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八章 分身有术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倒欠五千万欧元,欠谁?”王海昆问律师。

    “汇丰、星展、大新,南洋,东亚,华侨永亨,先生。”

    王海昆挂了电话,他已经能猜测出老妖精采取的什么措施,通过提前签署的具备更高效力的法律文书来剥夺自己的财产权,让自己一无所有,还背负大笔债务,这一手不可谓不高明,但是太过常规,对付普通人是杀手锏,对付自己就是徒增笑耳。

    “准备飞机,去香港。”王海昆吩咐道,别管老妖精耍的什么花招,自己都会照单全收,以牙还牙。

    可是问题来了,他的私人飞机合约到期,不再提供服务,这难不倒王海昆,他借用了昆仑的专机,也就是金天鹅集团旗下航司的一架湾流,直接飞往香港,昆仑同机而行。

    时至今日,虽然没人明说,但昆仑团队的人已经看出,大事已成,此时占据王海昆身体的不是老妖怪,而是刘昆仑了,至于一个人如何控制两具躯体,他们不知道,也不敢问。

    专机抵达香港赤腊角新机场,王办的车队前来迎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王欠了五千万欧元只是毛毛雨而已,哪个大老板不欠银行几十上百亿啊,这根本不影响什么,王办的保镖们依然忠心耿耿,威风凛凛。

    王海昆的车队驶向港岛,前面有重型摩托车开道,后面是莱斯莱斯和坐满保镖的全尺寸SUV,车队行驶到青马大桥的时候,一辆无人驾驶的平治出租车忽然快速超车,与劳斯莱斯平齐的时候引爆了车上的**。

    爆炸导致青马大桥交通中断长达十二小时,连桥面都被炸出一个大窟窿,可见装药量之足,警方检测了现场,推测自爆汽车里装了起码三百公斤军用级别的高爆**,以及大量的钢钉钢珠,这是伊拉克战场对付美军悍马车的规格,足见刺杀者是真的不想王海昆继续活着了。

    但被炸死的只有司机保镖和一个3D打印的假人,老奸巨猾的王海昆在机场临时选择乘直升机飞往王蹇爵士的半山豪宅,刺客摆了个大乌龙,反而惊动了港府,警务处如临大敌,一级戒备。

    这是港府开埠以来最大的恐怖袭击案件,警务处调遣精兵强将侦破,同时请求中央支持。

    任何所谓的国际暗杀组织在国家机器面前都是渣,警方迅速调查出眉目,有人在暗网上下单要王海昆的命,出价很大方,一个国际组织接了单,又转包给更不具备资质的杀手组织,时间仓促,这几个来自中东的家伙选择了最熟练的方式,用炸美军的办法来炸王海昆。

    凶手当晚就被抓了,是前些年香港引进的叙利亚难民,从他们嘴里问不出什么来。

    重点还在于目标人物,香港籍富豪王海昆。

    香港警务处助理处长李胜男亲自来给王海昆做笔录,不久前李胜男从咨询处主管的位子上调任刑事及保安处担任刑事主管,香港的CID都归她管,这也是升任真正一姐的必要阶段,每一个岗位都干过。

    半山王府,这属一栋维多利亚风格的建筑,也是建于维多利亚时代,走进前厅,迎面就是王蹇爵士的半身铜像,青马大桥爆炸案发生后,警方就派遣了两组G4特工进驻这里保护王海昆,因为没有任何安全屋比这里更安全。

    令人惊讶的是,王海昆竟然和昆仑在一起,对此他们并未给李胜男解释,仅就案件展开讨论。

    王海昆面临的麻烦不小,律师所说的他欠五千万欧元的意思没那么简单,此前他以全部资产作为抵押,从汇丰等几家银行贷款壹佰亿,各种折抵之后还欠五千万,也就是说,王家的资金链已经断裂,而且断的非常奇葩。

    王海昆继承了父亲和祖父的大量文物和固定资产,但不久前王海昆本人和银行签订了一系列奇怪的协议,如果不在规定时间内用密码解除协议,那么这些藏在银行金库里的古玩珍宝就归银行所有。

    这真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奇怪安排,但却是最有效的,所以这些财宝不能用于拍卖偿还欠款,至于那壹佰亿的款项不知所踪,尽力追查之下,发现是被买成了数字加密货币,密码不知道保存在何处。

    此外,王海昆又和家族信托基金签了协议,固定时间内不通过密码解锁,账户自动封闭,如果身故,所有基金归王氏子孙继承,但继承人序列里并没有王锡之和王锡珩。

    所有这些协议,王海昆本人并不能解除,只有通过密码才可以取消。

    信托基金的律师会严格执行,各家银行也对这些价值不菲的宝贝垂涎三尺,别管这些协议看起来多么无脑,这都是具备法律效力的文件。

    “王先生,是谁在针对您?”李胜男问道,她感觉这个案子不简单,或许和科学会刺杀昆仑有相同之处。

    “我不知道,但是这个人的目标很明确, 就是夺取我的财产,警方只要顺着这个线索查,就能查到。”王海昆说,“今晚上有空么,李长官,我请你吃饭。”

    “吃饭就不必了,你配合警方的工作我就很感谢了。”李胜男冷冷道。

    昆仑在一旁暗笑。

    有一句成语叫做分身乏术,但对于刘昆仑并不适用,他一分为二,王海昆留在香港处理财产官司,昆仑去继续查案,花开两朵,各自进行。

    老妖精临时留的后手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协议是死的,人是活的,汇丰银行想通过壹佰亿贷款吞掉一个百年家族积累的财富,不仅王海昆不会答应,香港政府乃至中央政府都不会答应,王海昆是继承了王化云和王蹇两代港商爱国精神的第三代传人,全国政协委员,著名慈善家和企业家,并不是可随意欺负的小角色。

    首先王海昆请了大律师起诉汇丰银行,然后香港财政司长在自家官邸请了几家银行的大班和王海昆坐到一起和解,暗示说如果银行方面步步紧逼的话,可能会搞到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银行大班们都不是凡人,一个个拿着英国护照,住在半山豪宅,利益面前,财政司长的面子都可以不给,因为人家占着法律上的制高点。

    一位总裁荡漾着杯中红酒说道:“香港呢,是法治社会,依法治港……”

    金丝眼镜闪着寒光,嘴角勾勒着不屑的笑意,王海昆有些按捺不住了。

    话没说完,一杯红酒泼到他脸上,王海昆抄起桌上的大型水晶烟灰缸劈头砸过去,总裁下意识一歪头躲过去了,要不然这一下夯头上肯定要见血。

    “干你娘,和老子拽什么词,依着老子年轻时的脾气,一定杀你全家,你老婆经常去哪家美容院做头发,你儿子在哪间学校读书我全知道,想让我难看,我先让你们倒霉!”王海昆忽然暴怒,虽然没伤到人,但这种粗暴的行径已经让这些斯文人为之颤抖。

    王海昆发迹之前是什么货色,全香港的人都知道,虽然他极力抹掉自己的黑历史,但事实就是事实,网上的帖子能删除,真相永远在那里,这货是王化云的私生子,在大陆的时候是滚刀肉,杀人犯,年纪轻轻的黑道大亨,截瘫之后还能力杀四人,全身而退,更是多次和人当街械斗,利刃割喉都死不了的传奇人物,社会底层爬出来的枭雄,而这些银行大亨都是名校出身的高智商斯文人,大家在法律框架下勾心斗角没问题,玩黑的就相形见绌了。

    揍完了这个总裁,王海昆脸色一变,又笑意盈盈了,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对另外几个大班说:“各位,见笑了,最近有人在青马大桥上放了个大爆竹想要我的命,所以我心情有点差,总之呢,有人让我不开心,我就让他,让他全家人,永永远远都不开心,或者有人在危难之时帮了我,那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报答他,来,喝酒!”

    大班们勉强喝了这杯酒,纷纷推说家里有事告辞,那位被泼了一脸红酒,又差点被烟灰缸开了瓢的大亨实在气不过,回去之后就报警控诉王海昆殴打自己,如他所说,香港是法治社会,谁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王海昆被警方传讯,经查袭击属实,但犯罪程度极其轻微,交了保释金之后就没事了,反而是这位大亨懊悔不已,招惹了刺头,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再三权衡之下,他选择和解,放弃起诉。

    王海昆根本没当一回事,这只是他秀肌肉的手段而已,接下来的日子,这位被国际杀手组织列在业务表第一位的目标人物在香港花天酒地起来,甚至在百年老宅里开起来派对,邀请了各路名媛显贵,这个做派一反二十年来王海昆低调做派,更像是他继承遗产之前的风格。

    老王在财政司长发飙,以及留宿港姐的花边新闻刊登在八卦周刊上,那个熟悉的纨绔恶少又回来了,李胜男看到新闻,莞尔一笑,忽然觉得这嚣张跋扈的做派似曾相识。

    ……

    美国,洛杉矶郊外的一处占地颇广的豪宅内,王化云继续卧床修养,他躺了二十年,浑身的骨头都软了,根本站不起来,尚需卧床半年才能行动如常。

    身边服侍的人都是他当年安排的棋子,这些人并不认识他,只是严格按照合同办事,谁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什么身份。

    电脑屏幕上,是香港半山王府内的夜宴盛况,那个夺回躯体的人正在纵情享乐,切断资金链似乎对他没什么影响。

    王化云盘点一下自己的底牌,基本上是一把小三小四,拿不出手。

    看来只能和某些人联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