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挥着翅膀的男孩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深夜的北京,城市以另一种方式继续喧嚣着,大兴机场和首都机场,夜航班带来的旅客排成长龙等待着出租车,无数辆白天禁止入城的重型卡车开进市区,运来生活物资,拉出生活垃圾,警察在巡逻,写字楼里的白领在加班,而昆仑则坐在床上进入冥想状态。

    他依然可以灵魂出窍,在尝试着进入四维空间,但一次次的努力都失败了,白天香港方面有信息同步过来,王海昆进行了全面体检,发现他的头顶颅骨位置有一个点状缝隙,这是宗教中所说的宙眼,也是灵魂出窍的出口。

    灵魂在三维空间的移动能力有限,像是身躯有一种磁力拽着灵魂不让其走远,生命的奥秘无穷,以昆仑有限的智慧和经历无法破解,但是游离于大脑之外的灵魂所进行的思考不受肉体的限制,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台运算力超强的计算机,可以自己脑补出完美的画面,堪比最顶级的CG,而且真实无比,这就像是人的梦境一般,多么光怪陆离的梦都是逻辑自洽的,人沉浸在其中不可自拔,直到醒来。

    昆仑忽然突发奇想,如果能将灵魂和电脑结合起来,将脑电波变成电信号,把梦境中的世界记录到电脑中,那岂不是一个人靠幻想就能拍摄出世界上最宏大的电影。

    这边在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着,那边的王海昆却在半山豪宅的天台上纳凉,他坐着轮椅,抽着雪茄,电脑上翻看着网页,都是些对自己的污蔑之词,他淡淡一笑,可以想象那些人气急败坏的样子,一个人掀动一座城,值了。

    暗处有人影闪现,豪宅内有保镖,有警方派来的特工,但王海昆还是手掌一翻扣住一枚加工过的流线型钢钉,他的本事没丢,依然可以百步穿杨。

    “谁!”

    “是我。”

    黑暗中走来的是李胜男,助理处长便装打扮,T恤牛仔,身形宛如少女。

    “领导亲自来执行保护任务么?”王海昆笑道。

    “来请你喝酒。”李胜男将一提啤酒放在桌上,“不介意我不请自来吧。”

    “请都请不来呢。”王海昆拿起啤酒。

    “你的公屋计划,让我想起很多年前,在避风港**梯台上,我给你讲的那个故事,我想再讲一遍。”

    “我也想再听一遍。”

    “迪士尼星期开业嘅时候,我上中五,同学约一齐去玩,但系老豆唔畀钱,我憎佢,宜得离家出走,不过当我走上社会先理解佢,我哋屋企五个人,住100呎嘅屋,你可唔可以想象嘢,塔隔离就系饭枱,晒屋企人唔同时喺屋企,唔系连个拧转身嘅空间都冇,屋企得个窗,好小,睇唔到阳光,喺啲噉嘅地方人都会变得压抑。”

    “只字不差的故事,知道我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么,并不是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而是因为这是我当警察之后,办的第一个CASE,一个女仔,就是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为了想住大房子,行差踏错,犯了盗窃罪入狱,是我抓的她,后来她出狱后我一直有了解她,她想自新,想奋斗,可是这个城市真的是穷人的地狱,哪怕每天工作二十四小时都赚不够钱来改善,最后她自杀了,因为产后抑郁,更因为贫穷,因为绝望,我问自己,穷人生在香港,就只能一辈子做底层么,没有答案,直到你出现。”

    李胜男举起啤酒樽:“也许你是改变现状的人,敬你!”

    王海昆有些哑然,他没料到自己的胡作非为不但引起底层拥护,也唤醒了李胜男这样的还存在一分赤子之心的精英阶层的内心,话到嘴边又咽下,因为不想打破李胜男的美好期待。

    “香港靠我们大家。”他也举起了啤酒樽。

    “你不是以前的王海昆了,你更像是二十年前的刘昆仑。”李胜男喝了一口啤酒,起身告辞,“不早了,你早点睡。”

    “再玩会呗。”王海昆挽留道。

    李胜男回头嫣然一笑,夜色下竟然像二十年前走进酒吧的那个初出茅庐的卧底女警,一刹那往事如风 。

    “走了,啤酒留给你了,对了,香港最近不太平,G4都保护不了你,你还是躲躲先。”李胜男摆摆手,再不回头。

    ……

    王海昆从善如流,次日就乘坐京港高铁去了北京,他是肉体凡胎,好不容易换回来的躯体必须要仔细着用。

    北京王府,依然雕梁画栋,金碧辉煌,现在看来,颇有些恭王府的影子在里面,如果按照大清朝的制度来看,甚至有些僭越,满堂都是金丝楠木的家具,以前王化云最喜欢待着东暖阁里,那真是金玉满堂,随便拿出一块玉佩来,都是成色极好的羊脂白玉,墙上挂着的,青花瓷缸里放着的,柜子里储存的字画,每一幅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而且绝对包真,王化云“继承”了王蹇在文物字画鉴赏上的能力,是鉴别中国文玩的首席专家,王海昆坐在一张明代圈椅上,把玩着鸡缸杯,欣赏着虚拟屏幕上北京各处星星点点的物业位置。

    这些是王氏财团在北京的物业,大部分都在三环里,以高档住宅为主,总建筑面积三万五千平方米,总价值五十亿人民币上下,目前大多处在出租和空关状态,早年王化云在北京的布局并没有太下功夫,这点房产远不如在香港的多,就算全部撒出去也砸不动北京的房地产市场,所以就暂时不折腾了。

    老妖精留下的另一项财产颇具吸引力,那就是知识产权,早年他出巨资成立了一个生命科学研究所,还挂在中科院旗下,研究所里的专家都是本行业的顶尖人才,老王给他们分了房子,发了汽车,买了保险,配偶包工作,子女包上名校,顶级的待遇带来的是顶级的收益,三十多年下来,积累了大量科学成果。

    但是当王海昆翻阅这些技术专利的时候,却引起深思,生命研究所,顾名思义,研究方向都是和人类自身有关,包括不限于克隆技术、基因编辑,异体移植,比如基因编辑,可以修改人类基因,去掉致病基因,可以让人类的容貌更美丽,体脂率更低,怎么吃都不胖,个子想长多高就多高,腿的比例要多长就多长,但这些技术的副作用是未知的,目前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无法大规模商业化。

    忽然屏幕上出现一个亮闪闪的东西,是一对翅膀,绚烂无比,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看大小正适合人类,点开注释,这对翅膀是某个年轻的科研人员无聊至极开的项目,翅膀采用轻质合金和空气凝胶打造,非常轻,本意是用于人类仿生飞行,翅膀是成功的,但无法构建完整的体系,因为人体无法提供长时间扇动翅膀的能量,而电池技术也没有发展到对应的程度,所以这玩意研发成功后便束之高阁。

    这对翅膀让王海昆想到了雪野湖水下洞穴中的壁画,自古以来像鸟类一样飞行就是人类的梦想,但是这不符合生物学,以人类的体重,必须面积极大的翅膀才能保证飞行,但这么大的翅膀势必影响生活,所以这个技术是鸡肋,但鸡肋的技术用在某个人身上却正合适,昆仑的骨头中空体重极轻,加装翅膀的成功率极高。

    这事儿不必商量,因为两人是同气连枝的,世界万物都是平衡的,昆仑的超越凡人的躯体已经进入倒计时,不必担心副作用。

    王海昆和昆仑迅速赶到京郊的生命科学研究所,这地方他作为刘昆仑的时候来过,那时候是来参观,现在是以主人的身份视察。

    科学家带着两位老板来到戒备森严的仓库,开启仓库需要最高等级的授权,也就是王海昆本人的生物密码锁,仓库的安全等级比银行金库还要高,厚达一米的钢门能防***冲击波,进入之后,是三面金属墙壁,看不到柜门,按下按钮,输入相应的代码,一个圆柱形金属物体从地下冒出,敞开,露出里面储存的翅膀,在灯光下,翅膀闪着金属的光彩,流光溢彩, 精细的令人爱不释手。

    科学家讲解了这对翅膀的高明之处,这是用全球最超前的材料技术打造的翅膀,坚韧,轻巧,巧夺天工,堪称艺术品,还能折叠收缩,不露痕迹。

    “是不是可以移植到人体上?”王海昆问。

    “用什么动力驱动?”昆仑问。

    研发这玩意的科学家尴尬的干咳一声:“还没进展到那一步。”

    “那怎么用?”

    “就是套在胳膊上……”这个科学家是中科大少年班出身,至今不过二十来岁,还处在喜欢幻想的阶段,料想这对翅膀也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打造的玩具。

    “那你套上这东西,从楼上给我跳下去。”王海昆面无表情道。

    科学家无地自容。

    “我看了财务报表,这个没用的玩意花了我三个亿,你就给我造一个套在胳膊上的亮闪闪的翅膀,这是COSPLAY道具么,你见过这么贵的道具?你想扮演挥着翅膀的女孩么?”

    科学家脸红的发紫,低着头讷讷道:“这是技术储备,以后能用得上。”

    “还以后……就现在。”王海昆戏弄够了,让昆仑拿出翅膀套上,乘电梯上楼。

    昆仑套上这副全球前沿科技打造的翅膀,果然轻若无物,折叠在胳膊侧后方,完全可以隐藏在衬衣袖子里,弹开的姿势也非常利落干脆,唯一的缺点是会涨破衬衣。

    “我要飞了。”昆仑弹开翅膀,展翅跳下,第一次没经验,就像不会游泳的人那样,拼命挣扎只能加速下沉,人类又不是鸟类,胳膊上装了翅膀也很难协调人体在空中的位置,更难掌控方向,他只能勉强安全着陆,但是感觉很对,又试着飞了几次,已经可以飞二百米远了,但尚不能爬升,也无法进行空中翻腾等高难度动作。

    这已经足够,昆仑是天才,稍加练习就能成为真正的飞人。

    “给你的。”王海昆将一枚钥匙抛给科学家,年轻的科学家不认识这是什么钥匙,既不是房门钥匙,也不是汽车钥匙。

    “塞斯纳的钥匙,你不是喜欢飞么,考个飞行驾照去吧。”王海昆说。

    “谢谢老板!”科学家狂喜道。

    生命研究所的仓库就像是东海龙王的宝库,而刘昆仑就像是来借兵器铠甲的孙猴子,欢天喜地,全身披挂。

    因为接下来的战斗可能会非常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