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八章 崭新的学科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隐形轰炸机能够躲避雷达探测,在万米高空来去如风,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动用这种战略级武器去炸一个高原荒漠上的地洞,是谁也无法想象的事情。

    刘昆仑等人猜不到原委,急着回去查看,但季宇梵却提出反对,他说对方敌意很浓,我们好不容易全身而退,不能自投罗网,不如这样,你们三个先撤,我一个人开车回去看看。

    “要回去也是我,怎么也轮不到你。”刘昆仑当即驳回。

    季宇梵指了指远处老实趴着的雪人:“这个怪物只认你,它好像受伤了,你先把它处理利索吧,再说我只是回去侦察,我有夜视望远镜,看看情况就回,不会有事的。”

    “那好吧,保持联络。”刘昆仑相信季宇梵的反应能力,腾出一辆车来让他回去查看情况,自己回车上拿了医疗箱去给雪人救治。

    雪人中了很多子弹,所幸它皮糙肉厚,身上一层厚厚的毛发堪比凯夫拉,5.8口径的子弹威力只够打人,打这种大型动物就差点意思,很多子弹只是嵌在皮下而已,刘昆仑将这些变形的弹头夹出来,再给它敷上药,心中不免后怕,这头动物实在太生猛了,完全扛得住自动步枪的攻击,得亏上次一拳打的是它的鼻子,如果打其他部位只相当于挠痒痒,这货一巴掌下来,自己不得变成纸片。

    雪人大概是从小到大没享受过被人类照顾的滋味,居然躺在地上打起了呼噜,如同一只巨型的大猫,半睁半闭的小眼神流露出依赖和信任,大概这骨笛是联系它和前任主人的工具吧,一时间刘昆仑产生了收养这头巨兽的想法,但是很快就自我否定了,这家伙无法生活在城市中,更不能被圈养在动物园,无人区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你走吧,有缘再见。”刘昆仑猛挥手,雪人不明就里,眨眨眼睛。

    刘昆仑毅然决然上车发动,绝尘而去,雪人下意识的跟在后面追逐,汽车停下,刘昆仑再次挥手驱逐,这次雪人才明白意思,哀鸣一声,恋恋不舍的消失在黑暗中。

    后半夜,季宇梵赶过来和三人会和,他报告了一个令人绝望的消息,林建东把水下洞穴炸了,千年文物毁于一旦,幻影装置、蓄电池、洞穴里的壁画、堆积如山的黄金宝藏羊皮卷,全没了,连雪野湖都炸没了,湖水全部消失无踪,原地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天坑。

    事已至此,骂娘哀叹都没用了,雪野湖天塌地陷,下面不知道损毁成什么模样,看了季宇梵用夜视仪拍的照片后,丁家骏菇估算说如果想发掘出有价值的残骸,需要一支专业考古队在这里工作十年,还得配上一支规模庞大的民工队伍专门负责挖土,鉴于这里是无人区,后勤保障困难,这个时间可能还要延长。

    更可怕的是,林建东蓄意破坏,肯定会阻挠发掘,他代表的幕后神秘黑手势力庞大,暂时还无法对抗。

    “算了,回去吧,再想其他办法。”刘昆仑说。

    此刻比他们还光火的是林建东,没错,他是接受了销毁遗迹的命令,但那是在取得羊皮卷的前提下,而且仅仅是一把火烧了,并没打算做的这么决绝,直接用**把周边区域都炸平了。

    林建东凭经验判断是空袭轰炸,因为巡航**没有这么大威力,具体到底是何方力量以何种形式展开的打击,还需要专业团队挖掘弹片来鉴定,这大概需要几年的时间,林建东想到损失的十几个兄弟,悲从心来,不禁仰天长啸。

    夜色苍茫,繁星浩瀚,对于凡间发生一切悲欢离合都无动于衷。

    万里之外的瑞士,王海昆也是痛心疾首,命令是他下达的,对于那些珍贵的宝藏他当然垂涎三尺,但是和安全比起来,宝藏就一钱不值了,他看中的那一箱羊皮卷,因为其中可能记载了自己需要的东西,可是事发突然,来路不明的袭击把整个湖泊都炸掉了,自己也就彻底失去了站起来的可能性。

    看来只能实行第二方案了。

    ……

    近江玉檀国际机场,  刘昆仑和丁家骏同机抵达,两人相视一笑,合坐一辆车去市区,但是更巧的还在第二天,两人共同出现在邵文渊家里。

    邵文渊说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得意门生丁家骏,以前算我的关门弟子,但是现在不是了,刘昆仑才是我的关门弟子,你们师兄弟握个手吧。

    丁家骏奇道:“原来你姓刘,刘昆仑这个名字好熟悉,不是王海昆的曾用名么?”

    刘昆仑笑笑没说话,邵文渊却道:“他就是刘昆仑,王海昆另有其人。”

    “我糊涂了,老师您给我讲讲。”丁家骏落座,给老师斟了一杯酒,桌上的菜肴依然是大学食堂送来的成品。

    邵文渊年纪大了,脾气越来越接近顽童,说话毫无顾忌,他说王海昆是夺舍的妖魔,刘昆仑是转世的哪吒,以丁家骏的智力水平,迅速就理解了,但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至于你,你的前世可是我的师长。”邵文渊喝了一杯酒就放开了,“知道为什么给你取名叫丁家骏么?”

    这个事儿丁家骏听父母提过,本来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婴儿,怎么也想不到会和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邵文渊搭上关系,这位老校长从自己出生起就格外关心,收为关门弟子,取了名字,甚至连启蒙阶段的儿童读物都是老爷子钦定的,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没想到秘密在此刻不经意的揭开。

    “难道这个名字曾经属于您的老熟人?”丁家骏道。

    邵文渊说:“老哥,你看我这个学生智商高不高,一点就透啊,没错,家骏啊,你的前世叫史家骏,是江大的老教授,老祥瑞,活了一百岁啊,他是我的楷模,我的师长,你的灵魂继承了他的优点,再加上我刻意的引导,所以年纪轻轻才会如此优秀啊。”

    饶是丁家骏智商超标,也被惊的如五雷轰顶说不出话来,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在雪野湖地下洞穴看到的羊皮卷,那里面的内容竟然是真的!人类可以做到灵魂转移,用灌顶的方式,远古象雄文明掌握了这一技术,时至今日,转世制度依然在西藏青海等地流传,只是从实用技术变成了宗教形式。

    “是不是想回味一下自己的前世?”邵文渊眯着眼睛笑眯眯道,很满意自己造成的震撼效果,“我帮你预备好了,那间最大的书房,全是你的遗物。”

    丁家骏知道老师家里有间屋总是关着门,但想不到和自己有关系,他走到门口,小心翼翼推开门,屋里陈设简单,靠墙摆着陈旧的竹制的书架,满架都是书,其中很多是线装书,一张简陋的老式沙发,一张书桌,一个青花瓷痰盂,  这一切丁家骏从未见过,但却如此熟悉,这就是自己的前世用过的东西啊。

    “想起来什么嘛?”邵文渊站在门口问道。

    丁家骏猛回头,沙哑着嗓子说道:“小邵啊,我的东西保存的很好啊。”

    邵文渊肃然道:“你真的想起来了。”

    丁家骏嘻嘻一笑:“我和您开玩笑呢,谁让您先逗我的,我什么也没想起来,不过确实觉得很熟悉。”

    邵文渊笑道:“这小子,敢和我开玩笑了,不过这一点也像你的前世,史家骏就挺喜欢恶作剧的。”

    丁家骏说:“我是如何转世的,中间经历了什么过程,您一定清楚吧。”

    邵文渊朝刘昆仑一努嘴:“他姐姐刘沂蒙当年是护士,你的前世在公园长椅上去世,被人抬到医院,灵魂出窍,被刘沂蒙收了在一盆花上摆在医院里,过了几天你快临产的母亲半夜来急诊,没多久你就诞生了,史家骏的灵魂也不在了。”

    “这么神奇?”丁家骏觉得浑身毛孔都在冒冷气,打小接受的教育全都成了肥皂泡,崭新的知识体系在面前打开,而且和自己息息相关。

    “可不,刘沂蒙那可不是凡人,要不是她,你现在还是孤魂野鬼,哪能托生到这么好的人家。”

    丁家骏想到自己的身世,再想到水下洞穴宝箱里的羊皮卷内容,以及神秘的大爆炸,不禁打了个冷战,自己似乎牵扯到某个巨大的阴谋中去了。

    危机临头,躲是没用的,只能奋起抗击,直面困难,既然上天选择让我来承受这一切,  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丁家骏收拾心情,立刻进入工作状态,他回到桌边说:“老师,昆仑,现在我正式加入这个游戏,我需要全部的资料,当然最重要的资料我这里就有,羊皮卷虽然被毁了,但我留存有相当比例的影像备份,还有昆仑你说过李明多年前曾经在巴颜喀拉山发现了七百多个石盘,这些东西现在何处,可以调取么?”

    刘昆仑说:“没问题,老李哥做事滴水不漏,肯定留有备份。”

    丁家骏说:“我还需要全球运算速度最快的超级计算机。”

    刘昆仑打了个响指:“姬宇乾有。”

    丁家骏说:“姬宇乾啊,这家伙很厉害,他的前世一定是个科学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