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六章 摘桃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当然这是开玩笑的话,无价之宝怎么能付之一炬呢,丁家骏明白刘昆仑的急迫,他说还有一个办法能加快速度,就是把这些羊皮卷上的文字拍摄扫描下来发布到网上,同时再把已经破译的古象雄文字公布,让全球爱好者一起来破译羊皮卷的内容。

    丁家骏说干就干,凑着灯光将羊皮卷上的文字全部拍了下来,看起来满满一箱,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浩如烟海,预计半天时间就能搞定。

    其他人也都忙着自己的事儿,季宇梵在归置文物,刘昆仑在欣赏壁画,李明的关注点比较奇特,他更喜欢那一堆堆千年历史的皮草和绸缎,有些裘皮能分辨出是来自狐狸和旱獭,有些则认不出来,应该是取自已经灭绝的动物。

    “这张是白熊皮吧,奇怪,内陆怎么会有白熊,这味儿还挺冲。”李明试图将白熊皮拽出来,却拉出来一只巨大的手,再看,原来是沉睡的雪人,吓得李明一屁股坐在地上,回头看其他人,都是见惯不惊的样子。

    “这么大雪人躺这儿,你们瞎啊!”

    “放心,冬眠了,不会跳起来吃你。”

    丁家骏还推了推眼镜,煞有介事的解释起来:“这头雪人我推测它的寿命已经很长了,起码一千年以上,在大多数时间它都处于休眠状态,新陈代谢极其缓慢,这也证明了为什么在食物匮乏的情况下,这么一头食量巨大的雪人能长期维持下去,我在这四周找过了,没看到动物粪便,要知道粪便在这种环境下是不能降解的,这头雪人如果保持正常的吃喝拉撒,一定会有痕迹留下。”

    刘昆仑接口:“只有魔笛才能唤醒它,这头雪人是人类豢养的某种宠物或者实用型家畜。”

    “哦,何以见得?”丁家骏来了兴趣。

    “不信你看。”刘昆仑指着另一组壁画,“这个内容反应的就是当时的人类和雪人之间的关系,雪人可以看家护院,可以打猎,人类用骨笛操控,这上面还有音符呢。”

    画面上,一个人吹着长长的骨笛,雪人们载歌载舞,天上大鹏鸟也围成一圈,整体气氛喜庆祥和,在另一幅画面中,戎装主人吹动较短的骨笛,身着铠甲的雪人在阵前杀敌,不管是哪一种骨笛,都发出一串串符号,类似于五线谱。

    探宝的过程总是无比快乐的,数之不尽的宝物每一件都刺激着自己的肾上腺素,但是水下洞穴不能久待,这儿供氧不足,也不能生火做饭,不能大小便,必须隔一段时间出去一趟修整,抽支烟,尿一泡尿。

    四人回到营地准备晚饭的时候,忽然看见远处尘烟滚滚,似乎是车队向此处二来,天空中隐约也有直升机的轰鸣声。

    “完球,被截胡了。”刘昆仑说。

    他猜的没错,车队庞大,打头的是当地政府的越野车,如同沙漠越野一般插着高高的旗杆,红旗迎风招展,后面是一长队军绿色的高底盘四轮驱动军卡,直升机来了三架,都是通用型直20  。

    时间仓促,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掩盖水下洞穴的进口,潜水服和氧气瓶也暴露了他们的目标就在水下,想掩盖都掩盖不了。

    “是谁,是谁出卖了我们。”季宇梵痛心疾首道,怀疑的目光看向丁家骏,只有这个书呆子最有嫌疑。

    “不需要别人出卖,只要卫星在咱们头上经过的时候拍几张照片,什么都瞒不过去。”丁家骏说,“军用间谍卫星能看到地面上人手里书上的字,所有秘密无所遁形,你们都是大明星,自然备受关注。”

    季宇梵无言以对。

    “献给国家是早晚的事儿,也没啥可惜的。”丁家骏已经开始向直升机挥手,表现出一个爱国考古学家应有的素质。

    直升机速度快先到,舱门打开,首先跳下来的不是科考人员,而是手持自动步枪的特战人员,黑头套,战术马甲,在直升机旋翼掀起的烟尘中以战斗队形出现,包围了他们。

    刘昆仑没动手,因为他看到特战队员肩膀上的低可视度国旗标志,这不是外敌入侵,是自己人。

    但是很快他就明白自己幼稚了,因为最后从直升机上下来的人是一张熟面孔,林建东又出现了。

    车队紧跟着杀到,停在他们的硬度附近,从卡车上跳下来数百名穿荒漠迷彩军服的武警战士,开始支帐篷,拉警戒线,也不知道在无人区警戒谁,这儿连藏羚羊都没有。

    除了武警,车队里还包含了当地政府、公安、环保和***门的人员,穿军装的穿便服的混在一起,人喊马嘶的热闹无比,当地一个黑面孔的藏族领导宣布接管现场,和目瞪口呆的四个人轮番握手。

    “我代表国家感谢你们。”领导热情洋溢道,“这里条件太艰苦了,后续事宜就交给我们了,你们可以回去休息了。”

    季宇梵还不死心,问道:“领导,你知道这儿有什么?”

    领导说:“水下有宝藏嘛,这个宝藏是属于国家的,放心,国家会发证书给你们的。”

    刘昆仑瞥见几个武警战士从卡车上往下搬运潜水设备,就知道水下洞穴的秘密真的暴露了,领导说的没错,只要是这块土地上发现的东西,都是属于国家的,只是他担心这些人毛手毛脚的破坏遗迹。

    丁家骏不死心,用卫星电话紧急联系了中科院,向上面报告此事,试图用中科院的名头往下压,不让当地插手此事,但协调需要时间,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雪野湖被武警包围,拉上了封锁线,一群穿着白色全封闭防护服的人走了进去,刘昆仑等人被请出来,在营地中休息,几名公安人员名义上陪着他们,实际上是监视。

    林建东自打从直升机上下来,就装作不认识刘昆仑的样子,忙着指挥调度,当地政府人员和武警只负责后勤和警戒,警戒线以内都是林建东带来的人。

    一个人颠颠跑过来说:“林主任交代,快要变天了,让你们尽快回去,坐直升机回去。”

    刘昆仑说:“不麻烦你们了,我们自己开车回去。”

    对方动用这么大阵仗,强行留下也无法阻止什么,还不如走的利索,四人分乘两辆车在天黑前离开,上车的时候,刘昆仑不经意间瞥见地上有个小东西,借着绑鞋带的机会捡起来握在手中,上车后看一眼,是季宇梵丢失的魔笛。

    两辆乌尼莫克一前一后离开营地,刘昆仑从后视镜里看到三辆越野车尾随在后面,想必是确保自己离开雪野湖,此时不知道林建东他们找到进口没有,他捏了捏骨笛,想到了冬眠的雪人。

    此时林建东站在雪野湖畔,这里就是刘昆仑等人下水的位置,丁家骏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从卫星照片上发现的端倪,断定水下有遗迹,报告上级后得到授权,调动当地一切资源,封锁雪野湖,驱离无关人员,让自己带来的人下水勘探。

    此前林建东做过卫星遥感。通过不同地质的光谱响应特征不同,测量到这儿的下方有一个洞穴,青藏高原地质复杂,洞穴成千上万,不可能每一个都勘探过来,对林建东和他背后的人来说,同样是一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从北海舰队调来的潜水员全副重潜装备下水了,很快上浮报告,发现水下洞口。

    “继续勘探,注意安全。”林建东说。

    第二次下水的人员中包括携带了QBS06水下步枪的卫兵,带枪的打头阵,潜水头盔上的摄像头将图像实时传输到林建东手持平板电脑里,后者通过卫星网络,将图像画面传递到一个地方,再由中转站传递到远在瑞士的王海昆面前的屏幕上,老王耐不住的激动,找了几十年,终于有结果了。

    潜水员小心翼翼通过水下通道,进入洞穴后打开强光手电,四处乱照,黄金堆的反光让他们忍不住惊呼起来。

    “什么情况,听到请回答。”林建东在岸边反复询问,但是山壁太厚阻隔了信号,前方发现了什么无法及时反馈。

    等了几分钟,林建东不耐烦了,正要亲自下水,忽见湖水如同沸腾了一般水中冲出一个白影,长啸着冲上岸来,警卫战士没来得及打开枪支保险,这个怪物就风驰电掣一般跑远了。

    “派直升机给我追。”林建东拿起对讲机下令,“一定要抓到这头野兽,不惜代价。”

    一架直升机紧急升空,无线电里传来请示:“我们没带麻-醉-枪,可否实弹射击。”

    林建东毫不犹豫下令:“可以开枪,重复一遍,可以开枪。”

    他是官僚,不是动物学家,也不是自然保护者,对他来说,一个雪人的尸体远比一条发现雪人踪迹的新闻来的实在。

    又过了几分钟,潜水员才上浮,惊魂未定,说在洞穴中突然遭遇金刚,拿枪的战友惊慌之下开了枪,可是水下步枪在空气中效果很差,没打死金刚反而激怒了对方,战友被打成重伤,急需送医抢救。

    “那不是金刚,是雪人。”林建东纠正了一句,又问发现了什么。

    “一个古代文明的遗迹,一个宝藏,就像是恶龙的巢穴,储存了大量黄金。”年轻的潜水员绘声绘色的说着,兴奋异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