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三章 做戏做全套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武汉,马君健登门拜访楚桐,这次的气氛比上回融洽了许多,俨然就是一家人的感觉了。

    会谈在楚桐旗下酒店的大会议室里进行,在五十层高楼上俯瞰滚滚长江东逝水,有种坐拥武汉三镇的雄浑大气之感,楚桐拿出最强的气场,先向马君健介绍了自己企业的辉煌历史和个人的坎坷经历。

    今天的马君健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冲动的敦皇打手了,他跟随老板历练多年,已经养成宠辱不惊的沉稳性格,眼前这个女人夸夸其谈,无非是想向自己传达一种态度,老娘不吃你那一套。

    但是真实的财务报表,马君健是掌握的,楚桐的公司债务压身,贷款到期,根本撑不过下个月,他淡淡一笑道:“楚总的光辉历史,我早有耳闻,也非常之敬仰,正是因为如此,我们老板才决定向您的企业注资,锦上添花嘛。”

    楚桐冷哼一声:“你们老板,那个负心汉,我不需要他的注资。”

    马君健笑道:“对,咱不要他的钱,老王最近身体不好,这个投资其实是董事局决定投的,不多,也就一点五个亿。”

    楚桐眼里闪过一道光,一点五个亿,足以解燃眉之急,而且公司扩大经营的资本也有了,更重要的是,有了王氏财团的加持,哪怕这笔钱不到账,自己也有了和银行讨价还价的资本,那个小伙子的预言是准确的。

    “你刚说的身体不好,怎么回事?”楚桐问道。

    “滑雪伤到的,问题不大,只是暂时行走困难,所以他想见你。”马君健诚恳无比道,“私人飞机在天河机场随时待命,送您去瑞士。”

    “我考虑考虑。”楚桐叹一口气,如烟往事浮上心头。

    她摸出一支烟来,马君健帮她点燃,跟了一句:“去吧,再不见怕是没机会见了,带着儿子一起去。”

    ……

    楚桐这边算是松口了,马君健又风尘仆仆赶往近江,一来探亲,二来打探昆仑的底细,他是近江本地人,虽然父母妻儿都移民海外,但老家依然有不少亲戚朋友,这其中还包括当年的大哥韦康。

    傍晚的烧烤摊,夕阳西下,食客络绎不绝,扎啤桶,大烤炉,烤到金黄的羊肉串滋滋冒油,马君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望着韦康说:“我们都老了,这样快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小健,走一个。”韦康举起扎啤杯,和马君健干了一个,别人都用一次性塑料杯喝,他俩用扎啤杯喝,气势是足了,但第二轮就歇菜,干不动了,到底是年龄大了,身体没年轻时那么棒了。

    酒过三巡,韦康云山雾罩的一通侃,最后落回到马君健的工作和生活上,问他现在过得到底怎么样。

    “给哥说实话,别整那些虚的。”韦康递了一支烟过去。

    马君健用筷子夹起一块通红的炭火,如同当年那样,先给康哥点上,自己再点上,美美抽了一口,他以前烟不离手,现在因为常年在老板身边工作,国外禁烟场所太多,不得不戒烟,只有回到国内才开戒。

    “其实也就那样。”马君健说,“在旁人眼里,我是成功人士,跟对了老板,要啥有啥,孩子在国外上了大学,家里老人也接过去了,可是过得咋样只有自己知道,我父母年纪大了,在国外根本过不惯,去年就悄悄回来了,还瞒着亲戚不敢说,怕给我丢面子,孩子学习随我,成绩不咋样,上大学也是瞎混,毕业了工作都难找,不过还好,好歹能接我的班,不至于吃不上饭。”

    韦康说:“你那个老板咋样?”

    马君健摇摇头,对于老板他有一肚子话,憋了十几年了,一个人再怎么变化,根子不会变,就如同他马君健,别管混的再洋气,根子上还是那个仗义讲究的江湖豪杰,但老板不一样,他变化太大,六亲不认,很多做法自己无法认同。

    “康哥,我也就是和你能说道说道……”马君健终于找到了能倾吐的对象,滔滔不绝将这些年的愤懑不解辛酸委屈全都借着酒倾倒出来。

    不知不觉,已经深夜,烧烤摊上只剩下两三桌客人,马君健的酒也喝的差不多到位了,韦康见时机一到,终于点到正题:“小健,其实你老板早就换人了……”

    凌晨一点,马君健回到宾馆,韦康说的那些话在心中嗡嗡回响着,若是来之前老板没打预防针的话,他恐怕就真信了,这些天方夜谭,也亏康哥能说出口,岁月在变,人也在变,老板不再是以前的刘昆仑,康哥也不再是三十年前的康哥了,马君健给老板打电话汇报了今晚发生的事情,不敢有四好隐瞒。

    苏黎世时间,王海昆正在用晚餐,接到马君健的电话后,困扰他多日的谜团终于得以解开,果然是有人在针对自己,而且是一个势力庞大的团伙,马君健被人策反,自己何不来个反策反。

    至于马君健报告所称昆仑就是刘昆仑转世,王海昆是不相信的,刘昆仑早就变成孤魂野鬼消散无踪,韦康等人只不过拿着个当噱头哄骗马君健上当罢了。

    所有的事情,必须有一个合理的逻辑链条才能成立,王海昆从获取的信息中推断中,这是一起针对自己的阴谋,幕后主使人是姬宇乾,同伙包括不限于林蕊、林海樱、刘昆仑的家人、以及韦康、楚桐和李明冯媛简艾等叛徒,他们已经发现自己的秘密,所以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复仇,顺便夺取自己的巨额财富,只有那个叫昆仑的小子,很可能和林蕊的科研项目有关。

    做戏做全套,那就来吧。

    王海昆突然莫名高兴,让服务员开了一瓶2002年的香槟。

    ……

    飞往苏黎世的私人飞机上,一帮人欢声笑语,昆仑团队全员都在,还有楚桐和韦康,刘昆仑让空乘开了一瓶香槟,预祝此行顺利,计划正在按部就班的就行,这不是阴谋,而是阳谋,对老谋深算的对手而言,只有坦荡的阳谋才能起作用。

    这是王氏财团的飞机,飞机上的监控设备将机舱里的一切传输到王海昆面前的屏幕上,他仔细看这昆仑的言谈举止,确实很像是当年的刘昆仑,这反而印证了自己的推论,这小子,功课做得很足嘛。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即将发生在王海昆的主场瑞士,但昆仑团队毫无畏惧,一方面他们人多势众,还有未来科技在背后保护,王海昆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把这么多人一勺烩了,另一方面以王海昆的做派,更喜欢润物细无声的招数,简单粗暴的手段一向是他不屑于使用的。

    飞机降落在苏黎世国际机场,大家驱车前往洛桑,在风景优美的医疗中心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王海昆。

    在出发之前,马君健就正式提取了昆仑的DNA样本,出具了具备法律效力的鉴定证书,昆仑确系王海昆与楚桐之子,所以才有了后面的大团圆。

    出人意料的是,王海昆竟然请了很多媒体记者到场,闪光灯闪成一片,红地毯的另一端,刘昆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年少轻狂的躯体已经变成沧桑成熟的陌生人,坐在轮椅上,春风满面,向这边张开了怀抱。

    楚桐忽然鼻子发酸,她参与这个阴谋不但是因为资金紧张急需援助,也抱着报复的心理,当年离开刘昆仑,她确实愧疚难当,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愧疚慢慢淡了,当对方拒绝自己的求助后,愧疚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仇恨。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再见到旧人,性格火爆的楚桐突然变得软弱了,曾经深爱的人落到这步田地,她五味杂陈,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海昆动用了记者和红地毯,说明这家伙上套了,大家都是在演戏,既然做戏就做全套,刘昆仑拉了一下楚桐的衣襟,低声道:“妈,我们过去吧。”

    楚桐看一眼这个小伙子,她才不相信什么转世的鬼话,但事情到了这步田地,只能继续往下走了。

    “母子俩”沿着红地毯向前走去,走到王海昆面前时楚桐已经泣不成声,刘昆仑低垂着眼帘,半跪在轮椅前,感受着仇人的气息。

    王海昆保养的很好,四十多岁的躯体,看起来就像是三十来岁的人,这二十年来他饮食健康,运动量适中,没有不良嗜好,整体气色比刘昆仑失去这具躯体的时候还要好,当年他酒色无度,要不是底子厚都要玩垮了,这感觉就像是把自己的破车借给别人,被开了二十年,但是换了机油三滤,重新喷漆钣金,仔细保养,小心维护,只加最好的汽油,从不野蛮豁车。

    唯一的也是最致命的缺陷是,这车发动机进水了,开不动了。

    “这些年,你们娘俩辛苦了。”王海昆动情的说了一句,然后楚桐和刘昆仑分立两侧,任由记者们拍照,拍照环节过后,有记者发问,问王海昆承认私生子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王海昆微笑着说:“意味着他将会成为我的合法继承人。”

    记者们还想问其他问题,老王却表示散场,让记者们去领取不菲的车马费。

    事情进展的比想象的还要顺利,越是顺利就越是证明有古怪。

    一家三口,各怀鬼胎的飙着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