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七章 神仙斗法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到底是和中堂,老奸巨猾啊,中了你的计了。”昆仑摇头叹息,愿赌服输。

    王化云哈哈大笑:“螳螂捕蝉,焉知黄雀在后,我让麦君豪来这里,就是引你过来,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因为你可没有能转世的备用躯体。”

    警笛大作,无数警车出现,有黑色涂装的洛杉矶特警队,有FBI的黑色通用全尺寸SUV,有郡警的维皇警车,越有本地治安官的皮卡警车,出动了至少上百人,起码三支***瞄准了廊下的昆仑。

    “你和所谓西方派联手了。”昆仑漫不经心道,喝了一口啤酒,视外面那些警察如土鸡瓦狗,继续和王化云聊天。

    王化云笑道:“天下大势,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本想做个太平富家翁,一世世的活下去,看看这世界究竟变成什么样子,是你们破坏了平衡,就别怪我了。”

    直升机降低高度,掀起一片尘土树叶,蒙着头套的特警端着***弯着腰围上来,后面是普通警察以车门为掩护,双手握着GLOCK或者雷明顿,严阵以待。

    “恐怕半个洛杉矶的警察都来了。”昆仑说,“我真是荣幸之至,是你打的招呼?”

    “那倒是不至于,我一个孤老头子谁也不认识,调动不了这么大的资源。”王化云爷是稳坐不动,大将风范。

    墨西哥女护士早就吓得双腿筛糠,魂不附体,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位文质彬彬的客人怎么会把警察招惹来。

    昆仑并没有反抗,反而非常配合,主动伸出双手让警察给他戴上手铐,押上一辆装甲车。

    警车潮水般退去,直升机也消失在天际。

    庄园恢复了平静,,王化云对还没回过神的麦君豪说:“我要的东西带来了么?”

    “带来了。”麦君豪猛醒过来,打开皮包拿出一叠单据,“十万美元的旅行支票,每张千元面值,还有一份文件,证明您的新身份,以及对保存在富国银行的一百零七件艺术收藏品的所有权,这些艺术品估价约十亿美元。”

    “唉,只能东山再起了。”王化云说,“我在香港的家底子,那个败家子给我糟蹋的差不多了,怕是很难挽回了。”

    麦君豪擦擦冷汗,他家世代为老王服务,父亲临终前告诫自己,千万千万别生二心,否则会死的很难看,幸亏自己对这些艺术品没起贪心,不然依“和珅”的脾气和手腕,还不把自己整的生不如死。

    ……

    香港,北角渣华道303号,廉政公署总部大楼,首席调查主任陆威廉还在办公室里挑灯夜战,咖啡一杯接着一杯,墙上订满了便签纸,全都是王海昆的罪证,虽然之前他的另一位同事宣布王海昆在公屋事件中没有官商勾结的行为,但不代表这个人是无辜的,陆威廉通过缜密的调查和线人提供的证据,发现王海昆分别于年分别年分别向当时的特首和财政司长行贿,虽然数额不大,但性质恶劣,说明这个人是有前科的,不配竞选特首。

    陆威廉终于整理完了材料,端起咖啡发现已经冷了,想让助理去接咖啡,却忽然想起手下都被他打发回家休息了,首席调查主任是廉署的中高层,仅次于助理处长、处长和廉政正副专员,陆威廉更是廉署一千三百人中的精英,今年四十岁的他有志在退休前干到处长。

    忽然陆威廉的私人手机响了,是一个未知号码,他接听的同时打开了录音功能,是个熟悉的男声,王海昆!

    “王先生,这么晚了不会是想请我宵夜吧。”陆威廉冷笑道。

    “陆主任,有件事我想和你聊聊。”

    “我们之间有可聊的么?如果你想通过这种方式让我不告你的话,我想你是多余了。”

    “哈哈,陆主任,我知道你在搜集我的黑材料,碰巧我也接触到一些信息,我觉得你一定会感兴趣,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人,出生于年香港回归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娃娃,但是看到港英旗帜落下,还是会伤感流泪,过了十二年,小娃娃大学毕业了,考进了廉署,因为他相信那句话,香港胜在有你和廉政公署,他决定做一个好人,很不幸当年带他的师父,一个高级调查主任,叫高文斌的,这个人1996年加入廉署,之前是警务处政治部的督察,回归后政治部解散,高文斌依然隶属于一个秘密的组织,英国MI5,在他的引导下,你也加入了这个组织,秘密为英方服务,你认为你在为香港好,其实,呵呵。”

    陆威廉震惊的咖啡杯都拿不稳了,他找了个位子坐下,擦一擦冷汗说:“你这是诬陷。”

    王海昆说:“这还不是最精彩的呢,又过了两年,美国驻港总领馆的一个三等秘书罗世杰,和你成了好朋友,你脚踏三只船,暗地里也拿上了CIA的津贴,我手头有一个发放津贴的表格,你每个季度拿多少钱,一仙都不差。,你这样的三姓家奴,在全香港也罕有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陆威廉语气低沉了很多。

    “我不想怎么样,我也不会和你做交易,我是中国人,也是香港人,我爱香港,我爱祖国,不管你是不是要搞我,我都会把这些资料原原本本的在媒体上公布,对了,除了资料,还有视频和录音,你要不要看?”

    电话什么时候断的,陆威廉都不知道,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思绪大乱。

    黎明时分,清洁工发现渣华道上有人跳楼自杀,巡警赶到现场,发现死者身穿西装,脖子上还挂着红绳串着的ICAC证件。

    戴眼镜的小巡警将证件拿到面前仔细看,上面是一张威严的国字脸,名字是陆威廉,职位是首席调查主任,ICAC四个字血红刺眼。

    警方和ICAC共同介入此案,调查结果是陆威廉长期工作导致精神崩溃,抑郁症发作,属于意外事件,不算刑事案件。

    调查结果摆在警务处刑事部主管李胜男面前,她半信半疑,陆威廉她是认识的,早年港大同学,很自负的一个人,工作刻苦,廉洁奉公,虽然警方调查到陆威廉有看心理医生的医疗记录,但这并不代表他真的有抑郁症,心理问题人人皆有,找心理医生疏导一下压力非常合理。

    李胜男询问过廉署方面,陆SIR自杀前在调查什么案子,廉署说无可奉告,但李胜男自己的情报显示,陆在调查下一任特首热门候选人王海昆。

    手机响了,是王海昆发来的信息:老地方见。

    下班之后,李胜男换上便服,来到避风港**梯台,王海昆已经等在这里,他没有过多寒暄,将一张纸递了过来,是老式英文打字机手工打出来,密密麻麻全是人名和机构名称地址,身份ID号码。

    李胜男扫了一眼,这是一个名单,涉及到廉政公署、立法院、高等法院、律政司、保安局、警务处、出入境处等多个机构,名字有一千多个,包括退休和在职的,其中一个名字上加了方框,名字是William.L。

    “全是鼹鼠,别问我怎么得到的,拿去吧。”王海昆说。

    李胜男有些不知所措,这份名单太沉甸甸了,简直烫手。

    “按照你认为对的方式处理,无需彷徨。”王海昆又说。

    “为什么给我?”李胜男当然这道这份名单的分量,可以改变港岛政局甚至影响到全球政治格局,这是一份无价之宝。

    “生日快乐。”王海昆笑道。

    “可是不是我的生日啊。”

    “我说是就是了。”

    这次李胜男没有陪王海昆在梯台上喝啤酒,兹事体大,她将名单拿回家,先自己过了一遍,以她对这些人的认知和判断,有些完全不可能是鼹鼠,但高明的鼹鼠总是这样具备欺骗性,她想了又想,拿出手机,打给了保安局长。

    当晚,李胜男被特首紧急召见。

    ……

    地球另一面,洛杉矶郊外一个秘密安全屋,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们紧张万分,他们要面对一个艰巨的任务,将犯罪嫌疑人从美国的西海岸运送到东海岸,准确的说是运送到纽约。

    昆仑涉嫌一级谋杀,纽约的检察官对他发出逮捕令,联邦调查局作为全美执法者,负责逮捕和押运犯人,责无旁贷,事实上这次逮捕受到高层关注,副总统和司法部长亲自过问,加州州长也打了电话,据说连国民警卫队都差点出动。

    嫌犯看起来很斯文,不像是暴力罪犯,有些特工看过嫌犯的背景介绍,这是一个全球明星,年轻人的精神偶像,很难想象这样一个英俊文弱的年轻人,会干出把另一个人的脑袋打爆,还丢到海里去喂鱼的残忍事情。

    特工们受到多方提醒,可能会有劫狱事件出现,所以他们制定了两个方案,派出一队人马开汽车横穿美国,吸引对方下手,另一队人瞒天过海,带着嫌犯乘飞机直飞纽约。

    特工们在整理枪械和防弹衣,他们套上带有FBI荧光字样的坎肩,调整好对讲机的频率,带上足够的弹药,每人身上至少三枝枪,甚至配备了M249这样的重火力,六辆政府牌照的全尺寸SUV以勤务速度开上高速公路,打着双闪鸣着警灯,一路向东。

    而另一路特工则将昆仑装在一辆不起眼的灰色老款本田保姆车里,悄悄奔向机场,起飞机场是国民警卫队的空军机场,一架银色的庞巴迪公务机已经到位,特工们风衣墨镜打扮,前呼后拥着,将同样装扮的昆仑押上飞机,迅速起飞。

    为了保障安全,国民警卫队甚至起飞了两架F22为押运飞机护航,就算是墨西哥毒枭都没有这种待遇。

    起飞顺利,有惊无险,大家都擦了一把汗,一个老特工说:“我本来估计他们会在机场附近朝我们发射一枚毒刺呢。”

    “哪有他们?”昆仑说,“我没有同伙,只有自己。”

    “想喝点什么?”随行女特工对昆仑很照顾。

    “嗨,朱迪,你当心点,这小子可以徒手爬上最陡峭的山峰,是全球极限运动的顶级玩家,千万别打开他的手铐。”老特工提醒了一句。

    “他总不会从飞机上跳下去。”朱迪说,“这里距离地面三万英尺。”

    “谢谢你,朱迪。”昆仑说,又对叉着腰站在一旁露出腰间枪柄的老特工说,“先生,为了您的安全,我强烈建议您回到座位上,系上安全带。”

    老特工预感到不妙,正要去检查昆仑的手铐,就见昆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只手里拿着摘下来的手铐。

    所有特工当场拔枪,四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昆仑。

    “,guys。”昆仑缓缓举起手,向舱门移动。

    特工们歇斯底里的大叫着让他停下,别动,否则就开枪了,但谁也不敢开枪,万米高空中,子弹打穿薄薄的机舱壁会有什么后果,他们都很清楚。

    昆仑还是走到了舱门边,打开了需要一吨力量才能开启的舱门,顿时机舱内的杯垫杯子头枕等一切小零碎都被吸了出去,老特工在被洗出去的刹那间,被一个同事死死拽住。

    外面阳光刺眼,昆仑一跃而下。

    失去压力的庞巴迪飞机警报声连连,飞行员紧急下降高度,氧气面罩也纷纷落下,朱迪戴上氧气面罩,不经意间扭头看到舷窗外一个亮闪闪的人影飞过,趴过去仔细看,是一个挥着巨大金属翅膀的人,是昆仑。

    “上帝啊,他是一个天使,真正的天使。”朱迪喃喃道。

    驾驶舱内传来护航战斗机飞行员的请示:“发现不明飞行物,请求击落。”

    “不,不要击落他。”朱迪喊道。

    可是同机的特工主管已经在卫星电话里接到上司的指令,允许击落。

    国民警卫队空军装备的F22战机采用了推力矢量技术,性能优越,机动性超强,飞行员都是些冷酷无情,见多识广的人,别说会飞的人了,就算是UFO在面前飞过,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按下**发射按钮。

    昆仑的翅膀被他隐藏臂膀上贴着的人造皮肤下,安检查不到,关键时刻腾空展开,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颇有些大天使的感觉,但是毕竟是肉身驱动的翅膀,飞行速度不超过时速一百公里,在超音速战斗机面前就慢慢爬的小飞虫。

    F22的瞄具将飞人圈在了圆框里,飞行员挑开了机炮发射按键的保护盖,这架战斗机装备了两枚响尾蛇空对空**和一门20毫米火神机炮,杀鸡不用牛刀,机炮就能将飞人干掉。

    昆仑感觉到自己被火控雷达瞄准,此时再去侵入空军基地的指挥系统为时已晚,虽然他已经是超人级别,但对付人类造出来的最先进的武器还是力不从心。

    目标在尽力的躲闪,但火控雷达死死将他圈住,飞行员狞笑着即将按下按键的一刹那,忽然强烈的气流波动使得战机侧翻,一串火舌打出,全打偏了。

    有一架高速飞行器以至少两倍音速从F22旁边擦过,飞行员急忙在无线电里询问僚机看清楚没有,僚机似乎呆住了,过了一会才回答:“看见了,是一架米格机。”

    “米格31么?”飞行员问,米格系列中只有米格31能飞到接近三马赫,但这种前苏联七十年代研发制造的不锈钢战机为什么会出现在今天的美国上空?

    “不,是……米格19。”僚机很艰难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