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二章 将计就计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等楚楚开着车从超市搬来一箱啤酒,妈妈和昆仑已经不见了,打电话过去,楚桐说我和你哥哥在外面有事,待会儿回去。

    “我哥哥?”楚楚惊了,难道说昆仑真的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

    过了三个小时楚桐和昆仑才回来,当妈的表情复杂,女儿能看出母亲强装的平静下隐藏着惊涛骇浪,心中更加确信这层关系,这在各类言情小说里已经是狗血套路,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她并没有失落,反而很是窃喜,有个爱豆哥哥,还不嘚瑟到上天。

    晚饭在家吃的,楚桐亲自下厨,做了几个拿手菜,楚楚还撒娇抱怨,说妈妈你平时从来不给我做菜吃,怎么哥哥一来就露一手,楚桐举起锅铲子佯装打人,一家人其乐融融。

    但是让楚楚略感奇怪的是,久别重逢的母子俩似乎并没有太多话要说,说来说去都是一些官面上的套话,就跟三流电视剧台词一样。

    住在同小区另一栋别墅里的一对夫妻却兴奋异常,他们在这里住了一年多了,任务就是监视楚桐一家,每天的生活百无聊赖,除了跟踪就是窃听,这种日子长了会发疯,没想到今天终于有了战果。

    楚家餐厅上方水晶灯里藏了一个摄像头,监视人员正看的起劲,忽然昆仑仰头望了他们一眼,似乎知道有人在监控。

    但是兴奋使得两人疏忽了这一细节,因为他俩又不是真的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只不过是王办的普通工作人员而已,一心想着赶紧完成任务离开武汉,哪有心思去纠结细节。

    当晚刘昆仑在楚家旗下的酒店下榻,少不得又被狗仔队一番狂拍。

    次日,网上爆出新闻,昆仑私下回武汉探亲,生母乃著名企业家!

    虽然各种爆料都打了码,用了楚某这样的化名,但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谁,这个瓜早在去年就爆出来了,只是现在才落成实锤。

    有那细心之人将楚桐的历史扒了又扒,当年和刘昆仑的旧情往事,在武汉失败的婚姻,甚至连前夫都惊动了,传闻前夫已经递交诉状,要求楚桐赔偿损失云云,各路吃瓜群众大快朵颐,等着更加精彩的后续。

    所谓后续就是昆仑生父这边的反应,远在瑞士的王海昆不为所动,他的触手能伸到每一个角落,不光楚桐的家里有监控,企业里更是安插了商业间谍,根据上季度的报表显示,楚桐的企业受大环境影响,营业额大减,而之前为了翻新贷的一笔款子马上到期,如果还不上恐怕就要破产。

    这个节骨眼上,爆出这么一出好戏,意欲何为?

    王海昆从来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报,哪怕亲眼目睹都要打折扣,这来自于上辈子和上上辈子的人生智慧,小心行得万年船,万事小心才能活的长久。

    最新发生的事情透着蹊跷,一切都和这个叫昆仑的小子有关,本来王海昆以为他只是自己这具躯体前一任主人的私生子,但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

    他决定等等再做决定,有时候以不变应万变是最稳妥的。

    但是这一等,就等出了事情。

    王海昆知人善任,晁晓川是个谄媚小人,但有些方面就必须得用这样的人,马君健也是如此,憨直忠勇一根筋,关键时刻能毫不犹豫冲上去挡子弹,可以放心使用,但李明那种有想法的聪明人就要控制使用了,这么多年来, 王海昆身边的人换了又换,新老交替始终保持在一个最佳速度,确保效率和忠诚的平衡度。

    晁晓川年纪也不小了,快六十岁的人还放在身边做服侍工作,有些说不过去,王海昆给他放了个假,准备等这件大事忙完,就让晁晓川退休,颐养天年。

    此时晁晓川人在泰国,他和那些欧美老年白人一样,最喜欢的调调只有东南亚才能提供,在芭提雅的一栋别墅里,晁晓川享受着美酒佳肴,皮条客给他物色的小男孩小女孩正在来的路上。

    门铃响了,晁晓川亲自下去开门,他不喜欢用当地佣人,凡事亲力亲为,门开了之后,站在外面的并不是矮小黑瘦的东南亚皮条客,而是一张熟悉的面孔。

    “哟,你可是稀客啊。”晁晓川将昔日的老同事李明让进了屋里,给他倒了一杯威士忌,“怎么,找我有事。”站在冰箱前取冰块

    “嗯,有点事。”李明从包里拿出一把小巧玲珑的贝雷塔,慢条斯理的拧上了***。

    晁晓川转过身,面色大变:“这是弄啥咧?有话好说嘛,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我可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别哔哔,把衣服脱了,到床上躺着去。”李明将手枪平端在腰部,这是据枪姿势很稳,对方极难反杀。

    “你想清楚了么,动了我,老板不会饶了你的。”晁晓川还在试图挽回,他嘴唇发干,声调颤抖,知道这回凶多吉少。

    这时外面又进来两个人,动作利落的将晁晓川按在床上拿枕头按住脑袋,李明只看见晁晓川两条腿蹬啊蹬,蹬了一阵子就不动了。

    布置现场的工作是专业人士做的,非常干净利索,室内没留下任何有价值的指纹,但是该留下的都留下了,随后所有人员撤离,李明望着床上已经没了气息的老同事,有些怅然,他多么渴望一枪爆头来个脆的,可惜为了不打草惊蛇,只能捂死拉倒。

    王海昆是次日接到晁晓川死讯的,泰国当地警察局给出的结论是意外身亡,鉴于死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就没公布真正的死因,但王海昆是知情的,自己的首席管家死于一场不光彩的窒息游戏,玩的太嗨了,把命玩没了,就是这么简单。

    莫名其妙就死了一个管家,而且是在自己最危难的时刻,王海昆判断这是针对自己的连环阴谋中的一个环节。

    祸不单行,紧跟着又出了一件事,王海昆派马君健去中国保护王锡之,却发现高考在即的王锡之失踪了。

    近江是繁华大都市,天眼系统饱和覆盖,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能跑到哪里去,可就真的失踪了,没人知道他的下落,查手机定位面容识别消费以及网吧宾馆高铁航空网约车网购,全都没有线索。

    王海昆心一沉,这又是针对自己的阴谋,他立刻联系了林建东,请他出面调查,依然一无所获,这说明对方有备而来,是专业人士干的活儿。

    与此同时,放在香港的另一个备胎王锡珩也失踪了。

    王海昆这才开始慌了。

    他感觉自己的秘密被人看透了,这是一百多年来他最担心的事情,永生的秘密是他最大的法宝,一旦被人窥见,就像被揭破身份的窃贼,被揪出尾巴的妖怪,哪怕亿万财产也救不了。

    一百多年来,他独自守着这个秘密,他对每个人都设有心防,没有亲近的人,以至于现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现在是苏黎世时间深夜三点钟,外面凄风冷雨,王海昆驱动轮椅来到窗前,看着雨丝发呆,他很久没有这样彷徨过了,岁数越大,胆子越小,对于任何新生事物也提不起兴趣,他本以为靠新的躯体能得到年轻人的激情,但他错了,激情不是源自于躯壳,而是来自内心,一颗苍老的心,配上十八岁的身躯,依然是垂暮老人。

    医院经过改造,所有大门、电梯,他的轮椅都能进出自如,他只需要喊一声,二十四小时待命的医护人员和保镖就会来应声而来,但那些只是敬畏自己如神灵的下人,他缺少一个能平等交流,推心置腹对话的朋友,缺少一个知寒知热的爱人,他曾经有过许多女人,在他还叫王蹇的时候,这些女人为了开枝散叶,生儿育女,她们没有一个人能活过他,早在上个世纪就一一去世,现在他也有女人,名模名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想要多少有多少,他是钻石王老五,四十来岁正当年,哪怕已经瘫了,就算用钱买也能买到好莱坞女星的服务,但买得来服务,买不来人心,曾经苏晴爱过他,但他知道苏晴爱的是另一个人,所以终究还是以离婚收场,香港的丽萨也爱过他,但她只是一个养育备胎的机器罢了。

    活了一百五十年的王海昆彻夜未眠,多少前尘往事在心里流淌,清晨七点,护士进来的时候发现他还坐在窗边,查看了手环数据,病人一夜没睡,赶紧劝他上床补充睡眠。

    王海昆神采奕奕,全无困意,他让护士把自己的通讯终端拿过来,连线远在中国的马君健。

    老板的命令很简单,他想见自己的老情人楚桐以及私生子昆仑,让马君健将这两个人带到瑞士来,鉴于楚桐面临的情况,可以承诺向她的公司注资,以解燃眉之急。

    打完这个视频电话,王海昆又恢复了睿智冷静,你们不是想设局对付我么,索性敞开大门,以退为进,看看你们有什么招数。

    比拼阴谋诡计,没人能斗得过实际上活了一百五十岁的王海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