读,但可以肯定的是,冠亚军之间的友谊是真挚的。

    紧跟着,昆仑也出现在病房门口,两人热烈拥抱,这是节目的要求,大团圆的结尾。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闲杂人等退病房,只留下刘昆仑和丁家骏。

    对于刚刚结束的全民偶像赛事,这俩人似乎完全不感兴趣,注意力全在水下洞穴和古象雄文明幻影上,搞得本来还有些忐忑愧疚的季宇梵也释然了,难道不是么,这种娱乐性节目,怎么能和科学考察相提并论,是自己着相了。

    丁家骏告诉他们,象雄文明发源极早,在中原文明处在商周时期,象雄文明就已经高度发达,疆域广阔,人口众多,这个时代的阿里无人区,还是适宜人类居住的草原,象雄人口可能有千万之众,天文宗教医学发达,苯教起源于此,现在的所谓藏传佛教,其实很多仪式来自于苯教,连佛教的万字符号也是最初来自于苯教的庸仲。

    “一个曾经辉煌的文明突然就没落了,象雄亡于吐蕃,但什么像样的遗迹都没留传下来,这很离奇,学界不得其解,你们的发现,会给象雄文明研究带来重大突破,我已经向中科院领导申请了,等天气好转,我们再赴阿里。”丁家骏信心满满,向二人发出邀请。

    刘昆仑和季宇梵欣然同意。

    “还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告诉我们真相了。”刘昆仑拿出雪地上捡到的铜盒子,“我想这是你掉的东西。”

    季宇梵看了一眼,点点头:“对,这是魔笛的盒子,是我的赞助商给我的,他们是从伦敦拍卖行买的。”

    丁家骏说:“这就对上了,我请牛津大学的朋友帮着查了一下,你们在水下洞穴发现的那件军装是属于爱德华.麦克唐纳陆军中尉的,麦克唐纳家族是军事世家,他的伯父麦克唐纳上校是入侵西藏的指挥官,中尉生于1860年,失踪于1888年,他的部队驻扎在印度,参加了第一次入侵西藏的战争,中尉本人带领一支小队执行侦察任务时失踪,这个骨笛大概在他的遗物中,被打包寄回了伦敦,交给其家人,过了若干年,麦克唐纳中尉的后代像其他败家子一样,将祖上的东西归置归置,有些摆摊卖了,有些卖到旧货铺,有些看起来值钱的,交给拍卖行处理。”

    “但是他们怎么知道这个东西可以召唤雪人?”刘昆仑表示不解。

    季宇梵给出了答案:“因为我的赞助人是欧洲老牌私人俱乐部,他们掌握的秘密和财富远超我们的想象,最早发现雪人大脚印的也是英国探险家,其实……”

    他欲言又止,让刘昆仑和丁家骏更感好奇,似乎思想斗争了好久,季宇梵才说出真相:“他们告诉我,千万不要自己吹响骨笛,他们建议我,将骨笛巧妙地交给另一个人,让他去吹,然后我躲在远处用长焦相机拍摄就行。”

    提到“另一个人”的时候,季宇梵看了一眼刘昆仑。

    这个所谓的另一个人就是刘昆仑,看来季宇梵背后的赞助者为了赢取冠军,无所不用其极,他们知道雪人的秘密,也知道魔笛的作用,所以让季宇梵制造陷阱……

    但季宇梵还有一句话藏在心里没说,他本来雄心勃勃,毫无顾忌,道德廉耻并不能成为通向胜利道路的障碍,但是自从见了刘昆仑第一次,就对这位竞争对手产生了莫名好感,他知道自己不是GAY,这好感不知来源于何处。

    “那么骨笛在哪?”丁家骏问。

    “丢了。”季宇梵说,“我没料到雪人来的那么快,慌乱中骨笛落地,掉进雪堆里,骨笛的颜色和雪地接近,所以很难找。”

    ……

    几家欢乐几家愁,刘昆仑所属的艺人经纪公司对赌失败,他没能赢到巨额奖金,还沦为王氏财团旗下演艺公司的签约艺人,李明简艾冯媛等人也没分到羹,好在王海昆并未难为他们,反而聘请整个团队继续为昆仑服务。

    昆仑虽败犹荣,很多大公司向他伸出橄榄枝,许下重金请他担纲男主角,或者亲自导演大片,王氏财团演艺公司的股价暴涨,老王赚的盆满钵满,简直是捡到一个金娃娃。

    但昆仑却拒绝一切合作,虽然他是签约艺人,是受合同约束的,但大牌艺人才不在乎什么合同,老子心情不好就不陪你们玩,他宣布给自己放一个假,要去欧洲学习艺术。

    全民偶像冠军季宇梵也做出同样的选择,宣称自己艺术素养不够,需要回炉深造,闭关学习。

    但事实上这俩人都没去学习,而是和丁家骏一起回到了狮泉河镇。

    丁家骏的科考项目被兰州大学砍了,他拿着麦克唐纳的军装去中科院要经费,也被领导拒绝,还批评他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明明是通俗娱乐节目搞得噱头,谁能证明军装不是伦敦旧货市场淘来的,反正这东西也不值钱,丁家骏二话不说,扭头就走,他和别的科学家不一样,他有的是钱,上大学时的发明专利权就有上百万美元,足够支撑他进行私人考察。

    这次考察是瞒着所有人进行的,队伍只有他们三个人,三人改头换面,在狮泉河镇租了一辆丰田皮卡,绑着防滑链晃晃悠悠开进了戈壁滩。

    雪还没化完,三人开了一天一夜,终于抵达宿营地,几十辆车原封不动,雪屋帐篷还在原地,物资给养足够他们三人用十天半个月的,简单休整过后,三人带上潜水服和摄影机,开着雪橇前往雪野湖。

    雪野湖是刘昆仑给那个不知名小湖泊取的名字,雪山野人的意思。

    到了悬崖边,湖水依旧碧波微澜,丁家骏去了一些水样,用试纸做了简单的酸碱度测试,果不其然,湖水呈强碱性,这样的水并不是不会结冰,只是冰点不确定,可能零下一百度才结冰。

    湖水对人体并没有威胁,三人换了潜水服,背了气瓶,相继下水,五月的高原依旧寒冷,湖水彻骨,刘昆仑和季宇梵都是来过一次的人,心理上有准备,丁家骏更是在贝加尔湖和南极都潜过水的猛人,三人有恃无恐,下水后摸到十米深处的洞口,轻车熟路,摸了进去。

    刘昆仑打头阵,万一遇到雪人他还能抵挡一番,开亮头灯,快速通过,冒出头来,强光照耀着水下洞穴,紧跟着季宇梵和丁家骏也冒出头来,三人泡在水中看着周围的一切。

    灯光照处,是岩壁上的笔画,红色的妖魔背上长着一对翅膀,在空中飞翔,手中拿着人皮鼓。

    三人登陆,丁家骏说:“大家都把强光熄了,我担心强烈的光纤会损坏文物。”

    刘昆仑和姬宇乾关闭头灯,只点亮一盏瓦数较小的电灯,在密闭漆黑的空间内,一盏灯也就够了。

    他们先发现了蜷缩在角落里的雪人,起初还担心雪人是不是死了,刘昆仑上前摸了摸呼吸,说还活着,又搭了脉搏,很微弱,

    “这是冬眠了。”丁家骏说,拿出小剪刀,小心翼翼剪下雪人一小撮毛,有了这撮毛,科研就有了成果。

    当然发现雪人的科研成果,无法和发现大量古文明遗迹相媲美,水下洞穴中的一切让丁家骏叹为观止,他面对着大堆的文物、财宝、骨骸心旷神怡,迷醉不已。

    “看这个!”刘昆仑发现了一口看起来像是棺材的石匣。

    “会不会有大粽子?”季宇梵有些担心,“咱们可没预备黑驴蹄子啥的。”

    “那是小说家胡扯的。”刘昆仑没等丁家骏来得及制止,就一把推开了石棺的盖子。

    棺材里是一具骷髅,身躯部分像是人类,但背后有很多细长的骨头,看形状正好能拼成一对巨大的翅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