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五章 使命的召唤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昆仑是当天晚些时候真正领会邵教授这句话的,他到昆仑面馆是看三个孩子,发现店里营业的是两个陌生面孔,打听了一下,得知仨孩子在家里开了个暑期辅导班,专门辅导高二升高三的学生。

    “这仨孩子不得了,辅导班开的红红火火,春韭这下可放心了。”隔壁迟大姐这样说。

    昆仑慕名前往,辅导班就在以前春韭住的小区里,是一处新租的三室一厅的大房子,敲开门,里面有十几个少男少女齐刷刷扭过头来,年轻人都认识昆仑,这可是当下最红的大明星,他们顿时课也不上了,扑上来要合影,和签名。

    好不容易安抚好这些孩子,昆仑问木孜塔格,开辅导班是谁的主意?

    “是王锡之发起的。”木孜说,“他分析了我们的优劣势,虽然面馆一样能赚钱,但是重复性的体力劳动,费效比太低,并不适合我们,高考刚结束的学生,处于人生中基础知识最丰富,考试经验最强的阶段,而我们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这个优势如果能利用起来就太好了,所以我们开了这个……应该叫俱乐部更合适,因为我们没有办学资质,只能以这种形式,大家一起做作业嘛,我们把面馆交给其他人经营,只抽营业收入的15%,然后租了这个房子,在网上打了广告,效果很好,报名的人特多,我们选择性的招收学员,都是能够快速提高成绩的那种,他们学成之后,就是最好的广告。”

    塔格也说道:“实践证明,学生教学生才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我们都是同龄人,沟通起来特别简单,我理科好,木孜文科好,王锡之外语好,我们仨简直是黄金组合。”

    昆仑见孩子们小脸上洋溢着光彩,这是成功者专属的光彩,欣慰不已,刚要问你们的收成怎么样,忽然客厅里有人喊塔格,说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

    塔格出去指导做题,昆仑也跟了出去,他没什么文化基础,听也听不懂,大家都在忙,没人招呼他,索性拿起一本数学书开始看,看着看着居然入迷了,从来没觉得数学会这么有趣。

    他看的是一本初中代数,以一秒钟一页的速度翻完,接着看下一册,辅导班里最不缺的就是教材教辅,他看的酣畅淋漓,一直看到高三下学期结束,急不可耐的想找一本更高难度的大学高数看看。

    这时候,塔格和一个男生争执起来,关于一道数学题的解法,这道题是葛军出的,难度属于地狱级,就连塔格解起来都费力。

    昆仑忽然觉得脑海中灵光一闪,走上前去,抢过粉笔,刷刷刷写下解题步骤,写出答案,将粉笔一扔。

    孩子们都惊呆了。

    “不过瘾,再来!”昆仑喊道。

    孩子们兴奋起来,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做数学题上瘾,那就满足他,这里别的东西不多,数学题管够,不光有葛军的,还有黄冈的,衡水的,应有尽有,翻着花样的增加难度。

    一道道高难度的题目丢过来,每一道都是高考试卷压轴级别的, 但昆仑解起来如同烧得通红的钢刀切黄油一般,迎刃而解,出题的速度都快跟不上他解题目的速度了。

    最难的题目做完了,昆仑意犹未尽,有一种手痒的感觉,不,是脑子痒痒,运算能力超强的大脑需要烧脑级别的题目才能过瘾。

    塔格递上来一道物理题,说要不用这个代替一下。

    昆仑却抓了瞎,他不会物理题,连送分题都不会,同学们又纳闷了,这位昆仑老师未免太偏科了吧。

    “稍等。”昆仑找到一本物理教材,三下五除二翻完,然后做出了这道题。

    “你现学现做?”塔格问他。

    “不然呢?”昆仑反问。

    塔格翻了个白眼,根本不信。

    昆仑却突然明白邵教授最后一句话的含义:造物主不会亏待自己派往人间的使者。

    只具备超人的体魄还不足以对抗邪恶,拯救世界,一个超强的大脑是必须的。自己必须快速将超级大脑和超人躯体结合起来,到底应该怎么做呢,昆仑陷入沉思。

    “昆仑老师?”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刘璐老师来了,她一直关心着这三个孩子,虽然孩子们已经毕业,但师生感情长存,以后永远是朋友,孩子们开辅导班,没一个大人也不合适,所以她经常过来看看。

    “刘老师,帮我个忙,走!”昆仑拉着刘璐下楼,上车,让她带自己去找大学教材看,“我要看所有基础学科的教材,理科的。”

    刘璐开着车,帮昆仑想着主意:“最简单的办法是去图书馆,什么书都有,主要还是看你想干什么,难道想参加明年的高考?”

    “不,我想学会人类所有的基础科学。”昆仑严肃的说,“时间很紧迫,如果学的够快,或许能拯救人类。”

    刘璐轻笑,大明星神神叨叨的好可爱,这位大明星爆红以来没有任何绯闻,没有女朋友,有传闻说他和季宇梵是一对cp,但是看起来也不像,莫非……年轻的女教师心里小鹿乱撞起来。

    昆仑能猜到刘璐在想什么,她就是姬宇乾所说的可以被取代的普通人,以后老师这个职业会被淘汰,学生上课只需要打开虚拟屏幕,就能接受全国最好的名师教育,或者干脆在后脑搞个c口,用优盘接入知识,当然这个知识是要付费的,那时候刘璐这样的人就会下岗,沦为废人阶级。

    “想什么呢?”刘璐瞥了他一眼。

    “在想人类的未来。”昆仑说。

    到了图书馆,又有惊喜发现,现在流行电子阅览,打开屏幕,输入书名,内容就自动跳出来,不同去浩如烟海的书架上一本本寻找。

    刘璐有借书证,她帮昆仑找了一大堆教材电子书,然后又去帮他买了一包a4纸和一打水性笔。

    昆仑从最低级的教材开始学习,一本一本过,只看一遍,主攻数理化,学完一遍就做题,水性笔在a4纸上笔走龙蛇,看都不带看的,做完就晋级,做微积分如同喝凉水,刘璐是文科生,本身就对数学发怵,看到昆仑如此神勇,先是惊讶,后来就变成了恐惧。

    “你……你该不是外星人吧?”刘璐小声问,此时两包a4纸已经用完,昆仑的基础理论已经扎实无比,正在攻读生物学和信息学,已经没有教材能填补他对知识的渴望,现在看的是论文库,因为要看大量外文论文,所以他还顺便学了英语法语和拉丁文。

    昆仑扭头看着刘璐,目光炯炯:“人的大脑是最先进的处理系统,脑细胞上所有的突触及其突触上的蛋白质可以同时启动,电流在蛋白质之间的运算速度高达千亿次每秒,科学家做过研究,人脑的运算速度大约在次之间,比世界上最快的巨型计算机还要快,但可惜的是人类极少能完全开发自己的大脑,就算是爱因斯坦这样的天才也只是开发了三分之一而已。”

    “所以呢?”刘璐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好像开发的比较彻底,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还在寻找答案。”昆仑答道,他心中大致有一个答案,王海昆和昆仑二人本是一体,是刘昆仑意识控制下的两具躯体,拥有两个大脑,如果是正常的两个人,哪怕是双胞胎也不可能直接的脑电波交流,依然要通过语言文字等外界手段,交流的效率和大脑的处理速度相比,就像是8mb的内存条配上i9酷睿八核cpu,根本不匹配,而二体一人之间的通信则解决了这个问题,信息传递是海量和同步的,是在大脑之外完成的,是量子通信级别的。

    这种情况下,一加一就不再等于二,一个人类前所未有的超级双核大脑回路,运算力惊人。

    “我感觉你好像是加强版的拉马努金。”刘璐说,“科学都无法解释的天才,不过天才也需要吃饭,不如我们去吃点东西。”

    天色已晚,不知不觉学了这么久,昆仑起身伸了个懒腰,心满意足。

    夜宵是在一个烧烤摊进行的,近江市区环保要求高,户外烧烤都放在了城乡结合部,两人坐在小桌子前,点了一堆烤串和啤酒,刘璐斯斯文文吃着烤串,说我真没想到,我的老同事现在是大明星,我还能和他一起宵夜。

    昆仑笑笑,他现在连感觉都变得非常敏锐,甚至能嗅到空气中的荷尔蒙味道,那是刘璐散发出的求偶气息。

    坐在隔壁桌的一伙赤膊大汉似乎也感受到了女性荷尔蒙的散发,喝的醉醺醺的红眼睛肆无忌惮的瞅过来,贪婪地在刘璐身上打转,一群人叽叽咕咕说了些什么,爆发出一阵笑声,然后一个老几摇摇晃晃站起来,端着一杯酒走过来说:“妹儿啊,哥和你喝个酒。”

    刘璐下意识的往后缩,昆仑站了起来,高大的身躯居高临下,淡漠的看着这个凡人。

    “你瞅啥?”老几被这眼神激怒了,乡下土鳖不怎么上网,并不认识大明星。

    “瞅你咋地,找削啊,你混哪儿的啊,叫啥名啊,三天之内杀了你信不信,骨灰都给你扬咯!还有你们几个,瞅什么瞅,都给我老实坐着,还打电话摇人是不,行,我等着你们。”

    昆仑耳力惊人,这些话都是刚才听这帮喝酒的人闲谈间说出的,他现学现卖,煞有介事。

    刘璐傻眼了,这不是加强版的拉马努金,这是社会大哥,江湖大佬。

    那几个人被昆仑的气势吓住,没敢当场动手,但真的打电话叫人过来,摊子老板见势不妙,赶紧打了110报警。

    不到五分钟,一架轻型警用无人机抵达现场,在半空中盘旋着,红蓝警灯夜色中闪烁,伴随着警笛声,这是最新型的出警装备,对付一般的治安案件能起到威慑和取证的作用。

    烧烤摊是露天的,警用无人机上的摄像头与公安系统服务器连接,只要能拍摄到人脸,就能识别出身份,现场人员中是否有前科,彼此之间的社会关系,是陌生人,还是有经济纠纷或其他纠纷,大数据会迅速做出判断,会不会引发恶性案件,继而做出是否派遣真人警察到场处理的决定。

    当警用无人机报出现场两个有过治安拘留记录的混混的身份证号和名字之后,这帮人就消停了,

    无人机的麦克风里传出的不是毫无感情的合成声音,而是本地派出所民警的呵斥声:“那不是二道街的老六么,喝了多少假酒在这闹事,我警告你们啊,打赢了进拘留所,打输了进医院,大晚上的别给自己找事,都消停点。”

    老六对着无人机点头哈腰,说没事,我们就喝个酒,马上回去。

    危机解除,刘璐也没心思继续宵夜了,拉着昆仑驱车离开,一路之上还不停看后视镜,生怕老六的人马追来,对于循规蹈矩的高中女教师来说,这已经算是很惊险刺激加浪漫的经历了,到了自家楼下,刘璐欲言又止,最终是柔和的月色让她鼓起了勇气,说了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昆仑平静的回应道:“是啊,适合刺揸。”

    刘璐大失所望,窘的脸通红,紧咬着嘴唇,眼泪已经荡漾在眼眶里,马上就要流出。

    忽然昆仑一笑,说:“风也温柔。”

    刘璐破涕为笑,昆仑心中也春暖花开,美好的夜晚,美好的女孩,美好的爱情,这是普通人的生活,自己向往的生活,不是当明星,不是做侠客,而是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红尘烟雨,柴米油盐。

    昆仑俯首在刘璐面颊上啄了一口,说:“等我忙完再来约你。”

    刘璐红了脸,惊喜无限,一时间已经脑补完了结婚生子相伴终生的场景,此刻两人都不知道,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