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四章 四维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刘昆仑认识死刑椅,他甚至怀疑这张椅子自己坐过,当年种种浮上心头,眼前的这个人眉眼是如此熟悉,因为那就是自己,掌控躯体的灵魂曾经宣称是自己的父亲,骗取了信任,夺了自己的身体和身份,还奉送一次刻骨铭心的死刑体验,这一切记忆犹新,但此刻他却没有恨意,因为自己这个生命体就是这个人授意制造的,某种意义上自己不是人,而是备品。

    “你给了我生命,我还给你了,从那一刻起,我们彼此互不相欠。”这是刘昆仑心底的声音。

    王海昆注视着眼前的超人,心情平静,他根本不相信这是一场交易,因为没有任何人会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生命。当代社会又不是上古时期,被选中的人从小接受洗脑教育,这个叫昆仑的人,是卓越的艺术家,具备独立思考能力,他是绝对不可能完全听命于姬宇乾或者任何人的,所以,这是一场双方都心知肚明却都不说破的厮杀。

    对于姬宇乾一方的底牌,王海昆并不清楚,但他相信自己的实力,如同一支装备重机枪的殖民者军队是不在乎部落武装设下任何埋伏一样,任你花样百出,也奈我不得。

    刘昆仑同样注视着王海昆,对方淡定自若的表情让他有些恼火,突然生出一个想法,干脆把这货掐死算球,大家都安逸,可是转念一想,这货怕是留着后手,这种将生死玩于掌上的老妖精又怎么会惧怕死亡,对,他惧怕的不是死亡,而是灭亡。

    “开始吧。”王海昆说,麦君豪开始操作,他示意刘昆仑坐上行刑椅,遭到拒绝。

    开篇就不顺,为接下来的“手术”蒙上一层阴影,麦君豪解释说这只是正常的牙医用椅,待会儿要给你注射镇静药物,坐这个会比较舒适的入睡。

    “给我搬一张普通座椅。”刘昆仑说。

    麦君豪看向王海昆,后者点点头,并且在麦君豪的帮助下自己坐上了行刑椅,做了个示范,椅子并没有绑缚手脚的皮带和钢锁,只是连接着医用设备,可以监控心跳血压血氧和脑电波,

    王海昆的轮椅上同样附带这些装置,他说你如果愿意,可以做我的轮椅。

    刘昆仑转身出去,过了一会儿回来,拎着一把普通的木椅子,坐在了上面,向麦君豪做了个有请的手势。

    这小子够倔的,很不配合,麦君豪和王海昆交换一下眼神,都无可奈何。

    “我们需要监测你的心率和脑电波……”麦君豪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刘昆仑坚称不需要,他认为这纯属多此一举。

    “为了安全,必须这样。”麦君豪坚持,双方在这个小问题上不可调和,最后惊动了姬宇乾,他进来劝说刘昆仑戴上,还附耳对他说房间里有监控,别担心,我一直盯着呢。

    刘昆仑这才戴上了心电监护和脑电波贴片,但座椅还是那张普通木椅,对于他的不配合,大家都能理解,毕竟是献出自己的躯体,正常人都会产生排斥心理,他没掀桌反悔已经非常给面子了。

    接下来是麻醉环节,进入这个环节之后就无法自主控制身体了,麻醉师是双方认可的中立方医务人员,但刘昆仑再次反悔,不愿意接受任何药物注射,内服也不行。

    接二连三的不配合让麦君豪很烦躁,但王海昆依然云淡风轻,他说年轻人别烦躁,你这么紧张把我也搞紧张了,要不咱们聊聊天。

    两人就开始聊天,云山雾罩的瞎聊,从攀登雪山聊到古代战争,又聊到科举制度和美国东部学院派电影和好莱坞体系的差别,老王很能聊,擅长把控局面,慢慢的刘昆仑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麦君豪也及时的接过话题,坐在刘昆仑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手掌翻飞如孔雀开屏。

    刘昆仑头一歪,睡着了。

    “开始了。”监控器前的姬宇乾激动起来,他知道麦君豪是资深催眠大师,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招,生死流转的技术对他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解决技术上的关键问题,为了获取这个秘密,他可以付出一切代价。

    而坐在椅子上昏沉沉入睡的年轻人,就是这个代价。

    上古流传下来的生死流转术,解决了人类的生死问题,多少帝王梦寐以求的东西,今朝可以亲眼目睹,光是这一条就足够让人兴奋了,何况姬宇乾将会掌握这种技术,用这个技术改变世界,改变人类,也许今天就是人类新纪元的开始!

    屏幕上,麦君豪脱下了西装,换上一件红色的僧袍,盘腿坐下,拿出一个古朴的嘎巴拉碗开始念经,姬宇乾听得出他用的是古印度梵文。

    他根本没有收买麦君豪,他想看到一个完整的流程,现在姬宇乾手上就拿着一份详细的说明材料,这个过程充满了仪式感和神秘色彩,这已经是大大简化过的程序,如果按照上古的仪式进行,起码要持续三天三夜。

    王海昆和刘昆仑的脑电波和心跳血压都在屏幕上显示,目前两个人的生命体征都平稳正常,没有波动。

    ……

    正常人类的视网膜神经无法检测到室内发生的情形,现在屋里多了两个人,年龄相仿,身量接近,一个身穿黑呢燕尾服,带胸衬的硬领衬衫,灰色条纹西裤和大礼帽,领结一丝不苟,赤金的怀表链子明晃晃,如果不是亚洲人面容, 就凭这一身行头,妥妥的十九世纪末英国绅士派。

    另一个则是现代打扮,衬衣雪白,简单利索。

    两个人互相打量着对方,彼此在一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这不是人的躯体形象,而是魂魄化成的人形,是意识认定的标准形象,燕尾服是王蹇,而白衬衣则是刘昆仑。

    灵魂世界中,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能直面对手。

    “是你。”王蹇脸色阴沉,他大意了,确实大意了,一直以来,所有的证据都表明这个年轻人就是刘昆仑,对方甚至毫无忌惮的取昆仑为名,和刘家人亲密无间,和李明简艾冯媛也能迅速建立起信任,这一切是如此的坦荡直白,不加掩饰,但越是坦荡,王蹇就越是生疑,他认为这是姬宇乾主导的阴谋,动机也不是复仇,而是交易。

    他错了,这是彻头彻尾的复仇,从一开始就摆明了要找自己的麻烦,可自己还巴巴的上套入圈,结果搞成这副局面。

    流程不应该这样,正常来说,这具躯体的主人应该沉沉睡去,而念经的麦君豪也只是一个糊弄姬宇乾的摆设而已,根本不需要中间人操刀,也不需要念经,不需要嘎巴拉碗的协助,一切只需老王自助完成。

    他修炼多年,早已开了顶,能够控制自己的意识,转换躯体这件事虽然重大,但丝毫没有难度,一出一进而已,整个过程不超过五分钟,拖延时间也是为了迷惑姬宇乾,以及熟悉新的躯体。

    本来死去的亡魂重现,预示着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王蹇和刘昆仑对峙许久,麦君豪依然端坐纹丝不动。

    这不是刘昆仑第一次灵魂出窍,只是他将这个秘密隐藏起来,谁也没有告诉,这才是他同意冒险的最后底牌,在每个夜晚,他都神游四方,感受着万物生灵,宇宙乾坤,就像普通人做梦那样,经历过一场场别开生面的奇异空间的旅行,天亮一切回归正常。

    决斗开始,这是一场陌生的战斗,显然王蹇的经验更丰富一些,他合身扑了过来,妄图以强大的能量包围吸收这个弱小的灵魂,老王活的更久,勤于修炼,意志力强大,本该顺利吞噬才对,可是他感到非常吃力,如同蟒蛇吞犀牛一般,或许能吞下去,但会不会涨到肠破肚烂就不知道了。

    两个灵魂苦苦缠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形象渐渐变得模糊起来,王蹇变成了王化云,继而变成王海昆,而刘昆仑身上则出现了南裴晨和王海聪的影子,从两个人的纠葛变成了六个人的团战。

    双方势均力敌,谁也吃不掉谁,灵魂和肉体不同,没有痛觉,没有时间概念,没有五感,全身却又化成几百万个敏锐的触点,感受着世界的一切,空中来往各种辐射,各种电波,wifi信号,一微米的尘埃,氧气分子,通通都能感应得到,但他们却是静止的。

    麦君豪还在打坐,但是仔细看他的呼吸是静止的,混成一团的灵魂穿过墙壁,通过走廊,房间里的姬宇乾盯着屏幕同样纹丝不动,户外,车辆旁抽烟的司机手中,烟雾是固定的,手上戴的表,秒针也是静止的,时间在这一刻停滞了。

    灵魂继续缠斗,从东打到西,从南打到北,上天入地,翻江倒海。

    忽然画面一转,度假山庄的停车场空空无也,没有汽车,没有宾客,继而茂盛的树林变成桃红柳绿,银装素裹,枫叶红满山,山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一座破败的古刹,戴狗皮帽子的军队从山下经过,打着红旗一路向南,炮声隆隆,穿蓝灰色军装的部队和穿土黄色军装的部队开兵见仗,双方阵地上飘扬的都是五色旗。

    刘昆仑意识到,他们进入了四维空间,时间在倒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