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五章 转世手册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在丁家骏博士的猜想中,这是一种远古文明的高科技产品,对于这项技术的作用他没能给出准确的推断,这肯定不是起到家庭影院这么简单的功能,而是某种记录,某种还原,甚至某种仪式。

    刘昆仑建议再次启动,他对这种浸入式的还原历史的体验有种痴迷,迫切的想再次重温,但是当再一次拉下手柄后,一切都没又发生,蓄电池中的碱性溶液快速流走,没电了。

    无奈,只能重来一遍,灌注电解液的过程中,丁家骏分析说这个小湖泊中的液体肯定没那么简单,只是手头没有合适的化验设备,自己也不是化学方面的专家,所以嘛,至于这部机器,虽然看起来原始,但肯定也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因为远古文明攀爬的科技树不同,朝着另一个方向去了,用现代的文明去理解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文明,不是一朝一夕能搞定的。

    等了许久,蓄电池注满容碱性溶液后,再次启动梦幻机器,可是这次却没出现幻影,重新拉一次,溶液又开始消退,刘昆仑痛心疾首,说丁博士你把这玩意搞坏了,你得赔。

    季宇梵帮腔道:“让他修,立刻就修。”

    丁家骏指着这部庞大到一眼看不到头的机器说:“我连拆都拆不开,不知道历经多少年的老古董,万一搞坏了,可就真的永远坏掉了,我估摸着集合全球各个领域的科学家,用十年时间差不多能弄明白皮毛。”

    机器被玩坏了固然遗憾,但水下洞穴中依然有无尽的宝藏,且不说那些堆积如山的黄金宝物,光是石壁上的壁画就够一百个专家吃上几十年的。

    丁家骏表示,老子住在这儿不走了,什么时候研究完什么时候出山。

    青藏高原无人区高寒干燥,水下洞穴的温度湿度都非常适宜长期保存物品,这儿就像是大自然恩赐的博物馆,储藏了上下五千年人类文明的结晶,浩如烟海的文物如果搬运出去,将不可避免的遭受一定程度的损坏,还有这些珍贵的壁画,一旦重见天日,将会面临各种觊觎,稍有不慎,鲜艳的色彩就会变得黯淡无光,就像刚出土的兵马俑那样失去颜色。

    但是水下洞穴毕竟太冷,时间待久了腿脚都要僵了,三人撤出洞穴,回到营地,烧上一壶热腾腾的咖啡,就着自热干粮畅所欲言,丁家骏上网**了一大批物资,这些东西可不是淘宝店能买到的,很多需要国外专业机构定做,光是备货周期就要很久。

    在房车里休息了一晚,次日继续雪野湖探秘,水下洞穴中的氧气含量比外面还要低一些,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来透气,同时也能避免幽闭恐惧症的出现,当刘昆仑从湖水中冒出来,顺着梯子往上爬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只手伸向自己,抬头看,是李明的大光头和暗红色的僧袍。

    “水下好玩么?”李明把刘昆仑拉上来,随口问道。

    “我们在玩洞潜,地球上海拔最高的洞潜。”刘昆仑说,关于水下洞穴的秘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李明在内,但是现在怕是瞒不住了。

    “恐怕不是洞潜吧?”李明说,“我这几天才回过味来,前老板花了几个亿,让我在西藏待了好多年,找的就是一个洞穴,定势思维害死人啊,我一直在高山上找,没想到这个洞穴原来在水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

    李明是一个人开车来的,他带来了洞穴探险需要的一些装备,其中包括不会伤害文物的冷光照明设备。

    探险队增加了人手,对于水下洞穴的认知也更加清楚,原来这些年来李明在寻找的就是这样一个洞穴,以及一个隐居在洞里的人。

    “具体洞里有什么东西,谁也不知道,但这些东西可以改变世界。”李明说。

    洞里的财宝堆积如山,在丁家骏这样一位考古专家的带领下,大家将物品进行归类,按照年代和价值高低进行摆放,比如十九世纪的武器铠甲就是最没有价值的,公元前的金币也没多少意义,毕竟是外界常见的,只有那些没有曝光过的,对历史研究有帮助的文物才是真正有价值的。

    冷光灯照耀下,墙上的壁画组成了一幅幅组图,很明显这是古人在用壁画讲故事,丁家骏一张张看过来:巍峨的神庙前,人头滚滚,遍地血腥,这是在进行残酷的人牲祭祀;衣装华丽者在武士簇拥下登上黄金宝座,这是登基仪式;万众瞩目下,得道高僧手持颅骨法器面对下跪的信众施法,这大概就是灌顶的前身;最令人费解的一幅画上,两张床并排,床上分别躺着老人和少年,头戴高帽子的僧侣站在中间,手中拿着的依然是人头骨做成的嘎巴拉碗,而老人身上有一层虚影似乎在做出起身的姿态。

    “古象雄文明掌握了灵魂转世的奥秘。”丁家骏把大家召集过来一起欣赏这幅画,连起来看就是,位高权重的老人病重,僧侣主持仪式,杀了很多俘虏人牲既祀天地鬼神,不见起色,这时候高僧出现,将老人的灵魂转移到了一个牧羊的少年身上,然后少年登上王位,如果搞懂故事逻辑的话,看起来就一目了然,简单直白,如果不能理解灵魂置换的梗,这一组壁画就无法进行合理解释。

    丁家骏解释说,灵魂不灭.转世轮回和因果报应这些都是古象雄文明的核心价值观,这些文化影响着古印度教,、耆那教和佛教,一直延续至今。

    “古象雄文明的星象学和医学特别发达,藏医就是沿袭了象雄医学……他们的医生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解剖了大量的活人,对于人体的了解程度不亚于现代,还有他们的转世制度,和现在藏传佛教的转世有些明显区别,现在的所谓转世灵童更像是一种仪式,一种美好的希冀,那么古象雄是实打实的不等人死就找一个年轻力壮的替补,只是他们怎么做到把灵魂取出和注入的呢?”

    丁家骏喃喃自语着,那边咣当一声,李明挥动锤子,砸开了挂在箱子上的金锁。

    箱子里并没有黄金玉器,而是码放整齐的羊皮经卷,李明还没动手就被丁家骏一声断喝制止了。

    “别碰,小心搞坏了。”

    李明大怒:“小崽子,我研究文物多少年了,你才多大。”

    怒归怒,大家对于文物的态度都是谨慎爱护的,而且很快李明就为自己的粗暴态度道歉了,原因很简单,羊皮卷上的文字他看不懂,这些如同蚯蚓一般的曲里拐弯的文字就是古象雄文,和藏文有些类似,但懂藏文的人未必认识象雄文,就如同会写简体字的人不一定认识篆字一样。

    全球掌握象雄文字的专家一个巴掌数的过来,偏巧丁家骏就是其中之一。

    丁家骏展开羊皮卷看了看,又打开另一卷,再另一卷,得出结论:“嗯,全是医书,讲怎么活取人类灵魂,怎么移植到适宜的人体身上的。”

    李明激动了:“这就是老板,不,是王化云让我找的东西,虽然他一直没明说具体是什么,但肯定就是这个,从古至今,帝王们不惜血本寻找的不就是永生么,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这些伟大的帝王,都干过这事儿,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能不能快点看完,我这儿有个人等着救呢。”刘昆仑想到了病榻上的春韭,她的日子不多了,挽救她生命的唯一办法就是置换身体。

    但丁家骏摇头:“不妥,这牵扯到医学伦理问题,脑死亡者捐献器官是成立的,捐献身体怎么算呢?活过来的人到底算谁?这一系列问题都要经过研讨才能决定下一步怎么做。”

    “他们都已经实际运用几百年了,你还在这里磨叽!”刘昆仑急了,“知道王海昆么,我的身体就是被他用这种方法占据了,我相信那绝对不是个案,这个世界上不知道还有多少老妖精存在。”

    丁家骏扶了扶眼镜:“你说的这种情况是成立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们的做法符合伦理,既然你也是受害者,那么为什么要变成加害者呢。”

    刘昆仑气的原地转圈,忽然道:“那好,我不占用别人的身体,我夺回自己的身体总可以吧。”

    “理论上可以,但实际操作不知道会面临什么困难。”丁家骏年纪不大,老学究的毛病不少,任凭别人着急上火,他自岿然不动,“你们也看到了,转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只有统治者在最高祭司的帮助下才能完成,普罗大众是不具备这种条件的,而且转世的躯体也不是随随便便找来的,必须符合某种要求,这些我们都不掌握,起码要等我看完这些书才能给出一个大致的意见。”

    刘昆仑看着这一箱羊皮卷:“看完需要多久?”

    “十年吧。”丁家骏说。

    “不,你只有一个月时间。”刘昆仑说,“看得完则罢,看不完,我一把火都给你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