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二百九十九章 最大的秘密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欧美家庭喜欢领养儿童,本地孤儿供不应求,审核严格,通常要排队数年之久,所以很多迫不及待的家庭会跑去亚洲领养,而这一次魁北克的这家历史悠久的孤儿院突然发出上百封电子邮件,通知那些排队认养孤儿的家庭,你们可以来了。

    数十个家庭涌到孤儿院等着****,但是孤儿院方面表示,并未发出这些邮件,是系统被黑客侵入伪造了这些邮件,双方争执不下,孤儿院的管理者打电话给实际控制人请求指示。

    法国里昂新城的一座摩天大厦内,皮埃尔先生拿着电话正气急败坏的说着什么,他是一家信托基金的经理人,也是孤儿院的实际控制人,虽然他上面还有人,但那些高高在上的贵族们是不会亲自打理事务的。

    忽然皮埃尔看到了奇怪的东西,一架无人机从空中掠过,恐怖的身影透过玻璃窗倒映在皮埃尔的眼镜片上,他顿时心跳加速,嘴唇干涩,苏格兰古堡被炸的事情已经传开,在古堡内向外逃生还可以在几分钟内做到,在现代化的大厦里光是等电梯就要几分钟之久,人在面临生命威胁时智力会爆棚,皮埃尔忽然明白了这是对方在用独特的交流方式和自己说话,如果不就范,就放**。

    “是的。”皮埃尔说,“那些邮件都是真实有效的,执行吧,对,再见。”挂了电话,无人机掉头飞走,消失在云端。

    皮埃尔颓然坐在地毯上,经历了生死劫的他再无力气说什么。

    中国,平川市委,王书记的私人号码响了,看了一眼立刻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接了电话,完了之后亲自打给市公安局,部署了一件事情。

    当天,好大姐孤儿院被公安检察民政卫生部门联合查处,查出虐待儿童,滥用捐款、违规使用土地等情况,好大姐本人被刑拘,孤儿院被查封,所有孤儿分流到其他省市的民政福利院。

    后来王书记把这个事儿当做成绩向上级领导汇报,但上级领导却不明所以,搞得王书记也有些懵,心说这不是您亲自打电话来安排的工作么?

    非洲,刚果,一家西方慈善机构捐助的孤儿院坐落在郊外,每到暑假,大批的欧洲北美的高中生不远万里来到此处做义工,他们帮助贫困的非洲人民建造土坯房,打水井,和可怜的非洲孤儿一起唱歌跳舞,做这些的时候还不忘手机拍照发在i

    s上,流程走完,这些家境优渥的孩子们将得到一份完美的社会活动经历,对于他们上斯坦福、普林斯顿和哈佛有很大用处。

    黎明时分,AK47的枪声打破了寂静,一群叛乱士兵开着皮卡打进了孤儿院,但他们并没有像正常的非洲叛军那样大杀四方,仅仅将孤儿院洗劫一空,将所有孤儿装上皮卡拉走,对于那些身价不菲的最佳肉票白人孩子却视而不见,一个叛军士兵试图侵犯一个十七岁的欧洲女孩,却被他的长官一枪毙了。

    没人知道,这些叛军的上校刚做过一笔交易,劫走这些孤儿可以得五千万美元,秋毫无犯还可以再得五千万,所以他才如此严苛的约束手下。

    这些动作同属昆仑的组合拳系列,他希望对方能懂自己的意思,坐下来好好谈,但这些很克制的行为并没有得到敌人善意的回应。

    不管是圣殿骑士团,还是修罗会、科学会、骷髅会、共济会,这些神秘组织表面上存在竞争关系,一旦危机降临就会成为铁板一块,昆仑入侵网络的行为激起了他们的同仇敌忾,启动了紧急预案,放弃网络通讯,使用最原始的电台通讯,在最短的时间内制定了反击方案。

    首先是以季宇梵出面示弱和谈,然后游说有关方面在南中国海制造摩擦,最好能引发战争,把无形的敌人变成有形的,可制约的存在。

    季宇梵联络了昆仑,两人进入网络会议场景。

    场景是空白的,只有两把单调的金属椅子。

    “你想要什么?”季宇梵问。

    “开放所有秘密。”昆仑说,“你们最核心的秘密,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比如什么?”季宇梵在拖延时间。

    有关方面迅速查到昆仑的IP地址,是檀香山的一家网吧,而檀香山缺乏足够的特勤力量,不得已只能请国土安全局协调五角大楼参联会调动驻扎珍珠港的美国海军海豹队。

    五架鱼鹰旋翼机满载着海豹队员向网吧飞去,膀大腰圆的队员们互相开着粗野的玩笑,大大咧咧,没当回事,执法部门调动军方力量支援并不稀罕,他们的同事经常被借调去对付墨西哥毒贩,所以这次任务对他们来说很轻松。

    与此同时,一艘隶属于第七舰队的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向中国南沙群岛方向驶去,目的是制造摩擦,擦枪走火,继而引发国与国之间的对抗,世界级危机。

    会谈在继续,昆仑对一切了然于心,他对季宇梵说:“你觉得这个游戏好玩么,就像打牌一样,你大过我,我再大过你,但是博弈只能发生在实力相差不大的双方之间,我们之间不存在博弈。”

    季宇梵说:“求同存异,争取双赢是最好的结果。”

    昆仑说:“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们斗不过我,别挣扎了。”

    同一时刻,美国加州范登堡空军基地内的民兵III洲际**发射井出现故障,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自行开始预热。

    太平洋某处游弋的美国海军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失去联系,该艘潜艇是美国战略打击力量的关键和基础,拥有十六枚核弹头,失联预示着这些战略武器失去控制,十六个城市数千万人口将会灰飞烟灭。

    这是美国和欧洲不能承受之重,参谋长联席会议指挥中心,一群三星四星将军们方寸大乱,连线的欧洲将军和司令们也亡魂大冒,世界灭亡就在瞬间。

    飞往网吧的五架鱼鹰被紧急叫停,返回基地,朱姆沃尔特驱逐舰也接到指令,调头返回母港,任务取消。

    民兵III**恢复正常状态,海军司令部也接到了战略核潜艇的通讯电波,将军们擦了一把冷汗,他们又一次将世界从被毁灭的边缘拉回。

    好人做到底,美国司法部悄悄撤销了对昆仑的通缉。

    在绝对实力面前,西方派无条件投降,因为对方想不想灭掉他们只在一念之间。

    会议在继续,季宇梵得到授权,答应一切要求,包括公开所有的秘密。

    由于取实物需要时间,会议改在晚些时候进行,骑士团方面不敢做任何小动作,因为一举一动都在对方掌握之中,信使在欧洲各处奔走着,将藏在各银行地下金库和军方秘密库房中的最神秘的物品取出,使用摩托车护卫的车队押送至最近的机场,空运到英国。

    季宇梵的级别已经不足以应付如此高的场合,换做圣殿骑士团的对外代表费尔南德斯.伯纳德.亚历山大爵士与昆仑会面,老牌欧洲绅士下巴上花白胡须修建的整整齐齐,三件套西装一丝不苟,领口别着骑士团的徽章,老头儿有些紧张,进入场景之前还清了清嗓子。

    会议开始,这次的场景并非虚拟的,而是伦敦郊外一栋维多利亚时期大房子的内部实景,昆仑也以真身出现,金属光泽的翅膀在背后若隐若现,爵士的气势就先矮了三分。

    “阁下,我带来了一些东西。”亚历山大戴上白手套,小心翼翼从密码箱里取出一片石壁,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象形文字,昆仑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字应该是公元前三千前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出现的楔形文字,但这些显然不是。

    “这是在欧洲发现的最古老的文字,用碳十四法检测发现成型与公元前五千年。”亚历山大爵士将石壁展示给昆仑仔细看了一遍,收回箱子,又取出另一个差不多同样大小的土坯。

    “这是十字军东征时从耶路撒冷获取的文物,据考证是公元前三千一百年时,苏美尔人写在黏土块上的文字。”

    昆仑看了看,点点头:“内容是什么,想必你们已经破译了。”

    “是的,这两组文字表达的内容是一样的,是生死流转的程序。”亚历山大毫无保留的坦白他所掌握的秘密,生死流转真实存在,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最初是中世纪时期,法国的一个修士发现人类转世的秘密,一个幼儿拥有已经死了的人的记忆,这是圣经上所未记载的事情,会被认为是魔鬼的法术,转世之人被当做魔鬼钉在是十字架上烧死,但是一些贵族和高级僧侣为了延续权力地位和金钱,秘密研究其中的原理,但他们发现,转世只对部分人有效,这部分人被认定是天选之子,他们选择转世义体的办法与古象雄不同,是以幼童作为载体,而不是成年人。

    “在欧洲的黑暗时代,天选之子只能隐藏起自己的身份,一代代的延续着生命,他们并不是永生之人,如果遭遇横祸,也会永远的死去,而没有备用的新人也会导致无法继续存活,直到进入二十世纪,相关科学发展起来,很多疑问才得到解答,比如我们寻找的幼童,都会有不同于常人的后枕骨,而有转世能力的人,在基因方面也和普通人类有着区别,我们雇佣了自己的科学家进行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亚历山大爵士平静的看着昆仑,说出最后的解答。

    “我们不是智人的直系后裔,而是来自远古时期的人种,我们和智人融合杂交产生了今天的人类,但我们的族群依然保持着纯净的血统,我们为之自豪,一直以来严密守护着这个秘密。”

    “对于王化云,你们怎么看?”昆仑问道。

    “王,是东方亚种,我们是上个世纪九零年代才互相发现对方的存在的,我们对他的技术很感兴趣,你知道,毕竟一个成年人转世到婴儿身上会很不适应,每一世都要经历漫长的成长期,这是一种浪费和折磨,我们向王请教,希望能够掌握新的技术,从老年人直接成为青年人,很遗憾,直到今天我们也没能达成一致。”

    “那么到底如何转世,如何将灵魂在死后移植到指定的人身上?”

    亚历山大爵士耸耸肩:“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能力,我们的人类学家,基因科学家一直在试图搞明白其中的原理,能够做到针对性的重生,而不是随机的。”

    “那你们的人池是做什么用的?”

    “你是说那些孤儿院么,那真的是我们的慈善机构。”爵士一脸委屈,“族群的数量很少,彼此之间也不能互相流转,我们就像西藏宗教寻找转世灵童一样,在全球开设孤儿院收养有四块枕骨的孤儿,从中找到我们转世以后的伙伴,这个成功率很低,就像在稻草堆里找谷粒一样。”

    昆仑问:“爵士的前世是谁呢?”

    “我的前一个身份是亨利.威廉.尼克尔森勋爵,英国陆军元帅。”爵士挺了挺腰杆,颇为骄傲。

    昆仑迅速检索了一下这个名字,发现这位元帅生于1875年,死于1956年,参加过布尔战争,一战、阿富汗战争和二战,谈不上战功战功卓著,但帝国的每一场战争都没缺席,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加上家世显赫,还是被赐予了陆军元帅的军衔,而亚历山大爵士生于1957年,他的面容和前面那位陆军元帅颇有相似之处。

    “再前世呢?”

    “是一个法国伯爵,拿破仑三世麾下的炮兵上校,我记不太清楚了。”

    “你是出生的时候就带着前世的记忆么?”

    “只有一部分,阁下,需要催眠师来唤醒沉睡的记忆,才能彻底想起来自己曾经是谁,但那仅仅是一段经历而已,没人会拿以前的身份当回事,虽然那确实是一种荣耀。”

    这个答案既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这帮人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昆仑接受这种答案,但没有照单全收,他还要去找三个人验证真伪。

    一个是据称王海聪转世的季宇梵,一个是打不死的克里斯,还有一个是已经死了的梁维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