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零三章 尾声

骁骑校Ctrl+D 收藏本站

    四年后,未来科技近江研发中心**食堂,虚拟屏幕上播放着午间新闻:新界公屋计划第二期竣工剪彩,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刘德华到场祝贺……

    现在是下午三点钟,午饭时间已经过去了,但食堂后厨是二十四小时开火的,随时供应各种饭食餐点,两个工程师坐在食堂中央位置吃着简餐,聊着最新的虚拟游戏,忽然其中一个年长的低声道:“快看,他来了。”

    另一个人看向食堂入口,是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黑框眼镜,格子衬衫,下面是沙滩裤和凉拖鞋,典型的未来科技IT人士形象,这种造型中午吃饭的时候能看见几千个,没什么稀奇的。

    年轻人打了一份饭,一个人坐到角落里去了,不声不响吃着,也不看手机。

    年长的工程师压低声音说:“连他你都不认识,不过也难怪,刘总很少抛头露面,我来公司这么久,也只见过他三面而已。”

    年轻人懵懂道:“哪个刘总?”

    年长的说:“研发中心的总工,P12级的大牛。”

    年轻人震惊了:“真有P12存在啊,我一直以为P12根本见不着呢,只存在于传说中,等等,P12这么年轻?他有三十岁么?”

    “不清楚,我又不是HR,不过看起来最多二十七八岁吧。”

    “那他一定是名校毕业的,麻省理工斯坦福之类出来的精英。”年轻人拿勺子舀了一勺炒饭,面露羡慕之色,“我们这种普通211,985的毕业生,这个年纪混到P7,P8就算是很牛了。”

    年长的说:“他没有留学背景,他甚至不是正牌大学毕业的,据说来应聘的时候,拿的是自考大专的文凭。”

    年轻人吃呛了:“你在逗我么,自考的也能进未来科技?还能干到P12,未来的P12可都是院士水平啊,姬总也不过是P13而已。”

    年长的说:“所以说人家牛啊,别看其貌不扬的,口才也超级好,HR让他出门右转去应聘保安,他说你给我五分钟时间,你猜五分钟之后HR怎么说?”

    “别卖关子。”

    “HR向上级汇报之后,是姬总亲自面试的他,入职就是P9,什么都不用管,专门负责研发大老板的心头好,他能亲自到食堂吃饭,说明进展有眉目了。”

    这时候刘总已经吃完了饭,默不作声的离开了食堂。

    姬宇乾将研发中心从北京搬到近江这样的二线省会城市主要是出于成本考虑,这不仅仅是公司运营的成本,更有员工生活的成本,江东省政府给他批了一大块地,公司又自行拍了一块住宅用地,给员工兴建宿舍,说是宿舍,其实规格极高,单身低级员工也有单人宿舍,中层配备三室一厅,P9以上的就有联排别墅了,而P12享有最高级别的独栋别墅,薪资水平更是全国一流,未来科技的员工在婚恋市场上的含金量极高。

    传奇人物P12级的总工刘伟并没有入住配给他的独栋别墅,而是住在实验室里,足不出户的研发一项新产品,今天就是新品试运行的大日子,他却无比平静,只是跑去食堂吃了一碗面。

    姬总将会驾临研发中心亲自观看进度,此刻他已经在赶来的飞机上了,助手劝刘总再检测一下,免得大老板来了出BUG。

    “没事。”刘伟很有信心。

    说话间姬宇乾的直升机就到了,降落在研发中心楼顶平台上,姬总下机,直接进实验室,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是著名历史学家,人类学家丁家骏。

    姬宇乾对刘伟说:“可以开始了么?”

    “随时可以。”刘伟说。

    实验室清场,只留下姬总和丁家骏两个人,所谓实验室并没有任何仪器设备,只是一个足有足球场那么大的室内空间,空空如也,白色的墙壁和地面,穹顶也是白色,什么也没有。

    两人站在中间位置,外部看不到的机器在运行,周围渐渐产生了景物,茂密的森林,花香鸟语,巍峨的山峰,城堡屹立,一切宛如真实,而两位观众身上的衣物乃至面容都变了,变得和景物融为一体。

    这是一部虚拟现实幻想电影 幻想之绮丽,世界观之宏大,细节之精良,令人叹为观止,光是看片头就足以震撼,且不要说这种崭新的技术给人带来的身临其境的革命性的进步,可以负责任的说,这部电影已经远超好莱坞,领先至少一百年。

    这个幻想出来的世界里,人类都漂亮的不像话,不管男女老少都是九头身,苗条修长,没有一个胖人和丑人,他们的眼睛都很大,接近动漫里人物造型,头发颜色千奇百怪,身上的衣服更是多元化,有柔美多姿的羽衣,有冷峻刚硬的铠甲,也有简洁明快的上班服。

    电影里的城市及其广大,都是一两层的平顶屋,白色粉刷,类似地中海风情,道路宽阔整洁,人们的交通工具要么是先进的喷气式个人载具,要么是翼龙一样的生物,看不到工厂和商场,只有宫殿和学院,武士们腰间佩戴细长的剑和激光武器,披着长长的斗篷,动辄就要进行比武决斗。

    最稀奇的是,电影里的语言和文字是独创的,姬宇乾根本听不懂,为了一部电影独创一门自成体系的语言和文字,不,简直是编造了一个文明出来,这简直太牛了。

    电影很漫长,因为语言不通,只能从人物的姿态语气上揣测剧情,主角有两个,是两个英俊的男子,而且这两个人是恋人关系,原来这还是一部LGBT题材的奇幻片。

    镜头一转, 从美丽淡雅节奏缓慢的如同童话世界的城市切到了另一个地方,摩天大楼耸入云霄,高达数千米,各种飞行器穿梭其间,巨幅霓虹灯在烟雨蒙蒙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地面上的行人更像是人类,他们丑陋而强壮,眼神凶狠,但是性取向似乎更正常一些,因为出现了抱婴儿的妇女,而在天堂一样的城市里,从未有儿童出现。

    第一男主似乎是被发配此处做了警官,他将生死置之度外,冒死查案,被贩卖人口的奴隶贩子杀害,第二男主为了给爱人报仇,乔装改扮深入敌穴,最终将贩奴团伙一网打尽。

    但第一男主并没有死,他虽然身体被毁,但不久后就以崭新的面貌重新出现,只是不再记得第二男主,还和另一个男的眉来眼去的,男二伤心欲绝,要和第三者决斗,却被男一失手杀死,在弥留之际他告诉男一真相,男一也举枪自杀。

    电影的结尾,是孵化器中生出两个男孩,并肩躺在小床上,一同捧着奶瓶长大,童年一起玩耍,少年一起学习,转眼又到了青年时期,两人不约而同的表白对方。

    剧终。

    一场电影放下来,感觉如同一个世纪,令人唏嘘不已,剧情并不感人,感人的是制作者的良心,这成本做下来,几百亿的票房都得亏本啊。

    实验室里恢复了原样,丁家骏长出一口气:“过瘾,太震撼了,姬总,这就是你的新发明?”

    姬宇乾说:“刘伟,你给丁教授解释一下。”

    实验室又黯淡下来,刘伟的虚拟形象出现在面前,浑身上下闪闪发光,他手一招,三人坐上了一条飞毯,一千零一夜里的那种飞毯,飞行的感觉是模拟真实的,让人心跳不已,飞毯前进的方向是历史的洪流,他们在追溯历史。

    飞毯飞行在上海陆家嘴金融中心上空,一路向东,到了广岛就看到了下面的核爆炸,到了大洋对岸的美国,留辫子的华工正在艰苦劳作,铺设着铁路,到了欧洲,巴黎的街头发生了革命,街垒和大炮,马赛曲响彻云霄,再到中国的时候,清军已经拿下了京师,吴三桂带领的关宁铁骑充当马前卒,铁骑突出,斩杀李自成军,飞毯就这样一圈圈绕着地球转圈,他们目睹了哥伦布登上美洲大地,奥斯曼的军队攻克君士坦丁堡,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乔达摩悉达多在菩提树下酣睡,埃及平原上蚂蚁一样的奴隶在建造金字塔,美索不达米亚的人们在泥胚上书写楔形文字,山顶洞人在篝火照耀下用红色颜料涂抹身体,冰川、大海、荒原、猛犸象和剑齿虎……

    忽然, 城市再度出现,正是之前电影里出现过的美轮美奂的世外桃源,而在距此一百公里外则是高度发达的超现代城市,电磁轨道和超高层塔楼,但是整体呈现一种颓败的氛围,这里人口密度极大,如同蝼蚁般劳作。

    刘伟介绍道:“这一切都是虚拟的图景,我们看到的城市是五十万年前的地球第二文明,这个文明的发达程度与我们所处的时代高度类似,但是他们攀爬的科技树和我们是不一样的,所以会显得有些违和。”

    丁家骏震撼无比,太多的问题想问,脱口而出的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叫第二文明?”

    刘伟说:“据我分析,第二文明之前还有一个更加发达的地球第一文明,但是因为未知的原因灭亡了,两个文明之间的关系,就像建造金字塔的古埃及和现在的埃及,其实已经断代了。”

    姬宇乾说:“那么第二文明又是怎么消失的?”

    刘伟说:“第二文明建立了民主的政治体系,每一个公民都有表决权和竞选元首的权利,因为这个文明是统一的,也就说全球只有一个国家,所以杜绝了战争,漫长的和平带来了经济的繁荣,科技的发展,他们的国民从平均寿命一百岁增长到二百五十岁,继而出现了长生族,衰老之后直接将意识转移到另一具躯体上,这样可以无限循环下去,有些人觉得活得太久无趣,更愿意体验作为一个新出生的人类的乐趣,所以他们选择另一套方案,抹除记忆,重生为婴儿,对了,第二文明的人类在发展过程中,因为长期低头看手机,导致后枕骨进化的更加发达,后来为了加装电波接收器和导入记忆,又人为的进行了物理改装,久而久之,这些人的脑袋上就有了一个固定的孔洞……”

    姬宇乾和丁家骏听的目瞪口呆。

    丁家骏说:“有意思,人活着就像是做游戏一样,死了可以重来,转移到新的年轻躯体上,就像是提档,而重生为婴儿,就是抹除所有道具重新练小号。”

    姬宇乾想到了当年的王化云,就是不停的存盘提档,用不同的身份永远守护着自己的财富,而西方派那帮人就是一个号玩到头,重生为小号接着练。

    “一个人既然可以永生,就没必要繁衍后代,所以第二文明的人类不再养育后代,这个族群同性恋盛行,文化渐渐变得腐朽不堪,有人建议给野蛮民族人权,对了,所谓野蛮民族,是第二文明为了增加劳动力进行基因改造的智人,智人大规模进入城市,拼命地繁衍,渐渐的文明无法支撑庞大的福利开销,而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寿命高达数百岁的市民已经彻底丧失了进取心,整日沉迷于艺术创作,有了不满就在虚拟社区里示威闹事,你知道他们的市民怎么生活么,不分白天黑夜,身体连着营养补充装置,整天躺在舒适的游戏椅上沉迷于虚拟游戏,如此堕落,如此萎靡,还玩什么政治正确,众生平等,所以我们可以想象,即便地球的资源还没耗尽,这个文明也维持不下去了,他们建造的城市风化消失,他们创作的伟大的艺术作品不复存在,但他们族群中的少部分却活了下来,开始回归原始,与智人杂交,繁衍后代,这些人被改造过的基因非常强大,历经五十万年依然顽强的存在。”

    说到这里,刘伟顿了顿,“这些人一直延续到了今天,转世投胎是他们骨子里的东西,就像人类生下来就会吃喝,就害怕蛇,成熟以后看到异性就会无师自通一样,这是基因里的烙印。”

    “你是说……”丁家骏豁然开朗,几年前的谜团居然被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小伙子解开,他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激动。

    “是的,有些人具备特异功能,那是因为在五十万年前,他花钱购买过某种昂贵的基因功能,比如生命力超强,比如天生神力,比如对数学天赋异禀,这都是付过费的,永久有效。”刘伟继续面无表情的介绍。

    丁家骏补充说:“文明并没有完全消亡,而是以另一种形式流传下来,比如古象雄文明中的一些与时代不匹配的高科技,比如中华文明中的易经,比如古巴比伦的电池,等等。”

    刘伟说:“是这样,第二文明的些许碎片,滋养了第三文明的发展。”

    丁家骏说:“那么你是怎么发现第二文明存在的事实呢,通过什么样的考古手段?”

    刘伟说:“你们刚才看的电影,就是第二文明在灭亡前一百年留下的艺术作品,这是一部能和第三文明的电影划等号的艺术形式,但是信息量更大,是完全侵入式的,而且是通过脑电波而非视网膜感受,你们是不是觉得电影特别漫长,起码五六个小时吧,其实只有二十分钟,这就和我们做梦一样,梦里仿佛一个世纪,其实只是脑电波一闪而过罢了,这部电影的介质,是1024块放射性化石盘,也就是传说中的巴颜喀拉石盘。”

    “我说嘛,姬总一直不让我插手,原来被你破译了。”丁家骏大呼过瘾。

    姬宇乾说:“他不但破译了石盘,还制造出了放映工具,人类从此可以进入真正的信息时代了,电波和脑波互联,一个伟大的时代开启了。”

    刘伟说:“姬总,我承诺过的事情做到了,现在该你履行承诺了。”

    姬宇乾说:“尽管提,我一定满足你。”

    刘伟说:“我想请个假,出去走走,谈个女朋友。”