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八章 交锋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飞行员简直疑惑到爆炸,米格19是苏联人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研发的战机,怎么可能!

    但是他迅速就相信了这种可能性,因为那架米格19又回来了,准确的说是一架垂直起降米格19,机翼下四个圆形涡轮风扇,这种加装严重破坏了气动布局,这架飞机做出了全世界任何飞机都做不到的动作,直接在空中悬停,飞行员拉开了舱盖,让那个飞人坐了进去。

    两架F22的飞行员都忘记了开火,因为这一幕实在是匪夷所思,超出了一个正常人类的想象范围,至于那架庞巴迪早就降到低空避险去了,机上的乘客没福气看到这一幕。

    米格19接了人,迅速开加力飞走,一闪而过,不见踪影,速度远超3马赫。F22连屁都闻不着,假如发生空战的话,就算米格机上只装备机关枪也能将F22击落,因为这种恐怖的机动性和速度比洛克希德马丁正在研制的试验型号还要超出不止一个档次。

    两架战机向基地报告,北美防空司令部启动紧急预案,爱国者防空**进入发射状态,多个基地的战斗机紧急升空,预警机扫描空域,可是根本找不到那架闯入领空的米格了,五分钟后阿留申群岛上空有一架民用飞机看到了这架奇怪的米格19,这样分析的话,米格机的速度达到了30马赫,比洲际**还快。

    民用飞机上的人用手机拍下了一张模糊的照片,技术放大之后发现米格19机身上有徽章标志,酷似前苏联空军的标识,但经过辨认并不是,而是中国空军的标志,国防部的专家调阅了资料,判断这架奇怪的战斗机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中国人研究的一款以歼六为基础的失败的垂直起降战斗机,而且从未生产,连图纸阶段都没到,网上能找到的图也是十年前网友绘制的,换句话说,这架飞机根本不存在。

    这架飞机已经严重影响到了美国的国土安全,如同电影里演的那样,国土安全局的特工们开着全尺寸的政府牌照SUV,将各路专家连夜从家里拉到一个秘密的地方,他们中包括洛克希德马丁和波音公司的飞机工程师,有空军精英飞行员,有历史学家,人类学家,物理学家和国务院的中国事务专家,彼此间有的互相认识,有的是第一次见面。

    一位空军上校主持会议,他先给大家放了一段录像,是战斗机上的摄像机拍摄的,专家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架改装的老式苏联喷气式战斗高速飞来,猛然刹车悬停在空中,随即高速离去,速度测算为30马赫。

    “这不可能。”飞机工程师说,“三十马赫的速度会让它空中解体,机身强度不可能这么高。”

    上校说:“先生们,这些我都知道,找你们来,就是解释这些不合理的现象。”

    专家们当然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但这不耽误他们做出合理的评估,理论上来说,一架高机动性的,速度堪比洲际**的战机,可以覆盖北美空域,击落一切空中飞行物,配上激光武器,还能击落来自全球的**威胁,也就说,这一架歼六足以掌控美国的制空权。

    这事儿军方已经处理不了,只能上报白宫,同时将资料送交五十一区,而飞行员的报告和目击者的证言都被五角大楼盖上了绝密的戳子,锁进了保险柜,和那些关于外星人,不明飞行物的文件一起,永久封存。

    抓捕昆仑,表面上是纽约市检察官的执法行为,其实背地里牵扯到无数大佬的运作,否则也不会惊动国土安全局、联邦调查局、国民警卫队等单位,但是当事态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局面时,这些大佬们纷纷偃旗息鼓,这就像是打牌,你打出一个3来,对方直接出大鬼,这牌就没法打了,只能暂停一切敌对行动,看对方出下一张牌。

    下一张牌还是大鬼。

    美国内华达州,赌城拉斯维加斯以北四十英里处,茫茫沙漠尽头拉起铁丝网,空军宪兵在入口处执勤,这里是美国空军的克里奇基地,驻扎着空军432空中远征联队,远在地球另一侧的中东战场上的收割者无人机,就是由这里的空军技术人员进行远程遥控指挥,这里也是美军全球无人机作战的指挥中枢。

    MQ-9收割者无人机又被称为“死神”,作战半径高达3200海里,滞空时间最长28小时,可携带14枚地狱火空对地**,或者精确制导**,是用于反恐怖作战的利器。

    此时三架收割者正从美军驻英国的空军基地起飞,飞往北非执行反恐怖任务,三架无人机装备了大量对地武器,这次任务的目标是一个位于沙漠中的训练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将会歼灭至少二百名****。

    负责遥控无人机的是八名空军人员,包括飞行控制员和武器操作员,以及情报官和指挥官,他们中军官是战斗机飞行员转岗,飞控人员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技术士官,遥控无人机杀人和亲自驾驶飞机投下**不同,隔着屏幕按下按钮,有一种类似游戏的感觉,时间长了就会麻木。

    任务枯燥单调,无人机刚刚起飞,还有漫长的旅途,可是突然一名准尉发现操控失灵,他无法掌握自己的无人机了,这架收割者失去控制,向苏格兰方向飞去,离奇的是,另一名亚裔女中士操控的无人机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紧跟着第三架也偏离了航线。

    无人机指挥体系的防火墙是最高等级,和民用网络物理隔离,理论上是没有黑客可以侵入的,克里奇基地进入戒备状态,技术人员紧急排查,这可不是小事,三架满油满弹的收割者如果被****掌握,后果不堪设想,想想伦敦吧,白金汉宫、白厅、大本钟,都将变成一片火海,五角大楼接到报告后,断然决定启动紧急预案,就起飞战斗机,将失控的无人机击落

    美军驻英基地的四架F22紧急起飞,可是雷达出现偏差,无法寻找目标,三架收割者消失在英格兰上空。

    英方接到美军通报,开启雷达,鹞式战机升空拦截,依然一无所获。

    女王和内阁接到最高等级的警报,避入地下掩体,至于伦敦市民依然如常,因为如果颁布紧急状态,就凭伦敦目前的人口构成,造成的损失恐怕会比三架无人机上的**还要大几十倍。

    英国高层人心惶惶之际,远在太平洋中央的夏威夷檀香山,街边网吧内,一个穿花衬衫的年轻人坐在包间里,打开了虚拟会议的界面。

    他呼叫的对象是季宇梵。

    此刻季宇梵还在苏格兰古堡内品尝陈年单一麦芽威士忌,他在圣殿骑士团内的资历尚浅,地位也不够高,只是负责亚洲区域营销的大师而已,真正的大佬们还在会议室里开会,商量怎么对付亚洲的竞争者。

    会议请求响起,季宇梵看了一下来电人,戴上3D眼镜,接通来电。

    来电者是昆仑,他轻松道:“伙计,我给你提个醒,八分钟之后我将轰炸你所在的城堡,你还有时间撤离到安全地带,你也可以通知其他人,就这样,回头再说。”

    季宇梵大惊:“轰炸,你用什么轰炸?”

    但是他得不到回答,通讯中断了。

    他来不及回拨,因为八分钟的时间实在是太短暂了,季宇梵冲进了会议室,两位大佬正戴着3D眼镜开电话会议,被打断后,一位大佬不满的斥责道:“出去!”

    “昆仑说八分钟后轰炸这里。”姬宇乾急切道,“他不是开玩笑。”

    另一位有爵士头衔的大佬立刻拨通了MI5办公室的电话,说了几句话后起身快速离开,一步都不耽误,昆仑给出的时间刚刚好,八分钟够他们打一个电话确认真实性,然后撤离到古堡外面的安全地带。

    三架收割者无人机在两万英尺的高度投下**和**,将历史悠久的古堡炸掉了一半,烟尘散尽,大火燃起,大佬们从草地上爬起来,满身草茎,欲哭无泪,且不说古堡本身的价值,光是存在里面的珍惜文物就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两枚地狱火几秒钟内可以让上千年的积累化为乌有,搁谁都得哭。

    与痛惜相比,更深切的感觉是恐惧,刚才爵士从MI5主管处得知真相,三架美军无人机失控,如果不是季宇梵提醒的话,他们全都得死,毫无疑问这是来自东方的反击,彬彬有礼的如同中世纪的骑士,在轰炸之前还电话通知,可是有什么不能坐下来谈呢,非要动**。

    远在内华达沙漠里的美国空军无人机控制员们在屏幕上看到这一幕,爆炸过后,他们的操控权就回来了,但是与此同时,另外三架在不同空域的无人机再次失控,航向法国。

    法国是圣殿骑士团的发源地,也是大本营,无数庄园别墅都将面临轰炸的风险,而且这场战争注定赢不了,因为无法展开报复,虽然“族群”能够发动战争,但那需要游说,需要议会授权,需要漫长的流程,而对方直接使用黑客手段控制武器,这一手很流氓,也很有用。

    敌人能够随心所欲的进入世界最强军队的指挥系统,无人机随便操控,指哪打哪,下一步是不是要操控航母和卫星了,骑士团的大佬们越想越怕,他们不惧怕战争,但这种不叫战争,这叫单边屠杀。

    昆仑的行动并未停止,瑞士各大银行系统遭到病毒入侵,高达千亿欧元的资产凭空失踪。

    与之相比,加拿大魁北克的一家孤儿院的新闻就显得没那么令人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