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三章 调停者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战斗没等来,等来的是第三方调停者。

    季宇梵是当下东西方观众都能接受的国际大明星,实力派偶像,有人赞誉他是继迈克尔杰克逊之后的新一代天皇巨星,他是华裔,又在美国长大,兼容东西方的长处,行事低调谦逊,和官方的关系良好,被人称之为中美民间和平大使。

    这位持有联合国杰出青年护照的年轻人就是圣殿骑士团的调停使者,时至今日,大家都不用藏着掖着了,对于东方派来说,这是一场家族内乱,对于西方派来说,这只是一个生意,生意的本质是互通有无,彼此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这生意就能做成。

    会见在王府里进行,宾主落座,先寒暄一通,季宇梵说您这府邸真让我开了眼界,到处都是蝙蝠的雕刻和装饰,如果我的理解没错的话,这应该取的是中文福的谐音。

    “小伙子懂得挺多嘛。”王海昆笑道,想到恭王府里也到处都是蝙蝠造型,据说全府上下有9999个,这都是当年和珅留下的痕迹。

    “您这椅子,想必也有五百年历史了吧,看造型简洁,像是明代的。”季宇梵摩挲着椅子扶手说,“金丝楠木,稀缺啊。”

    “喜欢么,送你了,回头把地址给我,快递过去。”王海昆慷慨的如同一个好客的沙特王爷,客人稍微表露出对自己某一个东西的赞许,就把这个东西当做礼物送过去。

    “其实,我更喜欢您这个宅子。”季宇梵戏谑道,看王海昆怎么接招。

    昆仑今天是陪客,担任烘托气氛,插科打诨的责任,他笑着接口:“只可惜您没有北京户籍,就算想送您也不行啊,限购,它办不出不动产证啊。”

    宾主大笑,气氛活跃起来,进入正题。

    姬宇乾拿出平板电脑展示一段视频。

    视频上,躺在病床上的克里斯伸出右手比出中指,他的脑袋被爆了,现在加装了钛合金的脑壳,脸上蒙着纱布,一颗眼珠将要进行移植,面容诡异,但他切切实实的活着。

    王海昆做惊讶状:“您这位朋友,怕不是被火车撞了吧,这么严重。”

    季宇梵道:“不是火车,是被人用点四四口径的手枪爆了头,然后捆上绳子丢进了海里,可是他依然活了下来,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么。”

    昆仑说:“我猜动手的人,一定很恨他。”

    季宇梵说:“再大的恨意也该化解了,杀了两回了,不是么。”

    王海昆说:“照我说,坏人就该用粉碎机打碎了和在粉煤灰里做成砖,永远镇压在雷峰塔下,那才安逸。”

    季宇梵说:“重点不在这里,难道你们不感兴趣,为什么这个人生命力如此顽强呢。”

    昆仑说:“他是属小强的。”

    王海昆说:“超级小强。”

    季宇梵从小移民美国,和刘昆仑的语境不同,一时不能理解小强是什么意思,但能听出这两人一唱一和宛如说相声,从默契程度和亲切度上来看,王化云所说为实,确实换了人。

    “好吧,既然你们对他不感兴趣,我就换一个人。”季宇梵点开另一个视频,是王海昆的虚拟图像,面对亚历山大侃侃而谈,但这个人肯定不是他,而是逃逸掉的老妖精。

    从王海昆的神色中,季宇梵看出他终于重视起来了。

    “你们侵犯了我的肖像权。”王海昆说。

    “他不是你,是被你驱逐的那个人,现在这个人已经被我们严密的保护起来了。”季宇梵话说了一半,把皮球踢了过来。

    “想让我拿什么交换?这宅子够么?不够就算了,我也不想赶尽杀绝,你们要觉得他有用,就养着吧。”王海昆摆出一副不依不饶不稀罕的架势,但季宇梵明白,越是这样,越代表可以谈,如果彬彬有礼客客气气那才值得警惕。

    “这些并不是我们能提供的全部。”季宇梵说,“我想您对我们的实力有些误解,不管是圣殿骑士团,还是修罗会,还是科学会,亦或是你们了解到的任何组织,他们都是一体的,能量超出你的想象和理解。”

    “举个例子,让我见识一下你们的所谓能量。”王海昆淡淡一笑,轻蔑之意溢于言表,但季宇梵并不见怪,很多人起初都是这副表情,但当他们知道真相后,一个比一个虔诚。

    “举个例子,你能安全通过ICAC的调查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一些问题么。”季宇梵说,“ICAC有一千三百人,这些廉政精英是香港稳定的基石,也是法治和廉洁的保障,是香港的骄傲,这是你们在港片里经常看到的,调查主任都是俊男靓女,穿着西装挂着名牌,器宇轩昂的走进大厦抓人,但是你们ICAC的另一面么,这是一个连特首都控制不了的独立单位,真正掌控这个机构的是伦敦泰晤士河畔的一个地方,以王海昆过去的历史,能查到什么黑账我想您比我还清楚,ICAC擅长以多年前一丁点的罪状否定一个人的现在,你和全港权贵为敌,却得到廉署的保护,你真以为你主角光环护体啊,大哥!”

    “是你们在背后做了手脚。”王海昆的神色凝重起来,ICAC查自己居然没查出问题,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众所皆知,廉政公署的中高层里有大批回归前香港政治部的人员,掺沙子严重,对于一般性的贪腐他们会秉公执法,但是牵扯到政治,就会有选择性的执法,廉署对政坛黑马放水不合常理,也许季宇梵说的是真的,圣殿骑士团和他们背后的势力真的有这么大。

    “对,我们在保护你。”季宇梵提到“我们”这个字眼的时候无比自豪,宛如四八年的地下党在对刚刚逃出国统区的爱国知识分子展示真实身份,他接着更加详细的介绍了所谓“我们”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

    在季宇梵的描述中,这个世界和普通人想象的不同,常规思维中,掌控这个世界的是各国的政府、议会、党派、财阀,但实际上这只是表面现象,其实财富和政权都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不是一个团体,而是一个族群。

    这个族群掌握了全球一半的财富,百分之六十的国家政权,可以操控联合国,可以发起战争,可以制定国际规则,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灭掉一个国家。

    季宇梵说的激情澎湃,昆仑冷冷来了一句:“还可以调动最新型的美军隐形轰炸机。”

    滔滔不绝立刻戛然而止,雪野湖遭到莫名空袭一直是个谜,现在随着季宇梵的不打自招而解开,为了毁掉古象雄文明遗产,他们不惜出动战机,冒着引发两国冲突的风险进行轰炸,不仅说明他们嚣张自负,更说明他们无比惧怕水下洞穴中的东西。

    季宇梵无言以对,沉默了一下,说作为朋友,我非常抱歉,作为对手,我只是恪尽职守。

    王海昆问他:“你说了这么多,还不是以势压人,能给我一个崇高点的理由么?”

    “当然,为了世界的和平,为了人类的未来。”季宇梵说这些话的时候简直脸上泛起光辉,可见他是真的相信这件事。

    “从人类诞生开始,战争就一直伴随着我们,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历史书掀开来,一半以上都是战争,人类史就是战争史,甚至推进人类发展的新技术,也是从战争武器发展而来的,比如核武器,互联网,在可预见的将来,战争还会不断进行,三千年来,死于战争的人类高达百亿,损毁于战争的财富不可计数,假如有一个跨越国家、民族、宗教的团体来领导这个世界,那么战争就有避免的可能,我们就是这个团体,加入我们吧,为了世界和平。”

    “我都被你感动了,那我能得到什么?”王海昆又问。

    “你会如愿当上特首。”

    “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老妖精当初没答应?”王海昆根本不信他的鬼话连篇,如果这个族群真有这么大的实力,早就把老妖精连人带财富都吞掉了,岂会坐下来谈判,这么多年以来,老妖精既没投降,也没被灭,就说明季宇梵在说大话。

    “因为我们是和平的。”季宇梵给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信的答案。

    “你认识王海聪么?”昆仑忽然发问。

    “我就是王海聪。”季宇梵说,“那是我前世的名字,如果不是他们,我将不复存在,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前世的记忆不在了,我现在是季宇梵,是一个独立的人,不再是某个人的备品仓库,不再是某个人的替身义体,这也是我们的人道之处,遵从转世轮回的规律,我们不使用克隆人,因为即便是克隆人也有独立的人格,也有生而为人的权利。”

    一番话说的荡气回肠,让人无法反驳,他只是一个马前卒,刘昆仑也犯不上辩论,好言抚慰,打发了事,关起门来再商量对策。

    刚送走季宇梵,另一位贵客又登门,这也是姬宇乾第一次拜访王府,少不得又陪着参观一遍,姬宇乾大笑道:“老王,你这个府邸可僭越了,比海里搞得还豪华,不愧是和珅啊,哈哈哈。”

    昆仑道:“姬总知道了些什么?”

    姬宇乾说:“见外了不是,丁家骏都告诉我了,老妖精很有可能是和珅转世,我见了你这府邸更能确定了,这审美,啧啧,符合和中堂的品味,话说咱们是自己人,你们怎么有事都瞒着我了,你俩到底谁是谁啊,别告诉我一个人控两个。”

    任何事情都瞒不住姬宇乾,其实丁家骏并没有事事向他汇报,昆仑游览恭王府,被人脸识别系统发现并上传到未来科技的服务器,姬宇乾调阅现场的监控,不禁生疑,昆仑不会突发奇想参观恭王府,更不会特地请一个清史研究所的专家陪同,这里面究竟究竟有什么悬疑呢。

    未来手机的普及率很高,几乎人人都用,每个人使用手机的时候,无论是语音输入还是键盘输入,不论使用任何一款社交软件,内容自动上传到服务器并永久保存,个人隐私不能凌驾于公共安全之上,但只有相关部门拿着检察院开具的授权书才能调取,姬宇乾在系统内留有后门,这个大秘密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调取了杨教授和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发现这个故事与和珅有关。

    和珅的故事家喻户晓,都知道这个年轻的宠臣获得皇帝信任是因为眉心的朱砂痣,他是父皇的妃子转世,更有民间故事说和珅转世成了慈禧太后,一手搞垮了大清江山,而和珅在世时,是除了皇帝之外,最有机会接触来自藏地的经书密卷和西方神秘文化的人。

    回到客厅,宾主落座,姬宇乾继续畅所欲言,自说自话。

    “你的梦想是什么?”姬宇乾忽然问起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这是一个设问句,不等别人作答,他就说开了:“乔布斯的梦想是发明一项能改变世界的东西,他做到了,而我的梦想和他有些接近,我从小就想改变人类,我们人类贪婪残忍,挥霍着地球母亲赐予我们的一切,却污染她,蹂躏她,滥砍滥伐,垃圾遍地,过度开采,传播病毒,还时不时爆发战争,互相杀戮,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我想改变她,让她变得完美。”

    顿了顿,他又说:“改变人类,需要我们携手努力,你愿意和我一起实现梦想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