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八十九章 起底历史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王海昆在香港嬉笑怒骂翻江倒海之际,他的分身昆仑已经来到北京,继续调查王蹇的身份。

    王蹇的变化是在北京恭王府里发生的,如今恭王府已经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级博物馆,5A级景区,昆仑对于历史并不是很了解,所需要一个专家陪同,他先找到了丁家骏,这家伙是研究历史的大拿,但是丁家骏却自谦说对清史并不精通,还需再找一个人来。

    丁家骏找来的专家是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的杨颖教授,听说是大明星昆仑要游览恭王府,杨教授虽然已经是不惑之年,依然欣然前来,两位国内顶尖的专家陪着一个明星前往恭王府,他们选择从花园的西洋门进入,正值暑假,游人如织,满园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在导游的小旗帜指引下游览玩耍。

    杨教授说:“恭王府是1996年开放的,但是一直没什么游客,直到铁齿铜牙纪晓岚和刘罗锅电视剧热映之后,这儿才成了名胜,这些人可不是奔着恭王府来的,他们是奔着和珅来的。”

    大家哈哈大笑,只当是个笑话,继续往南走,王府富丽堂皇,占地八十多亩,且慢慢溜达着,本来杨教授以为只是来充当导游,没想到这位明星对于恭王府的研究还挺深,每隔一会儿就指着一座建筑物说不是这样的啊。

    对此杨教授有解释,恭王府历经百年,变化很大,清帝退位之后,恭亲王的子孙把王府抵押出去了,八万银元利滚利,最终成了辅仁大学的校园,解放后恭王府的归属就更复杂了,花园改成国家机关宿舍,府邸成了艺术师范学院、中国音乐学院,附中,***艺术研究院等单位,五二年还把前面一进四合院拆了盖食堂,六十年代,空调器厂占了花园东部,国管局幼儿园占了西部建筑,到七十年代末,里面已经成了大杂院,住了几百户人家,至于原来恭王府里的物件,别管是细小的古玩字画,还是大的家具水缸屏风,只要是能移动的,全都被搬走了,现在王府里展出的,基本上都是复制品。

    昆仑记得当时王蹇和福尔曼牧师住在王府东路靠前的宅子里,于是走过去查看,看到的一排建筑和当年的大有不同,杨教授说这里原先的房子在七十年代因年久失修倒塌了,这些是后来仿建的。

    见昆仑皱着眉头在此驻足不前,杨教授怕冷场,给他讲起了恭王府的历史,以“一座恭王府,半部清朝史”作为开头,这个大宅子最初是和珅的家,和珅死后成了庆亲王永璘的王府,直到咸丰二年才赐给恭亲王,成了今天的恭王府。

    “和珅跌倒,嘉庆吃饱,据说和珅抄家的财产高达八亿两白银,是清朝十五年的收入,这是不切实的,和珅的家产应该在两千万两白银左右,对了,据考证,和珅就是死在这里的。”

    昆仑明显提起了精神:“什么,和珅死在自己家里?”

    “算是一种优待吧。”杨教授说,“乾隆死后,嘉庆皇帝就立刻逮捕了和珅,但是为了做出仁慈君主的姿态,还是给了他一些优待处理的,比如囚禁在家,赐令自尽,得以全尸。”

    “和珅自杀的时候,留下一首诗,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年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所以民间有说说法,说和珅是雍正的妃子马佳氏的转世,这个故事你们应该听说过,在乾隆还是皇子的时候与父皇的妃子有些美丽的误会,妃子被赐死,死之前乾隆咬破手指在妃子额头上点了一个红点,留作来世相认的凭据,后来见到了年轻的和珅,和珅这个人并不是王刚演绎的那样肥头大耳,而是一个很英俊的帅哥,乾隆认为他是马佳氏的转世,所以才宠爱有加,你们咂摸一下诗的前两句,是不是这个意思。”

    “五十年来梦幻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丁家骏念了一遍,“和珅死的时候五十岁,他的意思是说这五十年过得如梦似幻,没有遗憾。”

    “他年水泛含龙日,认取香烟是后身。”杨教授接着念道,“后半阙的解释比较多,一般认为是和珅的诅咒,一旦他转世成功,就会祸害爱新觉罗家族,所以民间传说和珅转世成了慈禧太后,把大清朝给葬送了,当然这些只是增添乐趣的故事罢了。”

    这里大概是恭王府里最没有价值的部分,但昆仑却依然不愿意离开,他问:“和珅死后,这里做什么用了?”

    杨教授说:“和珅被赐死之后,嘉庆把和第的西半部分赏给了他弟弟庆王,这儿是东进,依然归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居住,这是因为丰绅殷德是驸马,所以未备株连,当公主死后,这半部分也成了庆王府。”

    昆仑倒吸一口凉气:“公主家里有凶宅啊,她不瘆得慌?”

    杨教授笑道:“你对王府的大小概念可能还不清楚,恭王府有六万平米,公主永远也不会经过此地,凶宅一说不成立,最多是凶屋,最是无情帝王家,那个王府里没死过人啊,而且死的都挺惨,悬梁的,跳井的,刎颈的,就是故宫里也不乏发生过惨案的宫殿,不忌讳的,最多让仆人住,或者当客房。”

    “对,1890年时这里就是客房。”昆仑说,“恭亲王的客人住在此间,我想就是那时候发生了一些什么。”

    杨教授和丁家骏不知道他说的什么,也没往心里去。

    ……

    游览完恭王府已经到了饭点,昆仑宴请两位学者,送走了杨教授之后才和丁家骏探讨起来。

    “我知道可能比较惊悚,但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性,他是和珅转世。”昆仑说。

    丁家骏是一个学者,博览群书,涉猎颇广,虽然年纪轻轻,已经有了两脚书橱的美誉,越是懂得多,越知道敬畏,这个世界上未解之谜太多了,丁家骏本人就是史家骏的转世投胎,所以他对这个假设是认可的,但假设可以大胆,求证必须小心。

    和珅本人的身世历史上记载的很清楚,但是他的所谓前世马佳氏就没那么多资料可查了,其实马佳氏是谁并不重要,因为很可能每个人都有无数个前世,通过正常的转世投胎之后会遗忘前世的身份,也就是所谓的孟婆汤。

    “和珅擅长理财和贪污,马佳氏是一介女流,而且入宫为妃,没有太多施展经济才能的空间,但王蹇就很好的继承了和珅的才能,短短时间集聚了大量财富,王化云阶段,王氏财团的财产又借着香港房地产迅速膨胀,王海昆阶段,世界局势变化很大,这个阶段财富没有缩水也很见功力了,从这方面来说,确实有可能是和珅,那么和珅是怎么做到频频转世的呢?”

    丁家骏说自己对清史一知半解,实际上是自谦的说法,他只是没那么精专而已,但对于和珅这个人还是蛮了解的,和珅在乾隆朝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乾隆时期西方列强已经开始接触这个东方帝国,作为皇帝最宠爱的大臣,他有机会,有能力获取任何想要的资料,比如藏在拉萨宫殿里的佛经,西方使者进献的卷轴宝物等。

    “王蹇眉心有没朱砂痣?”丁家骏突然问道。

    远在香港的王海昆正在陪朋友在自家府邸宴饮,他和昆仑回路互通,双方共享信息,听到丁家骏的发问,他立刻查看了家里墙上悬挂的王蹇照片和油画,还有门口那个半身铜像,确定没有任何印记。

    “没有。”昆仑告诉丁家骏。

    “也对,阿鬼仔是一瞬间被夺舍的,和珅的灵魂一直没走,就藏在恭王府的那间屋里,他在那间屋里被赐死,灵魂蛰伏了九十年,终于遇到一个来自香港的义体……”

    “也许阿鬼仔的出世也是和珅活着的时候安排的,以他的智慧,不可能预料不到乾隆皇帝驾崩之后自己的结局,要知道乾隆死的时候和珅才四十九岁,年富力强,还能活很久,他不可能束手待毙,也不可能逃亡,更不可能造反,除了死,就只有一条路,让自己以另外的方式活下去。”昆仑完善了丁家骏的设想。

    “可惜没有时光机器,不能回去调查个清楚。”丁家骏扼腕叹息,“人类灵魂转世的秘密似乎就在眼前了,可惜时间是我们无法跨越的鸿沟……对了, 你是怎么想起来参观恭王府的, 你又是怎么知道那一排倒塌的房子曾经是王蹇住过的?莫非……”

    “我去过历史中。”昆仑说,“以神游的方式,一百五十年弹指一挥间。”

    丁家骏恍然大悟:“其实那场失败的转换已经定了输赢,给我讲讲历史是个什么样子。”

    昆仑便将那日双方缠斗一百五十年的故事讲给他听,一百五十年在历史长河中只是一个瞬间,清末已经有了照相技术,史料翔实,倒也没什么太稀罕的新发现。

    丁家骏对于灵魂能够穿越时空比较感兴趣,他分析道:“这么看来,灵魂是没有质量的,我们知道,时间专属于有质量的物体,没有质量的物体将以光速运动,所以没人看得到灵魂,那是四维空间里的概念。”

    刘昆仑对这个玄奥的问题没有什么发言权,他更关心对羊皮经卷的破译,于是问丁家骏又有什么新发现,可是丁博士忽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你说,你和我关系铁,还是和姬总铁?”丁家骏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你们不一样,你是单纯的科学家,他的身份比较多元,我也看不透他。”昆仑据实已告。

    丁家骏终于说了实话:“我怀疑他给我的所谓从雪野湖挖掘到的残卷是假的,是找人编造的,因为行文有问题,古象雄文字研究者很少,也没有真正的权威,包括我在内,在他给我的残卷中,我发现了一个语法错误,这只能是出自另一个研究古象雄文字学者的手笔,这个细微的瑕疵,几乎不会被发现,很不幸,我这个人对学术是钻牛角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