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一章 局中局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世间真有人和神的区分啊。”古文讷意味悠长道,“本来众生平等,别管多么伟大的人物都逃不过一死,哪怕成吉思汗那样的一代天骄,坐拥十万里江山,死后也不过一穴之地,可是我们错了,有些人不是人,他们是永生不死的神,比我们更有智慧,更有财富,连生命都是无限的,这样人生还有什么意思,我们永远也玩不过他们,他们作弊啊。”

    “哪有什么神仙!”姬宇乾鄙夷道,“神是什么,神是人类中的顶尖精英,造福万众,改变世界的精英,是谪仙,是孔孟,是李白,是王阳明,是袁隆平,是牛顿图灵爱因斯坦,这样的才够资格封神,你们再看看名单上这些都是什么货色,王室、贵族,老牌财阀,包括王海昆在内,都是浑身散发着陈腐气息的老僵尸,他们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提供过什么帮助,推进过哪一项进程?是解决了温饱,还是发明了什么科技?连开疆拓土,兴风作浪他们都不敢,他们只不过是躺在前世前世再前世积累的财富上吃利息罢了,活了几辈子甚至十几辈子,哪怕活了一百代,也不过是个米虫而已。”

    “说得好!”刘昆仑  赞道,“说的太好了,他们根本不是神,是妖人,吃利息的妖人,千年老僵尸,这种怪物不应该留存在世上。”

    “他们该上火刑架。”古文讷也挥着拳头。

    丁家骏扶了扶眼镜:“恐怕不太可能,这些老僵尸每个人都有尊崇的身份,德高望重,富可敌国,想对付他们,只能从一个方向入手。”

    “什么?”大家异口同声道。

    “断供。”丁家骏打了个响指。

    断供,就是切断备用义体的供应,让他们自然老死,无法转世再生,打蛇打七寸,对付这帮老僵尸,正面强攻毫无胜算,只有从这一点入手才能有些希望,丁家骏分析,东西方的生死流转是不同流派,西方世界源远流长,活下来的老僵尸更多,而东方世界相对稀少,目前查到的只有王海昆一个人,西方转世技术掌握在教廷、各种基金会手中,实际上修罗会和骑士团也相当于某种意义上的基金会,他们与时俱进,把技术高价转让,甚至营销网络都铺到中国来了,梁老就是修罗会的客户之一,人员庞杂纷乱,好大姐孤儿院和魁北克这家福利院就是他们的种场,专门培育义体的地方,不过根据数据分析,他们送出去的孤儿人数呈下降趋势。

    “这大概是因为技术的迭代更新导致的,因为后枕骨异样的个体不能通过大规模养殖来产生,只能进行海选,所以产业规模一直无法扩大,但现在生物技术发达,有了克隆的概念,有些人就选择优良的品种进行一代代克隆复制,表面上当做自己的后代,实际上是储备的人体备品。”丁家骏无意中道破了王化云当年的做法,不得不让人佩服,这小伙子的智商超高。

    这样看来,王化云是个孤例,他是东方唯一的长生老妖,令人费解的是他和修罗会之间是什么关系,共存共荣,还是互相倾轧,这个问题暂时得不到答案。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于生死流转有了一定了解之后,神秘变得不再神秘,恐惧也就不再袭扰每个人,不过是个利用法术活了几百年的妖怪而已,当然到底是法术还是科学,依然有待解释。

    作战的首要目标必须是王海昆,因为他属于东方流派,很容易就能切断他的供应,这是一场艰苦的作战,要打仗就得有统一指挥,拧成一股劲,刘昆仑不管前世今生都经验都不足以对付老狐狸,李明的谋略也差点意思,那么唯一的指挥者只能是姬宇乾。

    姬宇乾五十岁,是高科技领军人物,妥妥的科学家加资本家,有钱有人有能量,他来领军再合适不过了,他也很自然的接过了领军大旗,开始排兵布阵,第一个问题就是评估敌人。

    “你们觉得,王海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姬宇乾环顾众人,大家的目光集中在刘昆仑身上,他毕竟做过王化云的儿子,最有发言权。

    事实上也是如此,刘昆仑对夺走了自己躯体的人做了深刻的研究,他侃侃而谈道:“王海昆,上溯两代人,王化云和王蹇都是同一个人,王蹇是第一代,也是唯一负有开创精神的人,空手打天下,接替他的是王化云和王海昆,在做事风格上就趋于保守了一些,当然这和当时的世界大趋势也有关系,王蹇生于1874年,正是风起云涌新旧时代交替之时,他的发家史也是充满了投机和血腥,这个人老奸巨猾,积累了一百五十年的经验,妥妥是一只老狐狸,城府极深,多疑狡诈,很难对付。”

    姬宇乾说:“那我们就针对性的为他定制几套方案,看他上不上上套。”

    ……

    瑞士,全球顶尖医生们依然对王海昆的颈椎损伤束手无策,老王的耐心在一点点消失,六月底的一天,负责治疗的专家组主任拿给他一篇论文看,这是发表在SCI期刊上的医学论文,作者是哈佛医学院的林蕊教授,林教授的科研成果展示了利用大型复合黏菌合成人体器官的广阔前景,此类人工合成心脑血管系统永远不会硬化梗塞,文中列举了大量实验数据,看得出呕心沥血,这在学界引起一番轰动,也在王海昆心里炸开了花。

    所谓的大型复合黏菌就是中国人口中的太岁,自古有之,被认为是不祥之兆,但也有人觉得这东西能延年益寿,和牛黄狗宝一样是传统医学中的瑰宝,王海昆想到了当年自己捐出去的那个大型太岁,于是问专家,用这东西做器官成立的话,做成整个的人体会怎么样。

    专家摇摇头:“不可能,器官再复杂也是器官,最多是精密的机器,但没有生命,但人体不一样,人体的奥秘我们至今没有掌握,人体可以通过克隆技术再造,但意识不能。”

    王海昆若有所思。

    与此同时,湖北武汉,刘昆仑的迷妹楚楚接到了爱豆的信息,来到江滩见面,盛夏的武汉酷热难当,偶像站在江边鹤立鸡群,虽然戴了墨镜遮盖容颜,但高挑的身材还是吸引了一群粉丝,真围着他各种拍照。

    楚楚很得意,爱豆可是主动约自己来的,她走上前去,晃动着热裤下两条长腿,刘昆仑远远看见她过来,立刻扔下那群粉丝跑过来,拉住了楚楚的手。

    “她是谁呀?”一个大胆的粉丝追着问道。

    “我妹妹。”刘昆仑回答道,拉着楚楚上了车,躲开疯狂的粉丝,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吃冷饮,闲聊天。

    “我现在怀疑你真的是我哥哥了。”楚楚说,低头吃了一口冰淇淋,神秘兮兮。

    “为什么这样说?”刘昆仑故作惊讶。

    “因为我妈妈也开始关注你了,她也是你的粉丝。”楚楚得意洋洋。

    刘昆仑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见见阿姨了。”

    楚楚说:“好,跟我回家撒。”

    刘昆仑起身:“走。”

    楚楚傻眼了:“大哥你玩真的啊。”

    “不可以么?”

    “不不不,当然可以,我只是太高兴了,太意外了,要不我给妈妈先打个电话。”

    “好吧,不过最好别说是我。”

    楚楚果然给妈妈打了个电话,没提昆仑的名字,只说要带朋友回去吃饭。

    半小时后,刘昆仑和楚楚来到楚家的别墅,武汉湖多,这处别墅就建在湖畔,闹中取静,风景绝佳,楚桐不知道女儿带的是什么朋友回来,她预感是男朋友,女儿老大不小了,整天追星,幼稚的像个小女生,现在懂得谈恋爱了,也是好事,只是别像自己当年那样走了弯路就好。

    门铃响了,家里的保姆去开了门,楚桐坐在客厅沙发上静等未来的女婿登门。

    她看到的是一个又高又帅的青年,足有一米九,女儿一米七六亭亭玉立的身材站在身旁是那么的般配,第一印象极好,这小伙子不错。

    这是刘昆仑时隔多年再见到楚桐,当年热辣活泼的女大学生变成了半老徐娘,她和春韭、苏晴的年龄差不多,多年商海摸爬滚打练就的气质霸气外露,和自己认识的楚桐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妈妈,你看谁来了。”楚楚跳过来抱住了妈妈的胳膊。

    楚桐分辨了一下,这张脸确实很熟悉,但和屏幕上相比更加成熟,极富男人味,可谓老少通杀,是当下最红的大明星昆仑登门了。

    “楚女士,您好。”刘昆仑彬彬有礼道。

    “哎呀稀客,快请坐,喝什么饮料?”楚桐猜不出对方来的目的,但判断肯定是好事,这不但是稀客,更是贵客,炙手可热的大明星登门拜访,简直蓬荜生辉。

    “谢谢, 来罐冰镇啤酒就好了。”刘昆仑一点也不客气,大大方方落座,自然放松,和在自己家一样。

    楚桐拿了三瓶饮料过来,说不好意思家里没有啤酒,她笑吟吟看着昆仑,心说女儿真有出息,钓到这种级别的金龟婿,可比自己当年强多了。

    刘昆仑寒暄了一阵,转到正题,说阿姨我能和您单独聊聊么。

    楚桐对女儿说:“楚楚,到外面超市去买一箱嘉士伯来,要冰镇的。”

    楚楚撅起了嘴,但还是乖乖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