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王蹇的第一次生死流转,此时的他已经儿孙满堂,甚至前面几个儿子已经年迈去世,庞大的家族,天文数字的遗产,别说是留给一个莫名其妙的私生子了,就是明知道王化云是王蹇的化身,儿孙们也会争个你死我活,都说帝王家无情,豪门也半斤八两,财富面前,什么父子夫妻兄弟感情,全都淡如水薄如纸。

    王化云夺舍成功,南裴晨的部分记忆和他融为一体,互通回路,他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这部新躯体,在这个期间他的姨太太和儿孙们发起了一次次争夺遗产的战争,明枪暗箭纷至沓来,活了一百多岁的王化云见招拆招,在私人医生和律师的配合下将这些不肖儿孙打得落花流水,和老狐狸玩心计,甭管黑的白的都赢不了,不管是请律师打遗产官司,还是找大圈帮绑架暗杀,他都溜得很,除了金刚怒目,他还有菩萨低眉,恩威并施,终于得到王家子孙的敬畏。

    也正是这个时间段,王化云开始利用高科技制造下一批义体,以王蹇的认知水平是不会想到克隆技术的,而融合了南裴晨部分记忆的王化云有了这种意识,王蹇的百年老朽躯体肯定是不堪使用,南裴晨六十岁的身体也只是勉强,他在香港找到了当年青海一起服刑的费天来,花言巧语说服了他,为自己造了两个克隆后代,但他不知道的是,费天来将最后一个不合格的胚胎带走了,在距离香港万里之遥的戈壁荒城德令哈,胚胎送给了一对已经生了三个女儿,做梦都想要儿子的夫妇,化名王天来的赤脚医生还将一个弃婴送给了这对夫妇,然后事了拂衣去。

    十个月后,一个男婴诞生在昆仑山下,那时候刘金山和崔素娥正在赶往新疆拾棉花,父亲欣喜若狂,将儿子取名为昆仑。

    数年后,王化云的两个儿子王海铭和王海聪被送往英国读书,刘昆仑随父母来到近江郊外的大垃圾场生活,林海樱和单亲妈妈林蕊相依为命,在重点小学读书。

    又过了十年,古稀之年的王化云身体欠佳,体检发现心脏冠状动脉供血不足,双肾受损,按理说养尊处优的老王不应该出现这些问题,请了专家组化验了老王经常服用的各种营养品,发现他经常服用的冬虫夏草就是致病因素,这些冬虫夏草即便全是真的,也会重金属超标,因为人类发展的太快,全球已经没有污染死角,连南极企鹅体内都能检测出农药残留,何况青藏高原上的冬虫夏草。

    王化云决定启用备份,这时候他的事业正在稳健上升,香港回归,大英帝国日暮西山,祖国日益强大,香港富商是中央大力统战的对象,老王更是搭上了某位前途无量的石油系领导,所以这个档口不适合临阵换将,毕竟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无法担当大任,一旦换人可能事业全面倒退,所以他采用了只更换器官的方案,一旦失败,还有第二个备品可用。

    王海铭就是这样被拆散的,老王先使计让他以为自己得了病,推进手术室之后就再没有出来,一颗年轻的心脏,两个肾脏,以及其他能换的全都换了,连全身的血液都换了一个遍。

    更换了零部件的王化云如脱胎换骨,所有的脏器都不会有排异反应,因为那就是克隆于自身的产物,老王焕发了第二春,但出于遗产继承方面的考虑,他没有再娶妻生子,反正自己是永生的,这么多家产不需要稀释给其他人。

    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内心深处还残留有南裴晨的些许意识,王化云对留在大陆的私生女很是照顾,恰逢林海樱高考失败,他出面帮了一把,女儿在北京的日子里,这个名不副实的父亲对她宠爱有加,算了补偿了南裴晨一些。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刘昆仑横空出世,王化云凭空多了一个备份,王海聪应该是在2008年时因为某个偶然的机会得知孪生哥哥的死因和所谓父亲的真面目,绝望无助的他没有选择逃亡和反抗,而是皈依了修罗会,寄希望于转世投胎,所以才会在圣诞夜驾机夜奔北海,宁愿毁掉身躯也不愿意成为备件仓库。

    来龙去脉就是这般,时间转眼到了出发点,又回到北京郊外的度假山庄,会议室改成的手术室内,战斗还在继续,双方如同战场上厮杀肉搏的士兵一般纠缠在一起,一把锋利的双刃剑横在彼此咽喉之间,谁的力量更大,谁就是胜利者。

    突然之间,刘昆仑和王海昆同时醒来,睁开眼睛,彼此看着对方久久不语。

    谁也没料到这种局面出现,麦君豪停止念经,手足无措,外面的姬宇乾也愣了,因为时间太短促了,麦君豪念了不过一分钟的经而已,这就完了?难道不应该是老王占据新躯体,刘昆仑魂飞魄散么,怎么两个人都醒了。

    他没注意到屏幕上脑电波图突然有极大幅度的波动,大大超出了显示值,但只有一瞬间而且超出机器显示能力,所以谁也无法发觉。

    醒来的两个人,脑波形成回路,因为他们实际上是一个人,一个混合了南裴晨和刘昆仑记忆的一分为二的人,虽然躯体是两具,但灵魂是统一的,而刚才还混战厮杀的王蹇王化云王海昆的那部分在被干掉之前突然烟消云散,被彻底驱除了。

    刘昆仑重回自己的身躯,有种久违的感觉,眼前坐着年轻的昆仑,那也是他自己,一个灵魂掌握两具躯体的感觉非常奇妙,双方的全部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都是共享的,心思也是步调一致。

    麦君豪凑上来低声问:“搞定没?”

    刘昆仑缓缓摇头,低声说我们走,麦君豪不再多说,将主人扶上轮椅离开现场,门外马君健接过轮椅,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小健哥。”刘昆仑喊了他一声,饱含深情,他终于换回了自己的身躯,拿回了自己的身份,而且没有任何损失,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但依然要装出淡然甚至有些懊丧的神态,以防穿帮。

    马君健并未察觉任何不妥,快速推着老板离开。

    另一方面,昆仑也离开了“手术室”,李明等人围上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苦笑一下,摇摇头。

    换魂失败,这也在意料之中,但姬宇乾并不吃亏,他已经从王海昆那里拿到了想要的东西,此时也上前慰问一番,对行动失败表示遗憾。

    “没关系,还有机会。”姬宇乾说。

    “大概没有下次了。”昆仑说,大踏步的走了。

    团队其他人跟上他的步伐,冯媛问:“现在去哪儿?”

    “回家,团圆。”昆仑说。

    ……

    在去机场的路上,昆仑的车队追上了王海昆的车队,两边并驾齐驱,在超车的瞬间,昆仑向右看去,那边劳斯莱斯的后窗帘拉开,露出王海昆的面目,缓缓伸出手,挑起一个大拇指。

    “他在夸咱们,还是在挑衅?”简艾很纳闷。

    “他在示好。”昆仑说。

    “这可不像是老板的做派。”李明说,“他这么急去机场干什么?难道是回瑞士?”

    “也许顺路。”昆仑说。

    首都机场,两架湾流一前一后起飞,目的地都是近江,甚至在空中飞行时两架飞机彼此都能肉眼看到,两小时后相继降落在近江玉檀机场,马君健问老板下榻在哪儿?“金天鹅大酒店吧。”王海昆说,他决定继续使用这个名字,直到彻底安全。

    与此同时,昆仑也让人在金天鹅大酒店订了房间。

    两队人马在金天鹅大酒店又碰面了,鉴于之前的种种摩擦,空气中有些**味,让前来迎接贵宾的陆刚都有些尴尬。

    昆仑走上前去,马君健下意识拦住去路,却听王海昆说:“没关系,让他过来。”然后昆仑握住了轮椅的把手,推着自己的名义上的父亲进入了酒店大堂。

    两边人马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对“父子”不是互相看不惯么,怎么突然之间父慈子孝了。

    李明向简艾和冯媛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意思是搞定了,但谁搞定谁还不好说。

    只有韦康爽朗一笑,拍拍李明的肩膀,意思是放心吧。

    两边人马包下整整一层酒店,然后马不停蹄去医院探望病人,昆仑探春韭,王海昆探苏晴,至于孩子们,因为第二天要高考,为了不引起心理上的巨大波动,就没惊动他们。

    王海昆坐着轮椅来到苏晴病床前,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他的妻子,为他生下一个儿子的发妻,更是他的初恋,植物人形态的苏晴双目紧闭,完全没有意识,而就在同一家医院里,春韭也是这幅样子,刘昆仑的心在滴血,他拿回了自己的身躯和身份,可是却对爱人的病痛无能为力,既然灵魂可以出窍,可以神游,可以流转,那么春韭和苏晴一定有救!

    ……

    美国,亚利桑那州的冷冻仓库,其中一个低温胶囊在解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