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六十九章 磁盘化石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以丁家骏的智商,能对姬宇乾赞誉有加,可以姬宇乾的地位之高,此人不但是双博士学位的学霸,还是成功的企业家,资深的娱乐人,虽然已经五十岁的人了,但童心不老,热衷尝试新鲜事物,和王海昆那种表面上年轻实际上活了几辈子的老妖精截然相反,是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

    在飞赴北京之前,刘昆仑去医院探望了春韭,春韭的情况很不乐观,活生生的一个人变成了树桩子一般,不能说不能动,只有眼神里看到一丝生机,护士说病人不配合治疗,连饭都不吃,一心求死。

    刘昆仑知道春韭的想法,她不愿意给别人增添负担了,更不愿意拖累两个孩子,孩子们马上要考大学,将来会像大鹏一样一飞冲天天,患病的母亲不但不能助儿女直上云霄,还像秤砣一样往下坠,俩孩子上学都上不安稳。

    “我来劝劝她。”刘昆仑感谢了护士,推着春韭到花园里小坐,附在她耳畔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已经找到救你的办法了,我帮你找一具新的身体,把你移进去,但在此之前,你千万不能死。”

    春韭的眼神立刻变了,焕发出活力和希望,既然昆仑哥都能复活重生,自己也能,只是等的时间可别太长,等到俩孩子都结婚生娃了自己才出现,岂不是偷了太多懒。

    “就快了,好好吃饭。”刘昆仑猜出春韭的心思,又安慰了一句,夕阳西下,两人依偎看晚霞。

    时间已经迈入六月,高考进入倒计时,木孜塔格的成绩考上一本没有问题,就是考北清也有几分胜算,在母亲还能说话的时候给他们定下死规矩,高考不结束不许来医院,两孩子现在住校备战高考,王锡之也和他们一样秣马厉兵准备考试,本来他的人生道路是不需要走这个万人过独木桥的环节的,高考是平民和中产的晋级之路,上流社会的孩子要么出国留学进藤校,要么家里早早安排好了顶级大学的名额,但是王锡之遭遇家庭变故,父亲不再管他的前途,母亲病卧在床人事不省,外公年事已高,他也只能和木孜塔格一样,走上高考的战场。

    刘昆仑去树人中学探望了三个孩子,但并没有见到,只见到了班主任刘璐,备战高考的学生心理不能有剧烈起伏,她建议刘昆仑不要打扰孩子们的学习,天塌下来也等考完再说。

    “告诉孩子们,等高考结束,我还他们一个母亲。”刘昆仑留下这句话就离开了,刘璐望着他的背影陷入迷茫,这个人好奇怪,突然出现在世界眼中,又突然消失,他没有利用流量人气当明星,反而急流勇退,也许在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吧。

    刘璐猜的没错,刘昆仑本不是肉体凡胎,他所做的事情也超乎普通人的想象,在近江稍坐停留之后,他旋即与丁家骏一起飞往北京,寻求姬宇乾的帮助。

    姬宇乾在今日世界的地位,接近当年苹果的乔布斯,在全球拥有无数粉丝,每天等着觐见他的人能从西单排到八宝山,众所周知,姬总爱才,对科技有一种迷之向往,他自诩使命就是改变人类,改变世界,只要能说动他,分分钟给你投资。

    刘昆仑和丁家骏得到了和姬总共进午餐的机会,这个机会的市场价是五百万人民币,饭菜很简单,有机大米,西红柿炒鸡蛋,凉拌黄瓜、卤牛肉、矿泉水。姬宇乾笑着说:“我是给丁博士机会,至于你,想见我随时。”

    这是姬宇乾第一次面见姬宇乾,即便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会有些小紧张,但是当他们谈到技术的时候,羞涩腼腆就消失了,丁家骏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刘昆仑将雪野湖事件从前到后,和盘托出,末了他说:“姬总,我需要你的帮助。”

    “很有趣,非常有趣,越来越有趣了。”姬宇乾拍拍手,助理上前奉上一部平板电脑。

    姬宇乾以语音发出指令,联系叶将军。

    片刻后,语音系统接通,那边正是叶将军本人,笑问姬宇乾是不是打算请自己吃饭。

    “中午饭怕是赶不上了,要吃咱晚上吃,我带两瓶1977年的茅台过去找你。”叶将军声音很豪爽。

    “喝酒就算了,我问你个事儿,前天,阿里地区是不是遭受空袭了?”姬宇乾开门见山。

    “空袭?不可能,情报部门没有得到消息啊,再说空军的雷达又不是摆设,我们国家的领空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我给你发经纬度过去,你查一下吧,有可靠的结论通知我一声。”姬宇乾挂断了语音通讯。

    丁家骏对姬宇乾的手眼通天感到震惊,但让他更震惊的还在后面。

    “我推测你们是进入电影了。”姬宇乾说,“那个蓄电池驱动的机器就是放映机,只是并非投影到幕布上,让你们通过视网膜来看,而是直接作用到大脑。”

    丁家骏顿时生出伯牙遇子期之感,姬宇乾的推论和自己的想法非常接近,他忍不住问道:“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姬宇乾耸耸肩:“因为我正在做类似的东西,一种全真模拟,完全浸入式的游戏,可惜技术还跟不上,现在全球使用的所谓6G,其实是5G半,传输速率还不够,只在实验室阶段可以做到,普及商用还需要很长时间,对了你刚才说,储存介质用的是什么来着?”

    “石盘。”刘昆仑说,“和历史上在巴颜喀拉山发现的神秘石盘一样。”

    姬宇乾说:“你说的是中国朱洛巴石盘,1938年发现的,可惜当时正值抗战,国家动荡,基础科学也不足以进行研究,后来这批石盘送到了莫斯科,但是以苏联人的水平也不足以破解石盘蕴含的秘密,他们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化学分析,得知里面有大量的放射性物质和稀有金属,对了,还有很高的电压,其实这根本就不是石盘,而是化石盘,可惜了,落到苏联人手里……”

    丁家骏叹息道:“暴殄天物啊。”

    “对,暴殄天物,身为中国人,我不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姬宇乾忽然意气风发起来,大手一挥,“所以后来我从俄国人那里又把这批磁盘化石买回来了,虽然被普京狠狠宰了一刀,而且至今也没研究出眉目,但是事实证明,我的远见是正确的。”

    刘昆仑大喜,他正愁找不到第一批发现的石盘呢,没想到就在姬宇乾手里,这一批次是716块,加上后来李明发现的第二批,一共是1024块。

    “1024,这不是巧合,远古文明早就发明了二进制,这可能是一套磁盘,一千多块,这储存量大的惊人啊。”

    姬宇乾端起装着矿泉水的水晶杯:“预祝我们的科研一帆风顺,那308块你什么时间拿给我。”

    另外308块石盘属于王化云的遗产,李明早就上交了,想拿出来还得费一番功夫,这下按下不表,在午餐结束时,叶将军打来电话,含含糊糊不提空袭,反而套姬宇乾的话,问他具体掌握什么情报。

    “派个人查查去不就得了,问我是问不出什么子丑寅卯的。”姬宇乾才不上当。

    电话的另一端是军方情报口的叶唐中将,姬宇乾的忘年交,他收到讯息后第一时间查看了卫星照片,这个经纬度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坑,这在前一天的卫星照片上是没有的,原地本来是一个小型湖泊,不知道使用了何等外界力量将湖水抽干了,反常即为妖,叶唐中将的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一个电话打到西部战区相关部门,责令他们调查,反馈很快回来,当天并未发现雷达异常,也就是说没有境外打击力量的参与,而本地则出现武警部队调动的情况,叶唐顺藤摸瓜,查出调动部队的是调查部,同时还调动了陆航和北海舰队的潜水员,但现在陆航的直升机和海军的潜水员都失踪了。

    再往上查,叶唐的权限就不管用了,倒不是他的密级授权不够高,而是跨系统了,中将也不好使。

    所以叶唐才想从姬宇乾这里获取线索,无人区到底发生了什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刘昆仑配合姬宇乾探寻石盘的秘密,丁家骏更喜欢单打独斗,他手里有羊皮卷的影印本,他本人更是古象雄文字的专家,对普通人来说如同天书一样的文字,对他来说就像是书法家看篆字。

    尽管羊皮卷的内容不全,但丁家骏还是看出来门道了,这就是古象雄医术中的生死流转术,将年老濒死之人的魂魄转移到一具年轻的躯体里,这需要很多先决条件,首先两个人的身体要匹配,王族们会提早布局,派出擅长医术的僧人四处寻访后脑勺有四块骨头的婴儿,加以标记,悉心培养,作为备品,什么时候使用,完全取决于相匹配的王族何时弥留。

    对应的程序相当复杂,用宗教上和医学上的,需要宿主长期修行静坐,净化灵魂,以及法器和医疗器械上的娴熟使用,比如嘎巴拉碗和针灸用的银针,针灸并不是中医独有的,藏医中的针灸就沿袭于古象雄医学,其中的“脑穴法”更是精湛绝伦。

    总之,在古象雄宗教记录中的生死流转,前生今世,是真实存在的,是社会制度中重要的一环。

    丁家骏不禁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