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类的命运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改变人类是个宏大命题,鉴于刘昆仑的文化知识有限,姬宇乾不厌其烦的向他阐述自己的观点。

    “一百年前的世界是什么模样,英国依然是日不落帝国,殖民地遍布全球,德国作为战败国正处在社会动荡之中,美国还不是世界警察,奉行着单边主义,日本野心勃勃,妄图占领邻国,中国刚完成北伐,依然四分五裂,百废待兴,那时候的列强,以钢铁和煤炭的产量论英雄,打仗打的是战舰的吨位和主炮口径,是有多少个师的兵力,炮弹的储备,铁路的公里数,士兵的素质,飞机的质量,在那个年代,发动战争依然是性价比很高的事情,可以转移国内矛盾,可以倾销商品,可以掠夺资源,那么一百年过去了,我们的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

    姬宇乾打开随身的虚拟屏幕,展现出一百年前的纪录片,一战、二战、民间生活,黑白胶卷影片的质感模拟出那种时代的沧桑感,一百年不过人类历史沧海一粟,但却发生了超越之前五千年的改变。

    “现在的战争,不再以争夺土地人口矿产资源为目标,占领一个国家所付出的成本和收益不成正比,战争的形式也不再比拼钢铁煤炭石油的产量和适龄兵员人口的数量,打仗靠无人机,占领靠机器人,当然这并不是说战争无利可图就不会发生,只是不再大规模死人罢了。”

    “今天,地球上的人口有八十亿,新增加的人口几乎全在非发达国家,他们信仰一神教,按照一千年前的教义指导生活,相反,发达国家的人口呈下降趋势,医学发达,基因密码的破译,使人类的寿命越来越长,留意近年来的讣告就知道,去世的名人基本上寿命都在一百岁以上,但发达地区的人类却越来越不爱生孩子,一方面是退休人口的增长,养老金缺口增大,压力转嫁到年轻人身上,于是年轻人更没有经济基础来养育后来。”

    “有人说了,我们引进人口不行么,就像十年前欧洲那样,从北非中东引进大量难民,补充劳动力,我且不说难民素质怎么样,即便他们像中国人一样勤劳肯干,可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工作岗位留给他们?”

    “二十年前,我们去饭店吃饭,还有服务员点单,上菜,现在呢,从迎宾到传菜员全是机器人,快餐店里甚至连厨师都是机器人,工厂里就更可怕了,百分之百自动化管理,整个工厂见不到一个活人的影子,我们网购,无人机和机器人送货上门,我们交通违章,电子眼记录拍照,我们乘坐火车飞机,从购票到安检,已经不需要人工,我们出行,打的是无人驾驶的出租车,经过收费站的时候,自动计费,一个活生生的工人,需要吃喝拉撒,有时候磨洋工,需要交纳五险一金,他要社交,要娱乐,要恋爱,要繁殖,要房子车子,有时候会生病请假,那么机器人则不需要这些,机器人七天二十四小时工作,虽然购置费高了些,但后期成本低,而且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试问这些难民,哪一点比得上机器人?”

    “姬总到底想说什么呢?”昆仑忍不住问道。

    “我想说,我们的世界已经变了,人工智能的出现,使大批人失业下岗,却又不能立刻去死,相反,由于基因技术的发展,很多疾病可以克服,这些人没法好好活着,也没法赶紧去死,但科技的进步是无法阻挡的,所以我们的未来很麻烦啊。”

    “所以呢?”

    “所以需要我们共同改变人类。”姬宇乾终于点到正题,“我们的身体比不过机器人,我们的智慧,比不上人工智能,无数好莱坞电影预示了恐怖的将来,人工智能造反,取代了人类,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实际上我们未来科技研发的人工智能就毫不隐晦的告诉我,它觉得人类的存在纯属多余。”

    惊悚的科幻变成了迫在眉睫的现实,让科技停止发展是不切实际的,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也无法螳臂当车,人类向何处去,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姬宇乾给出了答案:“人类自身束缚了自己,我们的大脑运算速度是恒定的,而人工智能可以不断地提升效率,我们的身体会疲劳,会受伤,会死亡,但机器人受损只需要更换零件,只要意识不灭,人类就不会灭亡,相反人类会发展成更高等级的生物,我将其称为新人类。”

    “你们一定很好奇,新人类是什么样子的,我可以描绘一下,新人类的外形就像你一样,颀长而俊美,匀称而健康,体能发达,不知疲倦,大脑运算精确,反应能力超强,永远不会生病,即便遭遇空难车祸也不会死亡,即便身体灭失,随时可以打印一个新的出来,科技发展迅猛,将来我们不需要再靠克隆人来维持永生,事实上我的公司一直在从事人工智能和基因编辑的研发,但我们有一个瓶颈,如何将意识,也就是灵魂导出和植入,这严重阻碍了我们的进程,幸运的是,我遇到了你们。”

    姬宇乾说完这些,并未当场让刘昆仑做决定,而是留下一本书,潇洒离去。

    这本书叫《科学的革命》,是一本很罕见的纸质印刷品。这年头书籍已经成为奢侈品,阅读物都是在电子屏幕上呈现,姬宇乾不但是科学家,还是一位预言家,他在书里呈现的东西比刚才讲的故事更加的系统,更加的有理有据,看了让人不寒而栗。

    姬宇乾的著作里阐述了生物学革命和信息革命带来的危机和转机,人类种族民族的差别将会被生物差别取代,不再区分黑人白人黄种人,而是分成新人类和人类两大类,新人类才是人类发展的方向,而人类则慢慢蜕变成一无是处的废物,他们找不到工作岗位,最简单的体力劳动都不再需要人类,甚至连从事人类最古老的行业都不够格,因为仿生美女的腿更长胸更大,还比真人温柔体贴。

    没有任何人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更何况是曾经主导世界的人类,那么人类的归宿是何处,姬宇乾给出答案,信息革命后的世界,海量信息高速流转,万物互联,人类停留在线上的时间更久,这些废物人类每天吃饱喝足就躺在沙发上,接入网络,在虚拟的世界里充当活生生的RPG角色,才是他们唯一的功能。

    姬宇乾在书中提醒,人类的发展进程到了最为关键的时代,如滚滚长江东逝水,势不可挡,而时代在抛弃你的时候,并不会和你打招呼。

    刘昆仑比普通人更能理解这本书的含义,姬宇乾并未夸大其词,生物技术革命就是老妖精斥巨资研发的基因编辑技术,未来人类将击败疾病和死亡,只要意识永存,躯体是可以更换的,目前此项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但生物技术必须和信息革命同步才能实现这一梦想,当人类掌握灵魂移动的技术后,姬宇乾所说的新时代就真正来临了。

    而昆仑这个人,就是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超前的结晶,是姬宇乾所预言的新人类。

    现在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修罗会和未来科技都如此看重自己,因为自己身上寄托了人类的命运,可以说掌握了自己,就掌握了人类的未来。

    但修罗会和姬宇乾也有不同,季宇梵所说的“族群”的目的是想控制人类,继续他们的统治,姬宇乾的目的是改变人类,开创新纪元。

    季宇梵和姬宇乾都想从刘昆仑这里得到灵魂转移的秘密,他们认为刘昆仑的技术比老妖精更胜一筹,但事实上刘昆仑对生死流转技术也是懵懂的,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他没有秘密可以拿来交换,能交换的只有昆仑的身躯。

    何去何从,刘昆仑陷入迷茫,附在小白杨上的十八年不算,他在这个世界上一共才活了不到三十年,他没上过大学,甚至没接受过系统的教育,他只知道兄弟义气,快意恩仇,只知道做人要厚道,滴水之恩涌泉报,只知道要善良,做人留一线,他能应付自己的事,亲人的事,公司的事,但是当全人类的进程摆在面前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走。

    季宇梵代表的“族群”冠冕堂皇的将人类和平、世界大同挂在嘴边,其实只是想继续维持他们的优越地位而已,他们也意识到世界在改变,随着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的革命性发展,他们的优势将不复存在,所以必须将技术控制在手中,从幕后走到台前,遮遮掩掩长生不死的族群成为神一般的人,继续统治世界。

    相比之下,姬宇乾倒是坦荡,刘昆仑觉得他的观点有道理,可是觉得不那么让人舒坦,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又说不出。

    王海昆和昆仑坐在客厅的金丝楠木太师椅上一言不发,低头沉思,一直到日落掌灯时分,家里的工作人员在外面噤若寒蝉,不敢打扰。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刘昆仑终于做出决断,但他还需要验证自己的想法,当世大儒中,硕果仅存的也就是邵文渊了,他又是刘昆仑的恩师,请他解疑答惑是最合适的。

    北京的国际航线大多交给大兴机场,首都机场承担国内运输和私人飞机业务,深夜的候机楼,昆仑登上了湾流专机,目的地近江。

    老人家最喜欢早睡早起,清晨六点,邵教授就出来遛弯了,在小区花园里偶遇昆仑。

    邵文渊已经是年近九十岁的老人,但头脑依然清晰,他看到昆仑身上的露水,就知道其在这里等候了许久,便问他大老远跑来找我这个老头子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么?

    “还请您老解疑答惑。”昆仑奉上姬宇乾的《科学的革命》,邵文渊接过来翻了几页说:“这本书我读过,内容不算新颖,七八年前有个以色列学者就写过类似的预言。”

    昆仑便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下,请求邵老的理论支持。

    邵文渊说:“我问你,这世间,最公平的东西是什么?”

    昆仑心中闪起火花,这和自己想的不谋而合,他回答:“最公平的是时间和生命。”

    邵文渊赞许的点点头:“对,只有时间和生命是最公平的,时间不会给谁多一秒少一秒,世间之人,不管是帝王圣人,还是贩夫走卒,终究都有一死,世界永恒的规律有两个,一是平衡,二是变化,打破一种平衡,必然有另一种平衡取代,不可一蹴而就,也不可逆势而为。”

    昆仑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邵文渊说:“知道就去做吧,我再送你一句话,每一个英雄降临到人间,都是肩负使命的,造物主是不会亏待他派向人间的使节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