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七十九章 梦魇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我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我感觉和庄尼的死有关。”时隔多年,李胜男依然对当年旧事念念不忘,耿耿于怀,她怀疑所有的一切都跟修罗会和王氏财团有关,真相似乎就在面纱之后,但这层薄薄的面纱却很难揭开。

    “不管用多长时间,我一定要查出真相。”李胜男信誓旦旦,她心里明白这是一场和邪恶竞赛的长跑,也许需要十年或者更久,自己的警察身份虽然能带来一些便利,但也有许多掣肘,香港毕竟是法治社会。

    刘昆仑显然不认可李胜男的做法,他说你不是想知道真相么,把你叔叔的地址告诉我,我明天就告诉你真相。

    李胜男盯着刘昆仑:“你不会是想采取最简单的办法吧,我可以告诉你地址,他的地址很多香港人都知道,但你也要清楚,李伟聪是前警务处副处长,有着最丰富的反讯问经验,他的住宅是全香港最安全的,因为他的工作就是为香港富豪提供安全咨询,你想动他,小心自己陷进去。”

    刘昆仑说谢谢你提醒,赶紧说地址。

    ……

    李伟聪住在半山豪宅,安防堪比银行金库,哪怕是一只鸟都飞不进来,这绝非夸张,李宅本身就是一个安防样本,从内到外首要体现的并不是奢华,而是安全,全方位摄像头,电子围栏,报警系统,门禁系统,连整座房子的地基都和别家不同,是全水泥灌注,想挖地道进来都不可能,家里更是配备了两个保镖,三个菲佣,寻常毛贼根本进不来,就算是拥有超强火力的悍匪攻打,也有足够的时间提供预警,以便主人躲进有钢板防护的地下室,五分钟内警察就会赶到,可谓万无一失。

    夜已深,李伟聪已经入眠,因为夫人有轻微的神经衰弱症,听不得打鼾声,所以两人是分床睡的,李伟聪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被张子强绑架了,关在汽车尾箱里,梦境总是不连贯的,从汽车尾箱出来,就到了高空中,准确的说是飞鹅山塔顶。

    飞鹅山塔并不是佛教宝塔,而是一座电视信号塔,位于九龙飞鹅山,山峰海拔六百零二米,电视台又有百米高,在上面可以俯瞰整个港岛九龙的景色,美不胜收,可是深夜穿着睡衣被张子强绑到这里来,就是另一番味道了。

    李伟聪有恐高症,电视塔顶几无立锥之地,稍有不慎就会跌下去粉身碎骨,午夜时分,四下漆黑,谁也看不到塔顶上的人,就算他高声呼救也无人应声,绑匪就在对面,蒙着脸,不会说粤语,一口大陆腔,深深勾起了李伟聪还在当督察时的恐惧,当时他在军装部,曾经和大圈帮当街驳火,拿点三八硬刚五六冲,至今留下深深的心理阴影。

    早晨,李伟聪从睡梦中醒来,一头冷汗,心悸不已,这个噩梦太真实了,简直分辨不出到底是现实还是梦境,他猛然起身,检查窗户,拿起手机回放安防录影,昨夜安防体系并未报警,也未中断,这应该是个梦没错。

    可是当李伟聪回床的时候,忽然感觉脚部有些不适,反过来脚掌一看,双脚上都有一道深深的痕迹,隐约还有黑色的铁质残渣,他想起梦境中就是站在一条细细的角钢上的,双手死死抓住身旁的钢索,伸手一看,没有痕迹,但是闻一下,竟然有铁锈的味道。

    李伟聪努力回忆,拼凑不出完整的画面,他只记得在梦中自己精神崩溃,对方问什么,自己回答什么。

    他倒了一杯水,手颤抖着差点没拿稳,平静下来之后,拿起电话打给安防公司技术人员和负责本区的警司。

    技术人员是自己人,警司是老下属,都是值得信任的兄弟,经他们查证,房屋并未有入侵痕迹,附近也不曾有可疑人员和车辆出现过。

    李伟聪陷入迷惑,他确认这不是幻觉,但是毫无证据表明自己被人从睡梦中掳走,而且是从香港岛掳到九龙,带到几百尺高的电视塔上,除非神迹,凡人无法做到。

    见老上司脸色不对,警司关切的问要不要叫医生,李伟聪说你们先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对了有没有烟?

    李伟聪已经戒烟二十年了,突然要抽烟,警司和技术工程师面面相觑,判断李SIR身上一定发生了大事。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李伟聪喃喃自语。

    ……

    刘昆仑按照约定向李胜男互通信息,他放了一段经过剪辑的音频,但依然能听出是李伟聪的声音,这段录音解开一个惊天秘密。

    李伟聪果然知道真相,他知道艾伦.李是一个秘密组织的信众,这个组织在香港有一百多个会员,都是高学历高净值的精英人士,他们每月会将自己收入的一成作为会费缴纳给组织,除此之外,循规蹈矩,都是兢兢业业的好市民,为香港的繁荣努力工作,贡献力量。

    艾伦.李所在的组织,准确的说应该称之为教派,叫做“科学会”,而香港不止一个科学会,事实上有不下三个类似的秘密组织,他们发展会员的方向不同,比如修罗会,面向的就是港英时期起家的那些超级富豪,还有圣殿骑士团这样死灰复燃的中世纪教会组织,从八十年代末期起,政治部就有记录,1996年政治部解散之后所有档案运往英国本土,政治部特工移民海外,此类情报断档,现在警务处保安部只有零星资料,且密级极高,只有副处长以上才能调阅。

    果然有修罗会的影子,此时李胜男也终于明白,二十年前刘昆仑杀人案为什么声势浩大的组成国际专案组,又悄无声息的解散,背后的势力太庞大,仅仅在香港他们就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当特首,谁当财政司长,律政司长,估计都是这些财阀说了算。

    关于核心机密,录音里的李伟聪打起了马虎眼,一口一个“我唔知”,他不敢得罪任何一方,甚至还参加了科学会,这个组织收费虽然高昂,但能提供物有所值的服务,具体是什么服务,李伟聪没说太清楚,听得出他的神智处于半清醒状态,好像服用了某种“诚实药”后的结果,他只是不断提及当年在深圳有个二奶村,养育了大量非婚生港人幼童,实际上没那么简单……

    “我现在知道u

    cle说的警队维持香港的稳定与繁荣是什么意思了。”李胜男感到脊背发凉,如果公布真想的话,势必会导致年轻人价值观崩塌,引起巨大的社会动荡,香港怕是要变成臭港,再也没有咸鱼翻生的机会了。

    ……

    瑞士,王海昆反复看着一段视频,百看不厌,昆仑躲避子弹的瞬间,手枪子弹初速是每秒三百米左右,正常人不可能躲避过去,如果能,说明这个人的身体机能已经超出人类极限,严格来说不是人了,而是超人。

    王海昆有千亿资产,每年都投入数十亿用于研究生物科技,他就是想造出一个这样的超人躯体来,但一直没能成功,这也是他起初怀疑昆仑真的是私生子的原因,因为他的科研机构所拥有的资源远超当年的林蕊,不可能林蕊能研发出来,而自己二十年来颗粒无收。

    如今看来,自己的判断有些草率了,王海昆安排了两组人马来验证此事,一组是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年轻科学家,去美国找林蕊教授以科研探讨的名义套话,这一组进展神速,因为正巧林蕊参加了一个小范围的高端学术研讨会,在会上老王派去的间谍公开提问,问是否能用大型复合黏菌培育全新的人体,是否能达到长生的效果。

    虽然这个问题很幼稚,但林蕊还是给予了严肃的回答,所谓大型复合黏菌就是中国人俗称的太岁,太岁寿命极长,能从远古活到现代,在民间会有人用太岁泡水喝,已达到延年益寿的功效,但这一切都是无稽之谈。

    “如果一只乌龟忽然身手敏捷,可以跑得过兔子,那么这只乌龟的寿命一定会大打折扣,这就是我给你的回答。”林蕊最后这样总结。

    另一方面,王海昆将这个重要科研任务再次交给了陶金聪,也就是当年林蕊的学生,现在也是国内某高校的系主任了,他自称研究太岁多年,已经用于临床实践,但实际上这家伙是个欺世盗名之辈,这些年来忙着院校内斗,胡乱立项骗取经费,学术早就丢了,当王海昆的任务抛过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的就是如何完美的应付过去。

    干这个陶金聪颇有心得,投其所好即可,领导希望看到的答案,你给他弄几篇煞有介事的论文就行,至于真正的答案是什么,谁在乎,国内那么多所谓智库不都是这么玩的,前些年推论出中国已经雄踞世界之首,转瞬就被打脸啪啪的,可是专家们可什么都没损失。

    王海昆这家伙想的不就是长生不老么,陶金聪熬夜炮制出一篇论文来,洋洋洒洒上万字,引经据典,光是SCI文章就引用了十几篇,其中一多半还是林蕊的,但陶金聪的论断和林教授截然相反,他认为复合人体不但延缓衰老,还能具有超人特性,耐高温,耐寒,对氧气的需求量也很低,而且反应速度远超常人。

    这篇论文放到王海昆案头,他看完之后击节赞叹:“这才是真科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