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七章 空袭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林建东镇定自若,冷峻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年轻的潜水员觉得哪怕火星撞地球,这位领导怕是也不会有一丝变化,到底是秘密单位的大领导啊,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素质自己怕是还要学几十年。

    “您看看我们拍摄的东西吧。”潜水员眼巴巴献上带防水罩的运动相机,林建东翻看了照片之后,将相机丢给自己的部下,后者娴熟的取出储存卡,当场销毁。

    但是更让潜水员们震惊的还在后面,林建东说:“你们带汽油下去,把箱子里的羊皮卷拿出来,其余的东西全烧了。”

    潜水员瞪大了眼睛:“可是……”他想说这些可都是文物和财宝啊,一把火烧了是什么道理。

    “没有可是,执行命令!”林建东不为所动。

    潜水员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命令太离谱了吧。

    “你还是不是一名军人!”林建东质问。

    “是!”海军战士终于明白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不需要问为什么,可是现场并没有汽油,需要从营地里拿,于是他们原地待命,等后勤人员送汽油上来。

    林建东抬头看着天空,焚烧文物的命令并不是他下达的,他只是命令的传达者,他知道此刻天上有眼睛在看着自己,无论是卫星还是高空无人机,总之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内,不可以逾越雷池半步。

    营地距离此处还有些路程,林建东举起望远镜看了看,那边刚好有一辆车开出来,想必满载的都是汽油桶,这帮笨蛋,引火而已,用得着这么多汽油么。

    四周很安静,无人区经常这样,万籁俱寂,有时候连风都没有,超长的宁静反倒让人有一种不安感,负责警戒的一个部下小声嘀咕道:“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这个部下是打过仗见过血的老兵,第六感相当敏锐,林建东也不免心惊肉跳,这地方透着诡异,一把火烧了利索。

    一辆四驱军卡开来,武警战士们将一桶桶汽油搬运下来,林建东不由骂一声笨蛋,这些是二百升的大汽油桶,没办法运到水下洞穴中去,必须换成五升的小型铁皮便携油桶才能蚂蚁搬家一样运进去,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用电泵和输油管道将油打进去,可是现场找不到这么长的软管,纵火也是个技术活啊。

    时间紧迫,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了,林建东让潜水员们拿小型油桶灌满汽油带下去,正忙碌着,忽然林建东感觉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耳朵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了,大地在扭曲、隆起、变形,炸裂,汽车和人员全都腾空而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抛起来,在空中飞舞着,然后落进水中。

    林建东年轻时当过侦察兵,身体素质很好,入水的一瞬间他反应过来,迅速向上游去,浮出水面发现刚才站立的位置已经不复存在,湖岸垮塌,空中腾起巨大的烟柱,碎石土块暴雨一样落入水中,他奋力向另一侧游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空袭。

    这不是地震,而是彻头彻尾的空中打击,至于用的是空对地**还是巡航**,亦或是联合制导**就不可知了,总之空中打击准确的击中了水下洞穴的位置,现在不需要纵火了。

    林建东感觉水位在下降,这个小小湖泊中的水不知道向何处流去,青藏高原地质复杂,鬼知道下面有什么天河暗坑,再这样下去,自己会被吸到旋涡中去,消失在地底深处,连个尸体都留不下。

    千钧一发的关头,直升机出现了,一个特战队员从机舱跃出,索降到湖面上,将林建东拉起,直升机内的卷扬机快速转动,将人员拉上去之后,迅速撤离到安全区域。

    宿营地并未受到空中打击,但他们受到的惊吓可不小,半座山在面前垮掉的心理震撼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住,还好后勤人员和外围警戒的武警没有伤亡,可核心区域的人员除了林建东侥幸逃脱一死,其他人无一生还。

    林建东洗了把脸,让卫生员检查了一下,除了脑震荡和多处软组织挫伤之外,他奇迹般的没有更严重的伤势,挥手斥退所有人之后,林建东用卫星电话向王海昆报告刚刚发生的事情。

    ……

    一个小时前,刘昆仑他们驱车离开,一路走一路骂,骂林建东半路摘桃子,不讲究,只有丁家骏说好歹宝藏落到国家手里了,我们也算放心,不然这么巨大的宝库还真不知道怎么分赃才好。

    刘昆仑深知林建东的为人,这家伙可能代表国家,他只代表位高权重的财阀和官僚,宝藏落在他们手中还不如私下分了呢,想想就窝火,刘昆仑想到了魔笛,不禁起了恻隐之心,雪人在水下洞穴住了上千年,被活捉之后怕是今生无缘雪域高原了,只能在牢笼中度过残生,看着手中的魔笛,他觉得不该见死不救。

    半小时后,身后传来直升机轰鸣声,刘昆仑探头望去,只见一架直20尾随而来,暗道难不成林建东要杀人灭口?旋即他就明白了,直升机是追着雪人来的,只见一个三米多高的巨躯在荒漠上奔走如飞,一跃就是数十米,后面尾随盯梢的越野车配合直升机展开捕猎,枪声不绝于耳。

    直升机是运输机,并非专业武直,所以没配备机关炮和***,只有机舱里的士兵拿着自动步枪向下点射,命中率可想而知,飞驰的越野车里向外开枪的准头也不高,尤其当他们的射击目标是一个快速移动的动物时。

    但他们毕竟用的是全自动武器,就算命中率再低也能击中几发,雪人不时发出悲鸣,但并不落荒而逃,而是继续沿着这条路狂奔,和刘昆仑的车并驾齐驱,哪怕枪林弹雨。

    “这畜生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同车的丁家骏奇道。

    刘昆仑明白雪人是自己召唤而来的,这个起码一千岁的动物其实并非野生,而是古人豢养的宠物,骨笛就是召唤和控制雪人的工具,想必这家伙把自己误认为主人了,难怪机枪扫射都不逃离。

    想到这里,刘昆仑猛打方向盘,冲撞从后面追上来的越野车。

    丁家骏差点没被甩出去,幸亏他系了安全带。

    “你干什么!”话音未落,刘昆仑二次撞击,他驾驶的乌尼莫克更强悍坚硬,马力更强,加上路面不平,越野车侧翻倒地,后视镜里能看到车里爬出来拿枪的人,恶狠狠冲前面大骂。

    追兵解决了一半,还有天上的威胁,直20估计也是急眼了,降低高度来增加命中率,自动步枪打的跟爆豆子一样,乌尼莫克车厢中弹,砰砰作响,刘昆仑本事再大也没法飞上天去,正愁该怎么办呢,忽见雪人一跃而起,一只脚踩在高速行进的乌尼莫克车顶,顺势跳起,一把抓住了直升机的起落架。

    直升机紧急拉升高度,这架军机是西部战区陆航部队调来的,但只有飞行员是军人,机舱内拿枪的都是林建东的麾下,他们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精英士兵,面对最残酷的敌人也不会皱眉头,但是对手是个三米多高的人形巨兽时,精英士兵也不免慌手忙脚,尤其是这个巨兽和自己面对面的时候。

    如此近的距离,枪支都失去了作用,雪人一把拽出一名士兵,如果不是绑着安全带就抛出机舱了,直升机偏沉失去重心,歪歪斜斜下坠,雪人极具智慧,看得出这只绿色的铁鸟飞的不稳,更加用力拉扯,把起落架当成了单杠耍。

    凄厉的警报声中,直20紧急下降,距离地面还有二十米高度时候,雪人一跃而下,迅速撤离,直升机轰然落地,快速转动的旋翼打在地面上报废了,幸运的是飞行员并没有受伤,但飞是飞不起来了。

    雪人打掉了铁鸟,并不赶尽杀绝,一溜烟跑了,残雪地面上隐约有血迹。

    刘昆仑远远看到直升机坠地,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好像并不需要前去援救,便自行驱车离开,在前面等着雪人。

    雪人距离乌尼莫克三十米处停下,丁家骏紧张兮兮,劝说刘昆仑不要下车。

    “没事,我和它是老朋友了。”刘昆仑从容下车,向雪人走去,另一辆车里的老李和季宇梵也神情紧张,随时准备驾车冲撞救援。

    “你们别轻举妄动,淡定点。”刘昆仑先从车厢里拿了几个罐头,慢慢走向雪人,另外三人凝神屏息,生怕雪人暴起伤人,这么大块头比大猩猩和大灰熊都壮,哪怕是战斗民族的男人也撑不过三个回合啊。

    但雪人并未呲牙,反而向后退了两步,发出可怜巴巴的呜咽声,这是挨了揍的狗夹着尾巴发出的声音。

    “难道被昆仑揍过?”李明提出疑问。

    “好像是揍过。”季宇梵说着,将卫星电话往后面藏了藏,他刚发了一则短信出去。

    刘昆仑打开罐头,放在地上,示意可以吃,雪人歪着头看了看他,慢慢蹲下身子,磨磨蹭蹭过来,拿起罐头,用胡萝卜一般粗细的手指将罐头盒里的肉扒拉到嘴里,表情立刻就变了,那是一种惊喜和满足,仿佛贫困山村的小朋友第一次吃到巧克力。

    现代工业生产的罐头肉,加入了大量的调味品,香辛料,对于都市人来说简直难以下咽,但对于茹毛饮血的野兽来说,任何带点咸味的肉类都是美味佳肴。

    “车上还有什么吃的,都拿来!”刘昆仑喊道。

    雪人大快朵颐,不亦乐乎,刘昆仑也有一种养了萌宠的喜悦,正当他试图和雪人进一步沟通的时候,地震了。

    随着闷响,大地在颤抖,烈度大概相当于三级地震,回望来时的路,地平线上有烟柱升起。

    “炸了?塌了?”刘昆仑手搭凉棚望去,当然什么也看不见。

    “听声音好像是爆炸,不是地震。”李明说。

    “要不要回去看看?”

    “走!”

    此时夕阳西下,天色已晚,谁也看不到高空中有一架隐形轰炸机正在飞离战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