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三章 决战来临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找一个刻意藏起来的人没那么容易,即便是动用了姬宇乾的力量也是白费力气,想想也能理解,萧邦为了躲避王海昆已经隐居多年,一个不用手机,没有社交ID和银行账户,没有房产汽车社会关系的人,藏在茫茫人海之中,用高科技手段反而很难寻找,否则王海昆早就找到并灭口了。

    实际上也没人敢确保萧邦还活在人世间,所以这条路走不通,在没有掌握生死流转技术的情况下贸然进行,毫无胜算,等于把一个超人躯体白白送给王海昆,昆仑团队集体讨论到底该怎么做。

    最稳妥的方案是像干掉克里斯那样直接把王海昆干掉,让王锡之继承财产,好歹也算是报仇雪恨,但躯体拿不回来,也无法解开真相,这是最没有创意的想法,属于下策。

    冒险的做法是设一个局,在流转过程中突然中断,既保证了躯体安全,也获取了技术,但依然无法取回躯体,这属于中策。

    最激进的做法是在流转过程中对调身体,用快要耗尽的躯体换回自己的身躯,虽然是残躯,但随之而来的还有上千亿的财产,这才是上策,但问题是如何保证成功。

    关键时刻,丁家骏的研究出了成果,军方获取的残骸中有部分烧焦的羊皮卷,通过技术复原之后结合已经掌握的文字和大量苯教经书医术,得出一个结论。

    所谓生死流转,是一项以现有技术无法解释的灵魂转移术,将一个人的灵魂转移到更加年轻健康的躯体中去,要注意的是这并不是互换对调,而是单向流转,被流转的人需要心甘情愿,这个程序才能进行下去,在远古时期的象雄,被流转的年轻人从小就被植入了为统治者贡献躯体是值得自豪的这种想法,所以不会有排斥,结合刘昆仑上一次被流转的经历来看,如果被流转者不能做到完全自愿,那就需要心如死灰,这就是为什么王化云要费尽周折为刘昆仑安排追捕、审判和死刑的原因。

    流转的奥秘在于灵魂的流动,势能高向势能低自然流动,求生欲极强的,意志坚定的意识就是高势能,一心向死就是低势能的灵魂,会被挤压出去,道理如此,具体操作不知道怎么进行。

    从壁画内容分析,流转需要一个中间人进行操作,那么这个人就是关键所在,如果能买通他,在过程中稍加手脚就齐活了。

    这个人一定是知道所有秘密的人,很可能具有以下特点,在王氏财团服务多年,待遇优厚,能进行脑部外科手术,这个人一辈子也许只有一次两次的服务机会,但一定是三代老王都信任的人,为了保证服务的不间断性,这个人必须要有后代,而且从医。

    根据这些条件来按图索骥,李明果然回忆起一个人,这个人叫麦君豪,六十岁,香港玛丽医院的脑外科医生,老王和麦家是世交,麦君豪的爷爷在王蹇时代就是王家的私人医生,而且笃信佛教,其父也是王化云的至交好友,这个充当祭司角色的人很可能就是他。

    当初帮老王做克隆人的是费天来,这家伙一定知道某些真相,但可惜的是费天来消失在历史的旋涡中了,连陆振宇都说从来没见过外公,所以指望他提供信息已经不可能。

    刘昆仑通过李胜男查到了麦君豪二十年前的出港记录,他确实曾在自己执行死刑前奔赴大陆,死刑结束后次日返港,期间行踪不明,凭这一点就能敲定他就是目标人物。

    接下来的事情交给姬宇乾,他负责说服麦君豪为自己服务。

    刘昆仑虽然有一具超人的躯体,但无法事事亲躬,他只能选择信任,信任姬宇乾,信任丁家骏,信任自己的团队,身体的情况只有他自己明白,动物都能察觉自己死期将近,人类本来也具备这种能力,只是因为医疗的发达打破了平衡,导致能力丧失,但一些高僧依然可以预知自己的死期,甚至精确到分钟,刘昆仑同样可以,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春韭已经变成石头人,苏晴僵卧在床,孩子们迷茫无助,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和平安定的表象下暗流涌动,邪恶横行,不把这个宇宙涤荡的干干净净,自己怎么能离开。

    姬宇乾陆续和王海昆交涉了几次,因为这具躯体虽然拥有超越常人的能力,但适不适合还是两说,不然王海昆直接找一个男模就用了,何必拿出重大资源来交换,而刘昆仑这具躯体也是根据自身的基因所打造,也就是说和王海昆现在用的身躯是同源的,当然非常适合。

    双方最后敲定了流转程序,流转地点设在北京北郊一个位于山间的度假山庄,当天谢绝散客,双方人员进驻来保障安全。

    夏季的度假山庄一片葱绿,停车场上停满双方的车辆,林建东和叶唐中将的代表也在场,这就更加能避免“黑吃黑”情况的出现,对外宣称这是一次高规格的会议,山庄服务员不许进入核心区域,内部全部由双方的工作人员进行服务。

    空气中弥漫着**肃穆的气氛,对于王海昆来说,这是又一次重生,他又用废了一具躯体,今天过后,他就是另一个人,王海昆成为历史,而大明星昆仑则悄悄换了人。

    这股气氛让刘昆仑想到了二十年前的刑场,风萧萧兮易水寒,一个人不能在同一件事上跌倒两次,这一次该我赢了。

    王海昆出现在现场,他坐在轮椅上笑容可掬,和每一个人打着招呼,握手寒暄,嘘寒问暖,和姬宇乾更如老朋友一样聊了许久,轮到刘昆仑的时候,他变了神情,深情无比的说了声谢谢。

    刘昆仑淡淡一笑,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麦君豪的身影,操刀人果然是他,姬宇乾注意到刘昆仑的目光所向,向他递来一个放心的眼神。

    大佬们继续谈天说地,刘昆仑出去打了个电话,他是打给木孜塔格的,本来高考时间是六月初,后来又改到了七月,算算日子,明天俩孩子就要走上考场了。

    视频电话接通,俩孩子都在屏幕上,这段时间学习刻苦,脸颊都瘦了,刘昆仑一阵心疼,但没有提及任何高考的事情,只天马行空的说以后我带你们驾驶帆船环游世界,要不开飞机也行。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木孜心思细腻,察觉到昆仑今天有些不对劲。

    “嗯,过一会要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决定命运的会议。”刘昆仑说,“不聊了,你们俩要乖,听奶奶的话。”

    春韭病了,苏晴植物人了,现在照顾孩子的只有奶奶。

    塔格说:“姑姑在,你要不要和她说话。”

    木孜那边已经去叫人了,原来高考临近,云游四方的刘沂蒙终于回来了,这算时间刘昆仑也联系不上四姐,没想到这个电话打的这么巧。

    刘沂蒙出现在屏幕上,关切的询问弟弟的近况。

    “俩孩子赶紧去学习。”刘昆仑先打发了木孜和塔格,然后才和刘沂蒙说了实情。

    “你怎么这么莽撞,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商量。”刘沂蒙很着急,“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容易,这很可能是一个骗局。”

    刘昆仑苦笑:“我也得能找到你啊四姐。”

    刘沂蒙说:“你马上回来,谁也不要相信。”

    刘昆仑说:“箭在弦上了,老妖精太狡猾,这次搞不成,下次他就不上套了,等我的消息吧。”说完挂了电话。

    重回会场,王海昆已经不见了踪影,医生来给刘昆仑量了血压,测了心电图,一切正常,平稳的如同落地后的宇航员,每分钟心跳只有四十二次。

    走廊尽头的房间内,王海昆也在量血压和脉搏,他在做着深呼吸,前面两次生死流转都很顺利,而且尽在掌控之中,这次情况特殊,正在使用的躯体尚在盛年,等于提前了半个世纪更换身体,而且下一个要用的是人工制造的超人躯体,有无排异反应,能不能正常掌控都是未知数。

    他的私人医生麦君豪亲自测量血压,看了看数据,他说:“深呼吸,放松点。”

    王海昆点点头:“还是有一些紧张。”

    “律师那边都安排好了吧?”麦君豪问。

    “和以前一样。”王海昆说,此前他已经准备了多份法律文书,藏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如果流转失败,那么一切当没发生过,如果流转成功,新的身份不被认可的时候,这些法律文书就派上用场了。

    马君健进来了,面带忧色,他虽然跟随王海昆多年,但并不是核心人员,对生死流转也不知情,他所知道的是老板要做一次脊椎移植手术,手术风险极大,但老板执意要做,手下人都要做好手术失败的心理准备,万一老板没了,按照遗嘱行事。

    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手术不在具有条件的医院做,反而来到荒郊野外的度假山庄,不知道老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君健,你跟了我二十年了,等手术完,也该让你退休了。”王海昆满怀深情,有点临别遗言的感觉。

    “我还想再跟您二十年。”马君健眼眶红了,打算亲自推王海昆去手术室,可被麦君豪阻止了,“我是医生,还是我来吧”。

    度假山庄的一间会议室被临时改装成无菌手术室,其实生死流转根本不需要无菌环境,只是搞得复杂些,显得有仪式感罢了。

    刘昆仑也进入了手术室, 说是手术室,但并无手术台和无影灯,只有一张金属制的躺椅,附带自动注射装置,只有司法系统的人才能认出来这是死刑注射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