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世间有我用废的躯体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同样在亚利桑那州,有着著名的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这里干燥少雨,地表坚硬结实,沙漠上停着五千架退役的美军飞机,所以被称作飞机坟场,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飞机中有相当一部分并未报废,稍加维护之后就能重回蓝天,一旦全面战争来临,现役飞机消耗殆尽之后,这里储备的战机就能派上用场。

    冷冻尸体仓库和飞机坟场是一个道理,这处机构最早是由有着“人体冷冻之父”称呼的美国科学家罗伯特.艾廷格创建的,但是艾廷格毕生都没复活过一个人,他本人也于2015年去世,享年九十二岁,家人按照他的遗愿将其冷冻在低温胶囊中,而此时的冷冻仓库已经被一个中国人收购,此人的名字叫做王海昆。

    在王海昆赴京进行生死流转之前,他就设置了一系列的自动启动程序,冷库位于荒郊野外,全封闭自动化管理,连个人都没有,一切都是电脑启动,机器人执行,在那场持续了一百五十年的战斗之后,其中一个低温胶囊开始解冻,一个**的,苍老的人逐渐从冷冻中苏醒过来,但这并不能叫做复活,因为这具躯体本来就没死,他虽然年迈,但机体脏器还能再维持很久,冷冻起来的原因,和飞机坟场那些完好但过时的飞机一样,仅仅是因为落伍了。

    现在,落伍的飞机重新回到了跑道上,落败的灵魂回到了他曾经占据许久的躯体内,已经去世的王化云复活了。

    罗伯特.艾廷格一直在去世之前都在完善冷库的设备,事实上他已经在硬件方面做到极致,唯一无法解决的技术瓶颈是灵魂的散失问题,一个人死了,他的魂魄就没了,无法重回躯体,事实上艾廷格曾经复活过一个人,但那个实验失败了,因为活过来的只是机体,没有意识,和植物人没区别,所以意义不大。

    王化云张开眼睛,重新打量着这个世界,到处是冷冰冰的金属惨白色,环绕身体的液氮退去,逐渐升温,机器手给他注射了强心针,此刻他无法掌控自己的躯体,如同严重冻伤的病人那样,肢体麻木,感觉全无,冰冷了二十年的躯体要全面复苏需要时间。

    但从这具身躯的心跳重新开始的那一刻起,老王遍布全球的预案也启动了。

    ……

    又是新的一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季来临了,树人中学的高三学生们提前三天就放假回家放松备战,十二年的苦读,就是为了今天的决战,最近十余年来,一直有人鼓吹素质教育,取缔高考,幸而也有一些人坚持高考制度,因为只有这样的应试教育的高考才能让穷人的孩子不至于输的那么惨,才能保证社会的公平性,阶层的流动性。

    木孜塔格是标准的穷人家孩子,即便是春韭最能挣钱的时候,也不过是挣得起早贪黑的辛苦钱,所以她一直以来对俩孩子的教育抓的很严,两个孩子也不负众望,学习出类拔萃,高考手到擒来,事实上他俩之前谢绝了学校的保送名额,坚持自己考,第一志愿填的都是北清。

    王锡之也出现在考场上,他本来是不需要和万马千军一起挤这座独木桥的,他的人生道路早已安排的妥妥当当,要么直接出国上藤校,要么家里安排一流国内大学的名额,根本不需要高考成绩,但是各种意外导致家境一落千丈,他只能走上这条路。

    其他的考生都有父母送考,木孜塔格和王锡之却没有,他们都是没爹没妈的孩子,注定要独自奔跑。

    第一天的考试结束后,王锡之走出考场,远处一辆保姆车内,王海昆笑吟吟看着儿子的背影,问马君健:“小健哥,你不是说找不着人的么?”

    马君健无言以对,因为王锡之就是在他的配合下才藏的那么巧妙,连调查部都找不到下落,他并不知道任何真相,这个粗鲁的汉子仅仅是处于同情心和第六感,觉得老板会对这个孩子不利,虽然自己是老板的手下,但和苏家也有感情,所以他才这样做。

    如今老板亲自来了近江,再也瞒不住了,马君健低头认错,王海昆却并不责怪他,说走吧,明天再来接他。

    马君健惊出一身冷汗来,即便如他这般迟钝,也发觉老板似乎转性了,这是个好兆头。

    昆仑回家之后,第一时间见了四姐,刘沂蒙是特地赶回陪两个孩子高考的,她和昆仑进行了一番交流,得知了度假山庄发生的全部情况,先将弟弟一通骂,责怪他不该贸然行事,然后提出一个问题:“王蹇又是谁?”

    “据你所说,阿鬼仔只是一个没文化的九龙少年,为什么会在突然之间变得心狠手辣,长袖善舞,要知道那可是北京,是帝国的首都,古代人可不像现代人这样从小接受普通话教育,一个粤人即便是读书人,也不可能这么迅速学会北京官话,也不可能毫无瑕疵的取代一个举人。”

    昆仑深以为然,阿鬼仔变成王蹇的过程是个谜,只有解开这个谜中谜,才能获取灵魂转世的秘密,才能救活春韭和苏晴。

    查找王蹇的身世,需要历史学家的帮忙,但是历史上的王蹇只是广东三水一个普通举子,寒门出身,史书上对其家庭根本没有任何记载,阿鬼仔顶替身份后也从未去过三水,以这个角度展开调查的可能性等于零。

    “除非能再次踏入历史。”昆仑戏言道。

    隔了一日,高考结束,考场外,家长们翘首以盼,一辆保姆车停在禁区内,交警非但没有上前贴条,反而在四周维持秩序,王海昆继承了王化云的部分政治遗产,算得上是妥妥的权贵阶层,近江市政府还指望他的投资呢。

    三个孩子在同一个考场,站在外面迎候他们的是昆仑哥哥,高挑的身量鹤立鸡群一般,仨孩子一眼就看到他,一溜烟跑过来,簇拥在他身旁,欢欣鼓舞。

    “走,我带你们去见一个人。”昆仑并不问考得怎么样,孩子们成绩优秀,量也不会考砸,再说即便考砸,还有爹兜底呢。

    仨孩子跟着昆仑上了保姆车,王锡之一眼看到轮椅上的王海昆,下意识就想逃跑,却被马君健拦住去路,昆仑也以眼神鼓励他,没事。

    木孜塔格看着轮椅上的男人,这个中年男人气色很好,眉眼和王锡之酷似,一看就知道是他爹,传说中的王海昆,奶奶的五儿子,姑姑的弟弟,妈妈刻骨铭心却从不提起的那个人。

    气氛有些紧张,王海昆笑而不语,让昆仑说话,他是孩子们信任的人。

    “这是你们的父亲,他不叫王海昆,他叫刘昆仑。”昆仑严肃的说道,“和我一样,也叫昆仑,但他是正宗的昆仑。”

    仨孩子没说话,王锡之感觉有些异样,因为这个父亲和在瑞士的父亲确实有些差异,具体差异在何处,自己又说不上来,也许是感觉吧,在瑞士总有一种冷飕飕被监视被控制的感觉,在这儿却如沐春风。

    “考完了,暑假准备去哪儿玩啊?”王海昆问道,“尽管提要求,爸爸满足你们,是南极北极还是非洲大草原?就算是上太空也可以考虑。”

    “去医院,陪妈妈。”塔格低声说。

    王海昆的心顿时沉到谷底,对啊,父亲来了, 可母亲还在生死边缘,孩子们哪有心情去放松。

    想让他们认可自己这个父亲,就必须让春韭康复。

    对王锡之也一样,苏晴的醒来才是关键。

    “还有事,我们走了。”塔格说,转身下车,还不忘拉着王锡之,马君健想阻拦,看老板摆摆手,就闪开了,让三个孩子离开。

    逃出保姆车,三个孩子如释重负,先去医院探望各自的妈妈,然后做了一件令人吃惊的事情。

    他们没有去狂欢放松,而是去了菜市场,将关门已久的昆仑面馆重新打扫开张,上大学需要钱,虽然家里还有些底子,但没有爹娘的孩子从今天起,就要踏上社会,直面一切。

    隔壁卖芥末鸡的迟大姐热心帮忙,对面红升水果的张叔叔也亲自开车帮他们进货,看着三个孩子忙里忙外,迟大姐悄悄抹了眼泪,对张雪峰说:“春韭是个有福的,你看孩子们多懂事啊,将来铁定有大出息,不信我头都揪给你。”

    张雪峰叹口气说我信,可惜我没这个服气。

    街角的汽车里,王海昆也看到了这一幕,孩子们的自强精神让他欣慰又心痛,但他不准备插手,只有经历过风雨,才能见到彩虹,十八岁的天空不能只有蓝天白云,暴雨冰雹能让他们更加快速的成长。

    忽然电话响了,是律师打来的,说有几笔账款需要支付,但账上似乎没钱了,所有的流动资金都被冻结了。

    “我不是有上千亿的资产么?”王海昆不解,律师向他解释,您的资产主要分为几个大部分,遍布全球的固定资产,包括庄园森林海滩城堡以及国际大都市的房产,收藏品也占了相当的比例,存在各大银行的保险柜里,其余的流动资金都是交给信托的,现在信托封账了,提不出钱来。

    “那就把账解开,为什么不可以?”

    “是更高级别的授权封的账。”

    “那我现在还能动用多少资金?”

    “负数,先生,你倒欠五千八百四十三万欧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