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章 生死流转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在冒冷汗之余,丁家骏却又感到极度的满足和愉悦,对于一个考古学家来说,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享受了,亲手一层层揭开历史的真相,让世人知晓几千年前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何其快哉。

    这件事也非他莫属,要读懂这些上古象雄文字,需要极其精深的文化底蕴,因为古象雄文属于已经失传的文字,古象雄位于东亚西亚南亚交汇的十字路口,古丝绸之路的交汇点,文明远播,在古克什米尔语和古旁遮普语中都有古象雄文的痕迹,象雄文中又有大量来自古波斯的借词,雍仲苯教是古象雄国的行为准则,更是人类历史上最古老的佛法,是一切佛教的总根源。碰巧丁家骏就是研究这一块的专家,别人不懂的他懂,别人懂的他更精专,换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比他合适,这就叫冥冥中的天注定。

    在丁家骏的云端储存中,各类佛经、医书、星象学数不胜数,信手拈来,都是他解读羊皮卷的助力,他很胜任这份工作,简直是闲庭信步,信手拈来,以前丁家骏自己,还有他的家人师长朋友同学都觉得他是天才,但是现在他明白,天才源自于前世的百年修为,丁家骏就是史家骏PLUS,自己就是转世投胎之人,当然对于生死流转更加感兴趣。

    有了这些羊皮卷的内容,再加上丁家骏在其他渠道获取的关于古象雄文明的描述,其中包括不限于来自古印度梵文资料和古波斯资料,经过汇总以及大胆假设,合理推测,考古学家渐渐勾勒出一幅公元前五百年左右的古象雄画卷。

    公元前五百年左右,中原正值春秋时期,老子、孔子诞生在这一时期,佛祖释迦牟尼同时在印度诞生,希腊的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也相继诞生,人类文明不约而同的进入一个爆发期,而这时,青藏高原上的象雄文明已经屹立了两千年。

    象雄,汉语发音羊同,崇拜大鹏鸟的国度,举国上下信仰雍仲苯教,国土辽阔,人口千万,都城名为穹窿银城,依山临河,建立在峭壁边缘,雄浑壮阔,远比布拉达宫规模庞大,这个国家有着发达的牧业和农业,东西方的商旅在此处交汇,给统治者带来巨额的财富,象雄的统治者是十八个王,轮回转世,循环往复  ,世世代代统治着大鹏鸟翼下的高原。

    在象雄人民的日常生活中,为王寻找下一个身体是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如果自家的孩子被选中,那就意味着衣食无忧,鸡犬升天,等孩子长大成人,完成生死流转的程序后,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就是王了,亲属们也就自然成了王族,因为王是没有后代的,他每一世的亲人,就是所使用躯体的亲人。

    久而久之,越来越庞大的王族之间互相倾轧,矛盾重重,激化之时就刀兵相见,一些王延续了几百上千年,没有死于衰老,却死在了刀下,权力集中在少数几个王手中,为了保持正统性,他们延续转世制度,但转世而来的新王,却不是原先的王,而是树立的傀儡,慢慢的转世的奥秘失传了,被人带进了墓葬,但转世制度却延续下来,被佛教吸纳改良,一直至今。

    上古象雄的转世制并不单纯是宗教,而是一套切实可行的方法,  很多术语在当今流传下来的佛经里也有痕迹,比如象雄人相信灵魂是可以出窍的,通往西方极乐世界的出口就在天灵盖上,得道高僧能通过修行开顶,在颅骨上方形成微小的孔洞,称之为宙眼,这也是转世的必要前提。而开顶并不是每个人每一世都能成功做到的,无法开顶,就必须通过外力人为开孔,这个孔就叫破瓦孔,破瓦是藏语音译,意为意识迁移。灵魂通过宙眼或破瓦孔取出,由高僧导入新的躯体内,转世完成。

    最令人不解的是转世用的躯体,这些年轻人并非特殊群体,血统也不纯净,和别人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婴幼儿时期后枕骨的不同,这一点和刘昆仑所发现的好大姐孤儿院送出的那些孩子特征完全一致。

    与此同时,姬宇乾那边进展神速,李明当初找到308块石盘之后留了个心眼,利用激光测绘3D打印,将这些石盘全部复制了一遍,当然这种复制品的意义不大,顶多能以假乱真,但这就够了。

    因为对于王化云来说,这些石盘也是鸡肋一样的东西,弃之可惜,用也用不上,只能堆在仓库里睡大觉,李明的老关系还在,通过旧情人张倩得知这批石盘就存在朝阳公园附近以前刘昆仑住的别墅地下室里,现在别墅空关着,只有两个保安看守,来个狸猫换太子不是难事。

    李明先派人了解俩保安的值班情况,得知夜班只有一个人,便略施小计在他的外卖里下了安眠药,在监控系统里做了手脚,派一辆卡车带四个民工过去,顺顺当当就把三百零八块石盘置换过来,依旧封好箱子,锁好门,看起来和没动过一样。

    石盘运到未来科技的实验室,接下来的任务就交给姬总的研究人员了。

    而姬宇乾的老朋友叶唐中将也在竭尽全力的调查着真相,军方莫名其妙损失了人员和装备,别管涉及到哪个部门,话总要说清楚的。

    调动陆航直升机和潜水员的是调查部,级别不高但是权限极高,叶唐也是搞情报的人,直接把官司打到最高层,终于得到了真相,真相就是调查部在查一个关于古代文明遗迹的案子,具体不便透露,毕竟事关国家发展,但是在发掘进行时遭到莫名轰炸,对于袭击者的身份,调查部需要军方的配合。

    军方出动了挖掘机在雪野湖原址上掘地三尺,从土壤中找到了高爆**残留物和一些弹片,经鉴定这些弹片来自于美制GBU-31型通用爆破型**,这是一种联合制导攻击武器,可以从两万米高空投下命中目标,误差小于十三米,装药口径两千磅,折合九百公斤**,**具备钻地功能,三十年前美国人炸我国驻南联盟大使馆用的就是这玩意。

    袭击当晚,雷达没有发现异常情况,这说明敌人动用的是最新型的隐身轰炸机,这个不知名的野湖下面究竟藏着什么遗迹,叶唐很好奇,但他没有去追问。

    ……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从加拿大远道而来的古文讷来和大家汇合,她是刘昆仑团队一员,以独立调查记者的身份去魁北克调查了一家所谓的社会福利院中心。

    未来科技的户外茶座,大家畅所欲言,先听古文讷讲述卧底侦查的故事。

    “你们看这两张照片。”古文讷拿出平板电脑,调出两张同一建筑物的照片,前者是黑白的,古堡前停着四轮马车,高悬英国旗,后者是彩色的,城堡经过修缮,枫叶旗飘扬,门口停着的已经是现代的大巴车。

    “这是魁北克省巴斯克县郊外的一家孤儿院,已经有两百年历史。”古文讷说,“这个机构位于荒郊野外的古堡,有上百名员工和近千个孤儿,孤儿以白人为主,男女比例五比一,我搞到一份名单,是历年来向福利中心捐款的慈善人士,从这份名单里可以看出一些门道。”

    原来这家名不见经传的福利机构,每年获取的捐助高达上亿美元,捐款的名单里大多是某某基金会,很少有个人捐款,但这些基金会背后的实际控制人是谁很容易查到,古文讷整理了一份名单,震惊了所有人。

    名单里包括学界商界科学界的领军人物,他们大多出身世家名门,有些还是老牌欧洲贵族甚至王室,其中还有一位是卸任的美国总统。

    “这些人,和骷髅会、共济会、罗马教廷、修罗会、医院骑士团等组织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古文讷说,“我怀疑这些人都是从孤儿院出去的孩子,我还发现一件事,你们知道伦琴吧?”

    “伦琴也是?”刘昆仑其实不知道伦琴是哪个。

    “不,伦琴不是,但是有人资助他发明了X光造影机。”

    “你是说威廉.康拉德.伦琴在1895年发明X光造影机是为了更加便捷的发现脑后长着四块骨头的婴儿么?”丁家骏激动万分的插言。

    古文讷点点头:“我猜是这样。”

    刘昆仑也表示赞同:“在古代中国没有X光机,就通过摸骨术来鉴别婴儿是不是适合做转世躯体。”

    丁家骏打了个响指:“我有一个推断,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东西方都有生死流转的老法术,东方的就是苯教的这一套,西方的就是修罗会的血弥撒之类,这些人流转了千年以上,依然活在我们中间,他们掌控着财富和权力,甚至……时间,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多少帝王豪杰为求向天再借五百年,求而不得,没想到长生药就在身边啊。”

    大家都沉默了,想到了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以及近现代的一系列帝王将相政治家革命家,假如他们活到现在,那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